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2017-10-02 18:0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猜猜看,这个东西是什么?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这就是让埃塞俄比亚人无限感谢感动中国的东西:一家中国冰箱企业生产的,不用电、不用燃料、又能长时间制冷、又经得起长途运输的冰桶。它是用来装疫苗的。

一些国际组织牵头,为埃塞俄比亚的儿童提供了免费疫苗。然而在交通不便、气候炎热的埃塞俄比亚,约有20%~30%的疫苗会因冷链断裂而失效。

挽救这统统的,就是图上小小的冰桶——Arktek。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文/auntbear

一出飞机舱门,刚刚深呼吸第一口埃塞俄比亚的空气,还没来得及感慨一句“啊,非洲!”,我就被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标语噎住了——“中国进出口银行”。

第二块标语更让人双眼圆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蓝底白字、黑体加粗的8个汉字,挂在一个正在建设的航站楼外墙上,让我怀疑11个小时的越洋遨游飞翔到底把自己带到了哪里。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这里是埃塞俄比亚,地处东非,是非洲人口第二大的国家。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地处海拔2千多米的高原,7月末正是雨季,体感温度和云南差不多,完全没有想象中非洲的炎热。

跟目下当今大量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样,埃塞到处都有中国的痕迹。我在埃塞的8天时间内,出入首都的平整的柏油马路都是中国建造;街头总有当地小伙热情地用中文招呼“你好!”;亚迪斯城市正中央的轻轨是中国中铁承建……连附近的公路收费站都毫无二致,只是收钱的员工皮肤是黑色的。

如果只是这些痕迹,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海外合作故事。除建筑、交通、加工业等传统投资项目,中国其实在埃塞还有一种刚刚起步、未来会影响更加深远的合作——公共卫生

投胎彩票

一个婴儿如果降生在安哥拉,Ta面临死亡的可能性是一个芬兰婴儿的75倍,巴菲特把这种命运的巨大差异形容为“投胎彩票”。

相比于西非的安哥拉,位于东非的埃塞俄比亚的条件要好很多:2016年,埃塞俄比亚的GDP已达720亿美元,超过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经济大国。经济跃升带来的进步不言而喻:1990年时,埃塞俄比亚1/5的儿童不到5岁就会夭折。到2012年时,这一状况已经有了惊人的改变——与1990年相比,该国儿童死亡人数降低了66%,埃塞俄比亚已经提前完成了降低儿童死亡的千年发展目标。

但对于一个5岁以下的幼儿,埃塞依然不是一个医疗资源完善的出生地,埃塞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U5MR)目前仍高达88/1000。在距离首都2小时车程的一所村庄,我们参观了一所乡村医院。当天恰好有一名已经41周的孕妇来做第四次、也是产前最后一次检查。年轻的男妇科大夫热情地让我们这群外宾围观他的检查过程,大家却惊讶地发现,他唯一的检查仪器,就只是一个木制胎心听音筒。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几小时后,在市区里一家大型医院,我们才第一次看到现代医学设备。院长一见到我们,就提起1980年代有中国援非医疗队来过这里,当时附近城市的医疗人员都过来学习取经。目下当今这所医院为当地几十万人口服务,配备了台湾捐赠的B超机,也有X光检查室。

但作为参观的”外宾“,我们无从得知这些现代器材的使用情况:我们发现X光检查室没有铅门,再仔细一看,尴尬地发现窗户上连玻璃都没有——这种环境会让室内室外的人都会暴露在极大的辐射危险中。

医院的院子里有大量排队候诊的病人,但B超机等仪器在我们参观的半小时内,都是闲置状态,与排队的人数不成正比。

即使是这样的医疗条件,也不是人人都能体验到。埃塞目前只有27%的产妇去医院生孩子,大多数人都在家里生产,从未做过孕期检查。在第一所乡村医院,为了鼓动勉励孕妇来医院分娩,医院甚至会提供免费食宿,院子里专门有一个大库房存着木炭、燕麦、中国大米、意大利面和新鲜的洋葱、番茄、土豆……想一想有点哭笑不得:NGO如何提高孕产妇就诊率?为医院买菜吧!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新生儿和孕产妇的健康,是埃塞最重要的公共卫生议题之一——埃塞是一个“年轻”的国家,整个国家的人口年龄结构特别很是像一个金字塔:0-14岁儿童占比41.4%,14-59岁人口占比53.3%,60岁以上人口仅占5.7%。

