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2017-12-14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看完江歌案庭审第三天直播,心情很复杂,可以说是重头戏,因为上午有陈世峰唯一证人出庭作证,下战书有江歌的室友、同时是凶手陈世峰前女友刘鑫出庭作证。

一个是与凶手最亲密的人,一个是联系凶手陈世峰与被害人江歌的中心纽带。不管哪个,她们的话都可能扭转案情的发展标的目的。

以下为江歌案最新进展,以及深度扒扒关于刘鑫、陈世峰的庭审前后细节。

今天多是江歌案庭审以来,反转最恐怖最撕裂人心的一次!

首先,昨晚微博上有媒体报道刘鑫已经承认“门是我锁的”!

那是日本记者采访刘鑫,问她“门是否是你锁的?”

刘鑫用日本话说,“是我锁的。”

门是她锁的——这个已经是实锤,所以也不容得她反驳。

只是有印象的人不会忘记,前不久她对江妈妈说的那段话。

不合错误比还好,一对比就火大,看似诚恳地解释,实则到头来都是在欺骗大众,在为自己开脱罪责。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而就此带来的连锁回响反映是,同一时间,刘鑫的律师突然发微博颁布发表不干了

“我是以法律人的角度来看待当事人,但是我会尊重证据和事实!由于某些缘故原由,本人不便于继续接受刘鑫女士的聘请和委托,不再继续担任刘鑫女士的法律顾问!”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这一剧变,会不会影响刘鑫的作证心情?

不会,我们都想多了,善良真的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

因为就在今天下战书,刘鑫出庭作证,又说“我没锁门”!

1.检方再三询问刘鑫是不是曾经锁过门?

刘鑫都是态度很果断地说“我没有锁门,我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以为是有人在闹着玩。

2.于是庭上就播放了之前那段“锁门”的录音,检方问这个声音是否是你呢?

刘鑫说:“是的。但因为报警德律风接通时,我正在返回门口,前半句并没有被录到。这句话的原话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

刘鑫认为门是从外面被锁上的,自己肯定没有锁门。

随后,检方让刘鑫用普通话分别发音“闹”和“骂”,刘鑫很确定地当庭传播鼓吹自己说的肯定是“闹”。

3.对于之前庭审提及过的,报警德律风中“江歌多次用手肘按响门铃”和“发出惨叫”怎么解释?

刘鑫说,“报警的时候自己脑子太多信息,特别很是混乱,没听到旁边的声音,也没有听到惨叫。”

4.那刘鑫有无递刀?

之前说过,这把刀是谁的,对于案件来说特别很是关键。

如果是陈世峰的,那么他就是故意谋杀。

如果是刘鑫给江歌用来防身的,那么刘鑫也可能染上罪名。

而刘鑫对此是怎么回答的呢?

刘鑫说:刀不是我递的,家里只有两把菜刀,没在家里见过水果刀”。

这侧面证实了江妈妈昨天在法庭上说,没在江歌家里见过那把刀的证言,是事实。

如果刘鑫这句话是真的,那么刀就极可能是陈世峰蓄意带来的!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刘鑫的庭审结束了,你要是问我的看法,我会说:目下当今的刘鑫很难说出真话,也说不出真话。

她的处境其实和陈世峰是一样的,就是“只求个活路”。

在极端的情况下,人很难再去考虑其他人的感触感染,只要自己不死有条活路就什么样都行。

这几天的庭审与舆论,就跟江歌被害当晚的气氛一模一样,疯狂躲避伤害,别人的死活置之不顾。她自己已经深深相信了自己所构造的现象和言论,不断地重复不断地催眠。她会说自己目下当今的话就是真话,但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意想到的是:真实的事实已经在她的自我催眠中沉寂了。真相极可能就此不见天日。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江歌,刘鑫今天的话,希望你不会听见!

还有个更可怕的反转!

就是陈世峰的唯一证人“日本妈妈”,今早临时取消出庭作证!

这个“日本妈妈”是谁?

