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2017-09-24 17:3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翻译:小叶子

当一个罪行累累的连环杀手被捕、被判有罪并关进监狱的时候,我们都会希望他们余生都在狱中度过——最好是在死囚区。

然而,司法系统总会找到一种新的体式格局颠覆我们的三观。

这些连环杀手,有些甚至是食人族,他们手上沾满了鲜血,却被释放回社会。

这对那些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人公平吗?那些夺走他们以及他们所爱之人生命的恶魔,却依靠着本应该最为公正的法律重新获得了自由……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8、佩德罗·阿隆索·洛佩兹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佩德罗·阿隆索·洛佩兹1948年出生在哥伦比亚的一个小村托米亚,当时哥伦比亚的事势时事十分不稳定。

佩德罗是一位妓女的第13个孩子——当然,他其实不知道他的爸爸究竟是谁,因为他的父亲在他出生之前就被杀害。这样的家庭与童年经历造成了他心理上过早的性成熟,以至于在他8岁时就懂得经由过程爱抚获得性快感,同时也使他逐渐形成了对女童的“特殊癖好”。

在他的行径被母亲发现后,佩德罗被永远赶出了家门。

无家可归的佩德罗成了哥伦比亚街头的一位托钵人。这时候,一名“好心”的男士向他伸出了“援手”,并向他提供食物并邀请小佩德罗前往他的住所。

不过,佩德罗得到的其实不是温暖的家——他被带到一个废弃的房子里,并遭到了无情的侵犯。

但这其实不是噩梦的结束,相反,这只是入手下手。在他12岁的时候,他被一个美国家庭收留,但在接受教育的时候,他被一位学校的老师强奸。

而在他18岁时,因盗窃入狱的佩德罗又被监狱的黑帮成员侵犯……

这些经历也最终使他的性观念彻底扭曲。他发誓,自己绝不再做受害者,并且要对尽量多的女童做“同样的事”。

在监狱中的一次斗殴中,他把强奸他的3名犯人全部杀害。而当局也仅仅以“正当防卫”为由给佩德罗增加了两年刑期。在这期间,他入手下手对自己的人生进行“反省”。佩德罗认为正是他的母亲和妹妹害他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而这也让他对女性产生了仇视和憎恨。

在他获释后,他进行了一场屠杀,目标是秘鲁的年轻女孩。佩德罗声称,到1978年,他已经杀死了100多人。后来有一个土著部落打算处决他,一位美国传教士同情佩德罗,设法说服了他们将他交给州警察。

这一次,佩德罗在监狱里服刑很短。他一出去,就搬到了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在那里他入手下手每周杀死3个女孩。佩德罗说:“我喜欢厄瓜多尔的姑娘们,她们更温柔,更信任人,更无辜。”

在佩德罗第三次被捕的时候,他已经犯下了三百多起绑架和谋杀的罪行。没有人相信他有这种能力,直到当局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坟墓——许多受害者的尸体被埋在那里。

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他1980年被捕,但在1998年被厄瓜多尔政府释放。”佩德罗说他的早期释放是因为“施展阐发良好”。

他自称至少奸杀了100名秘鲁人、110名厄瓜多尔人以及100名哥伦比亚人,总计超过300人。这个数字足以让他成为犯罪史上最“高产”的连环杀手。

7、安妮·琼斯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63岁的安妮·琼斯因为“施展阐发良好”将于2018年从监狱中被释放。

1984年,她被控谋杀了一位婴儿,并涉嫌杀害多达46人。她的提早获释意味着她将只服刑99年刑期的三分之一。

安妮曾经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贝克斯县医院当护士,当时她被指控谋杀了15个月大的切尔西·麦克莱伦。她给这名婴儿注射了一剂致命剂量的肌肉松弛剂,而那时可怜的小切尔西还在她母亲的怀里。

切尔西的母亲佩蒂·麦克莱伦告诉美国广播公司,“我当时抱着切尔西,她正面对着我,琼斯在她的左大腿上注射了一针。几乎就在一瞬间,切尔西呼吸困难。切尔西试图叫出我的名字,但她还不克不及说话。我特别很是难过。”

安妮在杀了几位儿童病患后,竟然还在被医院怀疑的情况下顺利辞职,而且医院并没有对此行为进行举报,所以她又跳槽到另外一家医院重操旧业。

警方认为,她的狡猾的地方在于在给每一个病人注射的药剂和剂量都不一样,所以找不到铁证。

当时的班长,谢丽尔·潘德格拉夫负责给病人分配护士,她注意到该部门婴儿死亡率的显著上升。她告诉美国广播公司:“大多数死亡都是在安妮·琼斯在医院时才发生的,大多数死去的婴儿都是安妮的病人。”

