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万人再也无法“假装”在北京生活

2017-11-29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08万人再也无法“假装”在北京生活

北京未来三年还需要疏解108.12万人

这是「一见财经」第38篇原创文章

如果真的有2000多万人假装在北京生活,那么目下当今其中的108万人连假装的资格都没有了。

离开北京

按照北京已经确定的人口红线,在未来三年多时间里,北京必须将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这意味着很多人必须离开。

如果把各个区人口疏解的任务加起来,北京未来三年还需要疏解108.12万人,实际上可能远不止这些。

今岁首年月冬,北京的冬天显得非分特别寒冷,很多人已经入手下手前离开北京,他们包括菜市场的小商贩、以及曾经随处可见的早点摊主。

作为疏解首都功能的重要行动之一,北京市全年计划疏解提升市场120个,其中农副产品市场68个,包括升级改造43个,疏解清退25个。

伴随着菜市场的疏解清退,带走的不只是一部分人的记忆,商家、顾客等人的命运也随之变迁。

北京的八里桥市场最近被拆的一片狼藉,服饰厅刚被拆毁,废墟还没来得及运走;卖餐厨具的商户把存货杂乱的堆放在店铺门口的道路上。

很多门店贴上一张红底黑粗字的“拆迁甩货”;还在运营的水产、蔬菜等商户对于什么时候搬迁充满着不确定,只知道必须得走。

在北京地铁六号线里,突然多了很多扛着大包小包的人,脸上没有回家的喜悦。

他们大部分会在金台路换乘14号线,一直坐到终点站就到北京南站了,还有些人半途再次换乘,坐10站到北京西站。

目下当今,去往北京各个火车站都有地铁相通,不管身处北京什么地方,基本上都能在两小时之内把你送到火车站。

火车站是北京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地方,它每天会迎接不计其数的人来到北京,而目下当今,它正把不计其数的人一批一批的送出去。

2300万红线

其实,很多人的离开已经成为必然,不管愿不愿意,他们都要离开,这早在几年前就定下了。

2015年7月,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就提出,2020年之后,北京常住人口稳定在2300万左右。

当时还强调,”这是必须坚决守住的底线。”

2300万是怎么算出来的?时任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的李士祥说,是根据北京的水资源承载力算出来的。

今年3月28日,《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草案中说,要求2020年之后,北京常住人口稳定在2300万左右。

“常住人口”,就是包括户籍人口及在京居住六个月以上的暂住人口。

2300万是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目标,截止2016年年底,北京官方公布的人口是2172.9万,两者相差约127万。

这意味着什么?在未来三年多时间里,北京的人口只能增长127万,所以,各方的压力不可思议。

9月27日,国务院批复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其中一条是,北京的人口目标2020年控制在2300万。

这是有关北京的文件中第三次重复这个目标。

所以,到2020年,北京人口控制在2300万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不论是北京当地的规划,还是中央级别已经确定的规划,2020年人口控制在2300万已经是一条”红线”,不可逾越!

除”常住人口”,还有总人口的概念,按照这个口径,有人预测,北京目下当今的人口早就突破2000万了。

必须完成的任务

北京约60%的人口、70%的GDP、70%以上的三级医院和高等院校都分布在占北京总面积8%的城六区。

所以,城六区就成为北京人口疏解的重点区域,目标是”经由过程资源的疏解,实现城六区更好的人口、资源环境相协调,让城六区宜居”,任务已经分给各个区。

北京市去年两会上,给出了城6区疏解人口的目标,除这几个区,别的区也要求控制人口。

东城区:要减少13.7万人

东城区的目标是到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77.4万人,官方统计的数据,2016年末,东城常住人口为87.8万人,这意味着需要疏解10.4万人。

