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局长被免,败官的不只是妻子

2017-12-11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城管局长被免,败官的不只是妻子

每个败官女的枕头边,都躺着一个败民的官。湖南通山县人民医院一位怀孕女护士遭打之后出现流产迹象,最后打人女子的丈夫——城管局长,被牵连问责免去职务,便是典型的一例。

128日中午,一女子带孩子到通山县人民医院门诊输液。末了,护士拔针时针孔出血,女子一言不合便使出全武行,揪头发、踢肚子。旁人告知护士怀孕中,女子称,“怀孕了算什么?”,继续扭打其实不停辱骂。事后,护士出现流产迹象,住院保胎。

城管局长被免,败官的不只是妻子

本来是医疗技术引起的不爽,最后演化了治安事件。如果仅限于此,人们还愿意持同理心,打探个来龙去脉、是非对错。没想到当天下战书,打人女子的丈夫提着水果去病房看望被打护士时的一番话,让人彻底失望了。这位贵为县城管局长的打人女子丈夫,非但嘴上不说一个歉字,反而耳提面命对方:从事服务行业受点气,是应该的,天经地义的。

都来病房看望了,还嘴硬,可见这位局长“大人”心有多硬。局长的话,可以这么理解:打是活该的,看望你,我是给足姿态了。

如果城管局长深得“服务行业受点气是应该的”真谛,那么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城管执法部门,岂不是首先应该把执法过程当中的各种委屈吞得下、忍得住?通山县城管是否是这番景象,相关的报道没有深究,但局长云淡风轻心态的说词,令人难以接受。

言归正传。回到妻不教、官之过的正题上来。本来孩子输液拔针头时出点血,从严格的技术规范来说,护士有不足的地方。但是从概率上来说,也是在所难免。原不原谅护士这个不到位的技术,完全看患者家属的包容程度。但即便不愿包容,法律也没有赋予家属全武行殴打护士的权利。这是底线。

虽然说“官太太”的心也是肉长的,也有喜怒哀乐的权利,心疼孩子之际发点小火、有点情绪,也属正常。但是做“官太太”,尤其作为当地一座县城里局长一级为数不多的“官太太”,她枕头边的这个官,如果真希望自己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整齐点、干净点、高大点,何不告诫自己的太太,做“官太太”,“受点气是应该的,是天经地义的”。

城管局长被免,败官的不只是妻子

习惯了听命于权力、同时让别人听命于自己权力的城管局长,首先想到的是让别人受气。这有点像宁可我负天下,也不让天下人负我的意思。这种习惯性的权力思维,当然影响到身边最亲最近的人,尤其妻子。在别人劝告 “护士怀孕中”、打人女子一句“怀孕了算什么”的时候,这位“官太太”,俨然丈夫的权力附体化身,于是内心中充满着咄咄逼人的力量。这一刻,她应该想到的是,无理别人都要让我三分,何况你护士拔针头时拔出了我孩子的血。

中国很多败官的妻子、孩子,都有着通山城管局长夫人同样的心态。这些官的前程,最后因为妻子孩子给“败”下阵来,不是妻子孩子无意偶尔的某个引爆社会关注的恶劣行为,而是迟早的事,是为官的自己作出来的事。

天下母亲都心疼孩子,但不是所有心疼孩子的母亲,都会在孩子输液拔针时出了点血,对护士拳脚相加,甚至连护士怀孕都在她看来算不了啥,一直踢打到出现流产迹象。那这位“官太太”,实在是把丈夫的官位太当啥了。所以在“官太太”小我私家行为当中,人们再经由过程局长本人处置惩罚麻烦时的态度,看到的是依然是个权力行为。换句话说就是,有其官,必有其妻。这就是因果关系。

通山县委果断免去城管局长职务,不是相安无事搞株连,而是看到了问题的本质。它告诉权力在握的官员一个简单的道理,“官太太”出格违法,“官大人”是第一责任人。中国需要经由过程这样的案例告诫天下“官太太”、官家属,既然亲人为官,你受点气才是应该的,才是天经地义的。同时告诉官员,败官的不是亲人,而是官员自己。你不败民,没人败官。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