安妮被判处99年监禁,另外还有60年有期徒刑,罪名是伤害另外一个孩子。刑事检察官罗恩·萨顿认为,安妮1978年至1982年在医院工作期间,医院里的死亡人数多达46人。

德克萨斯州的法律允许提前释放,目前,谢丽尔和其他一些人正对安妮的提早释放提出上诉。

6、“大钢牙”尼古拉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1979年8月21日,尼古拉喝醉之后,意外地射杀了他的同事,并被警方逮捕。西伯利亚研究所诊断他患有精神分裂症,但服刑不满一年就被释放,回到了哈萨克斯坦的家乡乌兹纳加奇。

由于他的白色金属牙齿,他被称为“大钢牙”。他用它吃掉了大约50到100名他杀死的女性。

在他的第9次谋杀之后,尼古拉再次被捕。他邀请了几个朋友到他家,杀死了其中一个友人,并入手下手堂堂皇皇地在隔壁房间里肢解尸体。他的客人们在看到他的所作所为后,惊恐地逃了出来。当警察到达时,他们看到尼古拉跪在地上,赤裸着身体,全身沾满鲜血,手里拿着把斧头肢解尸体。

警察特别很是震惊,趁他们呆滞的功夫,尼古拉逃离了犯罪现场,一直跑到他的表弟家,最终被逮捕归案。

在搜查了房子之后,他们还发现了一个女性被害人的头颅。

1981年,法官在审判时考虑到他之前患有精神分裂症,所以他被当庭颁布发表为精神失常。审判后,尼古拉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在那里他花了8年时间治疗——直到医生声称他已经治愈,然后被释放。

他目下当今也是个完全自由的人了,而且他也不用对他的罪行负责,这也让很多认为他“食人本能”是不克不及被治愈的神经病医师感到诧异。他目下当今可以在世界各地自由旅行,也就是说未来他可能会目下当今地球上的任何地点。

5、尤哈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1988年,23岁的尤哈和他21岁的女友玛丽塔一起在瑞典旅行。午夜前后,他偷了一辆自行车,被车主尼尔森和他15岁的儿子弗雷德里克发现并着这对情侣当地的一个公墓附近

当被逼到断港绝潢的时,尤哈拿出了一把猎枪,把他们都杀了。

后来,尼尔森的妻子出来找他们,尤哈接着把她也杀害了

尤哈和他的女朋友入手下手逃亡,一周后,他们在丹麦的奥塞登被发现。

在审判过程当中,双方责任推卸给了对方。一项神经病学的评估发现,尤哈是一个神经病患者,并极具攻击性这也是他犯下的第12宗犯罪案。

尤哈最终被判处3项谋杀罪,被瑞典法庭判了无期。而他的女友则因参与殴打和谋杀而被判处两年监禁。

在服刑一半时间后,尤哈被转移到芬兰,继续服刑。

2008年,尤哈把他的名字改为尼基塔。同年,芬兰最高法院裁定,他将于2009年2月被判缓刑。2013年,他再次改名,并与他的新妻子亚历山东大学结婚。

赫尔辛基最高法院已经判决他即将出狱,但在2015年11月,他越狱了。

4、路易斯·范·朔尔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在上世纪80年代,安全警卫和前警察路易斯·范·朔尔,据信已经射伤了101人,杀死了39人。他受雇于富有的南非商人,保护他们生命和财产安全。其中一些受害者是窃贼,但其他人只是他从街上拖出来的路人——他们要么是黑人,要么是亚洲人。

多年来,他一直躲在自己的安保护伞下,警察也对他的杀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裁定他为正常执法。

直到1992年,当人权活动家向媒体揭露他的罪恶行径时,他才入手下手接受审判。他被最高法院裁定犯有7项谋杀罪,并被判处在南非东部的格拉摩根堡监狱服刑。他被称为南非“最残忍的杀手”。

然而在2004年,他被提前释放。虽然他被判处20年监禁,但实际上他只服刑了12年。

出狱后,他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表达了自己对自由的喜悦,并敦促公众不要对他的过去进行评判。获释后,他仍然没有施展阐发出多少悔意。路易斯对卫报说:“我在完成我的工作——我是为了保护财产而被雇佣的。我绝对不会为我的所作所为道歉。”

3、玛丽·贝尔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1968年,玛丽·贝尔在英国的一个郊区杀死了两个小男孩——4岁的马丁·布朗和3岁的布莱恩·豪。这个臭名远扬的少年杀人犯,因为作案时年仅11岁,只被判了过失杀人罪,并于1980年被释放出狱。

