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妈妈:如果你的后半生只有痛,江歌该有多心疼

2017-11-14 01:1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来源:潘幸知(ID:sharpshow)

文/幸知在线杨雅倩王二丫

今天,是留日女学生江歌被杀害的第375天。

事情过去已经一年多了,凶手至今还好好活着。

日子一天天过,对江妈妈来说,它的意义只在于:“江歌被杀,多了一天

江歌妈妈:如果你的后半生只有痛,江歌该有多心疼

江歌的妈妈每天都会给女儿倒水、擦桌子。然后坐在这张书桌前,对着江歌的照片说:妈妈很想你。(来源:央视记者王志安微博)

01

回忆,就像捅刀子

《场合排场》,没能挽救场合排场

故事入手下手本来很简单:一对同居的情侣闹分手,前任不同意,一直纠缠,还稍微有点暴力倾向。

被害的江歌,就是这对分手情侣中女生的闺蜜。这个女生,是刘鑫。分手后的刘鑫没有地方去,江歌收留了她。

刘鑫分手的男朋友突然出现,江歌在家门口截住了他,而真实的当事人、她的闺蜜刘鑫,在屋里。

后来,江歌在家门口被捅了十多刀,刀刀致命,最后因为失血过多而去世……

这样的悲剧,放在哪一个家庭,都是无法接受的。更加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女儿江歌因为闺蜜死了,她的闺蜜却一直拒绝现身,微信不回、德律风不接,却在惨案发生两个月之后,自己做了美美的发型,愉快地发起了聚会的自拍。

无奈之下的江歌妈妈,把事件曝光在网络之后,刘鑫一家才出现。而他们出现的体式格局,更加让人心寒。

刘鑫的妈妈对着失去女儿的江歌妈妈说,你女儿就是短命,跟我女儿不妨事。

刘鑫说,你再不删除网上的言论,我就不出庭作证。

后来,刘鑫一家的信息被公布在网上,网友的人肉搜索,让更多关于这个家庭的隐私被曝光。谴责、谩骂、诅咒,像洪峰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地扑向刘鑫一家……

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央视记者的斡旋,今年8月,刘鑫终于答应见江歌的妈妈。下面这段视频,就是两人见面的场景。

江歌的妈妈说:

你也不用承认你懦弱胆小,女孩子嘛,都害怕。我江歌,也害怕,江歌倒在自己的家门口,看着那一扇你没有反锁,她却进不去的家门,身上的鲜血,一点一点的流干……

嘴里喊着,妈妈,妈妈,对不起……妈妈,我舍不得你……妈妈,我想你了……妈妈,你救救我……十刀啊,都刺到我的身上该多好!

看着视频打出这段文字的时候,我的手都在颤抖……

我不知道,江妈妈是怎么挺过来的。她的痛苦,定会强于我千倍、万倍。

而刘鑫是怎么回应的呢?

“我今天是让阿姨来出气的,我一直以来确实是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确实很多时间没有回您的微信,我确实说了很多伤害您的话,我也知道错了。所以我今天很诚恳的来了,您说什么我都接受,我目下当今只想跟您统一战线,还江歌一个公道。您接受我行吗?”

说真的,这话我都听不进去。江妈妈也直接点出了刘鑫来这的目的,不是因为知道自己之前态度错了,而是被记者找上门、有舆论压力了:

“在你的心中,在你全家人的心中,你们的名誉,你们的声誉,什么东西都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我说的不合错误吗?”

这段视频发布之后,更多的愤怒和声讨涌向刘鑫一家,最具代表性的,是一篇题为《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文章。矛头直指刘鑫。单单是首条评论的点赞量,就已经超过10万,作者在精选留言的回复中多次提到“我会杀人”,有媒体提出质疑后,这样的回复消失了。

这次舆论热潮的缘起,是央视的节目《场合排场》,也就是前面引用的视频。而面对目下当今的场合排场,查询拜访记者王志安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我们促成江妈和刘鑫见面,原本是希望双方可以或许化解误解,早日走出痛苦,更希望双方能和检方律师一起,让陈世峰接受应有的制裁。但可惜,我们的目标没有实现。面对生活中的悲剧,很多时候我们身为报道者,也充满了无力感。

