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难产孕妇跳楼身亡事件,院方声明有什么致命漏洞?

2017-09-09 21:17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作者:熊承星,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助理。

近来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医院发生的孕妇跳楼事件迅速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响,绥德医院在事发后于93日、96日接连发出了声明,解释为什么需要家属签字时,说道:产妇签署了《授权书》,授权其丈夫全权负责签署统统相关文书,在她本人未撤回授权且未出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产程记录产妇血压、胎心正常)时,未获得被授权人同意,医院无权改变生产体式格局。而随后孕妇家属也发出了声明,声称他们最后是同意孕妇改成剖腹产的,只是医生对他们说生产在即,顺产也能够,用不着改成剖腹产。家属还声称医院所发声明中监控视频拍到的孕妇下跪画面实际上是其当时痛苦悲伤难忍而下蹲的动作,其实不是向家属下跪哀求。

由此孕妇跳楼身亡这件事变得朴素迷离,在究竟是谁拒绝改变生产体式格局这个问题上恐怕只有继续等待后续报道才能最终知晓了。但对于院方发表的第二次声明,笔者却不以为然,简直漏洞明显,且毫无法律常识!

按照医院的逻辑,委托人(孕妇)没有撤销授权,就只能问受托人(家属)的意见,不克不及问委托人(孕妇)本人的意愿?这是什么狗屁逻辑!目下当今就来解释下什么叫委托关系!

一、委托关系的实质应该是受托人基于委托人的真实意愿来行使委托事务

从院方发的声明中我们可以看到,孕妇确有签署过《授权委托书》,但也曾多次向其家属下跪哀求,想改变生产体式格局。既然院方知晓孕妇和家属之间是委托关系,为什么不遵从“本尊”(委托人自身)的真实意愿改变生产体式格局?要知道,家属只是孕妇的受托人,受托人应该是按照委托人的真实意愿去行使委托事务,而不是获得授权后可以随心所欲、不用理会委托人的设法主意!受托人只是代办署理委托人行事而已!院方完全对真实的委托人(孕妇)不管不问,却跑去多次征求家属的意见,岂不是毫无法律常识的法盲行为么?

二、若需要孕妇本人撤回授权才能改变生产体式格局,为什么不让其签署一份撤销授权声明书?

院方在声明中一方面声称未得到孕妇本人的撤回授权所以不克不及擅自改变生产体式格局,一方面又晒出孕妇下跪哀求家属的画面、家属多次拒绝改变生产体式格局的证明等,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

按院方的逻辑,孕妇曾三次向其家属下跪哀求改变生产体式格局,家属三次都拒绝了,坚持采用顺产体式格局。难道孕妇情绪上如此大的波动、向家属下跪哀求等这一系列施展阐发,不是很明确的撤回授权的意思表达?难道撤回授权还需要家属的同意?而且按院方逻辑,即使需要孕妇书面的撤回授权才能改变生产体式格局,那院方为什么不主动让孕妇签署一份撤销授权书面声明呢!院方有征询过孕妇的意见么?没有!医院在如此生死关头却首先只是想着撇开可能带来风险的责任,这与医院“治病救人”的核心宗旨完全南辕北辙!医院的这种违法、无情的做法简直与“滥杀无辜”无异!

三、即使按照法律规定,院方的行为也违法

首先,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55条的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据此,医院在诊疗活动中,其告知义务应首先是向患者履行。具体到该孕妇待产这件事上,医院实施剖腹产手术只需取得患者书面同意即可。因为剖腹产手术本身只是一项常规的手术而已,其实不复杂。实践中,发生意外的比例也相对较小。因此,如果孕妇本人的真实意愿是剖腹产,医院应当首先尊重产妇的意见,而不是其家属的意见

其次,根据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的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据此规定,即使院方认为需要同时取得孕妇本人及其家属的同意并签字后才能改变生产体式格局,但孕妇当时情绪波动如此之大,且按院方所说的还三次向其家属下跪哀求,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如果院方本着“治命救人”的宗旨,是否是应该由主治医生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即改成剖腹产),在取得医院负责人批准后实行呢而且2010年新版的《病历书写基本规范》中也再次明确,对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患者,医院为抢救患者,在法定代办署理人或被授权人无法及时签字的情况下,可由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签字。但院方没有这么做!

另外,《侵权责任法》作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的上位法,其法律效力当然高于行政法规。院方即使想拿《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中的“需患者和家属同时同意并签字”的相关规定作“挡箭牌”也是站不住脚的!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绥德医院孕妇跳楼身亡这件事令人唏嘘不已,我们叹息一条年轻的生命(准确说是两条生命)的同时,更对院方在事后不主动承担应有的责任却还始终怀着“撇开责任”的态度,这更让人无法容忍!

本文首发于离婚大师(lihundashivip),一个说人话、有深度的原创婚姻法律+情感公众号,转载请联系授权。作者简介:熊承星,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助理。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