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峰上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2017-12-25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御楼

陈世峰上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陈世峰上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引起网络广泛关注的江歌案在日前终于落下帷幕。

陈世峰故意杀人罪名成立,

被法庭判处20年有期徒刑。

江歌的妈妈在法庭上大声咆哮:“你们把他放了……”

江歌妈的后面半句并没有喊出口,但几乎所有人都理解理睬,后面半句大多是:

“我自己来还江歌一个公道。”

杀人者无需偿命,甚至都不用坐穿牢底,这是日本的法律。

但就在今天,陈世峰上诉了!

是的,你没看错,陈世峰上诉了!

在他残忍地捅了江歌10刀,却因为日本法律没有死刑而只判处20年之后,他的内心没有丝毫自责、懊悔、愧疚,他甚至都没有为自己不用偿命而感到庆幸。

他选择上诉的理由显然只有一个:企图摆脱自己的故意杀人罪,转为误杀,好让法官从轻判刑。

他的行为就像在向所有人控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陈世峰上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日本作家东野圭吾曾经在《彷徨之刃》里讲过这么一个片段:

长峰的女儿绘摩在一次回家的路上,被几个未成年青年绑架,几个未成年的男孩不但对绘摩进行了性侵,还对她进行福寿膏注射至死。

讽刺的是,当警察掌握了所有确凿证据,想要逮捕那几名未成年人的时候,他们的父母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自己的孩子竟然是一个杀人狂魔。

他们固执地认为,一定是警察搞错了对象,他们为自己的儿子无辜呐喊:我的孩子是多么地“单纯”、“善良”、“正直”,他怎么会杀人呢?

是啊,你的孩子多么单纯善良,可他却亲手杀死了别人家单纯善良的孩子。

当时看到这个片段,我只是很纯粹以为,那群孩子足够虚伪,虚伪到可以蒙蔽他们父母的双眼,父母眼前一套,背后又一套。

而如今,我才逐渐理解理睬,那些孩子的父母未必不知道自己孩子是个“恶人”,但只因为他是“自己的”,所以他值得被宽恕。

道德、正义、良心……这些他们曾经高举的“道德”旗帜,在自保面前变得无足轻重,连狗屁都不是。

人性的自私到达顶点,就会变成不分对错,只看利弊,就连自己的生命,也比别人尊贵半分。

陈世峰上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我曾经在街上看到过这么一幕:

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在玩具店抢小猪佩奇的模型,女孩抢不过男孩,“哇”一声坐在地上大哭。

当时女孩的妈妈就在附近,听到自己女儿哭泣,连忙赶到现场,然而,她赶到现场第一件事情,不是去教自己女儿谦让,而是一把将玩具从男孩手里抢过来,匆匆去付了钱。

那个母亲一边拉着女儿回家,还一边骂她:“哭有什么用,你要抢,不抢就不是你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自私被如此冠冕堂皇地摆上“教育”的台面。

结果其实不难猜想,那个母亲或许认为,她只是帮女儿抢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但在女孩的心理,她的自私就变成了一个不移至理、甚至没有界限的一件事情。

她变成了自己世界的“女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可以说,目下当今的中国正处在一个极其包容的环境里,我们不再把特立独行看做一种怪异,我们也不会随意去评价别人的小我私家行为和喜好,孤独,似乎逐渐成为时代的通病。

这就很容易让一部分人,在意自己远远大于在意别人。所以,我不止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人都是自私的嘛,很正常。

自私正常吗?从人性的劣根性讲,它正常。

但把自私过于正常化和没有界限化,这就是极大的不正常!

出轨、小三、犯罪,这些被我们冷眼唾弃的事情,不过就是自私到达了顶点的产物。

因为自私,所以可以随意出轨,不考虑另外一半的感触感染;因为自私,就能够当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而不用顾忌别人的难过;同样因为自私,别人的命就不是命,自己的命就珍贵如金。

陈世峰上诉: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自私就不克不及被理解吗?

当然可以。

我的父母没什么文化,那个年代的人过惯了苦日子,只知道埋头干活供孩子上学,但即便他们再没文化,他们都会告诉我:“如果你想吃香蕉,你可以叫我帮你买,千万不克不及去隔壁梁叔家偷,他们家的香蕉虽然没人看,但不是你的。”

是啊,人当然可以自私,当然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统统,但前提是,追求的体式格局要正当,做法不克不及违背道德,不克不及肆意伤害他人。

人生之所以还值得期待,就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还有悲悯,还有善良,还有愿意为他人付出的一颗心。

人,总不克不及不要脸到,别人帮你女儿挡了十几刀,你还大声喊冤:

“不关我家刘鑫事,是你家江歌命不好。”

“我杀了人,但我是无辜的。”

脸不要没事,还有法律呢!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