西城:要减少15.2万人

2016年末,西城常住人口为125.9万人,比上年下降3.0%。但西城的目标是2020年将常住人口控制在110.7万人以内,这意味着需要减少15.2万人。

朝阳区:要减少51.67万

朝阳是北京的人口大区,也是经济总量比较大的地区,按照目标,2020年常住人口要控制在333.935万人。

一见君查了一下,朝阳区截止去年末是385.6万人,要达到上述目标,需要疏解51.67万人,和东西城相比,任务很重。

目下当今外地人其实聚集较多的还是朝阳区,在”朝阳群众”的监督下,外地的北漂更难混下去了。

海淀区:需要疏解46.7万人

海淀区是北京的教育重地,很多国内一流的小学、中学、大学都聚集于此,所以也是外来人口比较多的地区。

海淀2020年常住人口需要控制在约312.6万人,2016年末全区常住人口359.3万人,任务也很重,需要疏解46.7万人。

海淀2016年末人口和2015年末相比减少了10.1万人,按照这个速度,在接下来的三年完成任务的可能性很大。

丰台区:疏解36.9万人

丰台2020年常住人口需要控制在195.5万人,2015年末丰台常住人口是232.4万人(2016年数据未出),这意味着还需要疏解36.9万人。

丰台的目标是,今年实现无煤化,年底完成216家市场和69家工业污染企业的调整缩减,看起来很多人在丰台区也混不下去了。

石景山:疏解7.98万人

石景山的目标是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约55.42万人,2016年年末是63.4万人,看起来差距不大,再疏解7.98万人就能够了,任务比较轻。

大兴区:可以增加13.8万

2016年北京”两会”上,大兴区的目标是将人口控制在170万人以内,而去年年末的常住人口是156.2万。

和上面的区相比,大兴还可以新增人口13.8万。这几年大兴的房价上涨不如其他区,主要多是人口少,需求量不大。

顺义:新增28万

顺义未来五年目标是人口控制在130万人以内,2016年年末是102万人,和大兴一样,也能够新增人口,顺义的名额更多,28万!

通州:还有22.2万个名额

通州是北京的副中心,目下当今北京市政府机关已经陆续搬过去了,通州的人口目标是2020年不克不及突破160万。

通州区2016年年末是137.8万人,这样一算,还有22.2万人的空间,但是由于通州特殊的行政地位,未来控制人口的力度会更大。

昌平:甩掉”人口倒挂”帽子

一见君查了一下,昌平2016年常住人口是196.3万人,2020年的总控目标没有明确说法,但根据政府的要求,要控制在200万人以内。

昌平由于”人口倒挂”(外来人口多于本地人口),主要任务是疏解外地人,经由过程”管人、管地、管出租房屋、管低端产业、管集体经济合同”甩掉倒挂的帽子。

除上述几个区,北京还有房山(104.6万)、门头沟(30.8万)、怀柔(38.4万)、密云(47.9万)、平谷(42.3万)和延庆(31.4万),这些地方很多分布在北京的六环。

简单较量争论一下,把各区需要疏解的人口总数减去个别区还可以吸收的人口总数,忽略上述几个郊区县,北京未来三年还需要疏解108.12万人。

这些人主要分布在比较低端的行业,比如建筑、小零售、低端制造等行业,不论是自愿还是被迫,他们都要离开北京。

疏解不克不及太“粗旷”

由于各区压力大,很多舆论质疑北京在疏解人口时采取了太过强硬的措施。

央视最近发表评论说,有大兴火灾的惨剧在前,不少人对不合规的群居之所感到不满,但这背后有一个无奈的现实:因为自己收入菲薄单薄,支付不起更高的房租,只能在大量没有安全保障的房子(甚至是违建房)里生活。

这些群体基本都来自外地。他们多是在建筑工地上汗流浃背的农民工,多是冒着寒风骑行的送餐小哥,多是在餐馆里刷盘子洗碗的服务员......总之,收入菲薄单薄、存在感低、缺乏话语权是他们的共同特征。

但是,这其实不等于他们就是所谓的“低端劳动力”,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是支撑起北京这种特大城市正常运转的基层劳动力,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尊重、去理解的劳动者。

城市越大,所需要的劳动力越多样化。不同人群集聚,这本身是城市之所以成为城市的根蒂根基,也是城市繁荣度、生命力的体现。

城市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并且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城市就像一部大型的机器,其中的每个部件都是不可或缺的,任何层次的劳动者都是其构成的重要部件,缺了必要螺丝的机器,哪怕有世界上最进步前辈的发动机也是无法运转的。

在一个自由和平等的社会里,人口流动应该是自愿的。如果作为个体,他承受不了北京的压力,愿意离京返乡,那没问题,可以理解是小我私家选择。

但是,作为一个群体——而且是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如果在得不到应有补偿的前提下被限时“离开”,不仅老百姓不会信服,在措施执行上也显得“粗犷”。

不论以什么名义,都不克不及践踏外来人口的尊严!但愿这些权势巨子的声音和群众的心愿不会被人忽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