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2017-10-13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法式软糖

1996到1998年间,福冈县一对夫妇将7名受害者监禁折磨,长达半年之久。

此事件中,共有6人惨遭杀害,尸体在浴室内被凶手用菜刀、锯条肢解后,再用搅拌机捣碎投入大海。然而,行凶手法其实不是此案令人恐惧的部分,最可怕的是,主犯操弄人心,命令受害者进行互相杀害的游戏,使其精神崩溃,最终身心交瘁而亡。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凶手与受害者关系图先从主犯松永太说起,1961生于福冈县北九州,家庭生活宽裕,在校是标准的好学生,但从青少年时期入手下手,慢慢出现一些纪律问题。比如17岁时,松永太曾把离家出走的少女带回家,最后遭到高中退学。19岁时松永太结了婚,并育有一子,但他同时还有10个情人,其中一个就是后来与他搭档犯下这一系列谋杀案的妻子——绪方纯子。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松永太共犯绪方纯子,同样出生福冈县,家庭是地方上的名门望族,与松永太结识于高中,但两人当时没有太多交集。纯子为人温和,短大毕业后在幼儿园当老师。直到有一天,松永太因为无聊翻阅高中毕业纪念册,打德律风给相中的女生,而纯子就这样成了他的猎物。松永太入手下手跟纯子装熟,并吹嘘自己的事业与外貌,很快地就将纯子追到手。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绪方纯子两人交往期间,被纯子的母亲绪方静美(当时44岁)发现,但松永太运用甜言蜜语向静美承诺会很快离婚并和纯子结婚,还答应婚后入赘绪方家。

然而不久后,静美发现松永太入手下手虐待纯子,她要求两人赶快分手。但没想到,静美却被松永骗到宾馆强奸就这样,纯子错失了离开松永太的机会,之后还为他生下两子。

1983年松永太继承家业并开了公司,主要业务是到家庭推销劣质棉被,为了让员工听话,据说他经常在公司三楼体罚员工,并搭配一只幽灵在你的后面等怪力乱神的说词,以控制员工的心绪。

松永太元配也在同年,以家庭暴力控告松永太,并带着儿子逃走了,可以说是此事件最幸运的人。

松永太经营的棉被公司,因屡次使用商业诈欺,1992被警方以涉嫌胁迫罪和诈欺罪全国通缉,松永太和纯子两人展开逃亡的生活。而这起震撼全国的连气儿杀人事件,就是在他们逃亡期间的一所公寓里发生的。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案件发生的公寓楼案件事发经过

松永太为了筹措这段时间的开销,逼迫纯子打德律风向家里要钱,一直到1997年为止,总共收到63笔款项,金额超过1500万日圆。接着在1994年,松永发现了新的猎物——从事不动产中介的虎谷久美雄。

虎谷久美雄离婚后,和10岁女儿住在一起,松永借口与他合资成立新公司,每天带虎谷去饮酒狂欢。一天趁虎谷酒醉,松永太把虎谷和他的女儿监禁在浴室里面,对他们进行人身行动限制,并用电棍进行电击拷问,逼他向银行和亲友借钱,最后还使出侮辱、殴打、冲冰水等招数,甚至还要女儿咬他,一直到将钱财全部诈光,虎谷也因心力衰竭而死。

松永太接着转向虎谷的女儿,语带威胁地说:你爸爸身上有你的齿印,警察会来逮捕你!并逼她写下我杀了我爸爸的自白书。不仅如此,松永太还要虎谷的女儿协助纯子处置惩罚她父亲的尸体,将肢解后的碎尸扔到大海里。而这个女孩,就这样被松永太紧紧地控制了7年之久。

虎谷死后,松永太为逃亡资金感到着急,决定将目标锁定在绪方家族身上,打算将一家的财产全部侵吞。于是他将纯子参与杀人肢解尸体的事情告诉给她的家人,为维护家族的面子,绪方一家前后给松永太的费用,约有6300万日元之多。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而当这些钱全花光后,松永太发觉绪方一家再也无法从金融机构贷款时,他决定把绪方纯子、爸爸绪方誉、妈妈绪方静美、妹妹理惠子、妹夫,以及妹妹的一儿一女都监禁起来,让这一家7口过着电棍下小心翼翼的悲惨生活。

