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2017-12-18 2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暴力抗法,妨害公务,通常情况下都是极少数人在冲动之下,才会采取的极端行为。而今年4月份,柳州三江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村民涉嫌妨害公务和巧取豪夺案件,一个叫做“净代村”的村子里,几乎所有成年男子都被公诉机关提起了公诉。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今年4月10号至13号,三江侗族自治县净代村30名村民被法警押送到三江法院接受查询拜访审理,其中,25人因为在2016年2月份涉嫌妨害公务罪被公诉机关提起公诉。

公诉人

2016年2月14日,同乐乡法制宣传组进到净代屯开展工作,被代华根等人围困在净代鼓楼内和净代村边公路上,直到15日凌晨4时许,乡法制宣传组人员被允许步行离开,车辆被拦在净代屯。

两天后,净代村的村民又以同样的手段,围困进村开展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员。

公诉人

2016年2月16日上午,三江县县乡法制宣传工作组来到净代屯开展法律宣传工作,代华根、石场无等人用高音喇叭喊话,鼓动村民聚集,将工作队同志围困在净代鼓楼内不准离开。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接到进村工作人员被困的消息,当天下战书,当地立即组织警力进行解救。但就在民警将被围困的工作队员带离净代鼓楼时,被代华根、石场无等人阻挠、围攻、谩骂,并煽动村民拦截,造成多名公安民警当场受伤。三江警方被迫采取强制措施,才使被困工作人员和民警得以安全撤离。

那么,净代村众多村民暴力抗法,究竟是因为何呢?原来,事件的导火索,和他们之前开展的所谓“清账”活动有关。2016年1月,净代村为了筹钱给村里的芦笙队制作芦笙,村民以所谓的“清查账目”之名,把村部的广播扩音设备搬到鼓楼,经由过程高音喇叭喊话。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公诉人

鼓动并责令本村每户出一人,少到一人次则罚款200元等强制措施,煽动村民聚集,强迫本村历任老村干代传新等人退出所谓的“赃款”。

2016年1月25号,净代村原来的五名老村干首先遭殃。村民以这些村干出卖林场林木以及青苗补偿款账目不清为由,把他们围困在鼓楼里,强迫他们退出所谓“赃款”共计66000元。

公诉人

被告人不理会代保根等人称,所得款已用于集体事项开支的辩解,并威胁要把代保根等人捆绑在鼓楼柱子上,和要去拆他们的房子作价抵款,代保根等五人被迫交出共66000元。

从2016年1月25号至同年2月1号,以被告人代华根等4人为首的多位村民,以同样的手段,强行让净代村10名村干和5名小学教师退出所谓的违法办理集体经济事务的“赃款”,共计335000多元。

46名村民被指控涉嫌巧取豪夺妨害公务罪

这起案件涉案人数众多,案件性质较为恶劣,社会影响特别很是大。2016年11月9日,三江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46名村民涉嫌巧取豪夺、妨害公务罪。今年4月,三江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庭审中,控辩双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庭审中,一些被告人的辩护人辩称,村民的清账行为不应当被认定为巧取豪夺。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辩护人2

虽然本案的被告人的行为不合法,但是本案行为人叫被害人交出钱财的目的,是为了村集体,其实不具有把钱款占为已有的目的。

辩护人3

他们当时提出清算要求,我认为作为公民,是他们公民的权利,他们行使的是他们的权利,清算在这个过程当中,实施的行为有些过激。

一些辩护人强调,在这起案件中,村民个体并没有主观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那么问题来了:维护村集体的利益,就可以以非法的手段,强迫他人退出所谓的“赃款”吗?得到钱财没有进行私分,都存到银行里面,真的就不算非法占有他人钱财吗?对于辩护人提出的观点,公诉机关当庭进行反驳。

公诉人

仅凭自认为的前村干部账目不清,就采用恐吓、威胁、限制人身自由等方法,强迫前村干按照他们的要求交出财钱,实际上是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同时,公诉人也不认同一些辩护人提出的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部分被告人的建议。

公诉人

寻衅滋事侵害的是社会秩序,也就是说,是被告人逞强好胜,为了显示自己威风,但是经由过程刚才庭审,本案的被告人直接的目的,就是为了占有被害人的钱财,从这方面来说,这是特别很是明显的巧取豪夺的犯罪行为。

荒诞乖张的“清账”:村民暴力抗法 集体被追刑责

在净代村民涉嫌妨害公务和巧取豪夺案件中,共有46名村民被公诉机关提起公诉。三江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于今年4月分批对这些被告人进行了查询拜访审理。8月29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定8名被告人犯巧取豪夺及妨害公务罪,7名被告人犯巧取豪夺罪,其余31名被告人犯妨害公务罪。

三江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梁贻刚

既要打击主要犯罪事实,又要考虑到教育广大人民群众遵守法律,在分清主犯、从犯和各个被告人在本案中的地位和作用的根蒂根基上,我们对6名主犯判处三年五个月至五年四个月的有期徒刑,对40名被告人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是免以刑事处罚。

到这里,净代村这场荒诞乖张的“清账”行动算是告一段落了,但这起案件带来的影响是比较深远的。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以集体的名义,对小我私家实施不法的行为,肯定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而一些人“法不责众”的思想,也得改改了。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