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2017-11-24 21: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国防在线客户端张艺藐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押运途中。受访者提供

“这已经是第三碗米饭了!”

望着正在食堂里风卷残云的战士们,指导员生怕大家吃撑了。

6天6夜,睡在数亿元的现金上,很少吃上热饭,除特殊情况外没出过一次车厢,这群“睡在钞票上的人”堪称葛朗台式的“守财”典范。

此刻,他们眼中,食堂的饭菜远比那一捆捆的钞票更诱人。

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22年前,武警广西总队南宁市支队某中队成立,他们担负着一项特殊使命,为中国人民银行南宁钞票处置惩罚中心长途押运货币。这支中队在火车的“隆隆”声中,肩负重托,开启着一个又一个的南来北往、武装押钞征程。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下战书6:30分左右,林众和战友们完成任务的最后一道程序“卸货”,时隔9天,第一次吃上食堂饭菜。张艺藐摄

睡在钞票上

除“富贵梦”没做过,其他什么滋味都尝过

可以说广西人民花的每一分钱都要经他们“第一手”,然而很多人却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11月8日,天微亮,南京站。一个个密封好的塑料箱子被装进铁皮车厢,外表看起来与其他货物车厢无异,连铁路工作人员都认为这是一节普通货厢,没人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更没有人会将它与堆积如山的金钱联系起来。

随后,林众和战友们全副武装、荷枪实弹依次登上车厢,随着“咣当”一声车厢门关闭,列车缓缓驶离车站,此次任务正式入手下手。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高度警戒。受访者提供

从南京到南宁,2000公里,高铁12小时的路程,他们走了9天。与别的火车相比,执行押运任务的火车要慢得多,运钞车厢会对客运车辆“让道”,不定时进行编组。

运钞车厢,俗称“闷罐”。

对于战士们来说,夏季是最难熬的。如果是30℃的天气,那么车厢内可以达到50℃,防弹背心被汗水浸湿是常事,摸着铁皮直烫手,战士们笑称这是“蒸桑拿”。

很多人做过在钱堆里打滚的梦,他们还真“美梦成真”了。

由于钱箱占据两侧大部分空间,可以或许活动的空间特别很是狭小。平均身高1米8的战士们晚上就在堆起来的钱箱上休息,铺着垫子,抱着枪全副武装睡觉。行进途中,如果车速过快,钱箱就会摇摇晃晃,甚至还会跌落,这可以让他们吃尽苦头,没被箱子夹过皮肉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参与过武装押运。

你要问他们睡在“金山银床”上是什么体验?除“富贵梦”没做过,其他什么滋味都尝过。

“最难熬痛苦的还不止这些,车辆行驶过程当中,在密闭空间内噪音被放大,有时震得头皮发麻,整宿睡不着觉”,胡军已参与执行多次任务,每次还是要花一两天时间适应噪音。

一路颠簸,一样平常“吃喝拉撒”同样成了大事。任务特殊,不克不及离开货币半步,押钞过程当中,除特殊情况外,战士们都得呆在闷罐车厢里。自备食物,由于条件限制,做顿饭也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中午吃的却是早饭那是常事。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列车上做饭使用的炉灶,摄于连队荣誉室。张艺藐摄

押运途中,小状况不断。总免不了有一些好奇的旅客凑上前来询问武警战士,“这押运的究竟是什么?”遇到这种情况,按纪律战士绝不克不及透露任何信息,必要时会由列车工作人员出头具名沟通。看到试图靠近车厢的可疑人员,更是要打起十二万分警惕。

全年执行任务将近70匹次,累计50万公里,他们几乎走遍全国,却始终没有走出那些城市的火车站。

铁轨纵横交错,向远方无限延伸,也寄托着战士们的无限忠诚。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押运途中,武警战士全副武装警戒。受访者提供

绝密任务

好像人间蒸发,世界只剩下75㎡

回中队已两三天,林众晚上还是睡不好,总觉得自己在“轰隆隆”的车厢里,左晃右晃,稍有动静就想抬手摸枪。他们管这叫“后遗症”,随着下一次任务来临才能“华陀再世”。

可这一趟任务结束了,下一趟什么时候来?谁也不知道。

很多时候,他们的生活就像一辆永远前进的列车,不问来路、不问归途,一节货运车厢大约有75㎡,进去了,就像人间蒸发,在这短短的十几天里,自己的世界缩小到只剩下这75㎡。

