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骑ofo致死索赔866万最终降了12万,ofo称儿童侵犯财产权

2017-09-16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每日人物张媛媛报道

9月15日上午,11岁男童骑ofo单车死亡索赔案在上海静安法院第一法庭正式开庭审理。这是国内首例状告共享单车公司的案例。

庭审中,被告ofo公司坚持自己在本案中没有责任,拒绝赔偿。原告代办署理律师张黔林对每日人物透露表现:“ofo投放到公开场合盈利,无偿占用社会资源,应考虑公开场合无人管理,以及对未成年人酿成的正负面影响,当然要负责。”当天12时30分左右,庭审结束,法院择期将宣判。

2017年3月26日,11岁男孩打开了一辆密码未打乱可直接按开的ofo单车,骑行过程当中,遭客车碾轧死亡。静安交警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机动车驾驶员王某疏于观察路况,负事故次要责任。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负事故主要责任。

男孩家属将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ofo公司)和驾驶员及其所在汽车租赁公司告上法庭,本次开庭前,男孩家属已经和汽车公司方达成和解,撤销了对其的诉讼请求。

儿童骑ofo致死索赔866万最终降了12万,ofo称儿童侵犯财产权

网络图。

ofo机械锁是不是是造成男孩死亡的缘故原由?

原告代办署理律师张黔林认为,“机械锁密码是不变的,一部车一种密码,最快三秒可破解;这种机械锁比较难于锁住,需要按下按钮将锁挂上去后再手动将密码拨乱;另外计费与上锁无关,无法限制使用人将机械锁锁牢。涉案单车的锁具只需要按下去,没有打乱密码,所以造成了受害人一按就开锁,这就是缺陷。”

ofo对此透露表现,ofo共享单车使用的锁具,本身其实不存在缺陷,全部在正规厂家采购,密码组合超过8000组,远高于国家规定的900组。原告代办署理人存在扩大、混淆概念的嫌疑,并且交通事故本身和自行车没有关系,“在自行车骑行过程当中,因参与交通而产生的交通事故危险,则已与自行车本身无关。而与交通参与人是不是遵守交通划定规矩、是不是尽到谨慎注意义务有关”。

男童是不是存在侵占他人财产权的行为?

男童其实不是ofo的注册用户,双方没有形成租用共享单车的合同关系,ofo公司认为:未经ofo许可,使用共享单车属于擅自侵占他人财产,该行为损害了ofo的财产权。“小朋友擅自开锁,违规使用他人财产亦已构成侵权,并最终酿成惨剧,考虑到当事人身亡,所以没有反诉”。

张黔林告诉每日人物,小黄车投放到公开场合,应该考虑到公开场合无人管理,以及可能出现的对未成年人的影响。对于网上说的小孩是不是是偷车行为,“偷涉及到私密性问题,小黄车没有租赁一个店铺,告诉大家没有经过许可不克不及骑车。小黄车放在公开场合,本身有一定危险性,增加了社会隐患和漏洞”。他还认为不克不及把对未成年人的评价等同于对成年人的评价。

ofo是不是缺乏对公共安全的关注?

ofo公司认为自己在此案中没有责任,男童家属承认自己有部分监护不力的责任,也将对ofo公司的索赔金额降低了2万。

律师张黔林认为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ofo公司在投放产品时应最大化考虑到儿童的利益,检索以往案例发现,因使用小黄车受伤的报道时有发生。

对于赔偿金额,张黔林透露表现:“只要法院认定小黄车的责任,全部进行换锁,对于精神赔偿金额,法院判决多少我们都是认可的”。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ID:meiriren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