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受伤女子索赔近156万,曾找工作被人认出遭劝退

2017-12-09 01: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每日人物何钻莹报道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将于12月19日在延庆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伤者赵菁(化名)对每日人物称此案“赔多少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哪怕赔一两个亿,我母亲的性命没了。”

事情过去一年多,赵菁称,最伤心的是失去母亲,对于外貌上的损伤,她相信现代医疗技术可助其恢复。

赵菁说,今年三四月份,北京市区有公司邀请她工作,因担心对方借机炒作,她拒绝了。八月份她应聘了一份工作,干了4日,因被发现是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当事人被劝退了,她目前打算在家赐顾帮衬孩子,做整容手术,等事情淡了再出来工作。

2016年7月23日,赵菁一家三口和母亲到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东北虎园内自驾游览,赵菁与其母在猛兽区下车,后被老虎袭击,赵菁被咬伤,其母被咬死。事后,延庆区政府责令动物园停业整顿。

事发一月后,延庆区政府查询拜访结果显示,赵菁未遵守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被虎攻击受伤;其母救女心切未遵守规定,被虎攻击死亡。该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来日诰日,动物园恢复营业,但东北虎园不许游览,猛兽区自驾游暂停。

同年11月15日,赵菁与其父分别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请求法院判令动物园方面赔偿其后续医疗整形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赔偿其已故母亲周女士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金额共计近156万元。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受伤女子索赔近156万,曾找工作被人认出遭劝退

受伤女子。三联生活周刊图

对话伤者赵菁

动物园工作人员称,担心包扎伤者会感染疾病

每日人物:目前该案的最新进展是什么?

赵菁:准备开庭,昨日去了现场勘察。之前法院很有意愿希望我们走调解的道路,但园方的态度很强硬,我们提出一个金额,他斤斤计较都没有,直接一句话,不赔,统统都是法院判吧。

每日人物:你们对赔偿有什么要求?

赵菁:金额我不想再提了,哪怕赔一两个亿,我母亲的性命没了,赔多少没有实质性的意义。索赔都是依据法律条文,我母亲的年龄、所在城市的工资标准、丧葬费的标准,有理有据,具体的金额是我的律师理出来的。多次变动是因为当时我的伤残鉴定没做,数据只是预估,我的伤残鉴定出来了,又提出了一个具体金额。

每日人物:这次诉求是什么?

赵菁:要求动物园承担责任,包括他的安全管理不力,救助不得当。

每日人物:昨日现场勘察情况怎样?

赵菁:昨日和法院的人去勘验现场,我指给法院他们看下车的位置。法官应该是第一次去,我相信他也是大吃一惊,动物园内的山很陡峭,没有一定驾驶技术的话,开起来心里还是很惊的。

勘查完,法官问了兼任医生职责的动物园办公室主任(事故发生时,救援人员之一),(动物园)有无担架、氧气袋、医疗设备,他说有担架,其他的没有。之后法官和律师问他,有无职业医师资格证,他说他有,我的律师问他,能不克不及拿出来,他说他的证件在年审。律师又问他有什么药品,他说有藿香正气水、创可贴、酒精棉,都是很简单的东西。律师问他这些东西用过没,我们看到的是没有拆封的,他说用过。又问他事发的时候用过没,他说没有。他有止血带,律师问他当时为何不止血,他说“我们不知道当时伤者(赵菁和她的母亲)有什么传染性疾病,不好包扎,如果包扎,万一我也感染上了怎么办?”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受伤女子索赔近156万,曾找工作被人认出遭劝退

事发现场监控截屏。

内疚不克不及让母亲活过来,照她所希望的样子生活

每日人物:事发一年多,你目下当今的状态怎样?

赵菁:我一直面对媒体都挺冷静的,人家都觉得我无情无义,其实我事后很伤心、难过的,去年的春节和其他节日都特别伤心、难过。

每日人物:令你伤心的是什么?

赵菁:主要是母亲。我并没有外界那些幸灾乐祸的人想象的那样,特别在意外貌上的损伤,真的没有特别在意,我觉得外貌的损伤是一个小损伤,目下当今医学那么发达,可以修复好的,这些都不是事,唯一对我损失最大的是我母亲不在了。

每日人物:一直觉得对母亲有愧疚?

