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2017-12-29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2012年5月8日,南京西堤国际——一个高档小区,发生恐怖片般的惨案。

一个叫吉星鹏的男子,在清晨6点回家,持刀砍杀自己新婚妻子。

被害人才22岁。是90后。

吉行鹏其貌不扬。但家境富裕。

他先用菜刀砍杀,又换水果刀捅刺。被害人全身被砍几十刀,姣好的面部也被砍杀得改头换面。

他砍死妻子,说起来只有一个理由,前一晚他和朋友聚会,他的狐朋狗友取笑他说他老婆出轨,孩子不像他等等(很大多是妒忌他娶了美貌妻子),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醉醺醺清晨到家,前后换了4把刀,打斗期间,他母亲上前夺刀,但他换了刀继续砍杀妻子。

手段无比凶残。

被害人因大量失血而死亡。她才刚刚生下孩子,女儿刚刚百天。

幸而凶案发生时,婴儿在吉某母亲的房间。逃过一劫。

据被害人好友在微博发帖称,即使在怀孕期间,吉某也从未停止在外通宵喝酒、泡夜总会。回到家也多次对怀孕的妻子大打出手。并曾将性病传给孕妻。

“他经常会暴打妻子,第二天又哭着忏悔”——典型的家庭暴力男的特征。

谁也没想到的是,他的暴力不断升级,最终在女儿未满百日之时,对一个产妇痛下杀手。

从归案后的自述中,也能看出他毫无悔意,被害人身中三十多刀,他矢口不移自己只砍了三刀。警方问他其他伤口从哪来的,他说他喝醉了,不记得了,也许是对方拿刀砍他的时候,夺刀划伤的。

2012年此案在网络哗然。

我也是鼎力大举呼吁必须死刑的自媒体之一。

然而法院最终给他留了一命,只是判处死缓,限制减刑。他至少要在监狱里服刑二十二年才能出狱。

据说,留他一命的理由之一就是他和逝者还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女儿。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2

前日,新闻再度爆出,这个凶手在狱中多次伤人,其中两次致人轻伤,再被提告到法院。

从他在狱中所犯的罪行来看,他连骨髓里都渗入渗出了无可救药的暴戾与狠毒,对自己的行为完全无法控制。

2016年5月12日,仅仅因为同狱的犯人在洗衣服时水溅到他衣服上,他暴起伤人,用膝盖和拳头击打对方数下,把对方打得口鼻流血,左侧鼻骨破碎摧毁性骨折。

随即,一年后,2017年的6月,他三次违规去热水保温桶取水,被负责管控岗的犯人丁某制止,到了夜里11点,吉星鹏舀了四勺保温桶热水,向蹲在食品储藏间的丁某身上泼去,温度高达78.5度的热水,当场将丁某烫伤到浅1度-浅2度。

这多次伤人的行为还发生在他的死缓观察期。

按照相关法律,他极大可能将被撤销死缓,改为死刑立即执行。

正常人很难想象,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杀妻,为琐事或口角,就可以连砍三十多刀。

打人骨折,就为水溅到衣服。

向人泼热水,就为自己取水被阻止。

这样变态的人格和山东招远的麦当劳里发生的邪教杀人案的凶手反社会人格颇为相似。

招远案里,凶徒张帆、张立冬等人为要不到德律风号码就痛下杀手,而且庭上毫无悔意。冷笑蔑视逝者家属和法庭。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3

这几年,我渐渐地从一个悲天悯人的人道主义者,变成一个保守主义者。

5年前我曾经是一个坚定的废死主义者,而这五年对妇女儿童被侵害案的关注,令我确信了一件事,这世界上真的有罪大恶极而且无可救药之人。

这世界上,真的有一些人,罪恶写在他们的基因里。

他们的血液有毒。

“基因将枪上膛,心理对准目标,环境扣下扳机。”这是我第三次在公众号中写这句话。

从白银案,到董珊珊被丈夫王光宇虐杀案,到南京吉星鹏杀妻案。

到柴静专访女子监狱时那些重刑女犯入狱前遭遇的可怕虐待伤害,我渐渐确定,有一些男性对于他人的存在就是病毒一样的危害。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他们的暴虐有几个特点:

一,针对女性。

二、全能自恋感膨胀,不克不及被丝毫否定,否定就暴怒。

三、一旦暴怒,就完全失控。向外悍然不顾地攻击——“你去死吧!”

