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2017-12-31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我们今天看起来一个天经地义的医疗程序,原来是在150年前才确定的,亿万生命因此而获救。每个公共卫生上的进步,都得来不容易而影响巨大。让我们向这位医生致敬,并为当年他的不被认可,进而惨死的结局透露表现遗憾 ——在很多重要的进步面前,大众多是无知而残忍的。希望类似的历史不再重演,让更多像 Ignaz这样的医生为我们更健康的生活,带来福祉和希望。

9步、3个小时、205千帕高压。

这是在首都儿研所,一把医用镊子要走完的院内器械消毒灭菌流程,而且定期要接受「院感检查」(医院感染控制科的检查)。

但在 150多年前,「消毒灭菌」是天方夜谭,医生上一秒解剖完尸体,下一秒就接着做其他手术,中间不换衣服也不洗手消毒。

阻止这一幕继续上演的,是匈牙利妇产科医生 Ignaz Semmelweis。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Ignaz Semmelweis

图源:wikipedia

#宁生在路上也不去那家诊所 #

19世纪中叶,因为社会上杀死非婚生子的现象很猖獗,所以很多产科医疗机构会帮孕妇接生,并抚养被遗弃的孩子。作为免费医疗帮助的回报,孕妇答应协助医院的临床培训,大量社会底层妇女成了这种机构的常客。

1984年,Ignaz Semmelweis被分配去的维也纳总医院附属第一妇产科诊所便是此类机构,该医院还有另外一家——第二产科诊所。他惊讶地发现第一产科诊所因产褥热致死的产妇死亡率在 10%,但第二家却还不到 4%。这让 Ignaz Semmelweis困惑不解:两家诊所配备同样的举措措施,为什么死亡率差别如此大?

这些数据被外界知道后,大众一会儿「谈第一诊所色变」,有的临盆在即却哭求不去第一家,实在拧不过的,宁愿生在路上,这样不用去诊所也同样能享受其他福利。更颠覆他设法主意的是,在街上生产的产妇因产褥热死亡的比例更低,「按道理,外面的环境应该更脏,是否是医院有某种致命病毒?」经过缜密排查和机缘巧合,他把症结聚焦在医务人员身上。

原来,第一家诊所是教授教养医院,承担教授教养任务,工作人员需要解剖尸体讲课,有时刚解剖完的手又要帮产妇接生,而第二家诊所多是产科专业医学生,不接触尸体,所以产褥热发生率更低。

为此,Ignaz Semmelweis提出,让所有医务人员在诊疗操作前,均使用含氯的消毒水洗手。在大家照他的要求做了之后,产妇死亡率直降到 2%以下。讽刺的是,维也纳总医院其实不认可 Ignaz Semmelweis的发现,还将其扫地出门。这位「医院感染控制之父」临死前潦倒穷困,在避难所中被人殴打,诱发脓毒血症而死,享年 47岁。

但「双手消毒」的观念自此进入医学,「医院感染」日渐受到重视,拯救了无数生命。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医院感染的主要传播途径

来自 wikipedia

#医疗质量的把关人 #

而今,医院感染控制已被视为医疗质量的重中之重,「手卫生」只是其预防措施之一,院感的主要职责还是针对诊疗活动中存在的医院感染、医源性感染及相关的危险因素进行预防、诊断和控制活动。

从清洁、消毒、隔离、灭菌、无菌、污物处置惩罚,从止血钳到病房里的床单被罩,从手术室到产房、人流室,联动消毒供应室、手术室、照顾护士部、医务科、临床科室等多部门,专人专职,工作事无巨细,但故事却不为人知。

手术室的消毒要求最为严格

院感科有多个部门负责医用物品的清洁消毒,用于治疗的物品,从各种小方巾到手术隔离衣,所有物品的消毒归消毒供应室负责。而病房里的床单、被罩则有专门的洗涤中心负责生活布类的消毒。