玛丽目下当今改名换姓生活在某个地方,就像个正常人一样。

玛丽的童年就像一个噩梦,她多次被母亲贝蒂抛弃。贝蒂把玛丽送给亲戚和收养者,但都不成功。

玛丽两岁时就已经养成了孤僻、冷酷的性格,每次贝蒂打她的时候,她都不哭,而是用小小的眼睛憎恨地看着母亲。

贝蒂是一位妓女,家庭成员声称贝蒂曾多次试图杀死玛丽,并希望使其看起来是无意偶尔的。比如,玛丽从高高的窗户上“掉下来”,“意外地”吃了安眠药。她经常会看到她的母亲与客人发生暴力的性行为。贝蒂甚至强迫她在4岁的时候就入手下手卖淫。

玛丽5岁时曾亲眼看见她的一个小伙伴被车撞死的情形,这在她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读幼儿园时的玛丽特别很是顽皮好斗,没有孩子愿意和她一起玩,也没有人敢欺负她。

当年审讯期间,儿童心理学专家奥顿博士就认为小玛丽是典型的病态神经病。

长时间缺乏与人的感情交流养成她极度冷漠的性格。因此,当她杀人以后,她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愧恨、焦虑,也没有眼泪。杀死两个小孩子对于玛丽来说只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两桩案子中,我没有发现任何杀人动机。”奥顿说。

1968年5月25日,就在她11岁的头几天,玛丽在一所废弃的房子里勒死了4岁的马丁·布朗。然后在7月31日,她和她的朋友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废弃的荒地上勒死了3岁的布莱恩·豪。

后来,她的朋友被判无罪,而玛丽被判犯有过失杀人罪,神经病医生将她描述为“精神变态的典型症状”,她对其他孩子构成了“特别很是严重的威胁”。

她在监狱里呆了12年,目下当今又过着新的生活,有传言说她最近成了一位祖母。同时,她还出了一本书——《听不见的哭声》。

2、纳瑟特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1977年,纳瑟特被挪威的一家大型疗养院聘为护士长。他虽然学医出身,但只当了一位护士。

到了1981年,人们对疗养院的死亡人数有了很大的怀疑。纳瑟特接受了警方的询问,他立即承认谋杀了27名患者。据查询拜访,他在做护士期间经由过程向病人注射过量的肌肉松弛剂导致22人死亡。

但当他即将被指控犯有25项谋杀罪时,他推翻了自己的供词,并否认了所有的指控,这些举动导致了审判被拖长至6个月。首席检察官称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他想要完全控制(他的受害者的)生命和死亡”。

1983年,法庭断定他杀害了22名患者,尽管大家相信真实的受害者人数可能多达132人。他被判处21年监禁,这是挪威法律规定的最高刑期。

他在服刑12年后被释放,现已出狱改名换姓住在挪威某地。

1、卡拉·霍穆尔卡

8个刑满释放的连环杀手,受害者总人数多达625人

霍默尔卡一家住在安大概马虎省的圣凯瑟琳市,卡尔拉是家里三个女儿中最大的一个,老二是洛丽,老三是塔米。

卡尔拉中学时在一家宠物店兼职,1988年,卡尔拉毕业后当起了一位兽医助理。

后来,她在一家宠物诊所找到了一份类似的工作。她从那里偷了一些药品,这些药物后来被她用到了受害者的身上。

1987年,卡尔拉在餐厅偶遇了保罗,两人很快就确定了关系。

霍默尔卡一家都很喜欢保罗,他们有很多时间待在一起。不过,保罗虽然和卡尔拉订婚了,但他经常和塔米调情。在此期间,他丢掉了会计的工作,所以他入手下手在附近的美加边境走私香烟。

在三年内,他们就已经选好了第一个受害者——1990年,卡拉决定把她的妹妹塔米送给自己的丈夫作为“圣诞礼物”。这个年轻的女孩被自己的亲姐姐麻醉,送上了自己姐夫的床,然后被勒死。

之后,他们继续绑架并杀害了另外两个十几岁的女孩。这对夫妻会把小女孩骗到车里,把她们带回家,在接下来的几天的时间里对她们进行虐待,然后杀害、处置惩罚尸体。

当他们最终接受审判时,卡拉被视为保罗的受害者,由于她提供了一份认罪协议,她被判过失杀人罪,只需要蹲12年大牢。

在2005年保罗还在监狱里服刑的时候,卡拉就被释放了。

有报道称她在2007年生下了一个儿子,目前住在魁北克。

翻译:小叶子,悬疑志签约翻译。悬疑志微博主要是分享各类奇案、悬案、大案、重案、悍匪、局骗及基于真实的故事,欢迎关注!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