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半夜晕倒,她砸开邻居的门……你都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生活就是这样

2017-11-14 21:01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文/锵锵匠

朋友在朋友圈里转了一篇文章:《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讯录里……》看了文章里的那些数字和故事,很难过。

“哈尔滨192.4万老年人口中有六成多‘空巢老人’。他们不怕死却怕生病,更怕给孩子添麻烦。在他们的手机里,孩子永远在通讯录的第一名。他们可能正是你的父母或你的未来……”

转发的朋友附上了几个字:看了,想哭,想回家。

她是外科主任,三甲医院的“一把刀”,近十年所有的节假日都在手术室里加班,大年三十都是一个德律风来了就走。

也许我们真的太忙了。这忙,分隔出两个世界,一边是在繁华都市属于我们的热闹,一边是安静家里属于父母的冷清。

在这个愈来愈多人的感慨和孝顺都活在朋友圈的时代,我们是否是已经忘了,对父母而言,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孝顺。

父亲倒下的那个半夜,母亲哭着砸开了邻居的门

朋友Z,老家山东,高三就出了国,在国外读完大学去了上海。他是金领,每一年几十万的收入,买了房也摇了车。

Z原本打算定居上海,去年春节,突然辞职回了山东。后来才知道,去年农历“小年”前一天,Z父亲半夜起来上厕所突然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母亲当时就吓懵了,手抖得连120都拨不了,最后砸开了对门的门,叫来邻居帮着打了德律风,又帮着护士把父亲抬上了担架。

Z说,如果不是回家过年时父亲还在住院,父母原本打算一直瞒着自己。他接到德律风赶到病房的时候,母亲正在给父亲翻身。身高不到一米六的母亲,费力地把一条腿抬上病床,伸手去抬体重将近200斤的父亲,因为用力,本就矮矮的身体显得更矮了,透着一种狼狈。Z站在那,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父亲要动手术,一家三口在病房里度过了那年春节。以往每一年回来,Z都忙着应酬朋友,七天的假期有四五天不在家。那个春节,他关了德律风,安心在病房里陪着父母,买菜买饭,打水洗脚,陪着来看父亲的亲戚朋友聊天,连个拜年的短信都没发一条。

他说,看着父亲躺在病床上,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春节后返回上海,Z跟老板递了辞职信,车子卖了,房子留着。他说,以前让父母来上海玩,他们总觉得会给自己添麻烦,这次,等父亲身体好了,一定要让他们来上海住一阵子。

“失去才知道爱护保重”是我们常为爱情流的眼泪,而父母,似乎永远会在那个原地等着,不会走,也不会伤。

可是我们其实不知道,那些没有陪在他们身边的日子,他们因为“不想添麻烦”、“不用告诉你”,曾经瞒着我们吃过什么苦、受过哪些伤,一小我私家或是两小我私家默默扛过多少难过、难熬的时候。

大年夜饭,爸妈桌上只有两盘饺子

朋友L开旅行社,一年到头都在外面飞,朋友圈里是世界各地的美景,真实的工作生活两不误。

旅行社的生意繁杂,旺季巴不得住在公司,工作的城市距离父母家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忙的时候,一个月也回不去一趟,赶上正忙的时候父母来了德律风,说不上几句就挂了。

L不喜欢过春节,他有个亲戚众多的大家庭,每次回家都要走动一圈,累,最近这四五年,为了躲清静,他干脆春节也定了旅行团,带着老婆孩子出去转一圈。

最入手下手,L劝父母一起出去,但老人年纪大了,也不习惯不在家过年,一来二去也就不提了。

去年春节,L定了大年三十晚上去日本的机票,收拾行李时发现儿子有一件行李放在了父母家,就开车去拿,开门进了屋,看到父母正在吃饭,走近前一看,竟然只有两盘饺子。

“这大过年的,咋就吃怎个?!”L又气又急。母亲有些慌乱地笑笑说:“没事没事啊,就剩我和你爸,凑合凑合就好了。”

对着那两盘饺子,L心里排山倒海。自己不在家过年的这四五年,估计父母的大年夜饭就是这么凑合过来的,别人家热热闹闹地做一桌子菜围着团聚的时候,老两口就这样对着一盘饺子“过年”。

