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2017-12-15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她是Irene Garza。

57年前,25岁的她刚获选美国德州的选美冠军,夺取了“南德克萨斯州甜心小姐”的称号。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当年的她,年轻、漂亮又聪明,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正在向她招手。

然而统统的统统却在1960年4月16日这天戛然而止。

因为下面这个男人,在那一天残忍的杀害了她。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他叫John Feit,时年27岁。

他对Irene犯下不可饶如的罪行,却在此后57年的时间里都逃过了法律的制裁。

直到头几天,他才终于被逍遥法外。

这个故事还要从1960年入手下手说起。

Irene Garza出生在美国德州麦卡伦一个贫寒的墨西哥家庭。

在当时,墨西哥裔的美国人几乎是社会的最底层。

但Irene却不甘于此,她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又读了研究生,成了全家第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后来更是赢得了选美比赛的冠军,成了全体墨西哥裔的骄傲。

毕业后的Irene回到校园,成为当地一位小学老师。她同心专心扑在学生们身上,还经经常使用自己的工资给孩子们买书本、文具,就这样过着安稳、踏实的生活。

除学校,Irene日常平凡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教堂,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每周六、日,她都会去教堂忏悔。

出事的这天正值复活节前夕的周六,Irene也像往常一样开了家里的车去了当地的Sacred Heart教堂忏悔。临走前,她还答应两个年幼的表弟表妹,回来时会带复活节篮子给他们。

可谁都没想到,这次出门后Irene就再也没回来过。

当晚Irene没有回家,家里人立刻报了警。

警方展开盘查后,首先确认,Irene确实去过教堂。

因为Irene在当地很出名,据说很多与她同龄的小伙子们都会专程跑去教堂,只为一睹她的芳容。所以当天,很多人都在教堂见过她。

可在此之后,再没有任何人见过Irene的行踪了,警察也只找到了她停在教堂门口的车。

随着查询拜访的深入,一些其他的线索陆续浮出水面。

她失踪时穿的一只高跟鞋被遗弃在路边。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不远处,她的漆皮钱包和她出门时戴的一小块蕾丝面纱也静静地躺在地上。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听到这个消息,即使Irene9岁的小表妹Noemi Ponce Sigler也感觉到,她极可能已经遭遇了不测。

终于,在Irene失踪5天后,人们在一处灌溉渠中发现了她的尸体。

被发现时,她还穿着失踪那天的衣服,只是内裤和鞋子不知所踪,衬衫的扣子也被解开了。

尸检显示,Irene死于窒息。死前,她的头部曾经遭受钝器重击,极可能昏迷过,并且曾遭到性侵。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然而此后,警方的查询拜访陷入了僵局,因为他们找不到任何目击证人和指纹,而且以当时的技术,DNA鉴定也不太可能。

警方选择了笨办法,他们在两周后排干了水渠,在淤泥里找到了本案最关键的证物,“一只绿色的幻灯片查看器”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警方意想到,这可能就是凶手用来捆绑Irene的工具,于是入手下手向公众征集有关这只查看器主人的线索。

两天后,Sacred Heart教堂的一名27岁的客座牧师——John Feit本人出头具名认领了查看器。

Feit牧师也是最后一个见到活着的Irene的人。

教堂的另外一位牧师Joseph O'Brien还告诉警方,在Irene失踪那天,他发现Feit手上有伤口。

警方据此盘问Feit,他的回答显得漏洞百出。但在最后一版的证言里他透露表现,那天Irene切实其实找他忏悔过,但不是在教堂,而是在教堂旁的教区长家里。而他手上的伤,则是因为他回5英里外的住处取东西时,不小心划的。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Feit拙劣的谎言其实其实不足以令人信服。

按理说,Irene的案件查到这里其实已经愈来愈清晰。

因为,不论时间线和还是仅有的证据都将嫌疑指向了Feit牧师。Irene的家人也相信Feit就是凶手。

但警方却入手下手有点儿犹豫了。

他们甚至不太敢怀疑Feit就是凶手。因为他是牧师,而在当时的美国,牧师被视为神圣的职业,要人们相信他是杀人凶手,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警方默默的把Feit的嫌疑排除掉,然而纸包不住火,有关Feit牧师的一系列证据和怀疑还是不翼而飞,被当地报纸鼎力大举报道。

