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2017-11-17 01:0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点击蓝字关注末那大叔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在江歌离开300多天后,江妈妈感触感染到了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1?

江歌妈妈目下当今怎样了

时隔一年,第六次踏上日本这片国土,悲喜交集,第一次明天将来本时歌儿凌晨在羽田机场接我的瘦弱身影犹在眼前,却早已心碎万片!

这是江妈妈4日发的一条微博。

12月江歌案在日本开庭审理,她正在四处奔波,和律师寻找更多证据。

头几天我们联系的时候,她跟我说,她的微信已经系统错乱了,因为爆炸式的好友添加请求,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加上一小我私家。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图中江歌妈妈的感谢是给所有支持她的人,牵扯到隐私信息打码处置惩罚)

她的德律风被打爆了,微博微信消息都刷屏了,但她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为开庭做最后的努力。

睡不好,吃不好,她能感觉背后有两个声音,一个在毫不动摇地挺她,一个在交头接耳地质疑她,在江歌受害一年后,她再一次感触感染到了寒意。

他们将矛头指向了江妈妈,认为这是一场披着“正义外衣的“网络暴力”,更有甚者要帮助陈世峰减轻罪行,来抗议几天来声讨刘鑫陈世峰的文章。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他们焉知,法律之外,还有情理之说,情理之外,还有人性善恶,不是所有的过错都必须被原谅。

要知道,呼吸和说话其实不是一小我私家活着的证据,爱才是。

2?

我可以不记恨,但我连记着都不行吗?

这段日子,她瘦了,老了很多,太阳穴凹陷,颧骨突出,这段经历加深了她脸上的岁月痕迹。

从眼泪一次一次流出来,到因“流不出眼泪”而干涸。

她强悍了,比一样平常人都要坚强,过去一年,她碰上了一块无法想象的大石头,鸡蛋般外表下的女人,生生的把这块石头装进了自己身体。

石头在她身体里狠狠地滚啊滚啊,但她不敢倒下。因为这不是她第一次感到绝望。

江歌出生的时候,她爸爸骂,怎么是个女的!

江歌一岁多的时候,江妈果断选择一小我私家把孩子带大。

家里条件一样平常,不妨事,妈妈可以节衣缩食,让女儿知道统统都来之不容易,早日独立。

单亲家庭,不妨事,妈妈可以既当爸又当妈,女儿可以没有爸爸,但不克不及在爱上,感觉比别的孩子少。

女儿要得到更好的教育,不妨事,妈妈把房子卖了,送你出国读书,用教育改变目下当今的生活。

有什么样的妈妈,一定会有什么样的女儿,妈妈坚强,女儿也会独立。妈妈有教养,女儿也会用教养回报社会。

在和江妈沟经由过程程中,我数次被她骨子里的教养和坚强所打动。

每次江妈去日本,江歌都是她的导游和翻译,她不懂日语,不懂法律专业知识,也没打过这么大的官司。

江歌的爸爸曾在这一年中联系过她,希望给她提供帮助,但被拒绝了:“这24年我能一小我私家负担她的生,我就可以一小我私家负担她的死!

带着丧女之痛,只身一人漂洋过海,今天她面对的不再是重男轻女的丈夫,而是一个极其残忍的凶手,一个女儿用生命护下的"鬼蜜",一个让人想不通的国家刑法。

据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说:“到昨天上午,声援江歌妈妈的网上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

日本是一个司法独立的社会,签名不一定会对公正审判构成影响,但是,会给法官和陪审员们一个民意的参考。

当然如果选择上诉,这跨度可能会长达1、2年甚至几年、十几年。

江歌妈妈说:“请不要让我走出来,这太残酷了。”

你能想到,在支撑这位母亲活下去的,就是一场官司。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3?

江歌妈妈说

“每次痛的时候,都是女儿在想我”

那天有看到一个很残忍的问题:如果回到那一天,你希望江歌怎么做?

