老人临终前给好赌的外孙十万元钱,男子悲痛醒悟拿钱开店立足发家

2018-06-01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老人临终前给好赌的外孙十万元钱,男子悲痛醒悟拿钱开店立足发家

情感故事

每一个人都会得到他人的帮助和关爱,莫要屡见不鲜,甚至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爱护保重。要知道,金钱、事业失去了可以从头再来,情感却无法重来,尤其是那些来不及回报的情感……

我经营着一家当铺,多年来接待过很多奇特的客人,接收过很多珍贵的当品。

若问我其中最特别、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当品,却一定是那笔放在饼干盒里的钱……

那天清晨,我照例出门运动、遛狗,七点多回到当铺。当时天刚微亮,我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突然觉得手上的狗链一紧,我的狗发出阵阵低吠声。

我顿时警觉起来,扫视一圈,发现柱子后面有小我私家影。我便高声喝问:“你要干吗?”

人影畏畏缩缩地现身,是一个瘦削的中年男子,他怯生生地回我话:“老板,我不是坏人,我是来当东西的。”

原来是赶早来典当东西的客人。

我看他的样子、听他说话的音调也不像是个恶人,于是松了口气,边开门边招呼:“你不要躲在那边嘛!请进,请进!”

我把他迎到铺子里,对方自称姓陈。

我开宗明义地问他:“陈师长教师,想当什么?”

陈师长教师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铁制的饼干盒,打开铁盖,里面放着一个手提包,拉开手提包拉链,里头居然是一沓沓的现钞。

我以为自己刚刚听错了,误听成陈师长教师是来典当东西的,其实他是来赎当的,因此赶紧改口说:“陈师长教师,原来你要赎东西啊?麻烦你把当票一起给我。”

但陈师长教师却摇了摇头,肯定地说:“老板,我不是赎当,而是来典当的。”

我一时没回响反映过来,我没看到任何可以当的东西啊!难道要当饼干盒?于是我又问他:“那你要当什么?”

陈师长教师指了指饼干盒说:“我要当这包钱。”

这可有点意思,我开当铺这么久,客人带着各种宝贝上门,无非是为了换钱。这是头一次,客人带着“钱”来当钱的。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问他:“你都有这么多钱了,为何不直接用掉呢?”

陈师长教师一脸尴尬地搓着手,支支吾吾地说:“这、这个……总之这笔钱不克不及用啦!”

我听了更加一头雾水了:“不克不及用?难道这些钱是假钞吗?如果是假钞,你赶紧拿走,我绝对不克不及收。”

陈师长教师被我逼急了,忙解释:“不是假钞啦!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讲,但是这笔钱我真的不克不及花掉。”

我继续追问:“如果是真钞为何不克不及用?钱就是钱啊!”

没想到我这样说竟逼出了他的眼泪,他万分为难地说:“因为这是……这是我外婆给我的手尾钱。”

“手尾钱”是我们这里独有的风俗习惯,如果老人家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会像过年包压岁钱一样,发给每一个晚辈一笔数额不大的钱,除留给晚辈当纪念,还有祝福他们财源滚滚、福泽绵绵的意思。这笔钱就被称为手尾钱。

我听说陈师长教师竟要典当手尾钱,不禁有点好奇起来,这背后究竟藏着一段怎样的故事。我示意陈师长教师继续往下说。

陈师长教师含着泪水,幽幽地道出了尘封已久的往事。

陈师长教师的外婆来自一个望族,她年轻时嫁入一户门当户对的人家,生活优渥、儿孙满堂。在众多儿孙中,外婆最宠爱陈师长教师。只可惜陈师长教师从小真才实学,长大后竟沉迷赌博。为了赌博,陈师长教师将家中可以变卖的东西全换成了赌本。几年赌下来,他只落得个负债累累的下场。

一入手下手,亲戚朋友还会语重心长地劝陈师长教师,但见他一直死心塌地、无心悔改,便都逐渐疏远了他。

最后只剩下外婆,始终相信陈师长教师会洗心革面。不论什么时候,只要陈师长教师开口要钱,外婆一定会给他。即使手头不方便,她也会借口自己需要花费,跟其他儿孙要钱。

其他儿孙知道老太太的目的,每次总会劝她别再理会陈师长教师,只是外婆疼爱外孙的感情大过理智,她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资助陈师长教师。

一直到临终前,外婆特地把陈师长教师叫到病榻前,用布满皱纹的手抚着他的头,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别再赌了,我在世的时候还能赐顾帮衬你,等我走了,还有谁能护着你?你也不小了,赶紧找一个正经工作,安定下来。”说完,外婆掏出了一大包钱,这是其他晚辈孝敬外婆的,外婆一直偷偷攒着,目下当今她把这笔钱留给陈师长教师当手尾钱。

外婆死后,陈师长教师痛定思痛,他戒了赌,打算摆摊卖小吃,重新步入正轨。

可是摆摊需要本钱,由于陈师长教师年轻时恶名昭彰,不论他如何拍胸脯,保证自己已洗心革面,亲友们依然认定这是他骗赌本的表演,没有一小我私家愿意借钱给他。

不得已,陈师长教师只能带着这笔手尾钱来了当铺。

陈师长教师回忆到这儿,急切地告诉我:“我不克不及把手尾钱当本钱花掉,也不克不及把它们存进银行,因为等我再领出来就不是原来的钞票了!想来想去,我只能把这笔手尾钱当作一个当品,来换取经商的本钱。”

我听完这个故事,看看面前的陈师长教师,再看看饼干盒里的旧钞票,感触感染到了他重新做人的决心,也感触感染到了外婆对他深邃深挚的爱。我甚至觉得,他来我的当铺而不是别的当铺,也是冥冥之中受了外婆的指引。

我低头随意翻看钞票,里面有好几张已经残破不堪了。但我还是问陈师长教师:“这里面有多少钱?”

他答:“总共十万。”

一样平常当铺收取物品都是以低于市价好几折的价钱支付,而陈师长教师的“当品”虽然不同于其他,但也不克不及坏了规矩以原价较量争论。我一沉吟,最后算了九万给他。

我虽然收下了这个当品,但问题又来了。一样平常的当品通常都要收入库房,但是这笔手尾钱意义非凡,如果和其他当品一起入库似乎不太妥当。

我冥思苦想后,决定把这笔钱放进冰箱里,既不会被虫咬,也不容易变质。

陈师长教师直说不妨事,只要好好保管就行。

很快,陈师长教师用九万元开了一家海鲜小炒店,因为用心烹调、认真经营,很快就在地方上打出了名号。

又过了三个多月,陈师长教师就来赎回了手尾钱。

目下当今,我还会偶尔和客人们讲陈师长教师的故事。

大家都感慨:陈师长教师年少荒诞乖张,失去了优越的生活与亲友的信任。只有外婆始终不离不弃,在离开人世前还留了笔手尾钱给他,换回了他的大彻大悟和悬崖勒马。可惜啊,此时已经是“子欲养而亲不待”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