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 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2017-10-04 09:52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原标题: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听到树林里来人了,孙涛早早就做好准备。人走近了,孙涛说一句:“再往前走就到景区了,没有票得补票。”

游客一惊,“你们这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吗?”

“这个你就误会了,我们不是拦路抢劫的。”孙涛笑着解释。

孙涛是河南省万仙山景区“查逃部”的工作人员,工作内容直白点说,就是长年蹲守在树林里拦截逃票的人。

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 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悬崖上的村庄

万仙山景区位于河南省辉县市西北部太行山腹地,总面积64平方公里,最高海拔1672米。景区由郭亮村、南坪、罗姐寨、三湖四个分景区组成。

孙涛所在的景区是郭亮村,郭亮村位于高约二三百米的悬崖之上,悬崖像被斧头垂直劈开,将村庄与外界隔绝。据村头的石碑记载,截至1977年,村里有80户329口人。

谢晋导演称郭亮村为“太行明珠”,画家张仃称之为“华夏奇观”。先后有《清凉寺钟声》、《走出地平线》、《倒霉大叔的缗事》、《战争角落》、《举起手来》、《天高地厚》等40多部影视片在郭亮村拍摄。

过去村民下山,只能经由过程天梯。天梯是由块块不整齐的岩石垒起、或直接由在90度角岩壁上凿出的石坑组成。

1972年,为了让乡亲们能走下山,村民组成13人修路专业队,在无电力、无机械的状况下全凭手力,历时五年,硬是在绝壁中一锤一锤凿出一条高5米、宽4米,全长1200米的石洞——郭亮洞,于1977年5月1日通车。

这条绝壁长廊,被日本裕田影视公司惊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黄金周一天收了1万多补票钱

今年十一黄金周,孙涛负责看守从堤坡村到郭亮村的林间小道。

堤坡村是郭亮村周边的村庄,随着郭亮村景区不断发展,周边的村民都开起了农家乐。去郭亮村的游客半路被“拦截”到邻近村庄。

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 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查逃部”设截的林间小路。于亚妮图

这样的游客如果按常规路线进郭亮村,下山排队等景区巴士得一两个小时,坐上巴士到景区内又得花些时间。如果抄近路走林间小道,大概20分钟就可以走到“郭亮洞”。

10月2号一日,从早上到下战书3点多,孙涛和同事已经收了10000多块的补票钱,老人和小孩免票,成人一张票123块。

孙涛所在的位置是八个蹲守点之一。黄金周期间,“查逃部”要求早上四点到岗,晚上离岗时间视情况而定,游客越多离岗越晚。

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 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查逃部”工作人员等来游客。于亚妮图

这不仅是黄金周的时间安排,日常平凡周五周六周日也都如此。“查逃部”工作人员平均年龄25岁左右,基本都是辉县周边人,全部都是男员工,没有节假日。孙涛对央视主持人的调侃深有同感:“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大年三十也得有人守路。部里有个规矩,没结婚的大年三10、初一回家,结过婚的初二回家,按照当地习俗,初二得去见丈母娘。

孙涛今年27周岁,孩子马上3岁了。去年过年,他就在树林里值班。过年是旅游旺季,小伙子在树林里看着游客不免心烦,“过年都是回家团圆的日子,你们出来干什么?”

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是盼着见着个游客。

他早上4点上班,用手机照路,山里一盏灯都没有,6点多天才放亮。“胆小的都不敢来”,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心里偶尔也害怕,不敢做亏心事。”

害怕也得忍着,“都是男的,又不克不及向领导报告请示害怕。”

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 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查逃部”工作人员望到的山景。于亚妮图

河南一景区人员蹲树林拦逃票者 一天收上万补票钱

“查逃部”工作人员在山上迎来朝阳。受访者供图

从早到晚,春夏秋冬,一等就是一天,“看不到游客,热闹的时候还好,但是大部分情况都是我一小我私家在这儿,特别无聊。”孙涛调侃自己是大山的守望者,“就是没有狗,要不就是那人那山那狗。”

有时候是两个员工一起,“要是配个女员工那就不一样啦,但我们是两个男员工,第一天有话说,第二天有话说,最多一周就没话说了。”每一个人都看手机,“你去采访一下,我估计每一个人在手机游戏里都是大神。”

这时候孙涛就特别希望来个游客,给他们解释解释,哪怕吵吵闹闹的也好。

“敌不犯我,我不犯敌。”

吵闹的情况极少,不同的阵势都得应对。有时候来几小我私家,问他们“拦路抢劫”吗,让他们证明身份。他们虽然身着黑色西装工作服,胸前别着工作人员徽标,但也没有证明身份的证件。要证没有,就是不让过。

有时一会儿来四五十号人,孙涛和同事也是往路口一站,他不怕,“即便把我们几个放翻了,景区多少员工呀,到头也会有人堵着。”只需打个德律风:“我搞不住了,请人支援。”

多数情况都是和和气气的,有票的放行,没票的补票或者劝退。孙涛觉得,“出来旅游的,都是生活条件好的,素质都高。”

除和人打交道,孙涛和同事们也常和山里的动物打交道。山里有野猪、獾,最多见的是蛇。孙涛虽然知道它们通常不会接近人类,有时候也害怕。

两天前,孙涛和同事看到一条蛇缠在树上,两小我私家评论辩论蛇有无耳朵,他俩叫了半天,想吓跑蛇。最后也不知道是否是听到了,蛇自己爬走了。

孙涛说他们通常的策略是“敌不犯我,我不犯敌。”“如果犯你呢?”记者问,“那就跑呗。”

十一黄金周刚刚入手下手,孙涛和同事们的“坚守”也在继续。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