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2017-12-23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轰动两个月的江歌被杀案终于在1220日落下了帷幕,虽然陈世峰没被判死刑,但也近乎日本的顶级量刑了。当大家还来不及说句民怨沸腾的时刻,戏精刘鑫又出来刺激大众情绪了。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这厢,450万署名的死刑请求没有达成,江歌妈妈鞠躬透露表现道歉,泪水洒满记者会现场。那厢,见凶手入网,统统尘埃落定,刘鑫立即发6000字长文洗白自己。网友纷纷透露表现,如同狗血韩剧一样,刘鑫的记忆突然一会儿全部恢复了。她发长文但关闭评论。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不能不承认,刘鑫太会给江歌妈妈添堵了。逼得江歌妈妈发誓回国上诉这个撒谎精。

不愧是柯南国度,为日本司法按赞。

日本虽然不提倡死刑,但前提是罪犯也认罪,不然可不就应了江歌妈妈那句质疑:难道是鼓动勉励世界人民到日本杀人吗?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日本法庭对于死不悔改的人,是零容忍的。此第二天本法官的态度说清楚明了统统:

日本法官在宣判过程当中措辞特别很是严厉,认定水果刀为陈世峰自带,陈世峰的杀人行为从一入手下手就具有极强的计划性,陈方的辩词不可信。陈世峰在法庭上不断试图将责任转嫁给他人,先后改口称水果刀为江歌所有、水果刀是刘鑫所带以及递出等措辞是狡辩,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

日本法庭判刑的五大依据:

①杀人凶器水果刀为陈世峰自带,并不是江歌的或是刘鑫递给陈世峰的;

②陈世峰当晚洗衣服的说辞其实不合理,是计划性杀人;

③陈世峰有强烈的杀人意识;

④陈世峰当时没有及时对江歌进行救助,不多是误杀;

⑤陈世峰在法庭上的施展阐发毫无反省之意。

刘鑫:你的6000字洗白,模糊不了450万签名者的眼睛

在长达6000字的文章里,刘鑫说了那么多为了江歌好、为了让凶手得到惩罚,自己好睿智且好委屈的话,最后却不忘附上一句:如果再有侵害我家人的行动、必将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一句话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和本性。

刘鑫先是说“我重点强调了陈世峰,说他下战书刚刚来过这里。”后面说自己一直沉迷于痛苦中不知道“什么是杀人事件? ”不知道江歌遇害。更气人的是,在后面她说,“场合排场的采访,真的是整个过程最大的失误!

“按照案件要求,我不应该接受采访。我应该坚持原则。”

“当时记者被三叔妈妈带到家门口。”

“我回国后打工的地方也被三叔妈妈带去了。公司因此遭到巨大攻击。我真的特别很是内疚。”

“我们小区,我们邻居也是各种受到打扰。”

从头至尾,自私的刘鑫,想到的只是江歌事件对自己正常家庭生活造成了破坏。她想快点结束。

刘鑫,你忘记了,头几天你和陈世峰还在污蔑江歌的名声吗?

现已被实锤:

1、陈世峰说给江歌10万日元作为打胎,是捏造。

2、刘鑫说江歌打工的地方是“bar”(酒吧),也是污蔑。江歌是在居酒屋打工,我本人(律师)也到过江歌打工的地方看过,不是酒吧那样的地方,而是居酒屋。

刘鑫,你有工夫写6000字长文,不如真诚地说三个字“对不起”!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你确定了自己没事,入手下手长篇大论。正常的逻辑,不应该是:先和你的爹妈一起到江歌的坟头忏悔,然后等着江歌的妈妈回国,寻求她的原谅吗?

