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2017-12-12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2月7日,豆豆满27个月了

他依然调皮,可愈来愈聪明

他入手下手会一小我私家搭乘扶梯上上下下

学会看人脸色说话

但他有两个月没叫妈妈了

因为他知道

“妈妈到天上去了

住在了月亮上。”

豆豆是桐庐姑娘方锦的儿子。

10月2日,这位28岁的年轻妈妈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而她的临终心愿是捐献出角膜、遗体和脑器官。“希望有人替我去看远方,希望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儿子三个月大时

她被查出得了不治之症

方锦的病发现得很无意偶尔。

2015年12月,她嫁去富阳湖源乡刚满一年,因为三个月大的儿子感冒住院,方锦在病房里陪护,却突然发现自己腋下有个硬块。“我就说去拍B超检查下,结果发现确实有肿块,但当时富阳的医院也不克不及确诊是什么病。”丈夫陈忠(化名)回忆说。

谁曾想,辗转数家医院后,方锦被确诊为得了一种恶性肿瘤,这个新婚家庭的生活色彩一下变成了灰色。

“这种肿瘤类型复杂,转移得很快,目前也没有成熟的治疗方法。”方锦入手下手了反复入院、出院,“前后进了五、六次医院,做了两次化疗和20多次放疗。”

然而,依然控制不住肿瘤扩散的速度,从腋下到脖子、头部,几乎在全身无孔不入。

治疗的过程很痛苦,因为难以忍受病痛的折磨,方锦曾一度想要放弃。

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病床上的方锦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她决定捐献遗体

去年下半年,得知自己康复无望,这个长着一双美丽眼睛的文静姑娘萌生了一个设法主意——把眼角膜捐献出去。

陈忠告诉记者,“以前我们在网上看到过捐献器官和遗体的相关报道,一起评论辩论过,她得病之后也好几次跟我说,捐赠器官和遗体是很有意义的事,能真正帮到有需要的人。”

在主治医师的帮助下,夫妻俩主动联系上了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捐献志愿者总队长朱强荣。

7月16日,朱强荣带上了捐献登记表去见了这个善良的姑娘,对于那天发生的事,他仍念念不忘,“我告诉小方,除捐献眼角膜,还有两个选择可以考虑一下——捐献脑器官和遗体,为医生提供案例研究这种肿瘤。”

出乎他意料的是,方锦几乎不加犹豫地就答应了。

对于方锦的决定,陈忠起初有些难熬痛苦,61岁的婆婆也不由得掉下了眼泪。方锦理解?理睬家人的疑虑,反而入手下手劝说丈夫,“我就希望以后让人家少生这种病,我走了,也能把这种病带走。”

陈忠告诉记者,妻子生病以后开销很大,这一度让他们难以承受,“精神和物质上,我们都得到了同学、朋友的很多帮助,如果能以这种体式格局去回报,能帮到别人也是好的。”

于是当天,他们签下了眼角膜、大脑和遗体三张捐献登记表。

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方锦的眼角膜捐献证书

她说自己虽站不起来

也看得见远方

在病友群里听说方锦捐献遗体的事情时,刘平(化名)其实不惊讶,“别看这姑娘年轻,她很坚强,也很善良。”

今年3月,在杭州肿瘤医院,刘平的丈夫曾和方锦住在同一个病房。“他们是同一种病,很痛苦,小方从来都是强忍着,而我丈夫经常痛得整晚都在叫,脾气也不好,以前和他同病房的人没住几天就转出去了。”刘平说,自己告诉方锦,担心影响她睡觉,建议她换病房,可方锦说,“不妨事,叔叔叫,我也叫;叔叔睡,我也睡。”

后来,方锦因为医治无望回了富阳。6月,刘平特意去富阳看望她。那时,方锦已经站不起来了,“她还是漂亮而有尊严地过着每一天,她说我虽然站不起来,但还是看得见远方。”

10月2日,凌晨一点半,在富阳第一人民医院,方锦永远地睡着了。

当晚,她的脑器官和遗体分别被送往浙江大学医学院和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

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方锦的结婚照

她的眼睛不仅拯救了两小我私家

更拯救了两个家庭

杭州师范大学医学院根蒂根基医学实验中心主任楼佳庆告诉记者,方锦的遗体特别很是珍贵,在恶性肿瘤病患中具有典型性,是这种肿瘤在杭师大医学院的首例捐献者,“像这么年轻、多发恶性肿瘤这么大范围的很罕见,她的遗体将为医学攻克不治之症提供重要的医学参考。”

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方锦的遗体捐赠证书

在浙江大学医学院中国人脑库,这种恶性肿瘤的脑器官也是首例。

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28岁年轻妈妈离世!她说:希望我走了,也能永远带走这种病

陈忠的朋友圈

几天后,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因为方锦,一个患有先天性眼疾的12岁姑娘第一次看到了这个世界的样子容貌,一个因车祸造成眼球破裂的中年男子重见光明。

“捐献者很年轻,所以角膜特别很是透明,可以用于深板层移植。成效很明显,两位受捐者的视力目下当今恢复得愈来愈好。”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眼视光医院眼库工作人员陈小雁说,“方锦的眼睛拯救的不仅是两小我私家,更是两个家庭。”

陈忠说,三年后他会去拿回一缕妻子的头发,让它代替方锦陪在豆豆身边。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