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坐女孩腿上:社会文明进步,不是用道德绑架逼出来的

2017-11-03 05:35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社会文明进步,不是用道德绑架逼出来的

文/马进彪

1030日,上海地铁2号线,一老人要求坐在爱心专座上的女孩让座。遭拒后,老人拉扯并辱骂女孩,甚至坐在女孩腿上,女孩当场气哭。车内不少乘客出头具名求全谴责老人,有人大喊“耍流氓”,老人则与乘客互怼。(现代快报1031日)

老汉坐女孩腿上:社会文明进步,不是用道德绑架逼出来的

毫无疑问,给老人让座是一种小我私家的美德,社会需要这样的美德,因为谁都有老去的时候,如果我们还不是今天的老人,那就一定是正走在老去路上的人。今天的年轻人成为来日诰日的老龄人,不仅是岁月时光的自然轮回,其实也是一种社会需要的自然轮回。

从这个意义上讲,关照今天的老人,就是在关照来日诰日的自己。而且,中国已经步入了老龄化社会,对老年人的关照已不是无关紧要的事,而是一件必须要在全民互助的根蒂根基上协力进行的社会事宜,这种全民互助,会是一种更高层面社会文明进步的施展阐发。

但是,社会文明的进步,是一种多层次多角度看待同一事物的综合使然,它既不会因为道德绑架而变得日新月异,也不会因为一些人的不以为然而止步不前。因为在一个社会中,总会存在着多维度的行为取向,只要不与法律冲突就没有根本上的对错之分。

而在多维度的行为取向之中,总会有一部分人,甚至是大部分人,何乐不为地为社会文明进步做出贡献,其实这是一种社会自然存在的均衡机制在发生作用。因此,人们没必要担心社会文明会在进步中出现非此既彼的一边倒状态。

给老人让座是一种社会提倡,但它还不克不及成为一种法律上的义务。因为让座者的即时判断,也是对自己身体的一种即时衡量,在特殊情况下,人的需要其实不能与年龄相对应,而决定于他的即时健康状况。作为年轻人,总体上说应当关照老人,给老人让座,但这其实不能排除年轻人也有需要坐着的时候,尽管这是极少的特别情况,但这种情况确实存在着。

从一些新闻报道中不只一次地看到这样的案例:年轻人突然晕厥在车箱里或过道旁,但之旁人其实不能从他身体上看出什么征兆。而从最近几年全民健康查询拜访来看,患高血压心脏病的年龄线愈来愈低。因而,能不克不及给老人让座,其实不能简单地以是不是年轻为衡量标准。

这位不愿给老人让座的女孩,也可能有着某种她认为很重要的缘故原由,但这没必要刻意向谁解释,因为她可能就是有坐着的需要,而作为那位老人来说,也不应当非要逼人说出不让座的缘故原由,因为女孩本身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作为那位老人来讲,应当尊重这位年轻人的选择,只可商量,而不可牵强,更不应坐女孩腿上,因为这对更多的人,也构成一种不文明的刺激。

在芸芸众生的社会中,文明进步的脚步不可能整齐划一,只能循规蹈矩自然而然地形成,它有着多层面的自我衡量和现实约制,也需要社会的人性化促动。但不论是让座的人还是接受让座的人,都在不停地变换着角色,只要在心里问一句,“我要是别人能做到什么程度?”其实,这就是一种相互理解的心理根蒂根基,而没必要将事情弄得非此即彼,或用道德来绑架现实。社会文明的进步,其实不是逼出来的,而是多种社会作用力的综合为之,而其中,就有对他人自由选择的包容力。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