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2017-10-24 17:28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最近GUCCI做了一件大事。

10月11日,他们CEO颁布发表,不再使用动物毛皮作为原材料,库存毛皮产品全部拍卖,捐给动物保护组织。许多媒体入手下手用下面的标题写文章: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文章的逻辑,和动物保护组织每一年每个月向外输出的那些海报一样,就是告诉你我们养动物,从他们身上取材料做包做鞋的行为多么残忍。

比如这样的宣传画。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比如这样的段落:

每一年超过3500万只水貂被生生剥皮,它们的一生注定充满血腥痛苦与挣扎。

在养殖场中,每只水貂从小就被关在狭小的笼子中上蹿下跳。

这相当于将一小我私家关在不到半平米的房间,转个身都很难,直到死亡。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它们通常不会活过一年,用于繁殖的水貂将被饲养4年,相比同类,它们活得更久,经历的疾病、虐待、恐惧乃至精神折磨更为绵长。长时间折磨下,心理疾病蔓延。多数水貂时刻啃咬铁笼,试图逃出,自残、啃食同类事件每天都在笼中发生: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任何逃跑的水貂都会被踩在地上以示惩罚,再被扔回笼子中,受伤的水貂不会被医治。

人们任由蛆虫爬满水貂伤口,撕扯腐肉,剩下骨头裸露在毛皮之外。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这样的内容隔一段时间就会刷一次屏。

比如某狗肉节,宠物保护组织会做海报,展示狗狗被关在笼子里,绝望无助的样子,以揭示那些吃狗肉的人的残忍。

就像前段时间有人跑去泰国,拍摄训练大象的内幕,训练人员从小威逼利诱小象,直到把大象这一动物驯服,供人类骑乘。

确实很残忍,对吧。

我也觉得残忍,但我实在没办法支持,因为我至今也想不通,我们保护水獭,保护大象,而不保护鸡鸭鹅猪牛羊的逻辑在哪。

1,养水獭剥皮很惨,养鸡下蛋就不可怜了?

是的,你看过纪录片,看过那些内幕,知道给水獭剥皮特别很是悲惨,所以心生怜悯。

那牛呢?

新西兰是全球公认最好的奶源供应地,然后他们那有个动物保护组织,跟踪偷拍了他们那养牛业养牛的全过程。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比如刚出生的奶牛,是不允许和妈妈待在一起的,它们母的会被养起来,公的就直接搭上列车,去远方被人类吃了。

有超过200万只小牛,在不到4天的时候就进了屠宰场。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妈妈追也追不上。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该死就死吧。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当然这还算好的,究竟结果这些牛牛还能到草原上,散散步,还都是散养的牛,而在美国更工业化的养牛场里,多的是从出生到死亡,可能都没出过工厂的肉牛们。

活着的时候被虐待,死了就这样被拖走。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水獭是可爱,但是牛牛不可爱吗?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还有猪呢?

别忘了你们目下当今还在用着猪猪的表情呢。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事实上,猪也是很聪明的一种动物。

但是却几千只几千只,终生挤在狭小的养猪场里,不见天日。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被逼着吃了睡,睡了吃,还要被阉了长肉,等肥了就被送去屠宰场,变成各种猪肉制品。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这都不是最惨的,最惨的应该是鸡。

自然界中小鸡出生的第一天是在母亲温暖的羽翼下渡过的,而在食品工业中,他们的第一天却犹如恶梦一样平常。不计其数只小鸡被投入冷冰冰的机器中,将它们和蛋壳分离。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它们只是机械作业流水线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整个过程当中没有呵护或关怀,感触感染不到丝毫对自己生命的尊重。在恶劣的条件下,不是所有的小鸡都能在传输过程当中存活下来,工作人员会将那些虚弱无力、有生理缺陷、较晚被孵出的小鸡筛选出来,扔进垃圾袋中。

比如下面这个工作人员,就在把一个长不大的小鸡的头扯下来。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被淘汰的小鸡的生命可能不到一小时,它们会和它们的蛋壳一起,倒入运输箱里,等待它们是成为垃圾的命运。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而存活下来的小鸡,其实生命也长不到哪里去。

因为它们是专门育种出来的肉鸡,所以它们会在养鸡场,以非自然的速度生长,基本可以等同于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让一小我私家类婴儿,长成奥尼尔那样的壮汉。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如果有的小鸡,受不了这样的成长速度,等待它们的,也只有残忍的死亡。而受得了的,基本也会在40天大的时候被送去屠宰场,然后变成我们目下当今吃的鸡腿,鸡翅,参鸡汤,老母鸡汤,小鸡炖蘑菇或是其它统统鸡肉制品。

从出生到死亡,一共40天,从来见不到太阳,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

是否是比水獭惨多了?

