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2017-11-28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在孩童嬉笑的地方,触目可及,魔鬼肆行。

童话,都是骗人的。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幼儿园那边,统统还等警方的查询拜访结果。结果未知。但几乎可以预见的是,孩子、家长、老师、幼儿园、相关人员事件情节,完整绝对地,会快速被新生事物所覆盖——比如,李梦瑶走T台摔倒了,或者,王章出轨了。

伤害和罪恶,悲哀和愤怒,一起被拖入时间的长河,谁知道会流去哪里。

就像携程虐童那样,就像无数留守儿童的性侵案那样,就像林奕含性侵后抑郁自杀那样,就像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案那样。就像,每天从QQ弹出的各种匪夷所思小新闻那样,弹出来,一行标题几行字,三四秒,没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好嘛,然后呢?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然后”的事情,电影《嘉年华》在告诉我们。

《嘉年华》提名多项国际电影节,是今年唯逐个部入围威尼斯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其中,在金马奖上,它被提名最佳剧情、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答案来日诰日揭晓。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而在今天,它小范围地上映了。真的很小。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影片从两个小学女生被性侵说起。

12岁的小文和新新,被当地一位官员带到了宾馆。本来官员住在另外的房间,可在半夜,他闯入女孩们的房间,对她们实施强奸。

犯罪部分,用时很短,大概十分钟。剩余的一个多小时里,着力在讲述犯罪牵扯出来的一系列社会回响反映。这是导演文晏的用意。

她弱化了受害人这条线,乃至把施暴者都隐藏了起来,单从周遭反馈,给出关于“他”的一个形象侧写:拥有强大的势力网,是新新的“干爹”。

文晏把更多镜头投向了观察迟疑者,俯视而下,拍他们的群像。这个视角,比起《熔炉》的煽情和惊悚,更克制,更厚重,更紧紧追问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恶魔要吃人,人没得选。恶魔吃完了人,其余的人,比如我们,是帮他收拾残局,还是送他进牢笼,这有得选。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怎么选的呢?

宾馆老板害怕惹事,扣下了关键的视频证据。员工小米,是目击证人,但因为害怕,在真相面前撒了谎。警察迫于压力,查询拜访敷衍塞责。医生不顾小文的感触感染,在媒体面前公开发表检查结果,被人们众说纷纭。

甚至是女孩的母亲,知道了之后,剪掉她的长发,扔掉她的裙子,“叫你穿那些不伦不类的衣服!”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不是所有的父爱都如山,所有的母爱都伟大。他们也可能懦弱、自私,比直接扒裤子的施暴者,可怕一万倍。

有一幕是,小文和新新在游乐园的一个隧道里嬉戏,笑声四处飘荡。她们的父母,正坐在不远处,一起商量着要不要放弃诉讼,接受强暴者提供的赔偿和资助。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一窍不通玩着游戏的女孩们,那一刻,是开心的——12岁的年纪,原本就应该开心。

但小文和新新的开心,能持续多久呢?之后呢?就像她们站在隧道口,探出身子,好奇地往前看,问,这是通往哪的呀?

无人回答。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可能,没有出口。可能,本就不是一条路。可能,没有可能。

文晏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像是嘉年华似的时代,天天都是喧嚣,过得像过山车一样的。”过山车拉着游客飞上去,又冲下来,惊起阵阵尖叫。看起来,多热闹多刺激。但真实的,内核的,不见光的,又并不是如此。

影片的最后,小米提供了重要证据。她离开猩红色的房间,逃脱出卖贞洁的命运,骑着摩托奔驰在公路上。她终于完成了自发的反抗和觉醒。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可这个黑户、流离失所了三座城市的16岁女孩,她的未来、公路的尽头,是什么样子?也没有人知道。她也在问,这是通往哪的呀。

《嘉年华》不负责给出解决方案。

如同,千千万万被这个嘉年华时代新陈代谢掉的虐童、猥亵、毒奶粉事件,解决不了的。“祖国的花朵”“早上七八点钟的太阳”,有时候,跟反讽似的。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文晏拍《嘉年华》,本来,也不奢望解决具体某个问题。因为问题的解决者,可能在宾馆老板、警察、医生、父母,可能在我们每一个人。

“我们总希望可以经由过程一部电影改变世界,但其实被打动和改变的是我们自己,只有我们因此思考了,愿意放下观察迟疑者的冷漠,愿意真的做点什么,世界才有被我们改变的可能。”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文晏这个愿望,韩国电影《熔炉》做到了。

《熔炉》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上映后,韩国百万网民联名要求重新查询拜访,审判此事。

然后,上映第6天,案件中的嫌疑人被全部抓获。上映第37天,韩国国会以207票经由过程、1票弃权压倒性经由过程“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炉法”。

“熔炉法”规定,性侵女身障者、不满13岁幼童,最重可处无期徒刑;废除公诉期。加害者如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所以,《熔炉》又被称为“改变韩国的电影”。

这些资料,我们特别很是熟悉。但每一次看到,还是会按耐不住激动。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因为,在我国当前的法律体系里,并没有针对儿童性侵的专门罪名。

在司法领域,性侵儿童涉及的罪名分为“猥亵儿童”和“强奸”两种。那么问题来了,这种划分体式格局,其实不能全面覆盖儿童可能遭遇的性侵害。比如,强奸罪的犯罪对象仅为女性,其实不包括在儿童性侵行为中也会受到伤害的男童。

好,这都是题外话了。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熔炉》的剧情,很多人也很熟悉。尤其在韩剧《鬼怪》火热的时候,因为孔侑的关系,《熔炉》已经被拎出来反复炒。

孔侑饰演了一名聋哑学校新来的老师。他发现,学校充斥着奇奇怪怪的事情。新教师入职须缴纳“学校公益基金”来卖职位;校长贿赂警察;老师殴打学生。

最严重的是,有教职员工对4名残障孩子进行长时间的性侵犯。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孔侑与孩子们入手下手了漫长、艰辛的维权之路。这条路的难处在,学校、警察、法院官官相护,利益勾结。市民也冷漠以对。

电影的结局令人难过。性侵员工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绝望的孩子,以自杀做出最后的反抗。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好在啊,电影之外的罪恶得到了剿灭。希望是有的。希望存在于,你我他,每一个人,能不克不及做出点什么。

12岁的小文和新新,16岁的小米,她们不知道“这是通往哪的”,因为,没有人愿意为她们做出点什么。

成人的世界,在未成年人面前呈现成什么样子,说不准,那就是他们长大后的样子。这也是一种遗传,复制粘贴。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想起张元的电影,《看上去很美》。

方枪枪是幼儿园里的调皮鬼,他不听话,组织小朋友们对抗老师。老师有一项奖励制度,不吵不尿床会自己拉屎洗屁股的小朋友,可以得到一朵小红花。方枪枪得不到小红花。渐渐地,他成了“红花会”外的唯一边缘人。

方枪枪就想啊,有一天,我要离开幼儿园,离开有“红花会”的地方,去到高墙外自由广阔的天地。却不知,外面的世界,早已经红花遍地,花都是臭的。

电影说,“幼儿园,才是你一生当中最幸福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亲爱的小孩,今天有无哭?

方枪枪应该庆幸,他口中那个“吃人的大妖怪”李老师,不过剪了他的辫子、不给他发小红花、不喜欢笑。真正吃人的大妖怪,他根本没见过。

他心心念念想逃的幼儿园,算真的很美啦。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