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生1天女婴被弃马路边 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

2017-11-18 05: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刚出生1天的女婴躺在贴沙河马路边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后续

为何舍得丢下女儿?为何又隔着马路迟迟不走?昨天记者在滨江儿保见到了女婴爸爸。

刚出生1天女婴被弃马路边 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

11月11日中午12点38分,有市民发现,环城东路24号老浙江大学横路路口附近有一位弃婴。这是一位刚出生的女婴,襁褓里没有任何孩子的身份信息。

刚出生1天女婴被弃马路边 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

刚出生1天女婴被弃马路边 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

上城警方从监控中看到,一个穿红棕色上衣的男人抱着女婴,一路从城站沿着贴沙河朝北走,来到一小我私家流量较大的路口,把孩子放在地下,点了根烟,仰头看天,走到斜对面,在离女婴约40米的台阶上坐下,隔着马路远远看着。

刚出生1天女婴被弃马路边 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

刚出生1天女婴被弃马路边 爸爸就坐在马路对面远远看着

不到两分钟,有人发现了女婴,男人此时从台阶上起身,在金衙庄公交站打车走了。

警方了解到,男人姓杨,34岁,贵州人。2013年到宁波,夫妻俩收入不高但已有三个女儿,而这个刚出生的女婴患有先天疾病。

11月14日下战书3点,警方赶到宁波市鄞州区,在杨的暂住地把他带走。杨某因涉嫌遗弃罪,被上城警方刑事拘留(快报11月16日A05版报道)。

11月16日,上城警方考虑到杨某的老婆孩子刚生好没人照料,小孩子在医院也需要人赐顾帮衬,决定对杨某取保候审。

昨天下战书一点,我在滨江儿保见到杨某。杨还穿着那天那条红棕色上衣,穿了拖鞋,看上去很本分。个子一米六五,比较瘦,也憔悴。

他跟我握手后,简单说了句,“女儿昨晚连夜动的手术,医生还不让探视……"

一天下来,杨没离开过医院。他没吃饭,我屡次请他吃饭,他都婉拒,苦笑说,“自从把我女儿遗弃之后,没睡过好觉,没吃过饱饭,目下当今更吃不下。"

对这个小学三年级文化的男人来说,一边是新生的女儿一边是在宁波的刚生产的老婆,他两头都有着盘根错节,赐顾帮衬不下。

他告诉我,自己和他老婆是贵州老乡,自由恋爱,老婆小他4岁,他25岁时,两人领了证。

之前,他在福建打工,2013年投奔小舅子来到宁波,在一家工厂搞消防器材安装,一天150元,月薪三四千。他老婆自结婚后基本处在怀孕、生孩子、坐月子的循环中,没怎么上班。他们已经有了三个女儿。

为何还要生?

“有第三个女儿的时候,我和老婆都说不生了,但老人说,必须有个儿子。他们说,生了儿子在乡下说话才硬气。我说,女儿儿子都一样的,目下当今时代不同了。"他叹气。

这次老婆怀孕,是第四胎,预产期是12月初。产前检查中,夫妻俩已经知道这个还没出生避世的孩子有先天疾病,于是在孩子出生前,他们回了趟老家,把老家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贷到4万元。

11月9日,两人坐火车从老家回到宁波。火车快到绍兴站时,老婆有了早产预兆,他们就在绍兴下了车。

10日凌晨,老婆在绍兴生下一个女孩,孩子果然患有先天疾病,医生建议尽快把孩子送到杭州的大医院救治。

10日下战书,他一小我私家抱着孩子来到杭州,在滨江儿保住了一晚,第二天,把女儿放在了杭州的马路边……

我问他,为何舍得丢下女儿?为何又隔着马路迟迟不走?

他长叹了一口气,双手紧捏着手机蹲下,低头说——

11月10日下战书,我抱着女儿来到滨江儿保,医生看过,说小孩子血糖低,还不克不及手术,得继续留院观察。我掏出钱包看了下,钱不多了。

这次回去筹到4万元,丢了一点钱给老人和女儿,带三万多元出来,花在绍兴的医院和杭州的医院,确实没多少钱了。

我在想,老婆那边住院的钱还不够,就给女儿办了出院手续,抱起她,打车到了城站。

原先。我准备去城站坐车的,打算把孩子带到绍兴给老婆看一下,但是这样(丢)的话,她可能更伤心了,所以想了想,就从城站(沿环城东路)入手下手走……

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走着走着又坐一会,坐起来想想又走,想来想去,最后决定丢下她。在一个保安亭,坐了几分钟,感觉这边没什么人过来,又走,走到那里,离派出所没多远,放下了。