当江妈泪崩着喊出"10刀啊,妈妈好痛啊"的时候,她一定想过,如果换了自己,也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那个躲在屋内像她求助的人。

江歌太像她了。那一刻,江歌是带着一个原生家庭的善良倒下的。

她说:“我和江歌之间的母女情不同于一样平常的母女,既是母女,又是无话不说的知己,从来不会把对方当做是自己的累赘,用对方喜欢的体式格局爱着对方。

我们都认为,能为对方付出是我们的幸福!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作为一个妈妈,失去女儿,生命最黑暗的一天。

作为普通人,培育种植提拔出的女儿守住了善良,她,是我们的太阳。

这个世界每当大好人受到一次伤害,坏人得不到一次惩罚,我们就会怀疑一次善良。

在我们心里,每一年都会有那么几次怀疑,有的人怀疑过后,还是坚信大好人多。有的人,怀疑的多了,价值观可能也就变了。

麻木,冷漠,甚至曲直短长颠倒,我们不想这些发生,所以才尽心尽力的帮助那些本善的人。

就是怕有一天,那些我们从来不信的东西打败了我们坚信了半辈子的底线。

昨天一个读者给我发微信,“看了一天江歌案各大公众号的推文,我在深夜居然想的是怎么教育孩子,我不仅要好好保护他,还要教育他坚强勇敢还要有责任感,宠爱但不溺爱。

末那一直在想家庭教育对一小我私家影响的极致可以到什么程度?

极致就是可以教出为闺蜜两肋插刀的江歌,也能教出穿着扎眼桃红运动裤,做了新指甲见救命恩人的刘鑫。

像江歌妈妈这样的人,大概永远想象不出刘鑫这种原生家庭是如何教育孩子的。

也不理解刘鑫妈妈怎么说出那句:是你女儿命短,不关我女儿的事。

更想不通的是怎样的童年阴影和家庭环境教育出陈世峰这般残忍,十足暴力倾向,一半冷血一半自卑,行同狗彘的畜生。

言传身教,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教育出什么样的孩子。

你能想象如果把刘鑫和江歌换过来,之于刘鑫,还是会堵在门口不让江歌进门。

之于江歌,哪怕再来一次,还是会在门口保护刘鑫,与那人间的恶魔理论。

江歌妈妈:我感触感染到一股比陈世峰刘鑫更可怕的力量

4?

女儿,别怕,妈妈陪你到底

点进江歌的微博,在点滴记录里,她也像所有的小姑娘一样,喜欢美食和萌宠,时不时憧憬去美好的国度旅行。有时候转发段子哈哈哈,有时候转发温暖的东西,带上几颗心的表情。

她的第一条微博里面就是妈妈的留言:“谢谢这么多好心人记得我的歌子!谢谢大家!谢谢!”

很多人用所谓“理性”的角度去质疑她发动签名的动机。却没能体会到她这么久以来度过的难眠黑夜。

不知我的苦,别劝我大度。有些事根本过不去,能过去的就不叫事了。

她说:“不要让我走出来。”

我想起第一次和江妈妈发微信时,我只是转发给她自己和一些朋友呼吁签名的文章,她却说了无数声谢谢。

她和我母亲一样,坚韧,内心强大,痛而不言。我相信每一个母亲在孩子面前,都无比强大。

无法感同身受的痛苦有很多,失去亲人就是一种,它让人看不见,却从没有终点。

每一天都活在“她还活着”的昨天。每一次痛,就会想到再也见不到的来日诰日。

带着无以言说的爱,奋力而疲惫地活着。

在江歌妈妈经历了300多天的独自“奋战”后,她的身后已不是空无一人。数以亿计的我们,如今都在。

末那大叔,1米89有故事的温情大叔,像哆啦A梦和大白一样伴你成长,治愈所有不开心,代表作《你可以和左师长教师谈恋爱,但一定要嫁给右师长教师》。微信公众号:末那大叔,作者私人微信:monashu77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