每天,北京首都儿研所门诊需处置惩罚的医用物件有 300~400多包,病房 300多包,每包有各样需要消毒的物品。而儿童血液病房的件数更多,因为所有孩子接触的物品都要求无菌,比如尿布、被子,这样下来就又多了 500~600包。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首都儿科研究所消毒供应室示意图

在所有区域中,手术室的要求最为严格,有专业消毒人员和护士,还有单独的消毒锅,无论规模大小,一台手术从脏器械到真正消毒,需要耗时大约 3个小时。

院感科会定期对手术室进行监测,程序严格。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工作人员将手术室辅料包打包好

消毒流程 9步走

以手术器械的消毒为例,从收受接管器械说起,整个流程有 9步,专职专人操作,严格的线路和本能机能分区,不容出错。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消毒供应室工作流程

首先,使用过的器械会由密闭式专车定时定路线收受接管。固定路线的缘故原由有三点:一是不要遗漏科室,二是最节俭原则,三是收受接管物尽可能走单独通道,防止交叉感染。

第二步,收回来的金属器械会由双人核对数目,并分类。

第三步,根据卫生程度不同,由专人将其分类清洗:脏的器械除冲洗还要浸泡和加酶超声清洗;相对干净的可以简单冲洗。

第四步,以上只是手工初步清洗,之后还有机械清洗。此时,机器会给器械重新加酶、清洗、冲洗、漂洗、上润滑油,上保护膜。清洗结束后,烘干出锅,烘干的温度的 90℃以上,以上在污物区完成。

第五步,将清洗好的器械出锅,从清洁区的门出,清洗锅双开门,清洗物不克不及走回头路,一件都不逆流。

第六步,由人工再检查,目测不行的,我们还有带光源的放大镜检查(比如眼科剪等),检查过关的就只等包装,设置装备摆设,再核对清点。

第七步,走到第七步,才是消毒,消毒只是初步处置惩罚,真实的灭菌要在灭菌锅里进行。高压灭菌大约 1小时,一样平常压力都在 205千帕,温度在 132℃ ~134℃之间。

第八步,同样遵循单侧出锅,从无菌区出锅。出锅前操作人员的手要消毒,穿隔离衣。

第九步,专人摆放到密闭运送车上,再发送到各个科室。还要预留出库存,储存要求无菌间的温度是 20℃ ~ 24℃,湿度为 50% ~ 70%。

负责这项工作都是有护士资格证的照顾护士人员,年资较高、有责任心,而且实行岗前轮转制,每人在各环节轮转 3个月,熟悉工作流程。采访中的陈丽红老师便是学供应室专业的专科护士。

一样平常工作中,大家还会钻研如何改进工作体式格局方法,发明趁手小工具,如利用装试纸的无菌纸壳制作小壳套,防止尖锐器械扎伤人。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工作人员自制的剪刀套

#工作关键在于心态 #

因常年接触含有溶胶、清洗超生酶消毒清洗剂这些对身体有毒害作用的东西,工作中的工作人员需要全副武装:穿隔离服、戴帽子、口罩、护目镜、手套、胶皮靴或鞋套。

隔绝了有毒物质,也隔绝了流动空气,常年穿着隔离服,闷热难熬痛苦。但时任首都儿研所负责消毒的照顾护士部主任陈燕芬和陈丽宏护士却有不同的心态:

这些是医院里的脏苦累活儿,但很重要,只有我们把好关,才能谈医疗水平,我们是重中之重的岗位。

虽然工作久了难免会枯燥乏累,但每当看到有血渍、黏液、黏痰的器械清洗完变得皎洁皎洁锃亮时,我们心里都美美的。

有时候还开顽笑说,你看咱洗得多漂亮,灯光一照都发亮。同事之间嘛,干着活有时打个趣,再枯燥的活儿都能找到自己的乐趣。

工作最重要的在于心态,我们的工作就是为全院的患者保驾护航。

这就是我们的价值。

本文部分内容来自「听健工作室」,感谢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安杨授权发布。

世界上第一个提出洗手预防产褥热的医生,被乱棒打死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