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2017-11-24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1月23日,是他的祭日,也恰巧是他的生日——这就是被外界赋予“台湾福尔摩斯”、 “人间判官”、“法医青天”的台湾法医界权势巨子杨日松(1927.11.23-2011.11.23)。

在杨日松84年的人生岁月中,有62年都献给了法医工作,参与超过3万件的遗体解剖。期间台湾重大刑案、分尸案、灭门血案,也多由杨日松操刀解剖,比如江子翠分尸命案、井口真理子命案、白晓燕撕票案、丰原杨家灭门案等等。毫不夸张的说,这是用生命写下的一部法医传奇。

2011年11月23日,杨日松由于大肠癌并发肝衰竭,病逝在台北国泰医院,享年84岁。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图片来源:东森新闻台《关键时刻》Facebook

验尸不戴口罩手套

还有更多难以置信

“尸体不会说谎,我的工作,就是做个忠实的翻译家。”

不论什么情况,杨日松每次到刑事现场,几乎都不戴口罩和手套。一方面是因为他特别很是注重命案现场的气味,另外一方面,用他自己的话说,做这种工作就不克不及怕臭,这也是对死者的尊重。警大校长候友宜评价过,“解剖时气体从尸体里冒出来,就像瓦斯一样,很臭很臭。他还要逐个检视、触摸,这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

然而还有常人更加不克不及接受的——据周围人描述,他甚至会“用手指沾死者口腔里的泡沫,或是胃里的残留物,放进嘴里尝尝是不是有毒”……不过到底有无真的尝,杨日松助手透露表现,这是不克不及说的秘密,有他的幽默在里面。而杨日松本人则自始至终没有澄清过。

在江子翠分尸命案之后,杨日松自称,正是因为与尸体的直接碰触,感染了“尸毒”,使得皮肤奇痒无比,深入骨头,比蚊子叮咬还要痒上千倍。不过事件隔得太久远,真实病情已经无法考证了。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1997年,杨日松在刑事案现场。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真相只有一个

台湾福尔摩斯传奇断案

杨日松办案生活生计中最为出名的一件,就是江子翠分尸命案。这是台湾首宗谋职陷阱分尸案,也是使杨日送一战成名的案件。

1977年9月9日,砂石场工人陈永义在台北县板桥江翠里(今新海里)的大汉桥下发现一塑料袋,开口处隐约露出一块肉。陈永义原本以为是袋猪肉,走近翻开一看吓傻了——竟然是女子的尸体。尸体总共分了六到七块,是人体的四肢部分,至于头颅,却不知在哪。

由于尸体外表有明显的皱纹,警方斗胆勇敢猜测死者年龄超过50岁,但由此公布年龄寻找失踪人口,却一点进展都没有。没有头颅只有破碎的尸块,并且当时没有DNA技术,想要辨识身份,必须要有特别很是高的专业技术。

于是警方请来杨日松验尸,他只能靠解剖,把这些尸块通通拿出来重新拼凑,抽丝剥茧般地寻找有效线索。9月12日,刑事局特地召开了记者会,由杨日松亲自说明。杨日松断定,尸块之所以出现皱纹,不是因为年龄大,而是因为曾经遭到过烹煮。此外,经由过程尸检,他提供了以下几项特征供民众指认。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江子翠分尸案尸体特征。图片来源:台湾演绎

(1)从死者乳腺情况分析,她还未曾怀孕哺乳,真实年龄约在17至25岁;

(2)左小腿长44公分,判断其身高约在160公分;

(3)左小腿上有一颗火柴头大小的红痣;

(4)头部受到过挤压,耳朵弯曲成S型;

(5)死者牙齿较大,6个牙床只长了4颗牙,但手指、脚趾都不长,且未留指甲。

承杨日松所言,警方逐个过滤失踪人口,最终确认这是当时在求职过程当中失踪的24岁女会计员张明凤。警方紧接着从张明凤的交往对象入手下手清查,却一无所得。之后从台北市列册监控的性侵害前科犯名单中,筛查出可疑嫌犯林宪坤。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被害者张明凤。图片来源:台湾演绎