出发前,时间、地点、押运金额、行程日期完整绝对不确定,每一趟任务都是出发当天提前2个小时通知,据中队指导员周起乐介绍,执行任务的战士都必须经过严格政审,绝对保密,哪怕家庭出现轻微变故,也会出局。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出发前对执勤人员考核一遍。受访者提供

“晓波,这次任务要不你就不参加了吧?”周指导员开宗明义。

李晓波先是愣了一下没说话,大概理解理睬这是为何。

今年7月,云南楚雄大幅降水,李晓波家被冲毁,农作物受灾、家畜被冲走,损失了4万多元,本来家庭就不富裕,这样一来更是落井下石。家里怕他担心,硬是瞒了一个多月。晓波知道后情绪低落,可自己也力所不及。这时候,他已经被确定前往武汉执行任务。

“换人”指导员与他的班长一直聊到深夜,最终还是狠心作了这个决定。

“我理解,服从组织安排,”李晓波低声回应。

谁都理解理睬,这是一万之中防万一,他们必须保持“绝对”。

提起家人,中队和战士亲属之间也保持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默契。

中队经常会接到家属德律风,多是联系不上战士心里着急,每次得知是出任务之后,家属都是简单回应一句“知道了”,至于去哪儿?什么时候回来?其他再无多问。

这是一种默契,简单一句“知道了”就像是对暗号,你懂我也懂。

普通人很少有机会看到这么多的钱,“你说这一箱子,要花到啥时候?”刚出现这种念头,立马就给自己泼盆冷水,“瞎想什么呢!”

“从来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堆得像座山,”第一次见到成箱的红通通钞票,胡军坦言那是不小的视觉冲击,内心着实震惊。“但是在我们眼里,这些都是国家财产,看久了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货物’,圆满完成任务大于天,”他说。

其实,相对钱来讲,中队官兵们最看重的是十九大报告中的那句话:“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广西南宁,一座绿城。整个街道被绿色覆盖,而这座城市也在用自己的体式格局呵护这抹特殊的“国防绿”。张艺藐摄

“尊崇”无价

他们不再是银行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天,周起乐利用休息时间,外出去银行办理业务,一进去愣住了,大厅里坐满了人,眼看距归队时间无几,却只能干着急。

然而自己在刷卡取号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在排号区域居然有专门的“军人优先”通道,轻轻一点,直接走VIP通道,不到十分钟就办理完业务。

天天跟钱打交道,没想到有一天在这里享受了意想不到的待遇。

记者走进青秀区中国银行桃源支行,近距离感触感染这一变化。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广西南宁中国银行桃源支行取号器上面的“军人优先”提示,在银行中以这种直观形式出目下当今公众视野中还是头一次。张艺藐摄

大堂经理在中国银行系统工作十余年,她介绍说以前设有专门的“军人优先”窗口,军人需要到柜台人工取号,今年8月初在各大银行的取号机上入手下手出现“军人优先”的字眼,直接刷军人保障卡就能够办理业务,军人优先在银行中以这种直观形式出目下当今公众视野中还是头一次。

“有些小伙子不好意思走特殊通道,可我觉得这都是他们应得的,”李经理还记得7月份的大暴雨,武警战士在街头抗洪抢险,“不眠不休的,我是真心疼,特别感谢他们。”

不仅如此,自2016年7月份起,南宁市的“市民卡”对军人施行乘坐交通工具全免费,退伍之后仍能享受8年优待。

绝密押运:那群睡在钞票上的人

南宁市民卡,拿军人相关证件可直接办理。外表大致无差别,但是对比发现军人的市民卡在阳光之下闪着细密的金色光芒。张艺藐摄

南宁很绿,街道被绿色覆盖,而这座城市也在用自己的体式格局呵护这抹特殊的“国防绿”。

20岁的梁景鹏,来中队刚满一年。从广东云浮来到南宁,入伍前当过服务员、干过养殖,至于为何来当兵,腼腆的他没说出什么大道理。只是说近年,他的工资福利待遇一直稳步提高,休假回家走上了军人依法优先通道,他觉得“在部队的发展会愈来愈好”。

望着眼前稚嫩的新兵,士官长陈冬冬常常会想起曾经的自己。10年前,他来到中队的时候还是个毛头小伙,如今已成了运钞车上的“元老”。他和中队一路同行,见证了运钞兵的成长,更是深切感触感染到军人社会地位点点滴滴的变化。

……

接力棒,会一直传递下去。

这支中队走过22年历程,火热的青春在火车与铁轨的撞击声中发光,走进新时代,这里凝成中国军人的缩影。

列车“隆隆”前行,那是树木拔节生长的声响,铁轨绵延,留下冲锋的背影,前方必是希望。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