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贪腐院长上吊 强奸幼女犯救人减刑

2017-12-19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一桩案件如何量刑,法律有规定,法官有裁量。法律之规定,往往会给法官留下一个自由裁量的范围。法官需根据案情在此范围之内决议确定。法官的裁量权,虽有一定的自由,但不得逾越法律既定之范围。借使倘使案犯有重大立功施展阐发,则往往可以获得减少刑期、从轻发落的判决。

据法制晚报报道,日前,湖北咸宁中院二审审结一起强奸幼女案,个体户王继军就因在羁押期间发现并阻止他人自杀,被认定为重大立功,从而得以轻判,仅获刑2年。

2016年12月31日,王继军以给钱买新手机为由,引诱2004年2月出生的汪某与之发生性关系,并给了她1.35万元。后来汪某的父母发现新手机,王继军诱奸未成年幼女的事情被发现,遂报警。王继军被抓获后,向汪某的父母书写悔过书,并达成了和解协议。汪某及其父母愿意谅解,并请求司法机关酌情从轻处罚。看守所贪腐院长上吊  强奸幼女犯救人减刑

一审法院认为,王继军利用未成年少女缺乏性认识而与其交往,以金钱财物等体式格局引诱汪某与其发生性关系,已构成强奸罪。鉴于坦白罪行,且达成和解协议,并有在押期间救人的立功施展阐发等情节,从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

宣判后,王继军提出上诉,称自己并不是一样平常的立功,而应被认定为重大立功。最终,咸宁中院采纳该意见,判其犯强奸罪,刑期由3年改判为2年。

法院认定的重大立功,发生于2017年8月16日,王继军被羁押在崇阳县看守期间,及时发目下当今押人员胡祖斌自杀,并积极参与施救,避免了一起在押人员畏罪自杀的重大责任事故的发生,可视为“具有其他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施展阐发”。

事发当时,王继军发目下当今押人员胡祖斌在房间用绳索上吊,便大声呼救并迅速爬上人字梯抱住胡祖斌的双腿往上托举。后在值班民警柳某、郭昌权及其他在押人员共同施救下,使停止了呼吸胡祖斌逐步恢复呼吸。看守所贪腐院长上吊  强奸幼女犯救人减刑

胡祖斌系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原院长,因涉嫌受贿191万元、滥用职权致使3884万余元国有资产流失被诉。

一个强奸犯救下了一位贪腐的院长,因此而获得轻判,此事引起了网友的议论。有人对此颇不以为然:强奸的是幼女,救下的是贪官,还能减刑,这是否是太黑色幽默了?有人甚至讥讽道,此后在押的犯人会不会轮流上吊、互相施救呢?

被救下的人如果是一个守法公民,或者是一个道德良善之人,救人者因此而被减刑,人们可以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接受。然而,法律就是法律,它既要按罪定罚,也会因功减罪。救人便是救人,救谁都是立功,法律不会因为自杀之人有罪而放任其自杀,也不会因为救的是一个有罪之人而否认救人的功劳。

强奸幼女属于重罪,量刑宜从重;在押期间立功,可以酌情减刑,以示褒奖。在综合考虑了被告坦白了罪行,与原告间达成和解,再加上重大立功的施展阐发,从轻量刑就不难理解了。看守所贪腐院长上吊  强奸幼女犯救人减刑

虽然说法律不外乎人情,但也会在人情之外有更深远的考虑。

对于在押人员给予减刑,其一应是基于犯人施展阐发良好,有重大立功施展阐发,应予嘉奖;其二是对如此施展阐发的犯人减刑,应有利于促进其他人员的改造,为其他人树立学习的榜样。也就是说,减刑,既是对一个在押犯人施展阐发的肯定,也是对其他在押犯人的激励,有利于激励鼓舞更多的人接受改造、配合改造。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