1.她是本次江歌案陈世峰一方唯一的证人。

2.她是日本女性,和陈世峰的关系很亲很深厚。

两人是在一名厦门华侨大学本科老师的介绍下认识的。

还在中国时,陈世峰教她学中文,是她的中文老师。

当陈世峰想考日本大学研究生院时,还住进了她家,并住了有一段时间,日本妈妈还帮他复习等。可见两人的关系很深厚。

而她的出庭,应该会陈述陈世峰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反转在于,她今早临时取消出庭了——我当时第一设法主意是:这是件好事啊,也许她良心发现了,认为不克不及这么做。

但后来一名律师朋友说,这种情况很罕见。因为取消出庭一样平常都会提前说明,而不是临时,临时取消就成了突发事件。可能会干扰到原告一方接下来对案情的把控。

陈世峰证人“日本妈妈”的临时取消,如果斗胆勇敢假设,可以看成是陈世峰的律师所采取的一种战略,昨天的文章江歌案:谁在脱罪,谁在撒谎?母女最后聊天内容曝光,提及陈世峰、刘鑫细节…已经很详细分析了陈的律师是多么厉害,辩护之巧妙怒不可遏。

因为“日本妈妈”是在上午出庭,而刘鑫是下战书出庭,这时候候她要是先不出庭,而是等到刘鑫下战书出庭作证后,听完刘鑫如何作答再出对策,就特别很是符合陈世峰的律师一贯的气势派头了。

作为唯一证人,她的重要性不可思议。而这个筹码,身为律师,更懂得如何把握利用好。

“日本妈妈”为凶手陈世峰出庭作证——这在日本,被称之为情状证,就是为陈世峰说情的证人。同时以后会监督他再进社会后白手起家,重新做人。在日本,如果会有这样的证人出庭,罪名会酌情减轻。

更可笑的是,陈世峰父亲向法庭写的求情信曝光

今天,陈世峰的律师在庭上提供了陈世峰父亲今年7月写的求情信:

他的父亲在信中说:儿子陈世峰是个特别很是认真的孩子,认真学习,生活态度良好。还向受害者江歌和江歌家属透露表现抱歉、谢罪。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这封求情信大致内容如上,“道歉”的话很多——是真的在表达悔意吗?

在我看来,不是。这封求情信之所以目下当今才曝光庭上,是因为这样做有机会为陈世峰减轻罪责。至于最终能否减少量刑,就看陪审团怎么看待,但求情信切实其实多多少少会影响到。

为何这么肯定他的父母不是真诚悔意?

因为事发后一年多,陈世峰父母一次都没找过江歌妈妈,一次都没道歉!我们平常犯了小错,或者吵了小架,都懂得找对方当面道歉,而他们的儿子杀了人,他们除消失地无影无踪,还做了什么吗!

直到目下当今,他们都没有出现。不仅没有出现,还在案件庭审时呈上了这么封求情信。表面上是道歉,实则是希望法官给儿子减轻量刑——然后好让江妈妈这一年多的血泪全白费掉。

真的宁愿他们别道歉,因为他们写这封信的居心,实在是太恶心。而且注意重点,陈世峰父母的“道歉”是写给法庭的,不是写给江歌妈妈的!

不少人问,陈世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如此凶残冷血?家庭是否是很有背景很有钱,才能做到如此横行霸道?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庭审那日,据描述:陈世峰身材高大,身高约1.80米左右,浓眉大眼,头发较长,没有剃光头,穿着休闲的白T恤衫,表情比较安静冷静僻静,脸色苍白,穿着拖鞋,进来时戴着手铐。

网上都说陈世峰家里很穷,他自己也这么说,能挖掘出的资料有一点讲到陈世峰曾有校园暴力属庭外事——虽然这个前科其实不会被法官考虑,但却充分让我们了解到他人格本身就是很极端很残暴的!