一时间,全体麦卡伦人都震惊了。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在此后,更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又一名受害者出现

时年23岁的Maria America Guerra当时正在隔壁镇上的Sacred Heart教堂祷告,一位深色头发、戴牛角框眼镜、类似牧师打扮的男子袭击了她。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他曾经试图从背后扼住Maria咽喉并强暴她,好在Maria拼死挣扎,最终险险逃脱。

在Irene的事情被报道后,Maria认出了当时袭击她的人就是Feit牧师。

检方在1961年起诉了Feit牧师,但犯下如此恶行的他,由于教会的保护,只是被罚了500美元就被当庭释放。

虽然Feit并没有因此得到应有的惩罚,但这件事却更加坐实了Feit杀人的嫌疑。

Irene的案子眼看就要水落石出,可一夜间,整个案件却突然被冷冻了。

负责案件的警官被上级要求立即停止侦查这个案子,并将案件所有的记录上交。

Irene的父母也被教会告知,教会将对Feit进行内部审讯,如果他真的有罪,自会得到教会的惩罚,至于警方,就没必要再管了。

在当时,美国教会的地位难以被撼动,Irene一家无奈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但他们怎么可能接受。

Irene的叔叔,也就是Noemi的父亲,自己也是一位警员,他亲自负责了Irene的案件的侦破。

在案件被上交后,Noemi亲眼她的父亲,一个坚强的副警长,坐在厨房的角落里喜笑颜开。

而这同样成了她此后多年,坚持要将凶手逍遥法外最大动力。

每当她绝望想要放弃的时候,父亲的这一幕都会出目下当今她脑海里。

与这痛苦的一家相对的,是Fiet牧师的逃出法网。

他在之后被调离了当地的教区,送往一处寺庙清修,并接受心理疏浚沟通。

1972年,他脱离了教会,结婚成家,从此问心无愧的生活着。

时间慢慢过去,Irena的父母、亲人、朋友一个接一个的离世,唯一还对这件往事铭心镂骨的,只剩下Neomi这样的小辈。

表姐的惨死和父亲的委屈,一直令Neomi无法释怀,所以她长大后入手下手用自己的体式格局继续查询拜访案件。

每每发现新的线索,Noemi都会第一时间报告给当地警局,而警察们大多时候只是敷衍的告诉她:“好,我知道了。”

她自己也知道,警方重启查询拜访的可能性很小,但她从没放弃过希望,这一查就是20多年。

Noemi不知道的是,2002年起,有另外一小我私家也在查询拜访Irene的案件。

他就是德州游骑兵Rudy Jaramillo,他隶属于新成立的冷案追踪部门并接手了Irene的案件。对他来说,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一位嫌疑人,也就是Feit牧师。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他试图利用最进步前辈的DNA侦测手段,从Irene的遗物中找到直接指向凶手物理证据。但由于尸体被发现时,已经在水渠里浸泡了好几天,他没能找到可用的DNA残留物。

就这样,又过去了两年,时间到了2004年,一名新的证人打破了Irene案的僵局。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他叫Dale Tacheny,是牧师Fiet事后去清修的那间寺庙的一名僧侣。

2004年,他经由过程当地警方,辗转联系到Rudy,说自己知道一位牧师曾奸杀一位少女的事。

虽然Dale不确定案发地点和受害者的姓名,但太多细节巧合,让Rudy本能的觉得,这可能就是1960年那起惨案的真正突破口。

他立刻与Dale见面,询问详细的案情。

Dale告诉他,当年Feit在他的寺庙清修时,曾亲口向他忏悔自己曾犯下的罪行。

原来,案发当天,Irene在忏悔室向Feit忏悔后,他见四下无人,便心生歹意击昏了她。

随后,他把她拖到了教堂的地下室并在那里强奸了她。结束后,Feit将她的四肢举动捆住并离开了教堂。

第二天,Feit回教堂做完弥撒后,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他决定将Irene灭口。

他Irene带入浴室,用塑料袋扣住了她的头部,并将她推入放满水的浴缸中,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水里挣扎、呼救,直到窒息而死。

然后趁夜将Irene的尸体拖到灌溉的水渠旁边丢弃。

在Irene的尸体被发现后,Feit曾向教会承认过自己就是杀害她的凶手,但教会为了不让这桩丑闻影响他们的形象,把案件压了下去。

当年,得知统统的Dale选择了缄默沉静。作为一位僧人,他其实不想过多介入Fiet的案件,因而选择闭口不言。直到40多年后,回忆起这段往事,他受到了良心的谴责,才决定将这件事讲出来。