赵菁:今年对我母亲的愧疚、思念渐渐平复一点。有一名媒体人跟我探讨了一种说法,在我心中,我一直觉得母亲没有离开我,她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生命可能终结了,但生活中对我的潜移默化,对我言行的影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我把这些当作一种信仰。

对我母亲的内疚还是有的,但其实不是说你内疚,她就可以活过来,其实不是你内疚,错误就像看电影一以可以撤退退却。不可能。我就是记住日常平凡她对我的好,按照她所希望的样子生活。

每日人物:你怎么纪念母亲?

赵菁:我开了个电子纪念馆,时不时去纪念她。今年清明的时候我回了家,“ 7·23”一周年的时候,我也回了家祭奠她,前段时间农历十月初一寒衣节,我在北京祭奠了她。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受伤女子索赔近156万,曾找工作被人认出遭劝退

事发后重返动物园。新京报图

工作后被人认出遭劝退

每日人物:这一年多,你主要在忙些什么?

赵菁:身体基本没什么大碍了,今年四月份医生说可以停止做康复治疗,我就停止了。目下当今就是脸上有小疤痕,其实没有网上传言的那么可怕。这段时间我在带孩子,接送孩子,陪伴孩子,也在家里看看书,考了一小我私家力资源管理师的证件。我觉得多一项技能总没坏处。

每日人物:事发后有公司邀请你,但你拒绝了?

赵菁:对,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就有。因为我感觉有炒作的成分在里面,我很想过平淡的生活,另外一方面,工作都在北京市区,离延庆挺远的,我的孩子还小,我不太想去。

每日人物:后来你找的工作都不顺利?

赵菁:今年八月份,我曾经面试成了,还上了4天班。有一次下雨天,一个跟我关系挺好的同事打伞把我送到我的车边,他认出了我的车,当晚就给我发微信。他没很明确地说,就说觉得我脸上有道疤,不太适合在这样的公司工作,把我劝退了。究竟结果我也算是从地府跑了几圈回来的人,我觉得目下当今没什么事情可以打到我。(劝退)这事情你说有无伤害?有,但在我可控范围之内。我很理性看待这个事情,你不让我上,我就不上,我也不想争论什么,争论的话更坐实了人家说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离职后我跟我的家人、好友探讨了这个问题,他们劝我暂时不要去工作了。

我目前的打算是在家厚积薄发,做一下整容,等统统恢复好了,这件事过个两三年,平息了,我再出去。

有人对孩子说“你妈妈被老虎吃掉了”

每日人物:事发至今和父亲谈过吗?

赵菁:我们经常谈案子。谈母亲的很少,因为跟他谈的话,会勾起他的伤心事。父亲目下当今的状态还行,因为他看到我们一家目前的生活还可以,他比较放心。

每日人物:这件事对孩子有什么影响?

赵菁:目前没有吧,老师说我的孩子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比较会鉴貌辨色。

我的孩子当时也受到伤害,我住院期间,我们住的院子的那些孩子把我的孩子拦住了,说“你妈妈被老虎吃掉了”。今年夏天,有些孩子的家长会跟孩子说 “谁的妈妈被老虎吃掉了,你不听话的话就叫东北虎来咬你。”曾经有个孩子和我的孩子吵架时,说“你别欺负我,不然我叫东北虎来咬你。”当时这个孩子的妈妈听到了,很理智地叫她的孩子不要这么说。

其实很多家长,还有幼儿园的老师都是很友善,很有素质的。他们即使知道这个事,多半是抱着同情的态度去对待我们,不会像网民那样,戾气那么重。

每日人物:网上的舆论给你很大压力?

赵菁:我刚入手下手很关注,比较生气,觉得怎么这样,但目下当今我翻了一下评论,可以说理智的、懂得分析鉴别的人基本不在网络上,他们也不会随意马虎在网上发言。我发现有些评论特别幼稚,就是力气比较重,很多根本不在评论我们这件事,完全把自己对生活的各种不如意、不满,利用我们这件事发泄出来。目下当今我不想看评论了,觉得简直是浪费时间。

每日人物:这次开庭又要在公众面前提起这件事,目下当今舆论还会给你很大压力吗?

赵菁:没什么压力了,我觉得新闻的东西是一波一波的,今日有这样的新闻,过两日又有别的新闻了,很快被淹没了。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