在庭审中,刘鑫的供词查询拜访书里,关于陈世峰,她说:

“两人同居后入手下手为生活琐事吵架,很多多少次要到我道歉才作罢。”

“一晚两人发生争执以后,陈世峰把我赶出了门。”

“我提出分手,陈世峰却紧紧抓住我的手臂。当时我觉得害怕,逃了出门。”

陈世峰为了和刘鑫复合,最初威胁刘鑫要曝光她的裸照。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陈世峰与刘鑫

刘鑫口中关于陈世峰这一小段描述,也足以见得这人心思险恶:

刘鑫收到过陈世峰发的三张照片,在照片中她是在睡觉,第一张是她穿着内衣和内裤,其实不是裸照。第二张是脖子拍到腰部,穿着白色吊带衬衫。第三张是陈世峰发过去后又撤回的,所以不知道是什么。

陈世峰随后透露表现“我可以把它发给你的母亲,我也知道你的父亲联系体式格局。还可以发到你朋友圈中。”

刘鑫说:“我不是害怕你,只是不想再跟你相处了,因为你老是吓唬我。

陈世峰随后说:“我还有我们经由过程视频聊天的动画,你要看吗?

刘鑫说:“我不要看,但是如果你这样做,大家都会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后来,刘鑫让一个叫小林的男子假装自己男朋友,带给陈世峰看。

陈世峰给刘鑫发微信说:“如果你真的和他在一起了,我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结合今天,还有这几天发生的种种,有一点,我们都知道,但却也是陈世峰律师拼命死咬住的一点:陈世峰为何要对一个不熟的人(江歌)下如此毒手?

按照正常人逻辑,就算假设第一刀是误伤,那么接下来的九刀呢?

自己家里穷而去补刀这个说法真的很难服众。

因为在如此极端求助紧急的情况下,我们正常人做了这样的事,第一回响反映应该是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第二回响反映是逃避。但陈世峰不是,他是补了九刀——这很有可能从一入手下手,他的目标就是江歌,如果不是江歌,是不可能对这个与自己无关的人如此心慈手软——这点跟日本检方说的不约而合。

江歌妨碍到了他与刘鑫之间的恋情,使得他无法和刘鑫复合,所以他才特意趁刘鑫打工不在家的时间,去江歌家找江歌。——这点也跟陈世峰律师说的完全一样。

只是陈的律师将陈世峰的目标转移了,打散了。他说陈世峰是在与江歌争执中误伤了那一刀,他还说两小我私家的体格差距那么大,要是陈是蓄意谋杀,江歌早就没命了。——而这一点暂时也没有证据去反驳。

有些网友说:别判了!直接遣送陈世峰回国,中国判他死刑!

但我们不知道的是,陈世峰回国可以追究罪责,但死刑是不可能。

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避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日本这个案子哪怕判定陈蓄意杀人,最多最多只有20年,或者15年,死刑的概率特别很是特别很是低。如果陈世峰的律师辩护成立,判的会更轻!

在直播中,有记者说了这句话:

整个法庭都很小,旁听席只有三排,坐前坐后没有什么差别,跟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宏伟壮观的法庭完全不一样。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江歌案当天的法庭外,其实比较冷清

被采访者也说:

虽然江歌案在中国引起了轩然大波,但在日本,这就是一个很小的案子。

日本的网站关于这个问题的评论辩论是,90%的日本网友都透露表现:不赞同江妈妈曝光刘鑫全家小我私家信息的行为,因为不论出于什么缘故原由,法律就是法律,触犯法律就是不合错误的!

但我们国人则会考虑江歌妈妈当时的感触感染与处境,不出此下策恐别无他法。而这是网络暴力吗?我认为不是!

网络暴力指的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进行诋毁。而江歌案早就证据确凿!陈世峰杀人了吗?杀了!刘鑫撒谎了吗?撒谎了!但这两人认罪了吗?没有!

直到目下当今一个还在疯狂脱罪,一个还在拼命撒谎!

正因如此,江妈妈才只好独身一人为女儿江歌争取本应有的公道!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团结一致为江妈妈发声!

刘鑫出庭崩溃大哭:“我没锁门没递刀!我以为江歌在外面闹着玩!!”

江妈妈在庭审前一日去江歌生前住的地方祭拜。

我没有忘记今天是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只是讽刺的是,同样都与日本有关,同样都是一曲悲剧。80年前,我们的同胞满含悲愤与血泪;80年后,是我们满含悲愤与泪水。

也许在通往正义的路上,人注定要经历一番黑暗与弯曲勉强,希望时间会向江妈妈证明,也向我们证明:有些话骗得过人,但骗不过苍天。人始终要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不可思议的代价!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