松永太入手下手对绪方一家进行恐怖统治,但最可怕的是,他从来不自己动手,而是命令谁去杀谁,他会指定谁是杀手、谁是被害人。令人讶异的是,绪方一家特别很是忠实地执行了松永太的杀人命令。

首先,松永太要纯子在和室内,对61岁的父亲进行电击,以高压电棍多次击打父亲,纯子亲眼目睹父亲跪在地板上痛苦地求饶,最终惨忍死去。

接着,松永太对58岁的静美不断发出的尖叫声感到不满,他担心外面会听到,于是丧失理智的纯子将母亲拽进浴室,松永太接着命令纯子的妹夫将电线勒在岳母的脖子上,再命令妹妹按住母亲挣扎的双脚,最后在三人合力之下,将母亲用电线勒死。

纯子的妹妹在这段期间,成为松永太的“奴隶”,且天天遭受松永太的电击,耳朵几乎听不见了,于是松永太把她也拽进浴室,命令她10岁的女儿按住母亲的双脚,并要求她的丈夫用电线将她勒死。

妹夫在杀了两个亲人之后,精神再也支撑不下去,每天呕吐、腹泻不止。没有多久,妹夫因为心力衰竭在浴室中死去。

最后只剩下妹妹和妹夫的一对儿女,他们曾经是松永太控制整个家族的人质,但现今整个家族的成年人基本都被谋杀,这对儿女已毫无利用价值。

于是,松永太命令其中才10岁的姐姐,在厨房里把5岁的弟弟杀害了。然后,松永太又用电棍多次电击姐姐的脸部,最后她躺在厨房的地板,由纯子和虎谷的女儿用电线捆绑身体两侧,最终电死了她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这些尸体在浴室内用菜刀、锯条肢解后,再用搅拌机捣碎投入茫茫大海中。一个家族,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一直到2002年,虎谷17岁的女儿才从公寓中逃跑出来,向警方求救并揭露松永太变态的罪刑。而根据警方说法,纯子当时始终保持缄默沉静,被松永太洗脑的她,徒有外壳、没有灵魂的人。直到在警方等多方努力之下,纯子才说出事件始末,她说:我想说真话了,我准备接受死刑。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而松永太却矢口否认,他认为自己没有罪,并透露表现:绪方一家彼此间拥有仇恨,所以他们才能随意马虎杀害对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发出过杀害的指令。这也是此案件最诡异的地方:绪方一家为什麽会如此顺从松永太的杀人命令?为什么他们几乎没有抵抗?就算是松永太用他们的亲属做威胁,但是绪方一家的成员如果团结起来的话,也能够制服松永太与绪方纯子,为何他们没有这样做?什么他们从来没有测验考试逃跑?

纯子回想当时情景,也透露表现很难用语言来描述那时异常的心理状态,最大的多是电击的拷问给了绪方一家带来严重的心理影响,因为松永太会用电线的铜丝栓捆在被害者的四肢举动、脸庞、私处等部位,在命令与拷问期间,不断地插、拔连接电线的插销,使之精神衰弱。

而被监禁的一家,为了不受到通电的惩罚一家人竟然入手下手力争上游地讨松永太的欢心,相互背叛、咒骂、殴打,甚至杀害,都是为了躲避通电地狱,却没有人想到要团结起来进行抵抗。这种透过电击设立建设的奴隶阶层制度,可以由松永太的说词中验证,他说:我不是要虐待他们,我只是要设立建设一个权势巨子,要设立建设一种共同生活的秩序。

2011年12月12日最高裁终审判决松永太死刑,现羁押在福冈拘置所等待处刑;而共犯绪方纯子考量其长时间受到暴力虐待胁迫,二审改判终身监禁。

恶魔丈夫电击洗脑妻子一家,致使家人互相残杀都未曾逃跑

作者:法式软糖,出处:大柠檬,特别声明除标注“原创”之外,其他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51区、百度贴吧、台湾论坛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悬疑志同意其观点。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