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火车上发病求停车遭拒身亡 铁路局:不具备施救条件

2018-02-28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甘肃天水籍的姚女士,在本月23号,带着父母乘坐K228次列车从天水去往广州,父亲姚师长教师上车后即突然晕倒。家属当即要求下车救人,但没有获准。两个小时以后,列车停靠陕西宝鸡站,姚师长教师已没有生命体征。

家属指称,随后乘务人员一系列的处置失当,导致延误了救治姚师长教师的最佳时机。兰州铁路局方面最新回应称,当时不具备停站施救条件,对姚师长教师的离世透露表现遗憾。

男子火车上发病求停车遭拒身亡 铁路局:不具备施救条件

图/视觉中国

从上车到死亡,当天发生了什么?

正月初八凌晨两点,姚女士带着父母在甘肃天水火车站上车,三个小时之后,只剩母女二人。姚女士认为,这起事件当中,一系列的因素导致了父亲的死亡。第一个就是天水站当时给乘客预留的上车时间太短:

天水这边的铁路放行时间是提前了15分钟放行,但是放行后在途中的通道就是没有让我们直接上到站台上,而是在途中通道拦截了我们,然后一直等到车辆都停下来,旅客都下来了,才入手下手放行,让我们上车,这个时候我们几乎都是跑步上车,而仍在紧张和激烈运动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这些突发性的疾病。

姚女士说,上车之后,父亲放下行李,给母亲递了个水杯,随后就晕倒了,而这个时候,车门刚关上,车辆还没有启动:

当时我就立刻喊列车员,要求列车员开门,因为这个时候车还没有启动,同时进行了一些这个相关的急救的措施,然后列车员就提出他需要与列车长联系,那他在联系的过程当中车开了。

车辆从天水站启动后,最近的车站是直线距离不足10公里的社棠站。姚女士说,虽然这不是K228次列车的停靠站点,但如果当时乘务人员应机立断,停靠社棠车站,允许她们带着父亲去施救,也不会造成父亲的离世。但是,乘务人员并没有这么做:

开车途中,我要求列车长在就近的车站停车,车长就说没有旌旗灯号,无法联系在就近的车站停车。我就想说车辆没有旌旗灯号,那个车辆是怎么运行的呢?

根据K228次列车的停靠站点布置,凌晨2点11分从天水发车,下一个停靠站点,便是凌晨4点49分的陕西宝鸡站了:

到达宝鸡站的时候,我们先把人拉到了120车上,这一趟列车的车长就跟宝鸡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接,这个时候120的工作人员就告知宝鸡的工作人员说,人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兰州铁路局怎么回应?

中国之声记者就此事联系了包括兰州铁路局在内的各方,但均无法得到有效信息。接近27晚上8点的时候,兰州铁路局方面经由过程媒体发布声明,其中这样回溯事件经过:

列车启动后,乘务员获悉4号车厢一位旅客晕倒,立即向列车长报告。列车长迅速赶到该车厢,并在十分钟内找来速效救心丸,按家属要求给患病旅客服下,同时经由过程列车广播找到中山东大学学医学专业程姓学生等两人,对患者进行了抢救。

救治过程当中,患病旅客家属要求联系前方站停车治疗。列车长立即联系了铁路调度部门,考虑到此时列车正运行于秦岭山区,沿线车站不具备停站施救条件,铁路调度部门安排列车运行至宝鸡站停车组织施救。

列车长随即通知宝鸡站提前做好抢救准备,同时继续组织车上各方力量进行全力抢救。4时43分,K228次列车到达宝鸡站,列车工作人员立即将患者移交120急救车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确认患者已无生命体征。

死者家属的质疑点有哪些?

姚女士向中国之声记者提供了一段其与列车长的通话录音,其中有这样的对话内容:

列车长,我是给你联系了,但是他没有这种停车条件,你知道吗?咱们说白了,我第一时间肯定要跟你联系,但是当时我们客调我们全都说过了,没有具备这种条件。

兰州局当时说了,那会儿社棠已经过了,因为我们这个是跨局,社棠一过就归到西安局了,我们紧接着就给西安局打德律风了,西安局人家就说没有条件停车,随后我们又联系了宝鸡站,宝鸡站告诉我说,当时你们要120,我们给你先联系好,120在站台上给你等候了。

姚女士认为,乘务人员在列车上的处置失当,是导致父亲离世的缘故原由之一:

在当时抢救的时候呢,就是我们要求列车长赶快去拿一些急救的药品,他们不但没有及时把这些东西拿给我们,没有及时帮我们做急救措施,反到来让我们出示身份证、车票,我就不理解理睬他们为何要这样做。

就是列车长过来的时候是空手过来的,什么都没有拿。之后工作人员才又返回去10号车厢,拿了一瓶速效救心丸过来。那这个来回已经耽误了很长时间了,当我们再一次要求工作人员帮助我们抢救我爸的时候,他才派了餐车的工作人员过来帮忙抢救,然后还有围观录像。

姚女士对列车乘务人员积极施救的说法其实不认可:

我目下当今的要求就是,追求一个事情的真相,厘清双方的责任。如果(铁路部门)真的没有责任的话,也就谈不上什么赔偿了;如果这趟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存在一些应对失当的行为,必须追究相关的责任。

如何避免悲剧重演?

兰州铁路局方面的回应中,显然认定乘务人员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在列车上没有配备医护人员。

早在2016年3月,中国工程院士吴以岭就曾建议,列车上应该增设专职医护人员。他说,目下当今,绝大多数列车上会配备晕车药、感冒药、退烧贴等应急药品。但药品种类稀少,作用有限,无法满足突发疾病旅客的实际需求。

另外一方面,列车即使有医务室,也没有专职的医护人员,无法对旅客进行救治或用药方面的指导,更没有专业的医疗救助。一旦旅客突发疾病,列车工作人员只能经由过程广播寻求从事医疗行业的旅客帮助。

他建议,在列车上设立医务室,配备专职的医护人员,设置装备摆设一些基本的医疗器械和药品。铁路部门可以考虑有偿服务制度,制定合理的收费和服务标准,向乘客收取一定费用。

来源|中国之声
责编|卢永城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