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手涉嫌嫖娼被抓,手下人的各路动作真是令人汗颜!

2017-10-06 07:1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一把手涉嫌嫖娼被抓,手下人的各路动作真是令人汗颜!

黄土乡要乱了,刘鸿志刚被分配到黄土乡没多久,就遇到大事了。

头几天黄土乡的主要领导们去省城办事,没想到竟然被爆出在酒店嫖娼被抓的事情,都被纪委双轨了,这件事情震动了整个延北县。

刘鸿志大学毕业之后,以第一位的成绩考取了延北县的公务员,然而由于没有关系门路,最后被分配到延北县最贫困的黄土乡经发办做了一位办事员。

此时刘鸿志正坐在办公室里面无聊的看着报纸,突然门开了,同样是办事员的董雪晴走了进来。

“鸿志啊,你怎么还在办公室呢,没有出去跑关系吗。”董雪晴进门就看到刘鸿志,打趣道。

“呵呵,我哪有什么门路啊。”刘鸿志冲着董雪晴笑了笑,今天董雪晴穿了一件粉色的衬衣,上衣扣子开着,露出一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紧身的牛崽裤包裹着凸翘的臀部,看起来十分性感,刘鸿志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董雪晴倒了杯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说道:“听说县里对黄土乡领导嫖娼被抓一事十分的震怒,就连市里面的领导也是十分的重视这件事情,这下黄土乡算是出名了。”

“呵呵,这件事情发生了在了省城,还上了电视,黄土乡不出名才怪。”这个时候另外一个办事员谢小东也回来了。

谢小东和董雪晴据说在县里都是有一定的关系,最近他们也是经常跑县里走关系,二人都是在争这经发办主任的位置。

至于无背景的刘鸿志,那是直接被大家忽略的。

谢小东一回来就一屁股坐在座位上,翘起二郎腿,脸上自鸣得意,彷佛自己已经成为经发办主人一样,装腔作势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看来是找关系找到门了。

这个时候经发办主任赫连发就沉着脸走了进来。

办公室一会儿都安静了下来,看赫连发的脸色似乎跑关系不太顺利,谁也不想触其眉头,没过多久赫连发的德律风响起,一看来电显示赫连发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所有的人心里皆是一松,长出一口气,赫连发一走,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又活跃了起来。

“看主任的脸色,似乎县里面又有大的变化。”董雪晴小声道。

这个时候谢小东的手机也是响了起来,看到手机上的显示,谢小东立刻跑了出去。

看到谢小东的离去的背影,董雪晴就有些心猿意马,“鸿志,我有事先出去一趟。”说完董雪晴也是匆匆的离开了。

办公室一会儿又只剩下刘鸿志了。

刘鸿志起身在乡政府转了一圈,走到乡政府大门的时候,刘鸿志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的青年男子站在大门口,一头短发显的十分的精神。

“小同志,请问今天不上班吗,怎么乡政府就你一小我私家?”青年男子看到了刘鸿志,立刻问道。

刘鸿志苦笑一声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原来是青年男子陪老板来的车陷进泥洼里出不来了,想请人帮一下忙。

刘鸿志也没多想,帮一下外地人也是行政人员应该做的事,于是在村里找了几小我私家,走了五里路才到了车子陷进泥洼的地方。

车子是奥迪车,陷的特别深,几乎半个车身都陷了进去。

路边站着一个中年人,西装革履,不知道为何刘鸿志从中年人的身上看到一种特别的气质。

七八小我私家花了半个小时的功夫才将车子从泥洼里面推了出来,着实出了一把汗。

休息了一下,那中年人向林东使了个眼色,林东会意点点头,从车里拿出一个公文包,从里面拿出来五百块钱递给了刘鸿志,道:“这次真是麻烦大家,这五百块就算是给大家的报酬吧。”

刘鸿志也没有做作,接过了钱,然后把钱都分给了其他几个老乡,看着老乡们打着补丁的衣服,满身的泥土,刘鸿志心里就不是滋味。

中年人一直看着刘鸿志发完钱,再看看每一个人脸上幸福的笑容,眼中流露出赞赏的神色,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姓王,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你对黄土乡熟不熟。”中年人突然开口道。

“我叫刘鸿志,刚来黄土乡参加工作不到半年,不过对于黄土乡我倒是是十分的清楚,你们是想要去哪里?”刘鸿志笑道。

“哦?”王老板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黄土乡的每一个地方你都去过吗?”

