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App故障充值350次获利1100万被判11年,代办署理律师:他无罪

2017-11-22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文|AI财经社王鸿宇

编|嘉辛

2016年6月4日,中国平安旗下平安付移动支付客户端“壹钱包”用户叶榲飞经由过程支付终端将银行卡的钱转入“壹钱包”花漾卡,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银行卡的钱被退了回来,花漾卡却显示资金转入成功、可用余额也相应增加。

直到平安修补该漏洞8天时间里,叶榲飞重复了350余次“充值”操作,花漾卡里共增加了1125.63万元。其中的241万余元被他用于购买轿车、黄金以及归还小我私家债务,884万余元在“壹钱包”内购买了理财产品。

男子用App故障充值350次获利1100万被判11年,代办署理律师:他无罪

壹钱包官网界面

平安付公司随后报案,申请警方介入。同时,其代办署理律师称,平安付想叶榲飞告知此事,叶榲飞透露表现自己愿意偿还自己消费的二百余万元,但就在双方协商还未结束时,叶榲飞被警方带走。2016年11月,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以涉嫌盗窃罪对叶榲飞提起公诉。奉贤区法院今年6月、9月两次开庭审理该案。

据《中国青年报》消息,今年9月30日,奉贤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叶榲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司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50万元,责令退赔平安付公司205.94余万元。

11月17日,叶榲飞的辩护律师、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绍平对AI财经社透露表现,该案将于11月28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吴绍平将为他进行无罪辩护,“公司自己的过错不克不及推到公民身上,更不克不及以牺牲公民自由的体式格局来换取,这是很不公平的。”

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将于月底二审

AI财经社:之前庭审结果是怎样的?

吴绍平:一审开了两次庭,最终判决是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50万元,责令退赔平安付公司205.94余万元。一审判决对我们的一些质疑都没有回应,而且这个判决结果明显偏重了。

AI财经社:之前的报道称8天里重复350余次“充值”增加了1125.63万元,为什么目下当今赔付是205.94万元?

吴绍平:其中的800多万是被自动转入够买“壹支付”的理财产品了,这笔钱我的当事人并没有提出来,钱还在他们公司的账上。

AI财经社:双方辩护的焦点是什么?

吴绍平:焦点在于叶榲飞是不是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以及手段。我方认为,叶榲飞不具备非法占有钱财的主观目的性,并且在平安方面告知系统存在故障后,叶榲飞已经表清楚明了还钱的意愿。另外,叶榲飞其实不是黑客,他没有经由过程技术手段盗取平安的资金,平安银行说自己出现了系统故障就是系统故障?这个故障谁来认定?

AI财经社:叶榲飞有还钱的意愿?

吴绍平:叶榲飞明确透露表现过还钱,而且当时他正在和平安方面谈怎么还钱,平安银行和平安付公司两家都给他打德律风联系,他还没弄清谁是谁就被带走了。根据我掌握的材料,平安方面当时报警只是申请警方介入,公安机关最入手下手立的是信用卡诈骗案,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盗窃罪。

AI财经社:叶榲飞目下当今情况怎样,他在庭审现场说了什么?

吴绍平:他目下当今在押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他之前手术留下过后遗症,在里面也一直服用药物,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他在庭审现场也强调自己是无罪的,也没有非法占有目的,并且自己是在正在沟通还钱的过程当中就被带走了。

AI财经社:叶榲飞已经提交了上诉?事件有什么最新进展?

吴绍平:我们已经提起了上诉,二审将于11月28日上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我也和二审法官之前有过一次德律风上的交流,向他说清楚明了一些情况,下周我们可能会见个面。

增添新元素的“许霆案”,律师做无罪辩护

AI财经社:你做的是无罪辩护?

吴绍平:是的,我为叶榲飞做无罪辩护。平安银行给我一种“店大欺客”的感觉,我认为,公司自己的过错不克不及推到公民身上,更不克不及以牺牲公民自由的体式格局来换取,这是很不公平的。而且这完全可以经由过程民事索赔解决,叶榲飞也没有说不还,怎么能说叶榲飞就是非法占有呢?平安银行说自己是发生了系统故障,但是目下当今也没有证据证明就是系统故障,我的银行卡里多了钱,我未必会留意到这些,如此来说,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被犯罪。

AI财经社:这个案子和许霆案的区别在哪儿?

吴绍平:这比许霆案增加了一些新的因素。许霆案是经由过程ATM自动取款机,而叶榲飞则是经由过程手机app用户,在这个时代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app,有很多第三方的支付机构,这些是许霆案当时不具有的因素,也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可能会碰到类似事件。

男子用App故障充值350次获利1100万被判11年,代办署理律师:他无罪

许霆,2006年因ATM机故障获取17.5万元,事件发生后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AI财经社:那么许霆案的判决结果对此案有无借鉴意义?

吴绍平:我们当时也参考了许霆案件的情况。许霆案在法学界、社会舆论都引起了巨大的社会舆论,甚至这样的争议至今并未消除,包括今天这个案件的发生。我小我私家认为不克不及有这种事件的发生就给公民定个罪,这对我们公民的司法权益也是一种伤害。

AI财经社:可是叶榲飞不是一次无意偶尔,他有反复充值350余次

吴绍平:1次和350次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叶榲飞第一次是合法合规的,第二次到第三百五十次也是一样。叶榲飞是按照划定规矩,按照你的步骤往里面充钱,平安银行自己往别人的账户里加钱了,目下当今就反过来说别人是盗窃?那我们能否排除这笔钱就是主动给人家的呢?平安想把钱拿回去的时候就说是盗窃,我为何不克不及认为是赠与给我的呢?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

AI财经社:二审即将开庭,你有多大胜算?

吴绍平:我认为,法官应该给类似事件一个合理的解释,包括当年的许霆案,之后也有ATM取款机类似事件发生,虽然这种事件不是频繁发生,但我相信叶榲飞案也不会是最后一起。公司的错误不克不及以公民的自由为代价,但是就我国目下当今的司法状况来说,这个案子的结果也不容乐观。

【更多报道请移步 AI财经社微信公众号(ID:aicjnews)和官方网站www.aicaijing.com.cn 】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