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上交近万元党费的96岁老兵走了,离开前一直念叨一句话

2017-10-11 19:3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10月5日,国庆中秋长假中的人们都在安享着岁月静好。这一天,地处苏北革命老区的江苏省泗洪县却沉浸在悲痛送别之中。

当日下战书2时,阴雨霏霏中,一名长时间生活在农村的抗战老兵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泗洪县殡仪馆举行。老兵叫张道干,享年96岁。

老人一生充满传奇。令人动容的是,老人在病重住院期间一直历历在目要向党组织上交9406.77元的特殊党费,这是老人节衣缩食的毕生积蓄。

那位上交近万元党费的96岁老兵走了,离开前一直念叨一句话

张道干老人生前在病床上向大家敬礼示意。

几天前的9月27日下战书,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两级组织部门领导来到医院,将一笔9406.77元的党费收据交到96岁抗战老兵张道干手中。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欣慰地将收据贴在胸口,随后,已说不清话的他吃力地向大家敬了一个军礼。

张道干是泗洪县界集镇杜墩村人,1942年秋加入地方抗日武装,同年12月加入共产党,因执着大半生证明自己的党员身份走进了大众视野。1946年,为防止报复迫害,张道干等人的党员名册被组织秘密销毁,失去党员身份证明。退伍返乡的张道干一直想找寻当年的入党介绍人,证明自己的党员身份。直到2015年7月19日,在央视《等着我》节目中,张道干和入党介绍人马振藻的妻子杨美田在分别71年后再次相见,杨美田为张道干写下“党员证明”。同年12月18日,宿迁市委常委会评论辩论决定恢复张道干的党籍。12月25日,市、县两级组织部门为张道干举行了恢复党籍仪式。张道干一生爱党敬党护党,执着证明自己党员身份的故事经媒体鼓动宣传后,产生了广泛影响。

那位上交近万元党费的96岁老兵走了,离开前一直念叨一句话

张道干拿到党籍证明。

“今年8月底,叔叔因肺部感染住院抢救,我才知道他还留着钱准备再交一次党费。”张绍宝告诉笔者,当时住在ICU病房,每天花费一千多元。老人跟他说你们孝心够了,不要浪费钱治病了,还说等他不行了,将自己剩下的钱最后用来交党费。由于张道干老人没有子嗣,多年以来,一直由亲侄子张绍宝一家赐顾帮衬饮食起居,包括一样平常生活和看病的开销。

“医生说,他的器官和心肺功能正在慢慢衰竭,目前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张绍宝心疼叔叔,但也理解叔叔。张道干老人刚住院时,泗洪县委组织部派人专门过来看望慰问。眼看叔叔时日不多,张绍宝便向组织部报告请示了张道干坚持要交最后一笔党费的心愿。

9月27日下战书,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两级组织部门领导专门到医院将党费收据交到张道干手中。“普通农村党员一样平常每个月交1元党费即可,张老通常都交5元。”泗洪县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人最挂念的事是交一笔党费,特别很是值得我们每名党员学习。

那位上交近万元党费的96岁老兵走了,离开前一直念叨一句话

张道干和杨美田向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捐赠收藏70多年的3块银元和张道干在朱家岗战斗中缴获的一枚日军奖章。

“老人经常回忆过去、自言自语,临走前一直抱着入党介绍人马振藻的遗像。”张绍宝坦言,这些天守在病床前,他能偶尔听清老人说的话就是“也不克不及为党工作了……” “死后希望能和朱家岗战斗牺牲的战友们葬在一起……”

(本文刊于《中国国防报》2017年10月11日第02版;原标题《再向组织交最后一笔党费》)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