刘鸿志不知道这中年人为何这么问,不过还是回答道:“是啊,这半年我跑遍了黄土乡的每个村子,探访过每一户村民,对他们的家庭情况基本都了解,不知道王老板是找谁?”

听到刘鸿志的话,王老板产生一些兴趣,微笑道:“我想去一个叫风口峪黄篙山的地方,你知道怎么走不知道?”

“呵呵,我知道,不过目下当今黄篙山不叫黄篙山了,目下当今改叫石嘴山了。”虽然不知道这王老板为何要去黄篙山,但是刘鸿志还是热情的回答道。

王老板的眼睛一亮:“呵呵,没想到啊,我这一路走来也没几小我私家知道这地方,你刚来黄土乡不到半年竟然连这个都知道,看来你工作做的很细啊。”

“呵呵,我走访了所有的村子,也查阅了黄土乡的地理记载,所以知道一些,不过这石嘴山的路更不好走,需要翻两座山才能到。”

“那你可不可以给我们带一下路。”

“这个没问题。”刘鸿志想了想,反正闲着也没事,更何况帮住一个外乡人,也体现一下黄土乡人的热情才是。

做在奥迪车上,在刘鸿志的指点下,车子艰难的向着风口峪行去,这次雨下的特别大,对于常年比较干旱的西北地区来说其实不多见,黄土乡许多路段都是泥泞不堪,有些地方的路甚至被雨水冲断,遇到这样的地方刘鸿志都是主动下车将坑洼填平。

一路上,中年人也没吭声,只是默默地关注着这个行动积极的小伙子,深邃深挚的眼睛里流露着一丝赞许。

到了石嘴,看到眼前的荒凉的场景,中年人的眉头一皱:“小刘同志,你知道这石嘴山有无一座坟墓,年代比较久远,大概有五十多年了吧。”

这把刘鸿志就难住,究竟结果才来半年多,哪里知道五十多年的坟墓。

这个时候刘鸿志就看到山下一个老乡扛着锄头走了上来。

“冯老伯,你这是锄地去啊。”刘鸿志冲着老头道。

“是乡政府的小刘干部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冯老伯显然认识刘鸿志,而且看上去很熟。

在询问了冯老伯以后,冯老伯才给他们指了一座年久失修的坟。

听到冯老伯的话,王老板的心情就入手下手激动起来,看来这次没有白来。

来到冯老伯说的地方,发现山头的柳树周围都被杂草淹没,不过依稀还是可以或许看到五米开外有一微微突起的小土堆,在图推周围散落着几块石头。

“没错,就是这里,真是谢谢你小刘。”一路上都显的安然平静的王老板此时难以抑制的激动,眼中似有泪光在闪动。

“王老板你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刘鸿志摆手道。

“还是要谢谢你,你叫刘鸿志是吧,是个好同志。”

刘鸿志就是一愣,王老板这话说的有点稀里糊涂,不过刘鸿志也没多想。

说完这话,王老板郑重的跪在坟前磕了几个头,声音有些颤抖道:“爷爷,孙儿回来看您了,父亲这么多年最大的心愿就是回风口峪来看看您,可是这些年由于工作和身体的缘故原由未能如愿,目下当今孙儿替父亲看您来了。”

刘鸿志站在一旁,听到王老板的话才理解理睬过来。

王老板磕完头,站起身来,对着刘鸿志说道:“小刘啊,我想请你帮个忙。”

刘鸿志说道:“什么事,我能帮到的会尽力帮你的。”

“这次我来的比较急,很快就要回去了,我想请你找人帮我把这坟修一修。”王老板说道,话语恳切。

刘鸿志想了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答应了下来。

林东从公文包中掏出一个信封递到刘鸿志的手中,王老板说道:“这里面是一万块钱修坟用,如果不够的话你给小林打德律风要,如果有多余的就不用退回来了,就当是给你报酬,这一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还找不到这里。”

“修一修坟用不了这么多钱。”

“你都拿着吧,以防万一,修好一点。”

……

下了山,回到乡政府的时候已经是下战书两点时分了,留了林东的德律风号码,刘鸿志就下了车。

刘鸿志没有注意到,此时就在乡政府的一间办公室里,乡党政办主任李学兵刚从县里回来,正站在窗户前透过玻璃往外看,心里在思考着这次黄土乡调整班子的事情,突然看到一辆奥迪车停在了乡政府的大门口,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个时候刘鸿志从车里出来。