江歌妈妈:如果你的后半生只有痛,江歌该有多心疼

江歌妈妈:如果你的后半生只有痛,江歌该有多心疼

02

谁伤害了江歌妈妈

看视频的时候,我对一幕印象很深很深。当刘鑫终于提出见面了,江妈妈的身体浑身颤动,幅度大得惊人。见面之前还带上了速效救心丸,跟身边的人说,一旦我出现什么意外,拿几粒塞到我的嘴里就能够,我放在口袋里了。

好让人心疼!一小我私家的情绪得强烈到什么程度,才会浑身颤抖?一小我私家的精神状态得到什么程度,才要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江妈妈为何会成为这样呢?

江歌妈妈:如果你的后半生只有痛,江歌该有多心疼

“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去见我的女儿,可是见到的不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了,见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是一具满身都是伤口的尸体,脖子,前心,剃光了头发,戴着那种医院的手术的那种帽子,她漂亮的衣服没有了,是医院无纺的那种手术服,嘴巴歪着,眼睛不克不及闭合。”

终于见到了女儿的“闺蜜”,江歌的妈妈对刘鑫说: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跟你微信、视频,你告诉我江歌在医院里,我一会儿瘫软在地,你的父母没有一句温暖的话,转身就走了。

从江歌遇害的第一天,我真的很希望,见到跟江歌住在一起的那个闺蜜,把江歌称之为在日本唯一的亲人的那个好朋友,我就微信找到了她这个好朋友——“不回”。

我没有办法,我去到了你老家,我还是找不到你刘鑫。我没有想把你怎样,我只想问问你刘鑫,你是当事人,江歌究竟是为何被杀害的?我想知道真相,只想知道江歌最后的时刻,是什么样子?她怎样对妈妈不舍和牵挂?

你刘鑫连这一点都不克不及满足我,你们全家拉黑我,就仅仅是因为我把你全家的名字曝在了网上。因为你们的名誉,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你们的良心在哪?!

最后这句,是嘶吼……

女儿被砍了十几刀,这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无法描述的创伤。当她带着女儿的骨灰回国时,一名日本老师送给了她一本书,告诉她,悲伤的时候,可以看一看。

江歌妈妈:如果你的后半生只有痛,江歌该有多心疼

江歌妈妈向央视记者展示日本老师的赠书

素未谋面的日本老师,都想着要为这个悲痛的母亲做点什么,帮助她减轻痛苦。

其实,最有可能、也最应该帮助江歌妈妈度过痛苦的,是刘鑫。而她,什么都没做。哦不,她不是什么都没做,她是携家人给这个可怜的母亲心头多捅了几刀。

有句话说,真实的创伤,永远是二次创伤。可以或许成为创伤,往往是因为我们痛苦,没有被看到。

就像小时候,如果你遇到了挫折和创伤,家人可以或许理解和安抚你,那么你的痛苦是被看到的,情绪是被接受的,你就会稳定下来,伤口会慢慢愈合。如果没有被安抚,被冷漠对待,甚至受到了求全谴责,这才会形成新的创伤。

这件事情也是如此。

刘鑫可能因为不敢面对事实,不敢面对内疚,选择逃避。但是,她和家人的施展阐发,却对江妈妈造成了更大的伤害。他们施展阐发出的人性之冷漠,也让每个人受伤。这也是为何,舆论对刘鑫的愤怒,甚至超过了对杀人犯的愤怒。

刘鑫也毁了自己的一生,面对无处不在的舆论,找不到工作,不敢出门,经常做噩梦.......

03

亲人离开,走出伤痛需要多久

知乎上有网友说:

有段时间,我和江妈妈的情况是一样的,单亲,和父母共同带我的女儿。所以抚躬自问,如果我碰到这种事,一定一定一定做不到江妈妈这么自持,理智,强大,隐忍。

我会过激的多的多,别给我说什么提刀砍人,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太过激,偏执。我特么独生女儿被人杀了,还是因为这么不配为人的一家人,我还管什么对错,教养和未来?还忍二十年等她有报应?我真的做不到。

所以我觉得江妈妈特别很是令人敬佩,可以称之为做人的楷模。

我也被这个外表平平无奇的妈妈征服了。面对刘鑫的道歉,她自己还在瑟瑟发抖的情况下,她说了一句话:

刘鑫啊,我需要跟你说句,对不起。对不起,我5月21号发布的那篇逼你现身的文章,我把你全家的信息暴露在网上。不过,你也说过没有那篇文章,你不可能现身,不可能露面,是吧?

