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2017-10-11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任何一小我私家

都要有落脚的地方

居无定所的话

母女四人没法过日子

2017年6月22日,家住广东顺德均安镇新华巷的欧阳老两口,接到一张邮递员送来的开庭通知——自己的小儿媳妇阿妮已经到法院起诉,要和丈夫阿来离婚。而对于顺德区人民法院来说,这起离婚案的特殊的地方,则是被告方阿来正在高墙之内服刑。

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高墙内的丈夫

阿妮今年43岁,广西人,是个外来媳妇。21年前,她在镇上的服装厂当缝纫工的时候,认识了厂里的机修工阿来,两人日久生情,1996年结了婚,育有三个女儿。虽然阿妮是外乡人,但是小两口恩爱和谐,旁人看在眼里,同样为人称道的是阿妮的丈夫阿来,他性格开朗,喜欢讲笑话,街坊找他帮忙干点力气活,他都笑哈哈的答应。

就是这样的一小我私家,却在2003年10月14日,酿出了一起命案。这天晚上和朋友喝醉酒的阿来,在舞厅里和人发生了冲突,被对方打断几根肋骨之后,阿来气愤难平,从摩托车上取出螺丝刀回到舞厅报复,导致对方死亡。2004年11月,阿来因故意伤害罪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十四年的坚持

经此一事,欧阳老两口十分担心,他们觉得儿子即便可以或许减刑,也可能得吃一生的牢饭,阿妮应该不会在欧阳家守活寡,改嫁是迟早的事。然而此时的阿妮并没有提出离婚。欧阳家所在的村子早没了农田,阿妮在服装厂工作,每天早出晚归,一个月两千元的收入根本养不活三个孩子,阿来出事之后,六十多岁、原本在家养老的欧阳老两口,一个去工厂当保安,一个在村委会搞卫生,和阿妮一起,共同养活着这个家。就这样,一家人相互扶持,共同度过了14年,三个女儿都成绩优异,当中年纪最长的已经上了大学,而监狱里的阿来也因为施展阐发良好,两次获得减刑从死缓改判有期徒刑22年。

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当所有人都认为事情在向好的标的目的发展的时候,阿妮却一纸诉状要求法院判决离婚。一样平常来说,丈夫服刑长达14年,没有了正常的家庭生活,妻子要求离婚再正常不过,但是为何阿来2003年出事的时候阿妮没有提出离婚,却在14年后才提。考虑到这起离婚案背后可能另有隐情,顺德区人民法院派出两名人民调解员,对此案进行了实地走访。

两代人的心结

人民调解员是今年2月份由顺德区人民法院率先引进,专门调解家事、劳动、保险和物业争议诉讼,他们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大专以上学历,家境殷实,沟通能力强,从事调解工作是想发挥专长,回馈社会。

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调解员范大姐和阿妮深入交流之后,阿妮哭着告诉她,自己真的不想离婚。那么阿妮为何要打这起离婚官司呢?小编来为你总结一下。

第一,因为房子和公婆发生了矛盾。今年六月初,阿妮想把公婆名下闲置多年的老房子租出去贴补家用,找到公婆一问才知道,老两口早在一年前把房子卖了。阿妮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自己毫不知情,婆家还是没把她当自己人。公婆则解释说,首先房子是在他们名下,卖房子没必要和媳妇商量;其次,犯故意伤害罪的阿来还要赔偿死者家属8万多元,他们卖房子,是为了帮儿子还债。

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第二,公婆说要把阿妮的名字从阿来名下的房子里划出去。还是因为阿来被判的8万元赔偿金,公婆提出让阿妮负担1.5万元。经济拮据的阿妮拿不出这笔钱来,公婆就告诉阿妮让她按月拿钱出来,否则就把阿妮的名字从房本里划出去,以后卖地、征收、拆迁都和阿妮没有关系了。

人民调解员了解情况之后认为,阿妮离婚并不是是夫妻感情破裂,而是想经由过程离婚诉讼来确认自己对房子的居住权,她要求把目下当今居住的房子归在她名下,以确保母女4人今后有容身之地。2017年8月10日,在监狱方面的协助下,法官在监狱里主持了离婚调解。调解过程过中阿来大度透露表现,房子产权是他本人的,没人可以动,阿妮想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又经由过程镜头告诉父母,不要赶媳妇出去。

调解结束,阿妮当场撤诉,调解员又将阿来的录像带给阿妮的公婆,并告诉他们阿妮离婚的真实缘故原由。阿妮的公婆也透露表现,是阿妮领会错了,“这个房子她也有份的”。最终,在调解员和法官的努力下,这起离婚案成功化解,更重要的是解开了两代人心里的疙瘩。

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今日说法 | 其实不想走!等待十四年后,她提出了离婚诉讼

Q1:今天我们请来的嘉宾是中华女子学院李明舜教授。今天说的是一起特殊的离婚调解案,参与调解的是人民调解员,李老师,您觉得这小我私家民调解员相比法官的调解、法官的判决,有什么优势和不同?

A1:实际上来讲家事案件和其他的案件不同,比方说双方是合同纠纷,这个案子结束以后,双方一生都可以不互相往来,而家事案件的当事人,关系很紧密亲密,往往是不克不及分离的,甚至是也不克不及切断的。另外,家庭关系或者是婚姻关系本身的伦理性很强,法院的判决有的时候固然可以清清楚楚地把它裁判掉,但是裁判完之后,如果当事人的心结没有打开,那么这个矛盾依然会存在。那么经由过程调解,双方达成的意愿往往是真正可以或许做到案结事了,相较之下,单纯的对簿公堂,原告被告位置对立、立场对立,言辞就难免有激烈地交锋,交锋过程当中往往激化矛盾,甚至使双方难以和解,而目下当今的司法改革,法院实行员额制,法官数量比原先更精、更少了。人民调解这种体式格局,应该说是今后我们解决家事纠纷的一个殊途同归。

Q2:这个采访过程当中法官也说过,以往像这样的案子,一方在监狱服刑,可以说不调解就直接就判离了,但是这个案子他们要调解,而且破天荒地走进了监狱去调解,您觉得他们为何要这么做呢?

A2:因为我们判断一个婚姻它是否是死亡了,就是要看彼此之间夫妻之间是否是感情破裂。在这个案件当中,阿妮把孩子在那么小的时候都一手带大,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说明她和阿来的感情是很深厚的。这个婚姻究竟是真正破裂了,还是说出现了一些问题,那么你把它判离了,既不符合阿妮她的本意,也可能不利于阿来的改造。

法律既有力度

亦不失温度

案件来源:《今日说法》节目《不想离婚的离婚案》

实习小编:张子亮

维护:宋小军

主编:王秀敏

欢迎转载,共同普法,注明出处。

—————往期文章推荐↓↓↓ —————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