顺着车子看向车位,当看到车子的车牌号之后,心理面震惊不已。

没有多想,李学兵转身拿起德律风,拨通了县委书记姜卫国的德律风,将刚才看到的统统报告请示了上去。

县委书记姜卫国最近很烦,由于黄土乡的领导被抓一事,市里面把他叫去,狠狠的批了一顿。

失察啊!姜卫国心里就叹息,黄土乡被抓的党委书记就是他的人,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左膀右臂,如今出事了,县长郑长平作为本土势力的代表,一直都是和自己对着干的,如今更是抓住这件事情不放,削自己的威信。

姜卫国放下德律风,点燃一支烟就是吞吐起来,他在思考着李学兵刚才德律风中的内容。

“省政府的车怎么会不声不响的开到了黄土乡,竟然没事先通知县里面一声。”姜卫国想起李学兵在德律风中说起的那辆车子的车牌号码,就有些心惊胆颤,身为官场中人,对于省市政府机关的车牌号都是十分的了解,李学兵说的这辆车是省政府的车无疑。

这件事情恐怕市里面都不知道,不然市长孟秋不可能不告诉自己,姜卫国就在想,越想越觉得这事情不简单。

“刘鸿志。”姜卫国眉头一皱,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或许这刘鸿志在省政府有后台,如果是这样怎么可能会去小小的黄土乡当一个办事员呢,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去镀金的吧。

想到这里姜卫国就萌生去黄土乡见见刘鸿志的设法主意,如果这刘鸿志在省里面真的有后台,那自己一定要把他拉拢过来。

想到这里姜卫国将手里的烟掐灭,给组织部长高云清打了个德律风:“是老高吗,到我办公室里来一下,有点事情和你说下。”

……

目送着奥迪车子走远,刘鸿志才转身回了乡政府大门,进了办公室,发现主任赫连发不在,董雪晴和谢小东也都没回来,不过刘鸿志知道他们都是跑县里去拉关系,探询探望消息去了。

叹了一口气,刘鸿志从兜里将装有一万块钱的信封锁进了抽屉里,屁股还没做热就见一个满身污泥的老乡火急火燎的闯进了办公室,当看到刘鸿志之后,老乡立刻冲上来道:“刘干部,幸亏你在乡政府,大事不好了……。”

老乡叫孙耀辉,是黄土乡上河村的村长。

刘鸿志看到孙耀辉着急的样子,心里就是一惊:“老孙,不要急,慢慢说,出啥事儿了?”

孙耀辉声音带着哭腔:“出大事了,王二小家的房子塌了,一家两口人都被压在了下面。”

“什么。”刘鸿志吓的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乡政府刚出了干部嫖娼被抓的事情,目下当今又出了房屋倒塌把人压底下的事情,这事还不知道会给乡里带来什么样的动荡,“人怎样了,有无组织村民去抢救。”

“目下当今全村的人目下当今正在抢救,人还没挖出来。”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刘鸿志顾不得许多,就是直接奔出了乡政府。

一路没有停,路上刘鸿志也没问坍塌的缘故原由,心里很理解理睬其中的缘由。

黄土乡村民住的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很多村民甚至住的都是危房,墙体都变形了,头几天又连下大雨,很容易导致房屋坍塌。

当来到上河村的时候,刘鸿志看到全村青壮年都集中在了王二小家的地方,而在房屋倒塌的地方一个朴实的壮汉跪在地上哭嚎着,双手不停的刨这土,双手都沾满了血。

这次王二小的媳妇和一个儿子都被埋在了里面,只有王二小逃过了一劫。

刘鸿志看到眼前的景象,心里就是一沉,事情比想象的还要糟糕,房子坍塌之后,房子背靠的土崖也从上面倒塌了下来,正好压在了房子上,这样就给抢救的工作带来了压力。

“乡政府的刘干部来了,大家不要慌,听刘干部的指挥。”孙耀辉大声冲着人群叫道。

黄土乡的每个人都认识刘鸿志,这个时候听到刘鸿志的名字,大家都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样。

这个时候王二小跪倒刘鸿志的面前,哭嚎道:“刘干部,求你救救俺媳妇和儿子吧,求求你了……。”

