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2017-12-29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Photo by Piron Guillaume on Unsplash

前不久,网上流传着一则通知,说某三甲医院停用了部分耗材,由此,引发了“医保亏空”这一话题的热议,医疗体系内的医生护士们吐槽医院严控药品、耗材,吐槽医保基金一到下半年就不够用,而体系外的吃瓜群众则纷纷意淫未来的医疗:

看图说话,这是未来的医疗: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没有商业医保,你可以试试这个: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那么,医保真的亏空了么?

喵老板专门到国家统计局官网查了近十年的医保基金数据: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 2006-2015年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支出、结余情况

可以看出虽然医保基金支出在不断上涨,但收入和累计结余也在不断地上涨,整体来看,要说医保“亏空”,那是不存在的。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那么为何会存在医院限制耗材、下半年医保基金不足等问题呢?

这就要从2006年入手下手的新一轮医改入手下手说起了。

从1978年到非典爆发的2003年,全国医疗卫生费用中政府支出部分不断下降,引发了“以药养医”“科室承包”等一系列现象,在2000年前后,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仅7375.9万人,而小我私家支付部分占医疗费用的比例已然切近亲近60%,老百姓要么干脆没有医保,有医保的也面临着高额的自费比例,医患问题积弊如山。

2005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出具报告:“中国卫生医疗体系体例改革基本不成功。”

2006年9月,医改协调小组在京成立,新一轮医改正式启动。

2007年6月,陈竺接任卫生部长,原国家药监局长郑筱萸被枪决祭旗,由此,入手下手了汹涌澎湃的医疗大变革:

  • 2009年,卫生部发布了基本用药制度,制定了初版基本药品目录;

  • 医保参保人数不断增加,到2016年达到13亿,覆盖全国95%人口,基本实现全民医保;

  • 小我私家支付比例不断下降,到2015年已降至30%以下,相比2000年打了“对折”;

不能不感叹,虽然我们的国家依然存在林林总总的问题,但是在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一点上,实在是比欧美国家强太多了,君不见,隔壁奥巴马的医保方案刚推行没几天,就让川普大爷直接废除……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然而,旧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却又来了,取得了一定成绩的医保正面临着更长时间,更严峻的问题:缺钱

虽然从前面的柱形图来看,医保基金收入和累计结余都在不断上涨,可以说医保亏空是“不存在的”。但是如果从收入和支出的增速来看,就会发现一些问题了,从2007年到2017年:

  • 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收入从2257.2亿元增长至11192.9亿元,平均每一年增长49.48%

  • 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出从1561.8亿元增长至9312.1亿元,平均每一年增长62.03%

考虑到我国正在逐步步入老龄化社会,可以预见,如果不合错误医保的支出进行控制,这个增速还会进一步提高,久而久之,养老保险的今天可能就会成为医保的来日诰日……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为了不这种情况的发生,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5个部门在2015年10月联合发布了《关于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国卫体改发〔2015〕89号)。

链接:http://www.nhfpc.gov.cn/tigs/s3577/201511/0038da2bf8fe43d69511fb675e205d37.shtml

《控费意见》明确提到:强化医疗机构内控制度,降低药品耗材虚高价格。

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百元医疗收入(不含药品收入)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

也就是说,目标早在两年前就定下了,这时候候“停用耗材”只是面临考核大限的“抱佛脚”行为。

对这种“抱佛脚”行为,喵老板不能不问一句:

你们早干嘛去了?!

实际上,在国家取消了公立医院的药品加成之后,耗材加成就成了替代药品的另外一块“唐僧肉”:2016年,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查办发生在医疗卫生领域的职务犯罪案件22起,竟然全部发生在医用耗材购销环节。一个成本几千元的支架,卖给病人时可能就要上万,这种“耗材真耗财”的现象,一直在蚕食着本就紧缺的医保资金。

“停用耗材”这种突击性的控费行为,根源是医院内控落实不到位,而最后受伤的,还是患者。

再说回医保。

其实医保本身其实不是一种“保险”,而是一项社会福利,其本质是由政府实施的社会补贴、财富转移计划。

医保既不会因为你身体不好或年事已高而提高保费,也不会因为你有病史而拒保,更不会因为你交得比别人多而向你提供更多保障,具有天然的“劫富济贫”属性。

社会福利依赖于政府持续投入,而不像商业保险那样可以自我维持

所以,政府低投入,医保广覆盖,公立医疗高质量,三者就构成了一个不可能同时满足的三角: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所以,为了维持自身长时间稳定,一方面要打压各种套取医保资金的欺诈行为,另外一方面医保本身也要会回归基本”的公共卫生保障体系,就好比城市里基本的公共交通只有公交地铁,想要坐轿车,您得自己叫滴滴——想坐快车的叫快车,想坐专车的叫专车。

对于医保而言,这个“滴滴”,自然就是商业医疗险了。

都说医保要亏空了,但我不这么看

商业医疗险不是本篇的重点,这里简单说一下。

目下当今我们常见的商业医疗险可以大致分为三个level:

1.滴滴快车:百万医疗

这类医疗险,可以作为基本医保的补充,通常带有5000-10000元的免赔额,可以报销社保目录外用药,但通常不克不及报销植入器材费,报销范围仅限大陆二级(含)以上公立医院普通部。保费低廉,每一年只要几百元。

2.滴滴专车:中高端医疗

相较于百万医疗,上了一个台阶,保障更全面,一样平常可以覆盖到公立医院的国际部、特需病房,部分中高端医疗可以直付。通常来说,0免赔的中高端医疗每一年保费大约2-5K,如果约定免赔额,视免赔额可以便宜40-60%。

3. 豪华车:高端医疗

高端医疗的两个标志:①报销范围覆盖昂贵私立医院;②可直付。在此根蒂根基上,很多高端医疗往往涵盖齿科、孕产等责任,甚至可以实现全球就医,但是费用也相当不菲,通常每一年2-5W不等。

在医保回归“基本”的未来,商业医疗险可能会逐渐成为中产家庭的必备。

愿我们都拥有美好而光明的未来。

—— TheEnd ——

PS:在等重疾险避坑指南(三)的朋友们,不好意思,那篇文章会延后一些,因为近期有两篇文章是我特别想写的,一个是这篇,还有一篇是关于“中兴研发负责人跳楼”事件的。重疾险避坑指南预计会在这两篇之后再更。

喵老板,一只误入保险业的心理学徒,专业而正直的保险经纪人。

微信公众号:膨胀的喵老板(ID:miaolaoban_jo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