我希望有好心人捡到她。我身上钱真的不多了。我只是希望有好心人抚养她。在之前,我给她在马路边的超市买了两套衣服,夏天一套冬天一套,还有尿片,一瓶纯牛奶。

那时,我看到一个大妈骑电瓶车过来,我就把孩子放在一个凳子上。放下之后,我走到马路对面哭了一顿,那时候想,她太小了(杨的眼泪掉了下)。

那个大妈骑车经过,车跑到那个地方(过孩子约十米),她停下来,又倒回来,把小孩子抱起,她四处看看没人,掏起手机。后来人多了。

(为何选择丢在杭州?)

那时候我心里很乱,想着杭州这边条件富裕,如果带到其它地方,感觉小孩子活不下来。

我看人愈来愈多,我才走。当时去高铁站,出租车需要掉个头,于是又绕回来了。到那里我又看,围观的人已经有20多个了。我眼泪在流,司机没问我在哭什么,递给我一支烟……

那天,他回到绍兴,见到老婆没敢说实话,只说孩子还放在医院保温箱里面,“我怕她一定要过去找。"

他想着,到宁波家里才说,小孩子被他扔在杭州了。

“我老婆当时就哭了,说你把她扔了你总要跟我说一声嘛,'扔了'用我那边的方言就是扔掉了,遗弃的意思。我说那时候怎么跟你说啊,说了你一定难熬痛苦。她就一直在哭,责备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11月11日,杨给老婆办了出院手续,回到宁波出租房。第二天,就得去上班了。

11月14日下战书,有人打德律风,把他从工地叫回家。“龚警官(上城公安分局小营派出所)找到我,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知道,跟我回一趟杭州吧',然后我就来了。他没给我戴手铐、脚铐。"

杨说,龚警官给他录了口供,说,还是把你送看守所吧,过几天把你担保出来。

在拘留所,杨和十几小我私家关在一起,有些是扒窃,有些是网络贷款,还有些他不知道,年纪最大的60多岁。三天里,杨不敢说话,他们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有个50多岁的放了,杨就接他的活,拖拖地,擦擦床上。

“我怕像电视上一样,进去被打,他们个子比我高比我大,我是最小的一个,人家又粗又壮,我又矮又瘦,晚上睡觉都不敢睡着……"

11月16日,在警方担保下,杨交了5000元的保证金出来了,那是他所剩最后一笔钱。警方要求他不克不及离开浙江省。杨去医院给女儿的手术签字。

昨天早上,龚警官给他打德律风,让他去一趟天目山的福利院。

杨去福利院找到黄主任。他说:“她才20来岁,我今天去见她,她边说边哭,我也哭。哭好以后,她要我必须写保证书,然后拿身份证复印,办了领回手续。"

忙完孩子的事,他又想起老婆,“本来我想先回宁波一下,我老婆刚生孩子,她哥她嫂在那边,但他们都在上班。我来杭州的时候,丢了一千块钱给她,怕用完了。

“昨晚我问她怎样,她说'我这里都好,你安心在那边吧,我这边没事',她嘴上这么说,实际不知道怎样。那天我走的时候,她也是哭哭啼啼的。究竟结果这样的情况,她以为很难见到我了。对他们来说,我是一定要判刑的。"

上城公安分局民警说,遗弃罪可分情节轻重判拘役、管制、有期徒刑,“杨遗弃罪构成了,肯定要受处罚的,但他情况比较特殊,看能否在监外执行,情节上争取从轻处罚,到时候要跟检察院沟通。"

程警官透露,很多热心市民德律风也打到派出所了,希望提供帮助。但警方没法直接提供账户,有心人可直接去医院。

滨江儿保6楼小儿重症室值班医生告诉记者,女婴的手术已经做好了,肠道畸形很多,可能有术后并发症,目下当今要观察,目前看,小孩子病情还算稳定。

至于费用问题,医生说得看具体病情,轻的话万把块钱,严重的话大约4万元,治好就和正常孩子几乎一样了。

昨天,杨给我看了女儿的住院号:60120385;名字:季玲珑。

杨说,名字是福利院黄主任取的,“她看她小巧玲珑,说就叫她玲珑吧!我想一直用这个名字,提醒我永远别忘记这个事情。"

记者罗传达编辑李师礼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