刘鸿志的鼻子就是一酸,农民是最朴实,最憨厚的人,也是最没有主见的人,但是他们心里知道有事情找政府,因为他们感觉政府可以帮助他们,然而黄土乡的行政班子天天嘴上喊着要为人民服务,可是心里有多少人装着人民呢。

刘鸿志扶起王二小,然后转身大声道“大家不要慌,所有的人都动起来,有工具的用工具,没有工具的用手刨,先清理塌方的泥土,让空气先畅通流畅进房子,然而再想办法清理房屋墙体……。”

听到刘鸿志的话,所有的人都是不在从容不迫,入手下手集中清理压在房子上的泥土,刘鸿志也没有站着,没有工具他就用手刨,很快刘鸿志的手上就起了血泡,血泡被挤破之后,混着泥土沾在了手掌,可是刘鸿志浑然不知道痛苦悲伤,他目下当今的心里只有一点,就是全力抢救被埋在下面的人。

大家看到刘鸿志作为乡干部都亲自上阵,手指破了都全然不管,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阵感动,更加的卖力起来。

很快泥土被清理干净了,房子的主梁没有断,加上墙体的支撑,房子并没有完全的压实,在里面形成了一些空间,这让刘鸿志看到了一丝希望。

“下面的人能不克不及听得见,如果听得见就说句话……”刘鸿志大声喊道。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是屏住了呼吸,现场静偷偷的,都在仔细听。

过了片刻之后,下面终于传来了声音,是王二小媳妇的声音,声音有点弱:“快救救俺们,二小,儿子的腿断了,快点救俺们出去。”

听到王二小媳妇传来的话,大家的心里都是一阵激动。

人还活着!

“大家都听我指挥,小心清理,防止二次坍塌……。”刘鸿志精神一振,大声道,说完这话,刘鸿志掏出手机就是拨打了120的德律风。

大家在刘鸿志的指挥下,很快将房屋的顶部清理完毕,王二小媳妇和两个儿子的身影终于出目下当今了大家的眼前,他们蜷缩在一个小角落里,塌下来的一根房梁刚好斜着支撑出一片空间。

王二小媳妇的头被石头砸出了口子,血都凝固在了脸上,看起来受伤很重,而王二小的儿子的一条腿也被石头砸断了,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可是过了半个小时救护车还没有赶到,刘鸿志催了几次,德律风那头都说车子很快出发,刘鸿志很是生气,但是也没有办法,最后只得让村里的唯一交通工具牛拉车送一下:“不克不及再等了,二小,你即刻出发。”

王二小面露难色,咬咬牙说道:“算了吧,看起来俺媳妇和儿子福大命大,没啥大事,不用去医院了。”

“是否是没钱。”刘鸿志说道,他当然看得出来王二小犹豫的缘故原由。

王二小没有说话,看着媳妇和儿子就是满脸的愧疚。

刘鸿志当机立断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千块塞到王二小的手里:“人命关天,救人要紧,这钱你先拿去用,不够再找我。”

刘洪志刚参加工作,工资也其实不高,这次刚发工资没多久,这些钱是打算送给父母二老的。

王二小和媳妇翠娃感动的两泪汪汪,周围的乡亲们对刘鸿志都是拍案叫绝。

但是刘鸿志的心里仿佛压着一块石头,压的喘不过起来,他突然意想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黄土乡总共有二十一个行政村,七十八个自然村,上千户人,上万口人呢,大部分都是贫困人口,很多的家庭住房和王二小家一样,住的都是危房,这是一个大大的危险旌旗灯号啊。

“老孙啊,你们村有多少户人家的住房和王二小家一样的情况?”刘鸿志走到村长孙耀辉的跟前,面色凝重道。

孙耀辉道:“咱们上河村总共四十八户人家,其中有十六户人家的住房都多少有些变形,属于危房啊。”

刘鸿志眉头一皱,只上河村就有这么多,那加上其他村子,这么多人的生命都时刻处在危险当中啊。

穷啊,黄土乡太穷了,贫困让他们衣食住行都存在很大的问题,目下当今全国都在大发展,可是为何黄土乡还是原来的黄土乡,没有变化呢。

一定要改变老百姓的生活条件,刘鸿志下定决心。

正当刘鸿志在上河村救人的时候,他不知道延北县组织部长高云清陪同县委书记姜卫国就是坐着县政府的车子驶向了黄土乡。

他更不知道,这次姜书记还带有另外一个目的为他而来……

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免费阅读更多章节。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