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在树林中“自缢”身亡,6年后其母竟收到死亡现场照片

2017-11-02 22:5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编译:馒头老妖

今天,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已经成为全社会都很关注的问题了。特别是一些未成年人,因为感情或学业上的挫折,草率的选择了自戕的不归之路,实在是特别很是令人扼腕。

而今天的案子,就和这种消极心理颇有关系……

悬案提示

〇本案至今仍未破获〇

本案,于1986年7月31日,发生在美国马里兰州的银泉县( Silver Spring,MD)。

确切的说,在它发生的时候,或许还并没被当成刑事案件。案子的主人公叫做基思·沃伦(Keith Warren),时年19岁,刚考进北卡州州立大学。

他在那段时间,整个状态就已经有点不合错误劲了:他变得很胆小如鼠,也能够说有点神经紧张,总说有人在四处找他,而且说得有鼻子有眼的,那小我私家叫做“麦克·芬莱”(Mark Finley)。

家人就问,他找你是要做什么呢?

沃伦说我也不知道啊。

少年在树林中“自缢”身亡,6年后其母竟收到死亡现场照片

基思·沃伦(此照拍摄于他17岁时)

家里人虽然有些担心,但似乎也帮不上忙……直到7月31日这天,噩耗就突然传来了。

那天上午,沃伦和往常一样离开家门,但却很晚都没有回来,这让家里人入手下手担心了。随后,一个德律风打到了他家,是从警方打来的,内容却很简单:基思·沃伦,自杀身亡了。

“什么!”家里人当然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他怎么就突然想不开了呢?

警方还告诉他的家人,基思的遗体经过检验,确认是自杀身亡,概与他人无关,所以已经送到一家殡仪馆里去了,你们赶紧去看看吧。

他的母亲和姐姐跑过去一看,静静的躺在花丛中的,果然就是基思·沃伦……

白发人送黑发人,当然是一件特别很是伤感的事情:早上出门时才道过别,目下当今居然阴阳相隔,唉……

警方简单的介绍了相关情况:大概六个小时之前,警方接到群众举报,说在某某山坡的树林里,发现一位男子挂在树上,看样子应该是不行了。

警方遂赶到现场,将该男子从树上放下来,确认他已经死亡。根据身上携带的证件,警方确认了他的身份,就通知了家属。

随后,基思·沃伦下葬。然而,他的母亲却始终觉得不合错误劲:且不说有无自杀动机吧,连个遗言都不留,有点说不过去啊……但这也只是怀疑而已,似乎缺乏证据。

时光很快就滑过去了……

1992年4月9日,原本是沃伦的生日,而如今蛋糕虽在,却没有人来吹蜡烛,让沃伦的母亲不仅黯然神伤。她像往常一样走到门口,看到信箱里头有一个信封。信封上没有邮票,没有地址,很显然是有人直接放进信箱的。

她有些困惑,撕开信封,里头是几张照片。定睛一看,让她几乎瘫倒在地:

里头是基思·沃伦的死亡现场的照片。

具体而言,这两张照片,都是沃伦缢死时的场景,第一张是从他身后拍摄的全景:

少年在树林中“自缢”身亡,6年后其母竟收到死亡现场照片

第二张,则是拍摄的脸部和缢索特写:

少年在树林中“自缢”身亡,6年后其母竟收到死亡现场照片

常看侦探小说和法医知识的读者都知道,区分某个死者是自缢还是他人勒死,有一个古老的原则,叫做“八字不交”。

原理也很简单:如果是自杀,通常是把绳子打成环套,再把脖子伸进去,随即身体悬空或失去部分支撑力,喉头和颈部侧面随即受到绳子的压迫,迷走神经和颈动脉都会受到影响,导致反射性呼吸骤停和大脑供血不足,很快造成死亡——然而,脖子的后部,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后颈窝”,几乎不太可能受到绳子的束厄局促,当然也就不会形成勒痕。

宏观来看,就是脖子上的勒痕其实不是一个完整的圆形,后颈处形成一个空档,俗称“提空”,也就是“八字不交”。

相反,如果是某人先做好一个绳套,再将他人勒死,那被害人一定会拼命挣扎。为了压制被害人的反抗,加害者本能的就会猛力拉紧那绳索状物体,把绳套越拉越小。

这样,整个脖子上就会留下一个完整的勒痕,就像是一个圆圈,成为他杀的一个重要标志。

回到本案,从第一张照片中,很容易看到“提空”的存在,也就是说,本案似乎依然应该维持自杀的结论……

然而,一个细节却让沃伦的母亲不寒而栗:他当时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其实不是他自己的。当遗体送到殡仪馆时,殡仪馆顺手帮他换了衣服,所以家属到的时候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此外,家属还质疑说,沃伦当时的姿势是半坐着的,虽然这种姿势也能够完成自缢(称为不完全缢吊),但何必非要找一棵这么矮的树呢?半躺着死,明明树林中有更高的树。

拿着这些照片,沃伦的母亲随即找到了当年办案的警察。

警方承认,呃,当时工作做的是有点不到位,找了个验尸官看了下就下了结论,呃,那个验尸官确实不是医生,不过也做了很多年了……当时怕尸体腐烂嘛,所以殡仪馆就赶紧给他做了防腐处置惩罚,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沃伦的家人随即决定,开棺验尸,重新查询拜访本案!

很快,法医有了新的发现:基思·沃伦并不是死于机械窒息,而是死于一种毒性很大的物质(未公开具体毒物名称)。

换句话说,他是在中毒身亡后,或者濒临死亡时,被人挂在树上,伪造的现场。

这下,警方就很尴尬了……但一成不变,再要重启案子查询拜访,也已经很难了:在案发后不久,警方就派人砍伐了那棵基思曾挂在上面的小树,理由是“收集证物”。

然而,当时案子都已经结了,似乎没有必要再收集吧?再说了,测量、拍照也就够了,何必非要把树给砍了,再带回警局呢?就算带回去了吧,可随后再找,怎么也找不到了,彻底消失,没准是当圣诞树给用了。

对了,据说和照片一起寄来的,还有一张纸条,写着“下一个就是麦克·芬莱!”在收到这封信一个月后,麦克·芬莱真的死于意外:骑车时摔倒,颅脑损伤、医治无效。

然而,也有人怀疑,麦克·芬莱也是被谋杀的,但并没有可信证据。

所以呢,尽管疑点重重,但对于基思·沃伦的案子也依然没有什么进展。

然而,当时警方对待此案极端不负责任,是造成这种场合排场的直接缘故原由;家属甚至怀疑警方是否是故意在包庇凶手。

但愿,案子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吧……

编译:馒头老妖,出处:果壳网,悬疑志微博主要是分享各类奇案、悬案、大案、重案、悍匪、局骗及基于真实的故事,欢迎关注!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