这份证词,被骑兵完整的记录下来,可以说几乎就是Feit犯罪的铁证了。

为了确保十拿九稳,骑兵让和尚单独联络fiet一次,试图让他在德律风里再次承认自己所犯的罪行。

然而这一次,81岁的Fiet选择矢口否认,他求全谴责Dale Tacheny,这统统都是他编造出来了。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尽管,Feit否认了统统,但Dale其实不是Rudy找到的唯一证人,因为在2002年,另外一小我私家也选择了开口。

他就是O'Brien牧师,Fiet当年的同事,最初向警方报告Fiet手上伤口的也是他。

他亲口向Rudy和Noemi证实,

当年Irene案子发生后,他们很怀疑Feit就是凶手,但是遍寻教堂也没找到Irene的踪迹。

在后来的对峙中,Feit甚至亲口承认自己杀了Irene。

然而知晓统统的教会却选择缄默沉静,只是把Feit调离了教区,送到寺庙里清修。

尽管面对Rudy的质问,Feit当年所在的教会矢口否认曾经对他的包庇。但在Rudy心里,手上的这两份证词已经足够将他逍遥法外了。

2004年,Rudy决定信念满满的将两份新的证词提交给当时的检察官Guerra,希望重启案件起诉Feit。然而他得到的回复却是拒绝。

背后有教会暗中支持的Guerra可不想因为一桩陈年旧案惹怒自己的金主。

他以证词不足为信为由,一次次驳回了Rudy的起诉申请。

这样的结果,不仅Rudy和警方不克不及接受,Irene的家人更不克不及接受。

Irene一家入手下手利用舆论向政府施压,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为这个案子争取到了大陪审团裁决的机会(依照美国的法律规定,大陪审团将会审查所有证据,决定刑事案件是不是立案查询拜访)。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然而在Guerra的刻意阻挠下,这个所谓的大陪审团只是走了个形式,他们没有传唤任何一位证人前来,只凭借一份证人的录音,和当时警察的报告就做出了裁决。

最终,大陪审团裁定,对Feit的指控不予立案。

时隔42年,Feit又一次逃脱了。

Irene的家人始终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们继续寻找能将他定罪的办法。

然而令他们绝望的是,2005年,O'Brien牧师去世了。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与此同时另外一名证人Dale也在慢慢老去。

留给Irene这个案子的时间不多了,所有人都在担心,真相将会随着Dale的去世而永远被尘封。

终于,2014年,事情出现的转机。地方检察官Guerra竞选失败,新上任的检察官Ricardo Rodriguez在竞选时保证会重启Irene的案子。

于是,针对这桩50多年发生的谋杀案的查询拜访再次被开启。

到2016年2月,检察官Ricardo重建了大陪审团,将Irene案件的重要证据逐个呈目下当今他们面前。

这一次Feit没能再逃脱掉,大陪审经由过程了立案的决议。

检察官以强奸并杀害了Irene Garza的罪名起诉了Feit。他随后在家中被捕。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2017年12月,Irene的案子开庭,86岁的Dale出庭作证,人证物证具在,由不得Fiet再抵赖。

陪审团一致认为Fiet强奸并杀害Irene罪名成立,法官判Fiet终身监禁。

至此, 57年前的这桩惨案终于有了结果,行凶的恶徒也终于接受了正义的审判。

因为有Irene家人57年来的坚持,有游骑兵Jaramillo的不懈努力,有两位证人良心发现后的证言,这个案子才有了水落石出的一天。

相信在天国的Irene如今可以安息了。

奸杀选美冠军,他逃出法网将近60年…不过最终,还是没逃脱…

Ref:

装睡的鹿师长教师:惩罚来的太晚了

萌木木木哒:迟到的正义非正义,都这么老了要这正义又何用,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

swdfgerhnugnwrihgnkwrugf:一个是美好的人生戛然而止,一个是问心无愧的享受着自己罪恶的人生,教会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否定先森eu:迟到的正义不算正义。这王八蛋都快活了一生了,聊胜于无?王八蛋

鞠小妞:目下当今进监狱养老去了,福利真好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