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地铁里,没有人在假装生活

2017-12-16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女司机故事集】

是8分实写2分虚构写作故事

故事多为亲见亲闻

故事没有真假,没有对错

19th

让山无静树,川无停流

《世说新语·文学》

北京的地铁里,没有人在假装生活

我是赵成昆,26岁,自由职业者,生活在一碗羊杂汤就要18块的北京。目前住在南六环的一个没窗户的隔绝距离里,房间2m乘3m,唯一的财产是一只从地铁口捡来的纯白的喵。

北京的地铁里,没有人在假装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我有一个淘宝店,我画画也卖画,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7000多块,那这个月我就敢开空调了。哦,对,也能够洗热水澡了,究竟结果帝都的电费不便宜。

2017年,我做了一个重要的改变。我不再宅在又潮又吵的家里埋头画画,我准备走出去见见新的人,我报名了北京平安地铁志愿者,成了一个地铁志愿者。

嚯,这是地铁2块钱涨价以后我第一次又来到了地铁站。经历了系列的培训、考试。如今,我上岗3个月了,脑袋里经常循环播放着:“根据《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北京市轨道交通禁止携带物品目录》的有关规定.....一分安检,十分安全....”。

地铁,承载着城市的希望和人们的梦想,很多故事在发生,有的哭笑不得,有的血脉贲张,也有的爱意满满。目下当今,让我带你看看早高峰的北京。

北京的地铁里,没有人在假装生活

1

夹在地铁门中间的鞋子

4号线新宫早 7:10

全国高峰看北京,北京高峰看大兴。对于大兴的早高峰的盛况,我一直有所谓耳闻。志愿者上岗的第一天,我就被安排在了4号线新宫这一站。

今天我的工作是客流疏浚沟通,和我搭档的是一位已经60岁的北京阿姨,叫陈淑珍。陈阿姨嘴略大,脸是国字脸,爱聊天。平日出没于胡同、广场、公园和地铁志愿服务站。当然阿姨做志愿者,其实不是为了一个月免费的那6张票。陈阿姨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棒人,祖辈六代都是从事革命事业的,到了新时代,她也不甘落后,立志为祖国继续做贡献。

4号线是北京大兴人和河北固安人进京的必经线路。穿梭在4号线的上班族,必须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持久的战斗力,尤其在新宫这一站,上不上得去车,一靠造化,二靠抗挤压和伸缩能力。

早上七点十分,陈阿姨已经放下保温水壶,做好了一会儿塞人的准备。排在下楼梯口第一排的是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姑娘,她头发很长,柔顺的披在肩上,已经遮住了屁股。我在陈阿姨侧面指挥着人群有序排队,我瞥见红衣女孩左手拿着一本《月亮和六便士》,右边握着一个套着塑料袋的红色塑料盒豆浆,她一边低头吮吸豆浆,一边张望着过来的地铁。

不出我意料的话,带书还敢带豆浆的其实不是敢于直面拥挤的斗士,而是第一次坐4号线新宫地铁站的新人。列车驶入,下了零星的几小我私家,女孩朝车厢里看发现人很多,她皱了皱眉靠到了边上,准备等下一趟。她又低头喝了一口豆浆,说时迟那时快,她突然被排在后边的队伍一会儿推进了车厢,红衣女孩被瞬间塞进车厢,她急促的呼叫招呼着:“诶,小心,豆浆,诶?我的书!

伴随着滴滴滴滴的关门警报声,我看到了女孩雪白的胳膊高高的举着,上边是一杯包着塑料袋红色包装盒的豆浆。

车门关了,又滴滴滴的反弹回来。我又听到了女孩熟悉的声音:“我的,我的鞋。”

陈阿姨捡起夹在地铁门缝里的白色高跟鞋,塞进了车厢。“姑娘啊,鞋给你放进去了啊。一会儿下车你看着点。”

“谢..”谢的声音伴随着呼啸而去的风声穿过隧道,摔碎在地铁轨道里。

我跟红衣女孩不期而遇,隔着轨道屏蔽门,我看到她用力的转身,举着豆浆杯艰难的挪动到了车门口,然后,我清楚地看到,她红色大衣被挤开了,露出白色的衬衣,她的黑色的bra蹭歪了...

我有点愧疚,因为我居然可耻的笑了。但我脑海里依然回响着一句话:“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穷!”

2

争吵的老人

1号线大望路早7:20

“我就跟你说,八点后再出门再出门,你非得七点,你看这人多的啊!”说话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头灰白的头发梳得很整齐。

“七点就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的,跟你说几遍了。儿子上午七点去送壮壮,送完人两(北京话liar)人就要去山东了。咱俩十点到不了那儿,就又看不着儿子了,又得等十天半个月的了。”老太太白头发没那么多,在乌黑的头发里一目了然。

“看看看,你就知道看。他怎么不去看我们啊。天天我们这大老远从苹果园往他四惠跑,这儿子都是你惯的!”老头气的说,脸上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跟着嘴巴扭曲着。