而全球每一年被这样杀死的小鸡,超过600亿只。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所以事实就是不要随意把人类的情感代入到动物里。

因为如果按照你们写水獭的体式格局,用人类的情感代入到动物中,每种动物的生命都显得极其悲惨,最终导向的就只有素食主义一条道路。

但你真的要让一小我私家类这辈子都不吃肉,那可真是比喊两句口号,发起一些运动难多了。

究竟结果我们花了这么多年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创造了这么多武器,科技,文化,凭什么要求我们吃素呢?

况且素食主义者,又考虑过植物的感触感染吗?

树第一个不服:“我每天生产的氧气可以供四小我私家类呼吸,难道不应该保护我吗?”

“为何你们还在用木头做房子,做家具?”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除树以外,各种瓜果蔬菜全都不服,究竟结果它们在地球上这么多年,把地球改造的如此适合人类居住,凭什么要被人类吃呢?

就算纯吃素,那么不论粮食还是蔬菜抑或是水果,那样没有施化肥、撒农药?施化肥和撒农药肯定会对地里的昆虫以及天上的飞鸟、蛾造成损害,甚至直接杀死这些昆虫和小动物,哦,对了,还有土里的微生物,要不要把他们的权利一起保护了?

逻辑上根本就说不通嘛。

在做动物保护的公益广告的时候,一个惯用的手法就是把动物和人类的角色换过来,

让人感触感染到我们对动物都做了多么残忍的事情。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什么如果人类也在台子上被剥皮,什么如果人类也被取胆的公益广告。但其实这些事情在现实中都不会发生,因为只要人类还有那么多武器,就不会被按在台子上被剥皮。而且只要动物屠宰工业最终还是指向动物屠宰,那其实动物的命运就不会有变化。

它们生下来就是为了长大后被人类吃肉,仅此而已。

不要再用众生平等掩耳盗铃了,人类就是比这统统动物,植物都要高等,所以可以把这统统当作资源来利用,我们连人人平等都实现不了,还谈什么众生平等。

承认人类就是高等真的没那么难。

2,别再掩耳盗铃了,人类的保护行动,最终保护自己的才说得通。

统统的环境保护也好,动物保护也好,拨开外衣来看,其实都是人类利己的一种行为。

其实如果摆脱动保人士的那种说话体式格局,用比较安静冷静僻静的体式格局来说,动物保护分为挺多种,比如野生动物保护,动物权利保护,动物福利保护和宠物保护。

目下当今争议比较大的是动物权利保护和宠物保护。

动物权利保护就是上面说的,用人的权利和感触感染,代入到动物当中,然后进行反对的行为。诸如此类。

而宠物保护说到底,就是保护我们一样平常看起来比较萌的动物,比如说猫,狗比较萌,和人类亲近,所以要保护它们,而蛇,鼠比较丑,和人类不亲近,所以就不保护它们。

其实无论是动物权利保护还是宠物保护,都是一些人经由过程“我保护了动物”这一行为带来的道德高地,带来快感的行为。

这种行为如果日常平凡自娱自乐当然没问题,比如你好好赐顾帮衬自己的宠物,对自己的小老鼠和孩子厚此薄彼,甚至你拍下来,发网上让人点赞,都没问题,这是你的权力。

但偏偏他们会强行向他人推广这一价值观,侵犯他人合法权利。

比较极端的比如因为人类不会希望自己被关起来做实验,所以闯入实验室放走实验小鼠啦,攻击进行动物实验的科学家啦。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还有比如说人肯定也不希望被剃毛,用来做毛毯,所以反对羊毛围巾的啦。

还有类似违法上高速,拦下肉狗车,造成交通隐患啦。

或者跑到狗肉节上大闹,不让人合法吃狗啦。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道德是其实本质就是一些人自我洗脑的结果,但他们偏偏要把这种道德强加到根本不相信这种话语体系的人身上,这也是这两种动保比较有争议的地方。

而比较没有争议的野生动物保护,则大方的承认,他们保护野生动物是为了维护生态的多样性。而目下当今这种生态就是人类看着最爽的,那么多物种和基因留存下来以后也好研究阿。

而且这种保护是一种比较专业的行为,不但要保护一些动物,有时候为了维护这种生态环境的稳定还要杀死一些动物,比如

由于人类的到来引进了山羊,这些山羊啃噬草皮和树木根、茎,破坏了当地的植被,那么为了保护岛上的加拉帕格斯陆龟,就需要捕杀这些山羊;同样的道理,在美国的黄石国家公园,由于上个世纪初猎人捕杀了所有的狼,导致公园内的马鹿种群不受控增长,对园区内的植被造成了破坏,所以80年代又重新引进了狼,平衡这个生态系统。在这两个故事中,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山羊和黄石公园的马鹿作为野生动物,并没有被保护,反而在某种程度上被人为地伤害了,但从整个生态系统来看,是利大于弊的。