那一年在日本,L第一次没心思去玩,父母桌上的那盘饺子,总在他心里晃。他说,父母退休工资不多,他赚钱后每一年给父母的都不少,总觉得这就是孝顺了,目下当今才知道父母缺的从来不是钱,是这个儿子能陪陪自己。

我们其实不太知道,不在家时,父母在用什么样的体式格局过着他们的日子。

他们可能一顿饭只做一个菜,吃不完下顿热热,不是舍不得,而是因为“你不在,我们凑合凑合就好了”;

他们可能足不出户一整天,看看电视浇浇花,甚至说不上几句话,因为“你走了,突然不知道干点啥”;

他们可以习惯了每天都去看看手机里你发的照片,念叨念叨拍照时的你,尽管拍照的时间已经是半年前。

父母的关切、家里的热闹,有时候会让我们有点想逃,可你其实不知道,自己真正逃开的是什么。

“我的手机安了微信,每天都视频一下吧。”

朋友C,30岁前是个叛逆少女,30岁后,她结婚、离婚,成了单亲妈妈,和母亲的关系一直不好。

C的姐姐很早就出了国,六年前父亲去世,母亲一夜之间老了十岁,照看外孙女成了她唯一的精神支撑,母女俩的关系才有了缓和。

姐姐一直想让C陪着孩子一起去美国读书,但母亲坚决反对,打着越洋德律风骂姐姐。

因为这事,母女俩的关系再次闹僵。C在和母亲的冷战里办完了需要的手续,总算松了一口气的她打德律风给母亲报信,一张嘴却哭了。

那之后,母亲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帮她们收拾行李,一件又一件。

转眼就到了出国的日子。C带着女儿和母亲一起去机场。出租车开动时,母亲突然握住了C的手,扭头看着窗外不出声,半个多小时,就那样握了一路。下车前,母亲塞给她一个信封,让她装好了上飞机看。

托运好了行李,要进闸了,母亲突然有点突兀地说,“我的手机安了微信,每天都视频一下吧。”母亲是从什么时候入手下手会玩微信了?C的印象有些模糊,她似乎从来都不玩手机的。

过了安检,她回头看,密密层层的人群里,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那是母亲,十多年前她这样送走了大女儿,那时她身边陪伴的是父亲,如今送走小女儿的时候,只剩下她一人?

C的眼睛一会儿就被什么东西糊住了,她张嘴想说些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

飞机上,她打开了母亲塞给自己的信封,是厚厚一沓美元和一个小本,打开,本子上手抄着“驻美领事馆”、“在美游客紧急救援”之类的德律风号码,密密层层抄了很多多少……

C想象不到连煤气费都不会交的母亲怎样一小我私家跑去银行兑换了美元,不会上网的她又从哪里一个个找到了这些德律风号码。

坐在舒适的飞机座椅上,C不可一世地痛哭失声。

我们曾抱怨父母不够爱我们。觉得他们冷淡、偏心甚至麻木,他们和我们就像站在世界的南北极,永远不可能彼此了解。但是认真想一想,我们有有多了解她们的喜怒哀乐、恐惧和痛楚呢?

他半夜晕倒,她砸开邻居的门……你都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生活就是这样

爱有千千万万种样子,属于父母的那种最简单也最执着: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在龙应台的《目送》里,有段几乎在各处看烂的句子。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没必要追。

很多没读过那本书的人,都以为这本书是龙应台写给儿子的,其实,那是她在父亲去世后受到触动才写下的文字。

这漫漫一生,我们对父母的感情始终是复杂的,渴望彼此靠近,有时又想远离。

这样的心情,或许只有当我们同样成为父亲、母亲,成为一个孩子的避风港时才能知道,无论长多大、走多远,受伤了、难过了、失去了才会发现,父母是孩子心里最软的软肋,最坚定的港湾。

人生如月圆月缺,总有遗憾,只希望我们对于父母的遗憾,少些再少些。因为,总有一天你会理解理睬,父母是你花心思和时间最少,却最爱你的人。

— THE END —

他半夜晕倒,她砸开邻居的门……你都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生活就是这样锵锵匠

一枚健康活泼的元气妇女,

没有甜蜜而忧伤,也不想永远在路上,

希望自己聒噪得很有趣,八卦得有智商。

愿用声色影像,照亮烟火人间

IDQiangQiang_Jiang

微博:锵锵匠的自留地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