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聊城一男子求爱无果打伤对方 23天后赴医院将其杀害

2017-12-21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山东聊城一男子求爱无果打伤对方 23天后赴医院将其杀害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被相亲对象吴某纠缠、殴打致轻伤后,山东省聊城市女子李艳艳未能逃离噩运——20多天后,她被对方赶到医院杀害。

2017年12月18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吴某涉嫌故意伤害、故意杀害李艳艳一案。公诉机关聊城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吴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后持刀将其杀害,性质恶劣,后果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考虑到吴某没有如实供述罪行,避重就轻,其犯罪行为属于“暴力后的暴力”,具有极大的社会危害性,公诉机关建议法院依法以无期徒刑至死刑对被告人从重判决。

山东聊城一男子求爱无果打伤对方 23天后赴医院将其杀害

被害人家属进入审判庭。摄影:牛其昌

当日,在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九审判庭,被害人73岁的父亲李心开双腿颤抖,喜笑颜开。他上一次见到小女儿李艳艳,还是在今年春节期间。如今,父女俩阴阳相隔。

“处对象了吗最近?”今年的大年夜饭上,李心开曾问道。

“还在找。”李艳艳回答。

“这个年纪不小了,也该成个家了。”父亲劝道。

2016年8月,她辞掉了聊城当地某商业大楼的出纳工作,经由过程社区招聘进入聊城古楼街道办事处某基层居委会,负责社区的联络和统计工作。

李艳艳今年已经34岁了,在她的哥哥姐姐看来,小妹日常平凡性格随和开朗,跟谁都很好相处,“不怎么提防人”。他们一直希望她能早点成个家,这样一来,一小我私家在聊城生活打拼,也能稳定下来,“起码能有人赐顾帮衬”。

今年2月底,李艳艳经由过程注册珍爱网,结识了被告人吴某。

李艳艳的大哥李维习告诉界面新闻,两人经由过程珍爱网认识之后,吴某在第一次见面时就提出要“处对象”,但李艳艳“没有答应,觉得两小我私家相互还不了解”。

但令李艳艳没有想到的是,此后她遭到吴某多次骚扰、纠缠,并被殴打。公诉书显示,吴某曾因犯强奸罪被判五年有期徒刑。

控方提供的报警记录显示,2017年5月7日晚,李艳艳在被打之后曾拨打报警德律风求助,称吴某在自己家门口对其威胁恐吓。笔录显示,李艳艳告诉警方,她跟吴某只是普通朋友,并多次拒绝了对方“处对象”的要求。

检方指控,2017年6月17日晚21时许,吴某在聊城东昌府区金柱康城小区(李艳艳租住地)19号楼楼下附近的道路上,对李艳艳持续拳脚殴打,致使李艳艳腰部受伤。吴某随后将其送至聊城市人民医院救治(后转院至聊城市中医院)。经法医鉴定,李艳艳右侧第1-3腰椎横突骨折,属轻伤一级。

对此,吴某在法庭上称,自己经常被李艳艳“拉黑”联系体式格局。在6月17日晚趁其下楼遛狗时,他在小区楼下将其“打倒在地”。但具体打了多少下,程度如何,他称“其实不清楚”。据原告代办署理律师刘金滨结合吴某的供述透露表现,6月17日下战书6时,被告吴某就入手下手在楼下纠缠被害人直到晚上9时,持续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其中殴打持续了10分钟。

检方提供的报警记录显示,6月18日早上7时,李艳艳的三哥李维虎向聊城新区派出所报案,派出所开具了鉴定委托书给法医鉴定机构,让李维虎回去等鉴定通知,但并未对吴某采取措施。

“我当时问妹妹,为何不早点跟家里人说?”这次殴打让远在昆明的李维习很震惊,他向界面新闻记者回忆,妹妹当时回答他,自己认识这样一小我私家,说不出口,感觉报案很丢人。对方一直以来的纠缠和暴力,她只能躲着、忍着。

由于伤情较为严重,李艳艳随后住院治疗。6月29日,法医对李艳艳的伤情鉴定为“右侧第1-3腰椎横突骨折,属于轻伤一级”。检方出具证据显示,办案民警先后拨打了11次德律风,直到7月10日下战书终于联系到吴某,通知其伤情鉴定结论已经出来,要求他第二天上午去新区派出所配合查询拜访。

此时的吴某却在酝酿着另外的设法主意。7月11日凌晨,他身揣折叠水果刀,骑着电瓶车悄悄潜入了李艳艳所在的医院。

山东聊城一男子求爱无果打伤对方 23天后赴医院将其杀害

案发现场。摄影:牛其昌

聊城市中医院住院部的视频监控记录下了吴某犯案经过。凌晨4时49分,他乘坐电梯来到住院部7楼,随后辗转扶梯来到8楼,在经过被害人所在的9病房后,他没有直接进入而是继续向前走。凌晨4时52分,吴某折回进入9号病房,来到睡熟的李艳艳床前。

检方出示的证人证言显示,临床的陪护人员被惊醒后,看见李艳艳坐在地上,头靠在病床边,吴某双手按着她的脖子,脖子上、身上以及地上全是血。随后,吴某离开病房。原告代办署理律师刘金滨在辩论环节指出,被害人李艳艳在熟睡中被割断喉咙。另外,李艳艳的左侧总动脉、颈外静脉、右侧腮腺也被刺伤。

7月19日10时许,李艳艳经多日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李艳艳因颈部外伤致重要血管破裂导致中枢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我们放弃了刑事附带的民事赔偿,希望凶手被处以极刑,替妹妹讨回公道。”庭审结束后,李维习向界面新闻透露表现。

经过6个小时的庭审,该案将择期宣判。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