“别嘟囔了!这么多人呢!”老太太下意识的拽了拽老伴儿的衣服,她的手里外都是老茧,食指弯曲着伸不直。

“还不让人说了。我就说不应该这个点儿就出门。”老头甩开老伴儿的胳膊又入手下手碎碎念。

飞驰的列车,轰隆隆的地铁车轮撞击着铁轨,狭小而拥挤的车厢里人们低着头,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打打盹儿。两个老人的吵闹声在车厢里回荡,不大不小,却其实不让人觉得讨厌。

“前方到站,大望路站。”车上的广播响起,人们陆续挪动着到门口换乘。

“都退休了,还这么折腾,不知道自己有高血压吗?大早上非挤地铁挤地铁。我是怕你不舒服”老头还在抱怨,他的有点驼背,从脖子到背部轻轻隆起,像一个弯曲的拐棍儿。

”你这个老头子一天到晚默默叨叨,我身体好着呢我。你甭担心我跟你说。你自己一把老骨头了别在那儿自己生生闷气,本来心脏就不好。“老太太叹了口气,白眼瞪了老头一眼,慢慢地挪动着往车门口凑。

列车停稳,开门。车厢像刚剧烈摇晃过的可乐瓶,一打开瓶盖,气泡喷涌而出,如潮的人流从车厢内一泄而出,老太太跟着人流一瞬被拥下了车。而老头,还没等下车,就又被突然上车的两个姑娘挤回了车厢。

老头晃悠着,“诶诶?我下车,我...下 ..车啊...”只不到2秒,老头就被人群簇拥着着挤到了车厢更深处。

老头扒拉着人群边走边说:“借过啊,借过,我要下车!”他眉头紧蹙,眼角处堆满了皱纹。

十分困难挪到了车门正要下车,车门已经关了。他看着老太太在车厢外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他突然撑住车门处的扶手大笑了起来,他笑的声音很大,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笑的驼下来的背更驼了。

”这傻老婆子哈哈,哈哈哈。“老头一扫头顶抱怨的阴云,笑的前仰后合,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后来老爷子总结出小我私家生哲理,人生没有什么迈步过去的坎儿,只有下不去的地铁。还有就是,虽然和老婆子吵吵闹闹几十年,你却还是那个站在外边等着我的人,即使我坐过了站,你还是会在原地等我。

3

最可怜的的小偷

5号线立水桥早7:30

在5号线立水桥工作是我的荣幸。这是5号线和13号线的换乘站,这里涌动着天通苑的民工和去西二旗的程序员。这一站也被称为”烈士站“,在此站换乘的人需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各色人群在车厢里各显神通,充分发挥挤地铁的能力。

刚挤上地铁的的一男一女正在吵架,很明显他们其实不认识。

“我跟你说啊,你就是个二流子”女人痛心疾首。

“我怎么二流子了。”

“你在后边踩了我”

“这人这么多我又不是故意的,我刚抬了一下脚,人太多,我再想落下的时候不好落了,正落着不小心碰了下你的脚”男人不甘示弱。

“你明明就是故意的,没素质!”女人环抱着胳膊,翻了男人一眼。

“地铁人就这么多,就是这么挤谁都没招儿,您要怕挤啊,您去坐飞机啊,那宽敞还快。”男人拿出了杀手锏,这是吵架的最高境界,顾左右而言他。

两小我私家嗓音洪亮,从入手下手叽叽歪歪到互相问候父母。全程不到10分钟。左手边玩开心消消乐的女孩放下了手机,右手边正在打炉石传说的也回过头,这场面要是录下来放在电视里,估计都是****的哔哩哔哩消音声。

“诶?诶?你后边那个男的偷你钱包了。”男的突然画风变,指着女人后边的一小我私家影说。

女人回头,低头看到了自己已经被拉开的包。转身,她看到一小我私家影正灵活的从人群里穿梭往门口走去。

”师傅别停车我的钱包被偷了。“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这也不是在公交上,哪有人给你不停车。”不是,我的钱包被偷了,大家快帮我抓住他。“女孩边说边跟着人影快速挪动着向前追。

人影带着鸭舌帽已经到了门口,此时地铁已经到了上地站,车门即将开启,人影扶住地铁把手已经做出了冲刺的准备。

然而,还没等他下。汹涌的人群一涌而入,一股迷之力量又将人影挤回了车厢,几个下车的人也用胳膊肘怼着人影,最终,成功把人影挤到了车厢中间,女孩迅速靠近,抓住了人影的胳膊。

后来,女人报了警,作证的是刚和她吵架的男人。

地铁,这座生长在地下的另外一个北京。拥挤而狭小,沉闷而压抑,而穿梭于其中的人五花八门,形形色色,却也充满着各种欢乐与爱。

“所以作为地铁志愿者,你的职责是啥?”我问。

“我的职责啊,不仅有把人推进车厢、如果推不进了、还要把人拉出来这样的任务。还有,听着故事,记录故事,感触感染故事的。不论是内衣扣被挤开的女孩,还是双脚腾空、胸闷窒息的男孩,早高峰的地铁故事很多,这些故事每天都在流动着,穿梭着,口口相传着。”他笑着回答,两个酒窝在两颊一目了然。

End

题图:《田野里的农夫》,梵高

随转评

想听你的故事

“说说你的地铁故事”

留言区见

最新推荐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
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