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也曾枪支泛滥?新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入手下手全面禁枪的?

2017-10-13 08:59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中国被老外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这多少与中国严格的禁枪措施有些关系!其实枪支在近代中国也曾经泛滥过,有人曾问过以前的老民兵,他们说以前当民兵随便可以带枪回家,包括带子弹。中国禁枪是在80年代才真正入手下手。那时政府弄出个治安办(下属于政府综治办),治安办人员权力大得很,可以随便羁押他们认为的可疑人员,对羁押人员辱骂殴打就是屡见不鲜。据说闹出了大动静,遭到带枪者强烈反抗,突然就接到上级通知要收缴民兵存放在家里的枪支。治安办由于臭名远扬,终于在十几年后取消存在资格。乡民一直都是认为治安办与禁枪令有莫大瓜葛,由于缺乏相关信息查证,很难令人相信这风马牛不相干的二者有什么关系。

中国的枪支管控史,有一个弯曲勉强的过程,直到1996年,才出台法律全面禁枪,中国对枪支的管理经过了几个阶段:

民国期间,无论是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都允许小我私家合法拥有枪支,加之长年战乱,民间散落枪支极多。1949年后,新政权亟需收缴枪支,并规范枪支使用,于是颁布了《枪支管理暂行办法》。其主要内容是:1、规定了对枪支的定义,不包括矛枪、猎枪;2、缴获或拾获的枪支、弹药,必须上交;3、除部队、公安外,“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之科长以上干部”“区级人民政府之主要负责干部”“各机关之交通员、通讯员、首长警卫员”,以及部分公营工厂、商店、学校等人员,经相关部门批准,也可佩带枪支;4、携带枪支,必须同时佩带政府颁发的持枪证。

中国也曾枪支泛滥?新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入手下手全面禁枪的?

由于这一时期对持枪人员的定义较为宽泛,因此在收缴武器行动后,民间还是有大量枪支遗留下来。1963年,山东省对政府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的自卫枪支进行登记,总计有各种枪支2.29万支,子弹220万发。仅昌滩、聊城的3426支短枪中,就有1415支分散在不应持有枪支的人手中,包括中学校长、农场场长,以及服务员、驾驶员等。公安部下拨的500支公安专用枪,在十年时间里,有222支被调换、索要到了其他政府部门。

“文攻武斗”时期,枪支管理一度失序,枪支弹药大量流入民间

“文攻武斗”时期,民间枪支更是一度泛滥。1967年8月10日,中央出台《中共中央关于处置惩罚江西问题的若干决定》,要求“在条件成熟的地区,要把革命群众武装起来。……今后,军分区、人武部,决不准以任何借口把枪枝弹药发给或变相发给保守派。”随后,枪支在民间泛滥开来。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大响回忆,“1966年8月中旬的某一天……一家工厂的‘造反派’驾驶汽车、带着武器来6006所企图抢夺所警卫连的枪支,与所的另外一派群众组织发生冲突。当时,我正在藏书楼查阅资料,突然听到枪声,后来才知道是来抢枪的‘造反派’开枪打死了这个群众组织三小我私家。”此种情况当时极为多见,《枪支管理暂行办法》显然已形同虚设。

当时到底有多少枪支弹药流入民间呢?毛泽东1972年对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说:“我们这里早几年天灾人祸。全国各地都打,全面内战。两边都发枪,一共发了一百万支枪吧。”另有数据显示:“到1969年9月止,据不完全统计,被抢的武器和收回武器的情况是:被抢夺的各种枪1877216(支、挺),收回2131036(支、挺);被抢夺的各种火炮10266门,收回火炮14828门;被抢夺的各种枪弹44217万发,收回枪弹34004万发;被抢夺的各种炮弹390642发,收回炮弹294259发;被抢夺的手榴弹2719545枚,收回手榴弹2734381枚(统计中收缴数大于被抢数的现象,是因为抢夺数中没有统计军工厂生产的新产品和群众组织自制的武器弹药)。

80年代政策重建,管控收紧,重点清理党政干部的配枪

改革开放后,中国制定了新的《枪支管理办法》,对合法持枪者有了更明确的界定。同1951年的立法相比,目下当今只有边防地区、海防地区,及其他荒僻罕见地区的党政干部,企事业单位的保卫部门,及其他极少数需要武器的单位,才能在被许可的情况下佩带枪支。同时,除猎民外,还允许“非专业狩猎人员持有枪支的,限18岁以上公民,每人不得超过两支”。

中国也曾枪支泛滥?新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入手下手全面禁枪的?