当时,林宪坤也是因为以招聘会计为由,诱骗其他的少女性侵未遂,女子成功逃出并报了警,因此林宪坤遭到台北地方法院判刑六年,在台北看守所服刑中。他入狱的时间点恰好在张明凤遇害之后。

经过警方一番盘问,林宪坤坦承,他以求职为幌子,诱骗女子上当。当时张明凤去他的住所应征会计,不料被其强奸未遂,并惨遭杀害分尸,还将尸体泡进滚烫的热水,这才导致尸体的耳朵变形。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犯罪人林宪坤。图片来源:台湾演绎

最终林宪坤被判处死刑,于1981年执行枪决。

每当重大命案发生,不仅警方、法官经常需要仰赖法医的专业解析,媒体也需要征询、引用法医看法作为报导内容,刑事法医学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杨日松不论南北,只要家属对死因有意见都会亲力而为,“神探杨法医”之名不翼而飞,深受民众与被害家属信赖,有些死者家属还指名要他验尸来主持公道。

在当年法医人数不计其数的台湾,法医人数不超过10位。杨日松除提供科学专业的见解外,还会剖绘凶手特征协助办案,凭借他的过硬的断案技能与极其敬业的专业素养,奠定了他在法医界的地位,成为提升台湾刑事法医学与刑事鉴识学的重要推手。

日落后不谈验尸

法医也有小迷信

按照常理,作为法医应该极其注重事实真相,极其理性,然而杨日松却也有他的小迷信。每一年中元节他都会带着法医室上上下下拈香膜拜,悼念死者。

在他工作了几十年的解剖室中,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都是用福尔马林浸泡的罹难者残缺的尸体,其中最特别的一罐,里面是一小我私家头(孙伯英),由于没有家属认领,一直放在解剖室,成为大家的“同事”。据杨日松本人说,破不了的案子,拜拜她就破了,很灵。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法医的小迷信。图片来源:台湾演绎

曾经在淡水沙仑海水浴场,警方发现一具女性尸体,脸全被鱼啃蚀、腐烂肿胀的皮肤,根本辨识不出身分,初步鉴定只是单纯自杀。然而杨日松说,就在验完尸体的那天晚上,他做了一场梦。冥思苦想放心不下的他,决定二度验尸。

这一验就验出了重大发现:女尸肺部有毒物回响反映,确定是他杀,也因此逆转办案标的目的。

杨日松还有一个小迷信,就是“日落后不谈验尸”2015年,台湾客家电视台以此为引,拍出题材特殊且富有社会意义的传记式警匪推理剧集《落日》。此剧采用改编手法,以杨日松一生的真实案件作为串接,如日本女大生案、台中灭门血案等等,回顾了令上一代台湾人记忆深刻的社会案件。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落日。图片来源:落日Facebook主页

引用剧中的一句话,“真相才是唯一救赎,别让缄默沉静成为帮凶”,这或许也是杨日松终其一生的信仰。在那个小小的法医解剖室中,他为多少受害者洗刷冤屈。他从黑发一直忙到白发,即使退休,也仍担任台湾刑事部门的法医顾问。他推动成立了台湾法医学会。1998年,还推动台湾法务部门成立法医研究所

在发现自己罹患大肠癌后,他仍然坚持每周一到周三上午到刑事部门指导工作人员。杨日松去世前嘱咐家人,不发讣文,不办公祭,身后事统统低调。那么,至少在今天,在杨日松的祭日和生日,让我们知道曾经有这样一名传奇人物,为法医事业奉献了他一生。

参考文献

《生死同一天!楊日松病逝享壽84歲》

http://news.cts.com.tw/cts/general/201111/201111230875434.html#.WhKL_tKWbtR

《“台湾福尔摩斯”杨日松去世生命叙写法医传奇》

豆瓣电影《落日》

搜狐视频《江子翠分尸命案法医杨日松拼图伸冤》

台湾演绎:《法医杨日松传奇》

果壳网

ID:Guokr42

为何这样的二维码也能扫出来?

长按它,向果壳发送【二维码】

获得答案!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尸体不会说谎”:一名被称为“台湾福尔摩斯”的传奇法医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