埃塞的人口在2015年已超9900万人,居世界第13位,跟中国社会的老年病压力不同,埃塞更急迫的任务是保障4000万儿童的健康。儿童面对疾病更为脆弱,但有一种方法能让孩子们直接与许多重大疾病直接隔绝,且体式格局极为简单:打疫苗。

“从各个层面讲,每一个国家都会优先投资疫苗,因为投入产出比特别大。”吴文达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简称“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副主任,医学专业出身。他给我算了一笔账: 接种疫苗是成本最低的卫生措施,每在儿童接种疫苗上花费1美元,可为国家节约医疗费用、因疾病酿成的误工费等约16美元,再考虑到因寿命延长创造的劳动价值,1美元的投资回报可高达44美元。

埃塞的孩子目下当今已经能享受免费的疫苗了:在2岁之前,当地孩子可以接受10种计划免疫,比中国计划免疫还要多2种。这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联合国儿基会、GAVI(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等牵头推广EPI(强化免疫项目)。其中买单的是GAVI,这个组织正在全球贫穷国家提高免疫计划的可及性并提供技术支持,疫苗支持有三种:最穷国家免费供应,中等国家是GAVI与该国各付一半,发达国家自付费。埃塞享受的是全免费支持。

但是有不要钱的疫苗,就够了吗?

疫苗不是问题,问题是温度

几年前,青岛澳柯玛派了一支团队去埃塞俄比亚的农村调研,这座极端贫困的偏远村落听说有中国人来,全村人都涌出来围观。一位叫单波的总经理随手拍下了一位幼童,这个孩子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围巾庇体,光着脚就跑出来,兴致勃勃地看这群远道而来的客人。

回国后那名员工放大了照片,震惊地发现小孩的脸上不光糊着眼屎,而且“落了九只苍蝇!”,这群中国工程师此前知道非洲穷,但不知道会穷到这个地步:“什么叫家啊?就是几根木柱子,上面搭上一个草,这就是家。下面放着三块石头支一个锅,家里就这么一口锅,没其他东西了。”

免费的疫苗是送不到这里的。

在埃塞的偏远农村,每次打疫苗都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活动:医疗员要去几公里外镇一级的医院,用冷藏包取来疫苗,再召集各个村里的孩子集中接种。埃塞农村道路铺设率极低,仅有10%的埃塞俄比亚农村居民可以或许在其住处两公里范围内找到一条具备一定天气变化应对能力的公路,很多家长要用毛驴驮着孩子,最长走上一天才能到卫生站。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这种定时、集中的接种很容易漏种:打疫苗的消息是地方卫生员在村里通知的,这种靠人力宣传的体式格局,没有办法保证所有该接种的孩子都按时出现,疫苗取多了,没地方存储,只能白白失效;疫苗取少了,晚来的家长只能无功而返,带孩子再折腾大半天回家,下一次还需要双方大费周章通知、跋涉、补种。新生儿错过一次接种,就要再等一个月,在很多炎热、缺水的区域,这一个月时间就是在于死神做较量。

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冷库每三个月接收一批疫苗,按季度配送到各个州,再按月下放到县村卫生站。到村一级时,很多卫生站已经没有冷链了,只能用被动式疫苗存储箱保冷。联合国儿基会驻埃塞代表处层对4种疫苗的配送做过一项追踪研究,发现约有20%~30%的疫苗会因冷链断裂而失效

储存条件不好,那帮他们盖房子、买冰柜,是否是就好了?“可是电怎么办呢?”吴文达摊手,“我们总不可能给他们拉电网吧?”

盖茨基金会的合作伙伴Global Good的方法,是造一个存疫苗的冰桶。

  • 这个冰桶不克不及是常见的直冷式冰箱——一旦出故障,基本没法维修;

  • 不克不及是天然气冰箱——天然气成本太高,会占去卫生站至少30%的经费,气罐运输也不安全;

  • 不克不及用太阳能——没人能上屋顶做一样平常维护,电池板也容易被盗;

  • 不克不及用汽油、煤油冰箱——不环保,油也容易被挪用。

一种不用电、不用燃料、又能长时间制冷的冰桶,听上去就像天方夜谭了,然而目下当今的埃塞乡村正在推行一种叫Arktek的被动疫苗存储设备。这个设备可以用骆驼或毛驴送到最偏远的山区,里面装着冻好的冰排,保证疫苗在0~10℃的温度下,储存长达35天或更久。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Arktek是美国一家叫Global Good的科研机构发明,委托中国澳柯玛集团制作的,Ark是“方舟”之意,tek则意指“技术”。除埃塞之外,尼日利亚、塞内加尔,以及亚洲的印度都在进行这个不用电的疫苗冰桶的试点工作,每一个白色的桶身上都写着“澳柯玛”三个中文汉字,冰桶成了另外一个层面上、更深入非洲的中国制造。