这一时期,党政干部配枪成为一大问题,山东省在《枪支管理办法》颁布当年,就在全省收缴了非法佩带枪支6393支。此后,山东多次清理省内自卫武器,如1983年收回不应佩带的枪支1420支;1984年收缴不符合佩带规定、不堪使用的枪支4335支、子弹2万余发。

为整治党政干部配枪问题,公安部在1986年专门下发通知,称当时“党政干部佩带枪支的范围愈来愈宽,数量愈来愈多”,仅1985年河北省就从党政干部手中收回不该配发的枪支1200多支。通知还举有党政干部保管枪支不善,引发恶性事件的案例,如邯郸市供电局副局长的张晓旭将“五四”手枪和10发子弹放在家中,被犯罪分子偷走,后来在拒捕时打死了一个县公安局政委;山西淮海机械厂党委书记康则敬的“六四”手枪被其子拿走,将女友打死。通知说,“类似情况每一年都有发生,不仅造成一些不应有的损失,在群众中也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可见规范公务用枪极为必要。

90年代,中国入手下手全面禁枪,但还没有能杜绝枪支泛滥

进入上世纪90年代,一方面由于枪支管理工作相对滞后,另外一个方面不少企业、小我私家大量非法生产枪支,导致民间非法枪支数量大增,恶性事件不断。公安部统计,1991—1995年全国发生杀人、抢劫、强奸等持枪犯罪案件1万多起,其中1995年就有3000多起。仅1991—1995年,全国收缴各类非法枪支105万支,其中包括1.3万支军用枪。⑦为进一步严格枪支使用制度,1996年出台了至今最为严厉的《枪支管理法》。

中国也曾枪支泛滥?新中国是从什么时候入手下手全面禁枪的?

这部法律完善了枪支管理制度,确立了“非法持枪就是犯罪”原则。公务用枪范围被再度缩小,完全废除党政干部配备枪支的可能。猎枪的使用也被严格限制,只有政府批准得狩猎场、相关科研单位,及猎民、牧民可以设置装备摆设。按照解释,“对猎民设置装备摆设猎枪,要根据保护野生动物的需要,严格加以限制”“牧民(牧业收入应占全部生活收入的50%以上)确因护牧需要可以按规定设置装备摆设猎枪,牧区中非牧民不得设置装备摆设猎枪”。

然而在严厉的禁枪制度下,并未能杜绝枪支泛滥的情况。首先,跨国枪支走私情况严重,2000年1月,一辆蒙古货车在边境被查,缴获236盒1.18万发俄制口径枪子弹;同年4月,两名企图从云南入境的嫌疑人,带有48支军用枪支。其次,由于获利极高,国内制枪、贩枪活动猖獗。一支黑枪的成本在200-500元,等贩卖至终端市场上,价格至少是4000元。因此对于犯罪分子来说,购枪其实不太难,“生意业务双方事先根本无需见面即可谈成生意业务,经由过程网上商店、发短信、在论坛发帖等体式格局洽谈,甚至使用暗语进行交流,最终‘足不出户’地完成枪支生意业务”。预防枪支犯罪,依旧任重道远。

中国在禁枪问题上的严厉,是尽人皆知的,2015年甚至有一位19岁少年因从台湾网购仿真枪而被判处无期徒刑,罪名是“走私武器”。问题出在中国对枪支的定义上,“当所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而《仿真枪认定标准》规定,仿真枪“所发射金属弹丸或其他物质的枪口比动能小于1.8焦耳/平方厘米”。事实上1.8焦耳/平方厘米的动能只是能对眼睛造成轻伤。该案件的判罚,在民间舆论场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即使不考虑公民自卫问题,中国对各种枪支、仿真枪的严格限制,也使狩猎、军事、收藏快乐喜爱者们无法合法获得枪支。相较之下,同样以严控枪支闻名的日本,也并未将合法获得特定枪支的渠道堵死。按照《刀枪管制法》,日本公民可以合法购买、使用枪支,但有着极为苛刻的条件,比如必须参加射击学习和考试;到医院进行心理测试和药物试验;核查背景,确定没有犯罪记录后,才能购买到一支猎枪或气枪。枪支、弹药在家中必须分隔隔离分散存放,且要告知警方存放位置。此后,持枪人还要每一年将枪支交警方检查等;他一旦将枪支用于规定外的用途,将面临最高五年的拘役或100万日元的罚金。日本的控枪做法,对美国而言,也不失为一种值得参考的模式。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