你在网上说得信口开河,为啥不去面对面忏悔呢?隔空传话,道尽了自己的委屈,你的诚意在哪里?你不需要先给网友一个交待,你给江歌妈妈交待清楚了,统统就交待了。

江歌妈妈:我依然要揭露刘鑫的谎言

陈世峰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但他基本可以肯定不会蹲20年牢。日本没有“减刑”,但有“假释”。

陈世峰在日本服刑结束后被强制遣返回国,再进行追诉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国际社会不赞成双重刑罚。

江歌妈妈获得经济赔偿,很少!日本的判决只能执行陈世峰在日本的财产,特别很是有限,其在中国的财产不克不及强制进行赔偿。

这些都很气人,但比不上刘鑫自始至终的态度气人。所以,江歌妈妈说,她必须揭穿刘鑫的谎言,必须和她对簿公堂,她才知道自己错了,别人的生命是多么可贵。比起她的苟且,真正认识到错误,才是重点。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江歌妈妈一定要和刘鑫对簿公堂的是:

1,陈世锋姐姐陈世芳的青岛之行很蹊跷。

网友发现陈世锋姐姐陈世芳的行程。陈世峰的姐姐今年42日到青岛,44日离开。“44号是中国的清明节,一个祭奠亡者的日子,陈世峰姐姐去青岛,住在离刘鑫家只有9公里的酒店。她并没有来找我,没有祭奠江歌,她的目的是什么?联合刘鑫在法庭上说的那些话,我想所有正常人都会打个问号吧?”

2,为何刘鑫在这次法庭上,把她在警方的案卷里说的内容推翻?

报警记录、录音是经过很多翻译佐证的。“刘鑫在江歌家住了两个月,怎么锁门都不知道?案发时的情节你都不记得,不清楚,都靠你猜测?唯独你在录音中那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我听过报警录音。你切实其实很慌乱。可是如此慌乱的情况下,你唯独对这一句话记得那么清楚。”

3.刘鑫说不参加江歌的葬礼,是因为警察不让。

江歌妈妈问过查询拜访警察,刘鑫在警方不属于犯罪嫌疑人,完全有人身自由和通讯自由。“你说警方不允许你见我联系我,但114号,你就给你打工的老板娘打德律风。”“陈世峰杀了江歌,难道也是警方不让你说的么?”

还有很多江歌妈妈要去直接“打脸”刘鑫的细节。但是这些都不是江歌妈妈的重点,她受不了的一直都是:从来没有收到一次真诚的道歉,死去的女儿还要被再玷污。

“我作为一个妈妈,我不允许任何人再玷污我的女儿。我没收到陈世峰小我私家和其全家,以及刘鑫小我私家和其全家一句真诚的道歉。”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这就是江歌妈妈一定要斗下去的缘故原由。

那些骂江歌妈妈偏执狂的人,歇歇吧

先试着体验一把:法庭上,陈世峰坐在被告席上回答问题时一直面带微笑。律师问他问题时,他甚至笑的很开心。直到法官说确定刀是他的时候,陈世峰才忽然晕倒在法庭上。

江歌妈妈目睹了这统统。“真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才会恐慌。所以,我还是认为,陈世峰只有判了死刑才能真正理解理睬生命的珍贵,只有让他生命受到威胁才会真实的认罪。”

当悲剧降临到身上的时候,无关素养,情感绝对会压倒理智,面对切身痛苦,换成一个男人可能会杀人报复。身为女性,江歌妈妈做得已经够理智了,她没有止于做个祥林嫂,而是充分利用舆论为女儿讨回公道。

对于某类人来说,一句真诚的道歉实在太难。

客观上来说,江歌遇害只是一件很普通的留学生命案。比江歌案更惨的很多,比如同期杀妻冷藏案,够血腥吧?大家更多关注江歌遇害案的一个重大缘故原由,就在于刘鑫的态度。刘鑫没有杀人,而她撒谎让人抓狂。

心理学上有一种人格障碍者,她们天生缺乏同理心,且对自身人格缺陷常无自知之明,难以从失败中吸取教训。良心对她们来说,是个无法感知的东西。

对于刘鑫和陈世峰们这类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而言,让她们真心道歉,比登天还难。嘴上说着对不起,却要附带那么多的委屈。不见棺材不掉泪,见了棺材拍打棺材说不服。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它却能使鬼推磨。

法律不是万能的,幸好有道德舆论在。

不平则鸣,感谢这次网友和日本司法正义!

愿刘鑫早点认识到错误,少说多做,大家都还在看!

刘鑫:我是重度良心障碍患者,让我真心说对不起太难

文/燕小唛CEO、病毒营销陈轩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