巨大的死本能如漩涡一样经由过程他直接的暴力,去吞噬统统他觉得无力掌控的人和事物。

说他们是人际关系中的恐怖分子一点儿也不为过。

如果回复复兴他们的人生,他们都会符合上述因素:“基因,心理,环境。”

我们可以看一下吉星鹏的面相。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1870年,监狱医生龙梭根据自己的职业经验,总结出了天生犯罪人的面部特征。当然,他基于经验主义的总结,遭到了广泛的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总结出的犯罪人的面部特征,确实在暴力凶杀案的男性罪犯身上较为突出。

龙梭认为,额头突出、眉骨隆起、颌骨巨大、颧骨高耸、面部不合错误称、斜眼、耳朵巨大或耳朵特别小等都是显著的犯罪人常见特征。

我们可以质疑龙梭的理论,却特别很是清晰地看到,凶手吉星鹏,几乎和上述特征完全吻合。

就算是不知道这个案件背景的人,看了他的脸也觉得这是一张戾气十足,有暴力倾向的脸。

同样,在锤杀四人的马加爵脸上,我们也能够看到这样的典型特征。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4

曾经在人类学中读到一个很特别的阐述。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说男人和女人是合作关系,也能够说是伴侣关系,比较负面的说法是占有和被占有的关系,主人和女奴的关系等等。

但第一次看到“狩猎者和猎物”的关系的描述时,我还是震惊了。

没错,人类学有一种说法就是这样描述的,在丛林时代,女性就是猎物、财产、资源、物品。男性是狩猎者,女性之于男性,只是比其他猎物有更多的利用价值。

人类经过几千年的文明发展,缔结了法治社会,有国家机器来维护全体公民的人身安全。

但其实不能阻挡一些返祖的天生犯罪人,怀着原始的犯罪冲动,如恶魔披着人皮,行走在人间。

他们对女性毫无尊重,情感天生淡漠,无法与人设立建设亲密关系。通常,他们还有一个特别很是糟糕的童年,因为童年的缺乏爱和互动,被剥夺了情感交流,他们的大脑深处爱的驱动内核,似乎在幼年时期就死去了。

鲜活的人,在他看来只剩下工具的定义。

人类应该有的同理心,同情心,完整绝对象被扔到岸上的鱼,被烈日晒死了。

一旦工具失控,他就会暴怒。

对于对方遭受他的伤害而产生的痛苦,他毫无同理心,更不会有怜悯。

这就是我们最常说的反社会型人格。常见于男性。

更糟糕的是,他们在人群中的比例其实不低,有数据称,可能不低于百分之一。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5

更可怕的是,女性通常是这些反社会人格的罪犯的加害对象。

更更更可怕的是,一旦披上婚姻和恋爱的外衣,这些恶魔的杀戮行为,通常不会得到严惩。

“因婚恋纠纷杀人”的,通常不会被判处死刑。

姑娘们,你们知道这个简单的事实吗?

甚至,在一些更极端的案子里,女孩从头至尾都没有接受过某男的追求,也一样被杀,而凶手在法庭上极力攀诬死者,诡称和死者有情感纠葛,请求据此从轻判处。

  • 王光宇案里,他将新婚仅仅十个月,离家逃亡八次的妻子,活活虐杀,也仅仅以虐待罪被判处6年半有期徒刑

“我和这个女人有情感瓜葛”——成了一道杀人的免死金牌。

这样的法条,无疑充满了男性色彩。

  • 而上海某护士因遭男朋友始乱终弃,怀孕流产后仍然被抛弃,怒而用针剂谋杀了男朋友,却被判处死刑

孰轻孰重?

“因婚恋纠纷而杀人”的通常不被判处死刑的惯例,到了这个护士身上,就是另外一种标准了。

就像柴静采访的那些杀夫案中的女性,很多都是受到了严重的暴力伤害及威胁,包括家人、女儿遭到了对方的强奸,逃无可逃,(逃亡就被威胁杀死全家),最终怒而杀死对方,却往往被从重判处二十年以上徒刑。

有司法方面解释说,因为她们通常是在蓄意谋杀(如投毒,如灌醉对方后杀害),不属于家庭口角中的激情杀人——可是,试问,生活在长时间暴力下、体力完全弱势的女性,怎么可能在冲突上反抗——发生“激情杀人”?

兔子急了咬人,咬人的后果是啥?让你咬,牙齿都给你打落一地。

而当她们(只有)策划反击后(才能获胜),就变成了蓄意谋杀。

兔子和狼之间的定罪,公平吗?

以爱之名,杀人免死?

6

这个世界对女性的不友好,对女性的危机,随着3700万的王老五骗子潮,还将持续攀升。

我们呼吁进一步完善国家法制。

同时,也尽力设法自卫吧,姑娘们

读我的公众号,告诉你们一些从来没人告诉你的故事,没人告诉你的真相。

帮你从“女人总要找个男人”“女人没有男人真可怜”的谎言中清醒过来,设立建设自我,帮你学会爱惜爱护保重自己。幸福从来都不是任何人给你的,是你自己建造的。

帮你辨认人群中的恶魔,帮你远离垃圾人。

也许,就帮你逃过那些可怕的生死劫。提前一步。

对于情绪不稳,不克不及自控的暴力男,有多远,你要离开多远。

不管他是富二代,还是学霸,还是凤凰男。暴力零容忍。

爱自己,保护自己。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