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助桀为虐协助丈夫20年奸杀12人,死者中包括其前妻与女儿

2017-11-27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翻译:小叶子

据报道,英国历史上最臭名远扬的连环女杀手——罗斯玛丽·韦斯特患上了一种可能会致命的疾病。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年64岁的她已经被护送到英格兰东北部的医疗中心接受治疗。

据《每日星报》报道,这位知情人士说:“她病得很重。”她的医疗记录受到严密的保护,只有工作人员和狱友能接触到她,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谣传的很荒诞乖张,甚至有人猜测她已经死了。

有人补充说,在西方“很容易受到狱友的攻击”。这也意味着,当她需要医疗照顾护士或处方药的时候,整片区域的囚犯都会被锁定,这样她就不会在去找医生或配药师的时候受到攻击。

女子助桀为虐协助丈夫20年奸杀12人,死者中包括其前妻与女儿

罗斯玛丽·韦斯特的扭曲犯罪史

罗斯玛丽生于1953年11月29日,她的母亲在怀孕时患有严重的抑郁症,罗斯玛丽在很小时候就被她的父亲多次侵犯,甚至在她成为母亲之后,虐待仍在继续。

罗斯玛丽15岁的时候,她在一个停车场遇见了弗雷德·韦斯特。

弗雷德·韦斯特在17岁的时候,一场摩托车事故令他受了重伤,头部手术后弗雷德的行为变得奇异乖张,并因为一系列的轻度犯罪而成为警察局的常客。

1961年,弗雷德因为猥亵一位13岁的少女,被父母赶出家门。之后,他成了一位建筑工人,后又因再次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及偷窃雇主的财物而遭起诉。但这次他逃过了牢狱之灾,因为他声称头部旧疾令他无法控制自己。

1968年11月,弗雷德结识了罗斯玛丽,尽管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有12岁,而且弗雷德此时还有妻子和两个孩子,但他们还是坠入了爱河。

两人的交往一直受到罗斯玛丽父亲的阻挠,在1970年(罗斯玛丽17岁,她怀上了弗雷德的孩子。终于,她摆脱了兽父,“水到渠成”地搬了出去,两人很快就同居了。

1971年,弗雷德的妻子雷娜和他的一个孩子查梅因突然失踪,弗雷德与罗斯玛丽第二年的一月份顺利举行了婚礼。

然而,幸福的生活并没有降临。在丈夫弗雷德怂恿下,罗斯玛丽成了一个妓女,并且经常在丈夫的面前接客,令人绝望的是她最忠实的“顾客”是她的父亲。

到1983年,罗斯玛丽已经生产了8次,其中5个孩子由他丈夫弗雷德抚养,另外3个则被交给了她的嫖客,同时她还需要赐顾帮衬弗雷德的女儿和前妻的继女。

在格洛斯特的一小排房子里,也就是克伦威尔街25号的围墙内,弗雷德和罗斯玛丽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孩子创造了一种异于常人的生活体式格局。他们的客人有男也有女,有的只待几个小时,其他的则持续数月,有些永远不会离开。

占据了弗雷德的生活罗斯玛丽也沉湎其中卖淫、被性虐待,并且——杀人。她和她的丈夫会从附近的车站诱拐年轻女子,并将他们囚禁起来。在满足了她和丈夫的荒诞乖张的欲望后,他们会将可怜的姑娘残忍的杀害。

1973年,这对夫妇因猥亵选美皇后卡洛琳·罗伯茨而被罚款。很快,他们就意想到,如果他们想继续犯案,就不能让受害者有机会暴露他们的罪行。通常,他们的策略是在街上挑选受害人,借口给她提供顺风车,把她带回房子,杀了她,然后把她的尸体埋在地窖或后花园。妻子罗斯玛丽的性别对于两人成功作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与独身只身男性司机相比,晚上独自旅行的女性更容易接受一对夫妻的邀请。

1968年到1987年期间,韦斯特夫妇拷打、强奸并谋杀了至少12名女性。

韦斯特夫妇的婚姻设立建设在这种血腥中,他们与6名子女共同生活在一所拥有一个地窖改造成拷问室的房子中,多名女性在这间拷问室中丧命,并被埋进后花园里。就在弗雷德因盗窃服刑期间,罗斯玛丽还趁机谋杀了他与前妻所生的女儿莎梅尼。

女子助桀为虐协助丈夫20年奸杀12人,死者中包括其前妻与女儿

“恐怖之家”被拆毁

韦斯特夫妇16岁的女儿希瑟失踪后,其他的孩子在学校里偷偷评论辩论——如果他们不忍受父亲的性虐待,他们将像希瑟一样被埋在天井下面。社会工作者听到了他们的话,偷偷报了警。

1994年2月,警察前来搜查韦斯特家,在天井下面他们发现了16岁的希瑟·韦斯特的遗体——还有很多遗体。至少有九具尸体,都是15-22岁的女子。另外,他们还发现了弗雷德另外一个女儿查梅因的尸体,死时年仅8岁。当人们再次发现弗雷德的第一任妻子雷娜和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受害者数目增加到了12个。

弗雷德承认了所有的谋杀,并且表明他妻子是清白的,但在1995年新年,弗雷德在牢房里上吊自杀,也就是说,罗斯玛丽不能不独自面对谋杀罪指控。

罗斯玛丽最终被指控犯有10起谋杀罪,并被终身监禁。

女子助桀为虐协助丈夫20年奸杀12人,死者中包括其前妻与女儿

2009年2月,英国《卫报》刊登了一位幸存者的自述:

