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7-12-20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据2015年统计,中国流动人口规模达2.47亿,占总人数18%。打工大潮把络绎不绝的年轻人带到工厂和工地。他们在聚集处找到爱情,也忍受着属于流动者的孤独。(本期由华夏银行特约)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3年1月1日,广东东莞,来自新疆阿合奇县的打工者在食堂跳舞庆新年。从北走到南,舞蹈还是照样跳。

打工者的爱与欲

迁移让青年人走出了乡村熟人社会,进入全国性婚姻市场。来自四面八方的年轻人汇入城镇人潮,期待遇到自己的爱人。图为2010年8月25日,广东省东莞市,玩具厂的员工下班。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1年8月21日,广州商业街烧烤摊旁,三个女孩踩着高跟鞋路过,男人们入手下手吆喝。孙俊彬/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1年1月14日,江苏南通,几位小伙子在台下放松地看着女生彩排农民工迎新春文化汇演上的舞蹈。许丛军摄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0年6月19日,深圳,公园凉亭上有打工者留下的情书,写着“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之一。”占有兵/东方IC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1年8月23日0点39分,浙江杭州,在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卖衣服的女孩和男朋友在西湖边,当天是她的生日。秦人/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4年7月29日,来自安徽的李红英夫妇在浙江嘉兴经营菜摊。1998年春节刚过,李红英和杨彬第一次见面,他们和其他40多人坐上一辆“闷罐车”,踏上去深圳的打工路。在密不透风的车厢里,从未出过远门的李红英一上车就晕车。当时,坐在她旁边的杨彬主动赐顾帮衬:为她找水喝,有人起来活动时,还护着避免走动的人踩到她。后来到了电子企业,两人被分配在同一条生产线上,“他为玩具娃娃喷漆,我负责描眉画眼,”李红英回忆。就这样,两颗心渐渐靠拢了。田建明摄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7年4月18日,湖南长沙,涂新亮、冉燕夫妻俩空闲时候不忘自拍。涂新亮是云南人,高中毕业后他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去东莞玩具厂打工,活只干了个把月,却认识了心爱的女孩。

打工者的爱与欲

与工厂一起兴起的,还有小旅馆和出租屋,为在集体宿舍居住的城市“过客”提供了有限的私密空间。图为2010年3月6日,东莞石碣厂区附近很多民房前挂着温馨住宿、招租、豪华住宿等字样的临时处所,许多附近厂工家属或情侣多会选择在这里临时下榻。刘媚摄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2年6月12日,广东省东莞市,打工者冒雨回出租屋。

打工者的爱与欲

1996年出生的小飞在四川阳和一家汽车配件企业流水线工作,每一个月3000多元。在小飞的出租屋里,除出现游戏界面的台式电脑和一张床,屋里的角落全被各种酒瓶占据。“我也想改变目前的单调生活,却没有办法。心里彷徨、无聊时,我便和朋友喝酒。”小飞说,前段时间,和朋友去KTV唱歌结识了目下当今的女朋友,“喝酒少了,花钱却更多了。”图为饭桌前,小飞和伙伴喝起交杯酒。黎寒池/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06年6月14日,一位打工者搂着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妻子在小旅馆聊天。两人在手机聊天室相遇相爱,走过了艰难的16个月。如今,女孩有了6个月的身孕。东南快报-IC

打工者的爱与欲

然而经济收入低、企业男女比例失调、缺乏渠道、流动性强等因素,让打工者找对象面临诸多障碍。图为云南昆明,一位打工青年杀伤情敌,并劫持了打工妹。最终被警方逮捕。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2年7月16日,西安,园园姐弟在做火锅冒菜。出生在河南的园园(化名)今年21岁,打工4年多,已经适应了西安的生活,但在这里却找不到男朋友。“我初中毕业,没什么文化,家是农村的,条件很一样平常。”园园自嘲地说。相比姐姐,她的弟弟小涛算是幸运的,去年回老家时认识了一个同乡女孩,目下当今两人感情不错,但谈起结婚,小涛发愁地说:“没房子,结婚不知道住哪,我的户口在农村,不希望孩子出生后,也贴着‘农民工’的标签,但想让孩子有城里户口太难。”张杰摄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1年,在福建打工的彪彪春节不想回家,可父亲打德律风催他回家相亲。彪彪说,我才23岁,不想这么早就结婚。堂哥说,还早?村里谁和你一样大,儿子都3岁了;还有谁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比你小一岁,“物价涨了,这买媳妇的钱也猛涨,去年是8万元钱,今年就要10万元钱。”彪彪很想自己谈一个女朋友,然后带回家办喜事,这样也可省些钱。图为2012年4月4日,广东省东莞市,打工者在商业广场观看免费的表演。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06年8月6日,北京公益机构为打工者组织“相逢相爱是首歌”见面交友会,大家在一起做游戏。欧阳晓菲摄

打工者的爱与欲

即便已经找到另外一半,“聚少离多”依然困扰着迁徙中的伴侣。2012年9月10日,广东东莞,结束了加班的打工者一头扎进德律风亭,问候老人、孩子,或是与伴侣互诉衷肠。占有兵/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3年8月6日,沈阳一工地板房内,一名妇女和孩子在等老公下班回家。他们上午从老家坐了五个小时的大巴来到沈阳市,老公把他们接到工地后就匆匆上班去了。工地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工人来了家属,可以避免费住几天单间。杨登峰/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3年1月8日,成都,工人在网吧与女朋友视频聊天。据了解,这是成都首家专为工地工人设立的“网吧”,聊天免费,游戏1元1小时。成都商报/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2年8月22日,郑州,在城里做保姆的肖得荣赶到丈夫工地,将临时的夫妻房打扫的干干净净,等丈夫回来。胡国庆/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3年8月6日,沈阳,几位工人家属在接自来水。他们大多没有工作,到工地为了赐顾帮衬丈夫,生活虽然艰苦,但两口子每天都能见面对他们来说是很幸福的事。杨登峰/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7年4月18日晚,湖南,陈东永和妻子黄素环在宿舍休息。忙活了一天,陈东永对着镜子刮胡子,还不忘请妻子看看刮得干不干净。田超、唐俊摄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1年7月5日,合肥,建筑工地一个大棚里寄居着数十个夫妻床。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3年10月30日晚上,在北京五环外河边,24岁的尹洋洋和媳妇在自己的帐篷前。夏天,小两口从河南周口来到北京“淘虫”——从河里捕捞喂养观赏鱼的鱼虫,离家时他们的孩子才6个月大。为了省钱,他们在马路边的草坪上搭帐篷睡觉。杨登峰/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2010年2月12日,刚结婚的小夫妻入手下手打工,两人一个拿着婚纱照一个拿着囍字,一起奔赴新的打工生活。王勇/视觉中国

打工者的爱与欲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