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2017-11-22 13: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

今年6月22日,一个注册人数只有1248人的网站,在日本悄然走红。

这个网站的名字叫“丈夫去死.com”,聚集了一群盼望丈夫早点死的妻子。网站的主题“我日思夜想不停地诅咒,想让你立刻就死”,就是她们每一个人的心声。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在这个杀夫俱乐部里,已有616位绝望主妇与“死神”签订契约,发帖诅咒丈夫尽快去死。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当有人告知大家“丈夫终于死了”,其他主妇会纷纷前来祝贺:

“好羡慕!祝贺你!”

“太羡慕你了,以后就是幸福的人生了。恭喜。”

“真好啊。我老公每天烟酒都喝饱抽足,体检却没问题,真令人失望。”

“祝贺你了!我已经隐忍很久了,太累了,希望死神快点来帮助我。”

“真羡慕啊!我也希望我家那位早点死去!死神大人,快点降临到我家那位身上吧!”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是什么,让女人把最恶毒的诅咒用在自己枕边人的身上?

是什么,把一群不认识的女人聚在一起,为一个男人的死亡狂欢?

家暴!

这里的女人,大部分都被丈夫长时间虐待和凌辱。

当婚姻成为暴力的遮羞布,让男人的施虐横行无阻,让女人的被虐无处申诉,在无望的生活里,女人只能靠和死神签订契约,来获得在拳头下讨生活的耐心。

2

日剧《直美和加奈子》里,家庭主妇加奈子颜值高,脾气好,厨艺佳,她的丈夫是银行高级职员,收入不错。两小我私家虽然暂时没有孩子,但是住在高档的公寓里,二人世界看起来安静冷静僻静且美好。

然而,这只是表象。

在看似毫无破绽的婚姻背后,喜怒无常的丈夫将出身的自卑和对社会的不满汇聚成了一股变态的力量,发泄到加奈子身上,频频向她施暴:

梨子没有及时收进冰箱,要被打;

做的早餐不合口味,要被打;

洗澡的水太烫,要被打;

口红颜色重,裙子太短,要被打;

因为邻居是富二代,也要被打……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在丈夫暴力的威胁下,加奈子犹如牢中困兽,别无出路。她逃不走,也不敢让孩子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这就是为何两小我私家没有孩子的真实缘故原由。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直到一个老板娘告诉加奈子的朋友直美:面对家暴,就是要反抗到底,他敢扇你一巴掌,你就要打他一耳光,自己打不过,找全家帮忙打,一群人打不过,就直接把他杀掉。”

加奈子好像才找到摆脱现状,通往自由的道路。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丈夫变本加厉的家暴,压榨掉最后一丝温情,婚姻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惨烈斗争,要么毁灭自己,要么毁灭他人。

加奈子在直美的帮助下,终于拿起屠刀,结束了这场噩梦。

坏的婚姻,就像是和畜生生活在一起,把一个好好的人,活脱脱变成一头野兽。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3

在美国,每9秒就有一位女性被丈夫虐打,家庭暴力是女性受伤的首要缘故原由,排在了交通事故、抢劫和性侵犯之前。

在我国,全国2.7亿个家庭中,有24.7%的家庭存在家暴,近90%的家暴受害者为女性,受害人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报警。

前两天,网上爆出“年薪200万的女高管,被老公家暴10年”,每一次挨打,她都没有报警,也没有去医院,而是自己默默疗伤,轻了自己涂点膏药,重了就多在床上躺几天。

这10年间,她把每次被家暴的时间、地点、经历、受伤情况都记录在本子上,而这样的本子已经被写满了四五本,每一本都是她的血和泪。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2016年,《反家暴法》刚实施,她就带着这些证据,找到了律师,最终成功离婚。

这一局,她侥幸获胜,而不是被家暴致死。

还有更多的女性,根本无法走出那个痛苦的深渊,甚至丢掉自己的性命。

与这个家暴案同天进入大众视野的,是刚刚27岁的赵盼被丈夫活活打死的新闻。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赵盼和丈夫恋爱7年,结婚2年,儿子不过一岁零五个月,这正是一个家庭刚刚设立建设的入手下手,却被丈夫一拳又一拳地敲碎、毁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医生发现赵盼的每一处伤痕都是陈旧性的,反复殴打所致,四肢和头部全部变形。

悲哀的是,这不是第一个被家暴致死的受害者,也不是最后一个。

有爱的地方,罪恶被遏止,无爱的地方,罪恶在泛滥。

在现实世界里,那些被丈夫的暴力长时间恐吓,被离婚成本逼迫得断港绝潢的女人们,最终也像电视剧里一样,举起颤抖的双手,扼住了命运的喉咙,用她做牛做马练出来的力气手刃欺负她的人。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总有这样的人生,当遭遇无助、无解、无援的时候,最终归于一份无奈,不能不像献祭般,把自己送到明明是对的错误深渊,求个你死我活。

在柴静的《看见》一书里,有一篇内容提到,在全国各地监狱中,女性死刑犯大多都是家庭暴力的产物。

有人曾问其中一人,如果回到18年前的那晚,还会不会杀害丈夫。

她说,会,因为她至今也想不出除杀害丈夫之外更好的逃避家暴的方法。

当最低的糊口生涯需求都受到威胁,女人们要么忍,要么残忍。

4

家暴是一直社会中难以消灭、难以愈合的伤口。没人知道那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只需要房门一关,所有的尖叫被关在屋内,在远远的外面,求救听上去只像是风的声音。

那些女性囚犯在选择极端体式格局终结统统之前,不是没有想过离婚,而是只要提到离婚,就会遭受更猛烈的暴打,甚至连家人的生命都会受到威胁。

就像《直美和加奈子》中,加奈子的绝望:

我离婚,他不可能会同意;我找警察,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我逃走,又该靠什么生活?就算我能放弃这统统,他找不到我,也找得到我的家人,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家暴不只是种身体伤害,更是一种精神摧残:温顺的女人匍匐于婚姻的囚笼,相比于肉体的痛苦,她们更承受着精神的恐惧,将尊严和意志一点点蚕食和瓦解。

但,总有人感慨受害者的懦弱,用“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种不负责任的字眼,度量受害者进退失据的处境,甚至用“如果你不离开,那就是你活该被家暴”的逻辑,谴责受害者。

这些人却不认真想一想,家暴对她们的摧残远远大于观察迟疑者的想象,不是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有往来来往自由的权利,更不是每一个人都站在与暴力平等的位置上与之抗争。

不论是否逃脱成功,她们都在某个角落带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心理创伤苟且度日。

或许,与其追问她们“为何不离开”,更应该问问“你有什么顾虑,有无需要我支持的地方”。

1000多个女人组成杀夫俱乐部:家暴的男人不配有家庭

全球都存在难以根除的家庭暴力,没有任何婚姻制度可以承诺给人幸福,但应该有制度使人可以免极端的不幸。

假使正义有时会迟到,也希望正义永远不会缺席。

愿每一个女人,都能被温柔以待。

愿每一个家庭,都能充满温馨,而不是充斥伤害。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