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陈世峰和刘鑫也会有律师

2017-12-13 17: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近日,日本开庭的江歌遇害案沸沸扬扬。除被告人陈世峰和证人刘鑫,二人的律师也经受了漫山遍野的骂名。

有朋友问我,你们律师为何会为坏人辩护呢?

其实我想说,为“坏人”辩护,本就可以是刑辩律师的天职要务。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辩护人在法庭的责任就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有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意见。从法理上来说,律师本就是为“坏人”辩护的。现代刑事理念的一大核心思想是“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个”,愈来愈注重人权的保障。一个合格的法律人,既不是为道德上的善良辩护,更不是为道德上的邪恶辩护,而是为实现正义和维护良善法律所辩护。

抚躬自问,所有被立案、被拘留、被逮捕、被公诉、被审判、被执行的人,都是“坏人”么?河北聂树斌案、河南赵作海案、湖北佘祥林案、浙江张氏叔侄案、内蒙呼格吉勒图案……这些你们或许听过的名字,都曾有过一个共同的标签:“坏人”,这些浸淫着血和泪的案件,都透着一个大大的字:“冤”。

如果一个社会的正义,总在迟到;如果一个社会的公平,总游走于法庭之外;如果一个社会的良知,只能靠诸如“”真凶现身“、”亡者重临“此类低概率事件来为躺于判决书上的”坏人“们沉冤。那将多么可怕。

我国长时间以来的传统让我们觉得,这个世界的天空非黑即白,大好人就得圣洁到万民景仰,坏人在大街横穿个公路就应该直接枪毙。但好或坏,不过是个极其模糊的道德概念,与法律人眼中法律的有罪无罪、此罪彼罪关系极为松散。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道德标杆,如果法律人也不靠法律而是靠道德来衡量对错,那何不直接用社会公众投票表决的体式格局取代人民法院的审判体式格局呢?

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求全谴责质疑律师为坏人辩护,本身就是违背了“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的原则。

“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