像什么在景区放生剧毒眼镜蛇。

什么把外来物种放生到本地的生态环境里,最后导致本地物种大批量灭绝。

甚至催生上游放生,下游捕捞的行为,就是典型智商欠费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就算用你们的话语体系来说,救一个生物一条命总归是好事,但有时候你救了一个生物一条命,它反而会害更多的生物,这时候候又该怎么算呢?

是的,动物保护属于环保,而环保,一直以来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

最后一定是能反哺人类自身,而不是自己感动自己的行为,才能得到支持。

其实类似的看似环保,实则作秀的迷思还有很多。

比如有的环保人士说塑料袋有1,2,3,4种不好,提倡大家多用纸袋,缘故原由是纸袋比塑料袋更好降解。

这是事实,但其实造纸酿成的污染却远比生产塑料来得高,而且有关塑料降解的问题这些年一直在研究并有了进展,但造纸酿成的污染却始终是个难题。

比如所谓的“地球关灯一小时”,其浪费掉的电力,对电网酿成的负担远远超过这一小时节约的电力,虽然有形式上的宣传作用,但一个本质上有作秀嫌疑的活动酿成的宣传又真诚到哪去呢。

更别说还有不少人关了灯说要减排以后,点上了碳排放量更高的蜡烛....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实在不知道说啥好...

所以格罗斯在他的著作《高级迷信:学术左派及其关于科学的争论》里说道:

正如地理学家马丁·刘易斯(MartinLewis)在《绿色幻觉》中所写的那样:“很大一部分的生态激进主义者坚决相信:人类的社会和生态问题只有靠重返原始的生活体式格局来解决。

认为“原始”人类与仁慈的“自然”亲密地携手并进是个错误的看法。这就像把“原始”人类看做从来不剥取头皮、使役奴隶以及用活人祭祀,是毫无攻击性的和平主义者一样荒谬,就像把上述三种恶行都当做是弗朗西斯·培根的发明一样可笑。荒诞乖张的是,这种错误念头已经长时间进入了西方文化所虚构的神话之中,这当然是受到了蒙田、狄德罗和卢梭等人的影响。

从环保的角度看,激进环境主义者如此喜爱的“天然”纤维和纺织物,其成本远远高于合成的替代物。另外,号召“重返土地’’的环保主义者渴望逃离高人口密度的城市生活,然而,城市生活恰恰是减轻人类对野生生物区和濒危生物区造成压力的最佳体式格局,增加了这种压力的反倒是那些垦荒者。不幸的是,那些被想象激怒的人很难接受这些常识,理性和科学看起来特别很是不合他们的胃口。

环保实际上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环保的,其实一点都不环保。我们做的某些环保行为,其实经不起逻辑的推敲和定量的分析,只是感动了自己。而一些口口声声喊着环保的人,也并不是不了解这点,他们只是把环保作为一种武器,攻击自己的商业敌人,攻击自己的政敌,或者攻击其他国家。

一个事实是,我们人类进行现代生活的所有行为,都或多或少会对环境造成影响,从汽车到空调,从外卖到快递,从较量争论机网络到电力,全都如此。

但这依然不克不及否认外卖,快递,空调,电力,网络都是特别很是伟大的发明,给我们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不克不及剖腹藏珠。

另外一个事实是,环保是为了让人类更好的糊口生涯,让环境维持在我们适合糊口生涯的状态下,“保护地球”只是我们最初提出来用以美化我们环保行为的一个概念,结果这个概念却耳濡目染地改变了不少人,让他们真的以为环保是为了“保护地球”。

这本末颠倒了,环保当然也是人类自私的行为之一。

因为地球已经存在了46亿年了,温度比目下当今高十几度的时候也有,比目下当今冷几十度的时候也有,地球根本不在乎自己身上会多几块塑料或者少几块塑料,生物大灭绝的时候地球也活得好好的,根本轮不到我们保护。

比如说节约用石油是为了以后我们还用得起石油,节约用水是为了让我们以后没必要一万美金一杯水,我们做的统统全都是为了我们人类自己,不需要用其他话语去掩饰,地球根本不在乎。

每一年被剥皮的3500万只水獭很可怜,那每一年被吃掉的600亿只鸡就不可怜了?

-END-

我是雷斯林,我回来了

可以看到两篇文章,和一句删掉的话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