最后江妈妈还说,我特别很是感谢你今天有勇气来面对镜头。

面对刘鑫,不骄不躁,各种不带脏话的怼刘鑫,这样一个妈妈,值得拥有不那么痛的人生。江妈妈自己也说,她知道所有好心人都想让她好好地生活,可是,做不到。如果她做到了,就意味着她真正彻底地失去女儿了……

她还不忍心告别。还不是告别的时候。如果可以,我想抱一抱这个母亲。真的不忍心,看她抱着已然逝去的幻影,努力想要去抓回。

亲人离世,到底要多久才能走出伤痛?

答案是:不知道,没有捷径。很多人会习惯地劝:不要想太多,不要老回忆过去,不要老哭了,都不漂亮了。然而,这其实不是最好的体式格局。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有一个女人爱人去世之后,家人都也很少提起这件事情,也不允许她哭,这样她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事情了,结果在三年后的某一天入手下手,天天早上都是哭着醒过来的,还出现了一些抑郁的施展阐发,没有办法再正常生活和工作。

面对亲人的离世,我们内心会很痛,甚至想起来就想哭,无法承受,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我们需要好好哀悼,而不是压抑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看起来很坚强,没什么事了。

这大概也是为何葬礼的流程会这么复杂,过一段时间就要烧一次纸。

去年的时候,我姥爷也去世了,因为意外的车祸,大家都挺接受不了的。每次烧纸,亲人们都会痛哭一次,不过随着一次次的烧纸,可以或许感触感染到大家的伤痛在减少,入手下手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了。

人在面对生死离别时,我们都需要一个好好哀悼的过程。在最痛苦的时候,身边有人陪伴就能够了,其实不需要说太多,做太多,让她把情绪宣泄出来,或者只是陪着她静静的呆着。

如果这些都没有效果的话,那多是当事人其实不想走出来。就像江歌妈妈说的:“我其实不想走出来,因为走出来就意味着我真的失去女儿了。”

其实,我们都会有一个错觉,以为放下这件事,就会切断彼此之间的情感链接。其实不是。放下,其实不需要忘记你们共同拥有的过去,也不需要强迫自己停止思念。

对于江歌妈妈来说,放下,依然爱着,以更好的体式格局。

04

江歌:妈妈,你生命的意义不止于此

面对镜头,江歌妈妈说:

一小我私家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肯定生命有存在的意义。之前,我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江歌。那么,我目下当今还继续活着,存在的意义还是江歌。

没有了女儿,就没有了统统。没有了家,没有了希望。没有了天,没有了生命。我目下当今就在这苟延残喘,只为江歌讨一个公道。

我们很难想象,这样的话,出自一个在集市上批发布料的劳动妇女。听着多么心酸。我想,如果江歌能看到的,她一定更心疼。

每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最希望的,莫过于妈妈可以或许幸福,可以或许有属于自己的快乐。江歌一定不希望,妈妈为了自己,再去牺牲自己的后半生。如果江歌在天有灵,看到妈妈说出上面的话,她会说:妈妈,你生命的意义不止于此……

希望,江妈妈可以或许请愿成功。罪恶,应该被惩治。但也真的不希望,江妈妈把人生所有的寄望,一直放在这里。

已经离去的,终将离去。

相信江歌也是如此。讨回公道之后,她更希望妈妈能幸福。

在会面过程当中,刘鑫说过一句对的话:“不想看到你这么痛苦了,因为您跟江歌真的很像。”

这样一个好妈妈,值得拥有更幸福的生活。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意义。不单单是为了家庭、孩子、工作、地位。还有,你自己。

希望,江歌的妈妈可以或许看见自己。希望所有妈妈都能看到。

微信搜索“潘幸知”或 sharpshow免费获取文章,学习女性情感自立,探求婚姻幸福的秘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