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悬案:独身只身女子跑步奸杀案

2017-10-27 07:2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凉凉万福金安

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跑步,已然成为都市丽人锻炼身体的主要体式格局之一,但是女孩子最好还是不要晚上一小我私家跑步,这里分享两个新加坡独身只身女子跑步奸杀案,案件最后都未破,希望借这两案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尤其是女生,增加戒心,快过春节了,坏人入手下手更频繁的出手了,大家多长心眼啊,注意人身安全!

第一个案子发生在1985年5月22日。傍晚6点,正直夕阳西下,洒得旧荷兰路后面的玛丽兰通道一片金黄。这一带豪宅林立,附近是一大片丛林,清晨柳绿桃红,傍晚霞光斜射,环境清幽,晨昏皆有不少人爱在这里跑步健走,享受城市绿洲难得的自然风光。

新加坡悬案:独身只身女子跑步奸杀案

玛丽兰通道

18岁的张腺丽穿着运动汗衫,黑色短裤与粉红色的跑步鞋,正慢慢沿着一条窄窄的小径轻快的跑着。两旁都是丛林,几株高大的古树遮掩着夕阳的余晖,忽明忽暗。再跑过去便是丰永大三邑祠客家人的坟山,过膝的杂草随着晚风拂动。

张腺丽来自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家住玛丽兰通道一栋双层独立洋楼。她的父亲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经理,家中姐弟三个,张腺丽排行第二。她勤奋好学,乐于助人,得才兼备,是在读初级学院的圭臬标准生,两个月前她曾许了个生日愿望,希望初院毕业后,飞去澳大利亚与姐姐会合,一起深造。

新加坡悬案:独身只身女子跑步奸杀案

张腺丽

张腺丽平日也热爱健身与运动,擅长打垒球,嗜好探险活动。每天傍晚,她都会踩着脚踏车,停放在旧荷兰路入口处的咖啡店外面,然后沿着丛林旁的小径跑步。

张腺丽不会知道这一天坟山荒野深处,有对邪恶的双眼,正在追踪她的一举一动,紧盯着她曼妙的身段淫淫笑意。

当天晚上9点,张腺丽没有按时回家。她的母亲张太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丈夫此时正在德国慕尼黑考察业务,家里只剩她一个成年人,遇上这种从未遇过的事情,真得不知如之奈何。她连夜打了几个德律风,向张腺丽的好友与同学探询探望女儿的下落,但他们都说在放学后就没见过张腺丽。

跟多名亲友经由过程德律风商量后,当天凌晨4时,张太太亲自到东陵警署报案。在亲友陪同下,她随着警几个警察,沿着女儿跑步的途径,寻找她的踪迹。

来到咖啡店外,张腺丽的脚踏车犹在,显示她跑步未归。这时候张太太有了不祥的预感,她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往坏处想,但眼泪早已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警方寸土寻找了前后7个小时,几乎翻转了整个坟山,但仍然没有张腺丽的下落。

新加坡悬案:独身只身女子跑步奸杀案

丰永大三邑祠客家人的坟山

17个小时后,张腺丽的遗体在坟山丛林深处被发现了,尸体一丝不挂,凶手将她的双手用胸罩与汗衫反绑。她脸部朝下,满身泥浆,短裤与跑步鞋散落在附近的草丛里,横尸地点离开大路约7米。

横尸处草泥杂乱,留下激烈挣扎的痕迹。除此,张腺丽的鼻子与脸瘀黑浮肿,显然是在与凶手顽抗时,被重拳狠击。致命伤是她的颈项上的刀伤,凶手至少砍了6刀。另外,法医判断凶手也有企图施暴的迹象。警方由此推断,张腺丽在跑步时遇上色魔,她为保清白,奋力抗拒,结果惨遭杀害灭口,颈中多刀流血过多致死。

普通失踪案件变为刑事案件,刑事侦查局介入查询拜访却最终无功而返。当时的两种可能性如下:

1、当年张家悬赏5万元,经由过程警察总监的名义缉拿杀害张腺丽的凶手,新闻见报后,多名附近居民向警方提供了一些情报。

其中一个情报是关于坟山附近出现的一个暴露狂,他曾经在多个清晨与黄昏,向路过的女子,露出下体。查案人员后来逮捕了这名年轻的“露宝客”,但却找不到他有在现场的证据跟其他相关线索,只好把他给放了。

另外,那一段期间,坟山一带有多个建筑工地,外劳成群,有好几个场聚集一起,对着跑步与路过的女子比手画脚,或是吹口哨嬉笑。警方自然没有放过这条线索,传问了多批外劳,结果却徒劳无功。

2、另外一个可能性是恶性商业竞争。由于张腺丽的父亲在商场上颇具盛名,会不会因此树敌,招人妒忌,特意在他到国外时,转向她的爱女下手作为报复?但警方很快就否定了这一点,因为根据他们查询拜访所得,张家上下,从未与人结怨。张腺丽出殡时,前来告别的亲朋戚友,多达500多人,因而可知张家人缘之佳。

案子在6年后呈交验尸庭研审,验尸官判决张腺丽是遭一个或多个不明身份的凶徒所杀害。究竟凶手确实有几人?凶徒如何行凶?凶器又是什么?这些谜团至今都是一连串的问号。

第二个案子发生在2000年2月8日,这天是农历新年大岁首年月二。

武吉巴督自然公园也是一个风景秀美如花的地方,受到晨练人的喜爱。这一天,跑步的路人甲乙丙都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尖叫,他们循声寻找,发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倒在丛林里。女子不省人事,衣衫凌乱,头破血流,显然是遭人从后袭击。

新加坡悬案:独身只身女子跑步奸杀案

武吉巴督自然公园

路人们吓坏了,赶紧报警召救护车。

受害人当时27岁,姓蔡,洋名Linda,是一家外国驻新加坡的石油公司的高级财务经理。原本要在两个月内与大学同学完婚,没想到一次普通跑步竟让两人从此阴阳永隔。Linda在留医一个多星期后,在昏迷中去世,因为缺乏目击证人,警方掌握的线索有限,案情陷入胶着状态。

验尸结果显示,Linda遭到凶手奸污,然后在逃跑之时被凶手从后面袭击。

警方出动600警力,在武吉巴督自然公园展开大搜索,同时展开广泛查询拜访。警方翻查了与性暴力案件相关的档案,包括可疑的人物。当时,有查案人员想起15年前发生的初院女生张腺丽为保清白遭杀害的案件,一度怀疑是连环杀手潜伏多年后复出犯案。

两案的共同点是:两名受害人都是在丛林跑步时遭遇毒手,差别只是遇袭的体式格局。但在与法医查证两女遭性攻击的部位后,警方排除连环杀手的论据。

Linda案当时轰动了武吉甘柏整个社区,基层组织筹款悬赏缉凶,从2万元增加到8万元。这个社区同时成立了自愿巡逻队,在自然公园与荒僻罕见处巡逻,除保护独身只身女子出入的安全,也希望可以找到千丝万缕,协助警方侦查此案。

可惜,警民各方虽然已经尽了全力,直到今天,跟张腺丽遇害案一样,凶手仍然逃出法网。

作者:凉凉万福金安,出处:天涯社区,有删节,特别声明除标注“原创”之外,其他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51区、百度贴吧、台湾论坛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悬疑志同意其观点。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