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2017-12-27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我记得有一次

他们把老太太接去村委会

处置惩罚家庭的纠纷

老太太连中午饭都没有吃

到1点多钟了还在饿着

回来以后风卷残云

约定好的赡养事宜

2014年5月,李家老太太病重,面对老人可能离世的现实,李家紧急开了一次家庭会议。7个子女中除外出务工的,留在本地生活的有大姐、二姐、三哥、四哥的女儿和七弟。

按照当地农村的习俗,老人养老送终要由儿子负责,老三做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老四在外打工。所以,家庭会议最后商定由老七赐顾帮衬母亲,老四女儿李子宣赐顾帮衬父亲。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之后的日子里,商量好的赡养方案一直没有施行。老太太的身体状况逐渐好转,反倒是老爷子突然过世。由于李家老两口一直是和老七一家住在一起,老七就承担起了老爷子的后事。

在老父亲下葬的当天,李家姐弟再次召开家庭会议匆忙签定了一个协议,约定父母亲都由老七养老送终,老人的土地和收益等也都归老七所有。

老七“独享”的财产

没过几天,几个哥哥姐姐找到老七,要研究老太太的养老问题。之前说好的事儿,目下当今又要研究,其实老七自己心里面也清楚,他们是为了老人的财产来的。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自从父亲去世后,李家其他几个子女便入手下手以老人名下的土地没有变更给老七为由,坚决反对老七独享父母名下的土地收益。后来姐姐们做通了老太太的工作,老太太说什么都不同意再跟着老七一家生活。

在老爷子出殡几天后,一家人重新商定了一个方案。老太太住到东山庄敬老院去,养老和生活的费用由老四的女儿李子宣承担,老太太过世之后的土地收益,也由老四女儿李子宣家来继承。老七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但是家里人的决定他一小我私家也没法改变。

村委会里大打出手

李家老太太在当地敬老院住了一年多,这一段时间李家过的很安稳。2015年7月27日,老人突然一纸诉状把7个子女都给告上了法院,要求7个子女对她进行赡养。

老四女儿一直按时交纳住院费,院方也证实老人在这里的生活过的很安逸。法官发现,虽然名义上是老人起诉7个子女,但老人的思维似乎已经有些迟钝,不像是有能力自己主动打官司,老太太来也是李家大姐、二姐和三哥带来的。

但李家大姐坚决否认是自己和弟弟妹妹在背后出主意,说老太太到法院起诉是她自己的意思。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因为事实清楚,法官很快调解了这起民事纠纷,7个子女每人每个月付300元作为老太太的米饭钱。但老七觉得,几个哥哥姐姐让母亲起诉所有子女,他们就能够抛开当初家庭会议的约定和村里的风俗,只要出了钱的人就算赡养过老人,就能够分得老人的财产。

2016年12月11日,云南省开远市公安局东城派出所治安中队接到报案,在中队辖区的阿道邑村委会的大院里有人打架。

警察赶到后发现,李家老三和老七打成一团,地上躺着他们的母亲和老四的女儿。李家老少在村委会连打带闹,其实争夺的还是依附土地产生的补偿款、承包款等各种经济利益。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土地、遗产、补偿款

打架事件之后,村委会无法调解李家的矛盾,就无法给李家定期发放八九千元的土地承包收益,这笔钱在当地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拿不到土地的收益,几个哥哥姐姐又盯上了老七一直住着的李家老宅。2017年4月,大姐、二姐、三哥联合母亲作为原告,再次把老七告上了法院。

由于李家父亲死后,李家上下对几处老宅一直存在争议,几个子女都拒绝到村委会登记签字,所以李家宅基地的土地证一直无法发放。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要想拿下李家老宅,还得把所有兄弟姐妹工作做通,让他们签字办下土地证。几个姐姐哥哥意想到这件事情完成起来很困难,最终以撤诉收场。

