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杭州盗了81座墓,戴着的老花镜都是陪葬品!被抓后痛哭:我命硬,该不会报应到儿子身上吧?

2017-12-14 2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有些面具戴得太久,就摘不下来了。”南派三叔在盗墓笔记中说的这句话,用来形容朱某再适合不过。

这个50岁的男人,行踪诡异,在桐庐山里出没,盗窃墓葬为生。

刚入手下手,他显得不以为然,没有任何敬畏之心,反复说自己命硬,胆子大,但是和记者聊到最后,心理防线崩溃了,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捂住脸颊,失声痛哭起来。

在农村祖坟被挖可是天大的事
他犯了众怒

今年9月以来,警方陆续接到多起群众报警,在桐庐横村、旧县、富春江、城北等地区的山上,接连有村民家中祖先和亲人的公墓被盗。

“在农村,祖坟被挖可是天大的事,报警人的群众都特别很是愤怒,我们带着嫌疑人上山指认现场,都不敢惊动村民!”民警说。

11月23日傍晚,桐庐警方破获了这起系列盗墓案,抓获了犯罪嫌疑人朱某。

他在杭州盗了81座墓,戴着的老花镜都是陪葬品!被抓后痛哭:我命硬,该不会报应到儿子身上吧?

他在杭州盗了81座墓,戴着的老花镜都是陪葬品!被抓后痛哭:我命硬,该不会报应到儿子身上吧?

他在杭州盗了81座墓,戴着的老花镜都是陪葬品!被抓后痛哭:我命硬,该不会报应到儿子身上吧?

昨天,经桐庐警方允许,我和办案民警来到桐庐县看守所,对他面对面进行了采访。

朱某,江西人、50岁、小学文化,来桐庐十几年,多数时间都是一小我私家,居无定所,也没有正当职业。个子不高,瘦骨伶仃,一笑起来,脸颊两侧的颧骨就非分特别耸起。

说到老婆儿子他的笑容僵硬了
民警说从来没有人来看过他

朱某说,十多年前,他和妻子从江西老家来到桐庐,都在厂里打工。前几年,他在做电焊工时摔坏了手,就不再工作,整天吊儿郎当,靠老婆偶尔来接济。

“没钱我就抓蛇卖啊!”朱某说,别看他精瘦精瘦,胆子大的很,前两年他听别人说,桐庐这些群山上有很多蛇,抓来能卖钱,特别是五步蛇、眼镜蛇这样的毒蛇,一斤能卖好几百,于是他就上山抓蛇,每次都是徒手抓。可是这两年上山抓蛇的人愈来愈多,都是年轻人,他年纪大了,也没有交通工具,跑不过他们,只好找其他搞钱的门路。

他给自己找的门路就是盗墓。

有一天,朱某经由过程山路来到一座公墓,因地制宜,用石块、木棍试着去撬开盖在骨灰盒上的盖板,没想到一会儿就撬开了。

朱某说,那天盗墓时,他心里还是很紧张的,总是回头张望有无人,直到带着墓穴里的财物下山。

我问他,你老婆儿子知道你干这种事吗?

朱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不吭声。

民警说,他一直独来独往,为了欲盖弥彰,每次都是空手上山,只走山路,在山上遇到有人问起,他都说自己是捉蛇的、打猎的,别人看他也没什么工具,一样平常不会怀疑。有时下山晚了,索性就在山上果农废弃的临时搭的小屋里住一夜,等第二天天亮再下山,就连进了看守所也从来没有亲人来看他,给他送点东西什么的,日子过得乱七八糟,像个孤魂野鬼一样。

他在杭州盗了81座墓,戴着的老花镜都是陪葬品!被抓后痛哭:我命硬,该不会报应到儿子身上吧?

“你觉得这样的日子有意思?”我问他。

他扯扯嘴,顾左右而言他,嗫嚅:“我命硬,干这行没事。”

反复说自己命硬
但承认曾经被吓得病了好几天

朱某经常穿梭在桐庐一些山上的公墓,鼎力大举盗取墓穴内的陪葬品,最疯狂的一次,一个早上就偷了28座公墓,就在被抓的当天上午他还在作案。

骨灰盒他从来不碰,只是捡墓里的值钱东西,盗过的墓,尽可能回复复兴,把盖板重新盖好。

民警在清点他盗窃来的财物发现,他戴着的一副老花眼镜,就是公墓里的陪葬品。

审讯时,民警问朱某,用这些陪葬品不会觉得瘆得慌吗?朱某刚入手下手还是笑笑,反复说,我命硬,没事。

我问他,你从来没害怕过?

朱某想了会儿,小声说,有。

一次是去一个山沟里捉石鸡,结果在山坳里突然感到脊背发凉,想到自己干的缺德事,吓得腿都发软,连滚带爬下了山。

还有一次是在撬墓时,发现了尸骨。“之前只看到骨灰盒,看的多了有点麻木了,突然看到人的骸骨,很害怕。”朱某说,那天,他提着矿灯来到山上的临时搭建的房子里过夜,半夜听到奇怪的叫声,不知道是野兽还是什么东西来找他了,吓得他病了好几天。

被抓时他只说一句话
报应来了

桐庐警方一方面联合当地镇村干部加强对公墓附近的巡查,一方面分多组进行查询拜访,一组负责走访公墓附近的村民,获取有价值的线索

走访中,一位村民提供了一个关键线索,他曾在城北某公墓干活时经常看到一位男子出目下当今公墓里,以为是来祭奠亲属就没有在意,但发现这名男子离开时并没有走下山的公路,走的都是山路,觉得很奇怪。

经由过程这个线索,警方在公墓附近山上的排查,通多一段时间的排查,在富春江辖区的一座山上发现了一处可疑的临时搭建的平房。

11月23日傍晚,桐庐警方组织20余名警力对该处平房分头包抄,将朱某抓获。

被抓时,朱某只说了一句,报应来了。

他心里大概早就预设好了报应,因此没有反抗。

“我就知道,做这种事情太损阴德,报应迟早要来。”朱某说,每次盗墓以后偷来的钱马上就吃饭喝酒花掉了,但是他内心的贪婪让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

民警问,要不要联系家属。

听到家属两个字,朱的笑容完全消失了,盯着手上那副手铐,想了很久,捂住脸哭了起来。

民警说,朱某的老婆和儿子知道他干这事,不认他了,根本不和他联系。

朱某哭了很久,直到被带出审讯室时,回头对我半吐半吞:“记者同志,你看我连一个家也没有,我想来想去,这就是报应……你说……该不会报应到我儿子身上吧?”

我无言以对。

民警说,目下当今想到这个了,以前有无想过那些被你盗了祖坟的村民,他们有多愤怒?

桐庐警方透露表现,目前掌握到的情况,朱某盗窃的公墓达有81座,盗窃财物价值2万余元,目前朱某因涉嫌盗窃罪被桐庐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

都市快报记者蒋大伟通讯员赵鎏杰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