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钥匙(短篇小说)

2018-03-02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配钥匙(短篇小说)

这两天,腾龙矿业有限公司二矿调整了办公室。

由于地测科人多,其办公室和计划科做了调换。

地测科的小张没有新办公室的钥匙,找了地测科的王科长。

王科长向小张说:“钥匙都发完了,你打个报告,配一把吧。”

小张写好报告,打印出来,签好自己的名字,见王科长不在,就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第二天下战书,王科长下井回来,看到小张的报告,没有细看,就签上了“同意,请行政科李科长审批。”

第三天上午,小张拿着报告去公司行政科找李科长,李科长不在。

下战书,小张又去了一趟,李科长办公室的门开着,但人不在,小张立在门外,大约等了半个小时,他也没有回来。

第四天,是个周五,小张找着了李科长,李科长在报告上签上了“拟同意,请周副矿长审批。”

周副矿长是公司分管后勤的副矿长。

周末,小张逛街的时候,顺便踩了踩点,发现矿区十字街的东北角有个配钥匙的摊点。

到了周一,一上班,小张就去找周副矿长。

他刚走到周副矿长办公室旁边,就听到屋里有人说话。他没敢敲门,轻轻地走到楼道西头,立在窗户边,耐心地等着。

过了有二十分钟,他看见一小我私家,手里拿着一沓文件,从周副矿长的办公室内走了出来。

他踮着脚尖,小跑了几步,又回到周副矿长办公室旁边。

这时候,周副矿长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小张有一句没一句地听到了周副矿长打德律风的声音。

小张没敢敲门,轻轻地在周副矿长办公室的门前踱来踱去。

过了一会儿,行政科的李科长从楼下上来,径直向周副矿长的办公室走来。

小张看见李科长,堆着笑脸问过李科长好。

李科长笑了笑,没有吭声。他接着走到周副矿长办公室的门前,略微弯下腰,轻轻敲了敲门。

小张见状,立即走向楼梯口,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中午时分,小张从他的办公室里看到,外边来了好几辆奥迪车,停在了办公楼前的停车场。

下战书,小张估计周副矿长有接待任务,没有再去找他。

周二,小张见到了周副矿长,周副矿长在他的报告上批示,“同意,请郭矿长审批。”

周三,小张拿着他的报告,去找郭矿长签字。

他去矿办,问矿办刘主任郭矿长在不在。

刘主任答复他说,郭矿长出差了,过三天才能回来。

又是一个周一,上午郭矿长参加矿长办公会,下战书郭矿长参加生产调度会,小张没能见着郭矿长。

周二,郭矿长在小张的报告上签了字,写着:“同意,请行政科办理。”

小张拿着报告,又去找行政科李科长。

李科长在报告的左下角,找了块儿空白,再次批示:“请小翟办理。”

小张找到行政科办事员小翟,给她看了报告和李科长的批示。

小翟满脸笑容,客客气气地对小张说:“小张,你把钥匙和十块钱给我,来日诰日一早,我就出去,把钥匙给你配上。”

小张听了,缄默沉静了片刻,问小翟:“配把钥匙,还需要我垫钱吗?”

小翟耐心地解释道:“小张,这钱就得你垫。要是我垫了,没法报销。”

小张接着问:“配办公室的钥匙,是公事儿,为何不克不及报销?”

小翟接着解释:“小张,你说得对,给办公室配钥匙,确实是单位的事情,应该给报销。财务的人也没说不给报销。问题是配把钥匙,搞不来发票,没发票你怎么报销。”

听到这儿,小张没再说什么,他转身来到财务科,找到了小刘会计。

小张和小刘会计是同一年毕业的大学生,年龄差不多,晚上和周末经常在一起玩儿,彼此比较熟悉。

小张没有兜圈子,开宗明义地问小刘:“我在外边配把钥匙,该怎么报销?”

小刘是东北人,说话利索,“张,你从我这里拿张报销单子,填写好,把申请配钥匙的报告和要报销的发票粘上去,先找你们地测科长签字,再找郭矿长签字,再找......”

小张听到这里,赶快拍了小刘的肩膀一下,并说:“等等,小刘,等等......”

小刘一愣怔,嘴巴子停了下来。

小张笑了笑,说:“啊呀,我的好兄弟,我的意思是,我在外边配把钥匙,如果没有发票,该怎么报销?”

小刘不苟言笑地答道:“没有发票,不克不及报销。”

“那就不克不及用公交票、出租车票顶一顶?”小张接着问道。

“不克不及顶。”小刘接着答道。

“为何?”

“故弄玄虚,有风险。我们领导说了,绝不克不及故弄玄虚,绝不克不及冒这样的风险。”

周六,小张来到矿区十字街东北角那个配钥匙的摊点。

他从兜里拿出向同事小谭借来的钥匙,问坐在摊上发呆的那位中年人:“师傅,我想配一把这样的钥匙,多少钱?”

配钥匙的师傅说:“十块钱。”

小张接着问:“有发票吗?”

师傅答:“没有,没发票。”

“您能不克不及想一想办法,帮我开张发票。”

“没办法,开不了。”

“我多给您两块钱,您帮帮忙,帮我开一张。”

“您就是多给我二十块钱,我也开不了。我就没有发票,没法开。再说了,我在这儿摆摊,都十几年了,我就没给人开过发票。”

过了半个多月,小张搭便车去了趟县城,也是因为开不了发票,钥匙仍然没有配上。

他把借来的那把钥匙还给了他的同事小谭。

后来,有一天,小张坐在办公室里,望着他写的关于配钥匙的申请报告和报告下面几位领导密密层层的审批意见和签字,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把报告叠了叠,锁在了最北边的文件柜最下边的抽屉里。

再后来,半年过去了,小张仍然没有办公室的钥匙。不过,没有钥匙,他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的不方便,只是要注意,自己不克不及第一个到办公室上班,也不克不及最后一个从办公室下班。

又过了半年,有一天,小张和小刘会计在矿区的十字街上闲逛,小刘突然想起了小张配钥匙的事情,就问:“你办公室的钥匙配了吗?”

小张答:“没有。”

小刘又问:“为何?”

小张答:“没有发票,没法报销。”

小刘嘴一撇,说:“你这家伙,也真是的,十块钱都看在眼里,没有票,不克不及报,自己就出了呗。有把钥匙,自己也方便。”

小张学着小刘那天的腔调,说:“你不懂,这不是十块钱的事,我不想占公家的便宜,公家也不克不及占我的便宜,这才是我们领导一直要求我们做到的——公私分明!你小子,懂不懂。”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