2017年6月13日,李家老太太再次状告自己的儿子老七,求全谴责他拿走了父亲存折中的1万多元存款,还变卖了家中的一头水牛据为己有。

经过法院查询拜访 ,老七在父亲去世后取出存款,自己又出了部分钱用于办理父亲后事。最后剩下的钱全部交给了敬老院,作为母亲2014到2015年在敬老院的费用。至于那头水牛已经卖掉,法院查询拜访后认定,水牛当时的市场价格最多值4000元,按照夫妻共有财产平均分配原则,属于李家父亲的2000元,已经用于他的后事办理,还有2000元,返还给母亲。

法院判决后一个月,几个哥哥姐姐又把老母亲从敬老院接了出来送到法院去了,老母亲第三次状告老七。这次起诉的目标,是家里最早得到的一笔征地补偿款6万元,由于这种诉求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最终经法院调解,老太太只好又撤回了起诉。

养老院的工作人员颇有微词,他们觉得子女几个关心老人的部分很少。李家老太太已经80多岁,精神状态也不好,子女几个经常要老人去作证、签字,解决村委会田地的问题。有一次把老人接到村委会处置惩罚家庭矛盾,连午饭都没吃,回到养老院后老人饿的风卷残云。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云南开远法院副院长梁清说,李家的两位老人实际上是一本土地承包证,老爷子去世后,承包土地实际经营权的就剩下老太太一人。李家子女不达成一致,就无法确认其承包地归属及面积。老太太去世后,土地的实际经营权就无人继承,以后再确定经济补偿款,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就归集体所有,李家子女就无权再参与分配了。

来看看网友怎么说~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今日说法 | 连养老院的同伴都看不下去,80岁老太被儿女们折腾着不停打官司......

Q1:今天我们节目请到的嘉宾是中央财经大学的方志平教授,欢迎您方教授。原来这个老头和老太太在世的时候,他们有一个这样的协议,就是老人归老四和老七来抚养。老人去世之后,这个土地的收益等财产都归老四和老七获得。但后来因为这个土地拆迁等赔偿款的缘故原由,之前那个协议目下当今就无效了,这样可以吗?

A1:第一,根据《婚姻法》21条的规定,子女对于父母的赡养义务是法定的。第二,根据《继承法》的规定,一小我私家只有死亡之后他的财产才会变成遗产。所以他们签的这个协议,从法律上讲是无效的。所有的子女对于父母都有赡养义务,这个赡养义务不是你取得父母百年之后的财产,爸爸妈妈有财产你要赡养,没有财产你也一样要赡养,爸爸妈妈还没有过世,你就把他将来的财产做一个分配,那万一老人家在生前立了个遗嘱呢?他把财产重新做了调整,他们有这个权利,老人把遗嘱规定这个财产给哪个子女,不意味着别的子女就没有赡养义务,这是两回事。老太太将来的财产,我们允许她经由过程立遗嘱来分配,她如果没有立遗嘱,按照法定继承来分配,法定继承分配的时候,谁赡养多谁就多分。

Q2:老太太今年已经80多岁了,一次又一次地被这些孩子们架到法院去来回折腾。可能意识未必完全清楚,老人的财产她的权利怎么保护呢?

A2:其实老人在意识不太清楚的情况之下,她作为一个成年人也需要给她设置装备摆设一个监护人。她的这些成年子女就是她的监护人,监护人对被监护人要履行监护职责,要照料和保护她,而不是把她当做一个打官司的工具。所以《民法总则》36条就说了,有利害关系人或者是依法成立的老年人组织,比如说敬老院这些组织就能够去提起撤销这些孩子们的监护权,然后再重新由法院来指定新的监护人。如果这些组织小我私家不提起的话,我们的民政部门应当依法提起,这样的话就避免这些纠纷。

赡养老人

不是谋取利益的手段

欢迎转载,共同普法,注明出处。

—————↓↓往期文章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