高科技冰桶

在北京的盖茨基金会办公室,我见到了Arktek实物。冰桶比想象中重很多,高70厘米,有20多公斤,需要两小我私家才抬得动。桶里是8个冰排和三层分离的疫苗盒,塑料外壳是防弹材料,经得住远途颠簸的运输。整个保温层用的是航天技术。桶内的8个冰排每一个单独取出,都不会影响其他疫苗的温度。

从中国到埃塞俄比亚,要横跨8000公里,而Arktek的制造路线,已经环绕了整个地球。

Arktek最早的产品模型由比尔·盖茨投资的科研机构Global Good设计,当模型设计出来后,需要找到一个产能稳定、价格合适的厂商生产,可以想象,最合适的商家应该是在中国。

2013年,澳柯玛接受了Global Good的邀请,共同开发量产的Arktek。在澳柯玛之前,另外一家中国知名制冷企业拒绝了这一邀约,缘故原由很简单,Arktek的销售前景其实不清晰,直到今天,这个产品依然不赚钱。派出人力物力去开发,会占用了企业开发其他产品的资源。澳柯玛的团队刚接手时,觉得“很简单,不就是一个罐儿,加上个保温,加上几个东西就好了吗?”决定信念十足地告诉董事长李蔚“一个月就做出来了”。

等到最终做出成品,已经是一年之后的事了。举一个例子,冰桶听上去简单,桶身是一个双层真空罐,中间一个传导的环节用了双金属环。”一个是铝的,一个是不锈钢的,要焊在一起,中间完全不克不及留空地空闲。“技术员们评论辩论,用胶粘合会挥发,用焊接自己的技术又办不到。“最后我们找到一个军工企业做爆炸焊,把两个板子放在一起,上面铺上炸药点燃。最后用爆炸的压力把两个金属环压在了一起。”

“解决金属环的问题,就用了半年多时间。”澳柯玛的经理告诉我们,Arktek是个完全从无到有的产品,如果有人愿意仿制,澳柯玛的技术起码领先了同行业5-10年。

在埃塞的试验点,即便是在白天有43℃的高温地区,Arktek依然能保持稳定的桶内温度。试验点的卫生站护士直接要求实验结束后,不要把冰桶带走。在埃塞一些已经推广使用的地区,Penta 3(破伤风蛋白多糖共轭,白喉,破伤风,百日咳,灭活脊髓灰质炎病毒疫苗)和麻疹的接种覆盖率分别达到了97%和90%。

拍到“9只苍蝇”的澳柯玛团队,实际上在前文的村庄中受到了最高的礼遇,当地人为这些远道而来的中国人盛装打扮,穿上庆典才用的服装为他们表演狩猎丰收舞蹈。“我听不懂他们的本地语言,但能听出来‘China’、‘Arktek’字眼。”澳柯玛疫苗冷链公司副总经理任一钊说,有了Arktek之后,卫生员可以移动办公,甚至到新生儿家里做接种。

“每一个Arktek可以覆盖一个6000人左右的社区,以2.5%的新生儿率较量争论的话,可以给144个新生儿注射疫苗。目下当今保守较量争论,每一年Arktek提升了当地5%的疫苗接种人数,就是7.2个新生儿,每一个Arktek服役期是10年,就是多帮助72个孩子接种了疫苗。”任一钊自己觉得特别很是骄傲,“这就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皮下埋植避孕剂

像Arktek一样进入埃塞的中国医疗产品,目前还其实不多。

每一个Arktek冰桶售价约2000美元,采购Arktek冰桶的非洲国家,大多是得到了联合国相关组织的援助。想进入联合国大宗公立采购的清单,产品必须经由过程PQ认证。PQ认证即世界卫生组织的预认证(Pre-qualification),是多数发展中国家政府或者Gavi、UNICEF和国际药品采购机制(UNITAID)等国际组织的采购体系采购和使用一项设备的前提要求。

PQ认证主要针对一些疾病治疗急需的药品或者医疗器械,比如抗艾滋病毒/艾滋病类药物、疟疾类药物、结核类药物、生殖健康药物、流感药物、急性腹泻药物和被忽视的热带疾病药物以及部分抗癌药品。

2015年,Arktek经由过程了PQ认证后,正式进入非洲市场。国内已经经由过程PQ认证的医疗产品目下当今其实不多,以疫苗为例,印度经由过程PQ认证的疫苗已经超过30个,中国只有两支,一个是中生集团成都所的乙型脑炎减毒活疫苗,另外一个是华兰生物疫苗有限公司的流感病毒裂解疫苗。