当费莉希蒂·南丁格尔搭上一个陌生人的车时,她感到事情有点不合错误劲。14年后她在报纸上看到了那小我私家,她意想到她能逃脱是多么幸运,因为那小我私家是奸杀了至少12名女性的连环杀手弗雷德·韦斯特。

我20岁时入手下手搭顺风车。

那个夏天我22岁,在威尔士中部的一个村子工作。我没有车,而且搭顺风车很有趣,也很快速,所以我这么做了。我遇到过很好心的司机,为了载我而不走他们本来的路线,还坚持给我买茶和三明治。每次搭车,似乎都是一次新的冒险和挑战。接着,在1980年4月,一个不肯告诉我名字的男人载了我。他是我搭车以来碰到的最奇怪的人,那是一次令我永生难忘的遭遇……”

怪男人邀我去他家

那个下战书,天阴沉沉的,我在格洛斯特郡外搭车,打算回在南部韦茅斯的家。在高速公路前的一个岔道上,我发现一辆蓝色的货车停在那里,一个男人倚在车旁,正四处打量。“你想搭车?”他边问边向我走来。他穿了一件羊毛套衫,头发又硬又卷。尽管我还没开口他就说要载我是很奇怪的事,但我毫无防备,告诉了他我要去的地方。

“我可以载你一程。把你的背包扔进去吧。”他边说边指他的货车后厢。我告诉他我更希望抱着这个包,但他回答说:“这很安全,别担心。”我想继续坚持,但是他一直重复说我没什么可担心的。他甚至有点生气了。我觉得应该拒绝他的提议,但说“不”是很粗鲁的,我不想太无礼。然后突然地,他的情绪转变了。“我想喝杯茶”他说。

他要我和他一起去:“喝茶能有什么坏处呢?”这让我无法拒绝。在加油站,他问了关于我家人的统统。他很严肃地想要知道,我的父母怎么看待我搭顺风车的。我承认他们对此不满,但能理解我的选择。“这太荒诞乖张了。”他生气地说,“他们显然不关心你。没有任何关心女儿的父母会让她搭顺风车的。”

然后他告诉我,我在天黑之前不用赶着回家,他邀请我去他在蒂克斯伯里区的家,和他家人待一会,他的孩子和妻子都会高兴。我立刻想到他的妻子应该会很愤怒,因为丈夫不打招呼就载一位年轻女性回家。

他脾气火爆,令人不快,但我想回家,而且也没觉得有什么危险——他虽然不怎么友好,但看起来不会像犯罪的样子。所以当他再次打开货车的后厢时,我让步了,把背包扔了进去。回想一下,我觉得他在操控我这方面很聪明,他知道我会因为不想进一步激怒他而妥协。

当我们开下高速公路后,他出人意表地颁布发表我前去韦茅斯的标的目的是错的。“你需要穿过蒂克斯伯里区走其他的路。”他说。我知道他说的不合错误,但是他不听。“我要去看附近的一个朋友。”他继续说,“我把你放下来,你可以穿过公路,然后我回来时如果你还在的话,我会再让你搭上来。”

我很震惊,因为横穿高速公路是非法的,而且如果听了他的指示,我将走到错误的路上。我也知道在那条路上任何人都不可能为我停车。但是“火山爆发”了,他甚至不管那些交通标志,入手下手挑衅般地争辩说我们根本不在高速公路上。他脾气太坏了,我以为他会靠过来打我,所以当他停下时,我照他说的下了车。我穿过了高速公路,看着他的车开走了。

在我前方的路上看不见有车,但我边走边竖起拇指,试图拦下一辆车。然后一辆货车几乎是凭空出现,并且停下了。当我告诉司机我要去的地方后,司机同意把我送回我刚离开的加油站。在那里我很快搭到车,回了南部。

14年后我在报纸上认出了他

回到家后,我把发生的事告诉了母亲和姐姐。多年来,我时常想起这件小事,我对这次经历完全没有害怕,只是好奇。我记得那男人说他是个建筑工人,但他的货车里没有任何设备,而且看上去很整洁。

然后在1994年,传出一对夫妇涉嫌谋杀的消息。当年晚些时候,弗雷德·韦斯特和他的妻子罗斯玛丽被指控在1967年至1987年间,虐待、强奸并杀害了12名年轻女性,多数都是在他们蒂克斯伯里区的家里。审判结束后,我在周日的报纸上看到了弗雷德·韦斯特摄于1980年左右的照片。

我立刻认出他就是开蓝色货车的那个男人。他那冷峻的表情和硬头发,我不会认错的。

当我告诉丈夫时,他开顽笑地说,我是唯一被弗雷德·韦斯特拒绝的女人。虽然我也笑了,但我却不敢去想那些本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我入手下手在脑海里回想当时的细节,然后猛然惊觉——我的天啊,他答应回来在高速公路的另外一边接我!

不过后来立刻又有一辆就停车载上我货车司机,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就像是我的守护天使——如果当时没有他,我将不能不回到韦斯特的货车上!

我读了一本关于韦斯特的书,书中详细描写了他的可怕罪行。我止不住战栗起来,我读到他如何在那年4月载了一个女性,而我就是在那个月见到他的。

我相信这就是命运,我逃出了他的魔掌,而他本来可能奸杀我的。

我目下当今有两个女儿,一个20岁,一个22岁,她们都知道我的遭遇,她们从来不搭陌生人的车。

翻译:小叶子,悬疑志签约翻译。悬疑志微博主要是分享各类奇案、悬案、大案、重案、悍匪、局骗及基于真实的故事,欢迎关注!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