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你不相信刘鑫是普通人?

2017-12-13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编辑丨小胖

来源丨请辩

作者丨蔡垒磊

为何你不相信刘鑫是普通人?

自从《刘鑫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当天瞬间达到10W+以后,我收到了数不清的留言,其中有一类特别很是多,那就是大家都不相信刘鑫是“普通人”中的一员。

因为如果承认了她是普通人,也就等于承认了自己也会这么做,而自己当下对她的行为是极其愤怒的,谴责情感是极其浓烈的,因此打死也不信自己也会是这副丑陋样子容貌。

人最大的问题,在于看自己。当眼睛朝向自己的时候,总是遮了一层面纱,面纱的后面是人们想象中的美丽面目面貌,虽隔着面纱也有美丑之分,但总归是比摘去面纱要漂亮得多的。

大家矢口不移的点是——虽然在当时我也会害怕,我也可能会不开门,但事后我一定会选择道歉,站出来请求江歌妈妈的原谅,我会做好所有善后的事,而不是逃避,温文尔雅,甚至是威胁。

持这个观点的人很多,因为说自己在当时会拼死一战究竟?结果太无耻,所以退而求其次。

你会发现,人们的心理是逐渐变化的,在那个道德要求高的年代,每一个人都会跳出来说自己就是那个无论如何都会力战到底的,因为这是那个时候社会道德的“最低标准”。

而一旦社会不再对“懦弱”现象鼎力大举求全谴责,入手下手正视“根蒂根基人性”的时候,人们便会承认“对对对,我也做不到,不过我可以做到其他的。”

可这种“做到其他”其实也不是人们口中所言的“身为一小我私家必须做的”,因为身为一小我私家没什么是必须做的,这依然是社会压力加在人的身上,导致不能不做的,注意,这不是真实的自愿,而是一种屈从和“标准滑坡”。

那么,人们是否是真的理解了这起案件中刘鑫所处的位置,从而正确客观地去衡量了自己事后会做出的行为呢?

其实并没有。

因为大家只考虑了刘鑫身为一个懦弱的孩子,在当时没有勇气开门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事后没有勇气承担,这是不可原谅的,因为人家失去了女儿,你去安慰一下又如何呢?

但正如我在上一篇的分析中所暗示,大家并没有考虑到刘鑫多是帮凶,甚至有可能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普通人”的你,又会不会选择跟江歌妈妈“共渡难关”呢?如果会,你怎么渡?江歌妈妈势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你选择撒谎还是不撒谎,如果撒谎,问得太细矛盾了怎么办?

当你不遗余力帮助江歌妈妈理清案情,又把所有证据摊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募然发现,你也是“凶手”之一,你觉得她会不会放过你呢?所以刘鑫选择了逃避、拖延,希望她什么也不问,由自己来全权帮助处置惩罚此事,借此将部分真相掩盖。

很多人说她冷血,对不起,你指错标的目的了,你可以求全谴责她希望逃避罪责,但不要求全谴责冷血,这是两个概念,如果她今时今日并没有任何承担刑事罪责的可能性,我相信她会“跟你一样”,选择跟江歌妈妈站在一起去面对这件事情。

今天陈世峰的律师说,刀是刘鑫递出来的,并听到刘鑫喊了“三叔,我害怕”、“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等。

当你看到这一段的时候,你可以尽情地求全谴责她的懦弱,当然也能够求全谴责她的无耻,我相信有人是有这个资格的。

但唯一不克不及的,就是说同样状况的事后,你会跟江歌妈妈一起去“共渡难关”,当你认为自己在当时也可能会做出相同选择的时候,你就已经大概率会成为第二个刘鑫,而之所以你还能在这里侃侃而谈,区别仅仅是你没有遇到大风,你的面纱还在。

我们都不愿相信她就是普通人,因为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人心,其实不是我们理想中的样子,但理想究竟?结果是理想,真实的人心是复杂的,注意,是复杂,不是坏。

你可以看到当江歌妈妈征集签名的时候,不管认识不认识的,都愿意在上面签名,而这些饱含着“正义”的签名,你能算清又有多少个“刘鑫”在里面?

我相信刘鑫和江歌妙语横生的时候,当她们看到这样的事件,她们也都会签上自己的大名,说不定,刘鑫还会专程去现场,给江歌妈妈一个拥抱,成为她口中的“好心人”。

当“证明自己善良”是一件唾手可得的事情时,我们的世界看起来充满爱心,但当选错的后果变得严重而不可逆转的时候,世界就没那么可爱了,只是这种时候做出选择的往往是个体,因此不处在那种情况下的人还能继续跟这些个体撇清关系,从而保持自以为的可爱。

这才是真实的人性。

by羽化财经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