实际上,国内的医疗市场竞争正在逐年加剧,医疗市场的红利期早已结束,竞争已近饱和,厂家之间入手下手出现恶性砍价。与此同时,跟建筑、交通一样,非洲的公共卫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对很多企业来讲,入手下手为产品做PQ认证,经由过程国际采购走到非洲,已经是一个必须的选择。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在埃塞的乡村卫生站,我看到了来自中国广州和韩国的避孕套,它们将被免费发放给当地民众。在镇医院里,避孕的选项更多了,除避孕套,还有宫内节育器、长效避孕针和皮下埋植避孕剂

这几种避孕产品有什么区别?吴文达告诉我,中国大多用宫内节育器,就是上环,这种在体内操作的体式格局放到非洲其实特别很是危险:上环这个手术要用到多工具,以非洲的医疗条件,很难做到完全无菌,当地艾滋病传染又严重,在体内手术感染率、死亡率都超出跨越很多。一旦手术出现感染,后续治疗也特别很是麻烦。

”也有很多打一针能管三个月的长效避孕针,但这个也很麻烦。一个女性每三个月要走一天的路去找医生打针,这其实不现实。“吴文达说,未来一款叫Levoplant的四年期皮下埋植剂也会加入到非洲的药柜里,这是上海达华药业有限公司在今年6月刚刚经由过程PQ认证的产品。在盖茨基金会看来,这是最稳定安全的避孕体式格局。

皮下埋植剂是什么?即便是育龄女性,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产品。每包Levoplant里,有两根含有左炔诺孕酮(一种合成孕激素)的硅胶囊管,像打针一样,将避孕针”注射“到女性上臂内侧皮下,无需任何切口,可以缓慢地释放孕激素,有效期一样平常长达三四年。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在埃塞的几家医院里,我看到的产妇年龄跨度极大,有刚刚18岁的初产妇,也有已经四十多岁的中年孕妇。埃塞女性的平均首育年龄只有20岁,每位女性平均会生育5位子女,目下当今已经有很多埃塞女性透露表现有节育需求。

吴文达说:“有了方便的避孕产品,埃塞女性就能够自主决定怀孕的时间

  • 第一,可以把首次怀孕的时间往后推,免得15、16岁就怀孕,女孩就要放弃她们的学业和小我私家生活;

  • 第二,可以把怀孕的间隔拉长,如果刚刚生了孩子,三个月后又怀孕,妈妈的身体得不到恢复,哺乳期只有三个月的话,对新生儿健康也不利;

  • 第三,意外怀孕会导致更高几率的非法堕胎,一旦堕胎手术遭到感染,也会导致死亡,我们可以降低这部分的死亡率。”

自主计划生育是一个国家能为其未来所做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投资之一。在计划生育上每花费1块钱,就可以节约政府6块钱用于改善健康、住房、水、环境卫生和其他公共服务。国内皮下避孕埋植剂的市场一直不大,经由过程PQ认证后,相关的医疗企业实际上是有了更大的市场空间。

既是援助的对象,又是巨大的潜在市场,中国在非洲医疗卫生方面的合作只是刚刚入手下手。

在埃塞,我们见识过满屋跳蚤、地上洒满稻草的小泥屋,也在首都的五星酒店里偶遇了一场上流阶层的婚礼,所有宾客衣着得体,年轻新娘硕大的钻戒在聚光灯下闪闪发光。说回到最初的“投胎彩票”,这种出生环境带来的贫富差异会永远存在。而降低对儿童来说高风险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从而使得“投胎彩票”更加公平,是盖茨基金会等国际组织和机构所致力的标的目的。

作为一个地球另外一边遥远的国家,中国可以在非洲的发展中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澳柯玛董事长李蔚告诉我们,Arktek至今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大的经济收益,但品牌的宣传效益无法估算。

“一个做冰箱的企业,也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李蔚觉得改善公共卫生,能让每个老百姓都受惠,而一个非洲儿童的健康,实际上与全球都互相关注:“让每个儿童从小到大有一个公平的糊口生涯权。贫穷地区的孩子有了糊口生涯权,那么后面还会得到教育权,他将来有可能有更多的机会去看外面的世界,或者受到更高的教育,他们可以去改变非洲,可以改变世界,比我们更有效。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果壳网

ID:Guokr42

为何这样的二维码也能扫出来?

长按它,向果壳发送【二维码】

获得答案!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因为造出了这个东西,中国人成了这些非洲村民最尊敬的人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