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2017-08-20 03:04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七十二期】(你不知道的大案第40讲)

最近萨沙的大案系列被严打了,让你小子随便写案件,该!萨沙估计案件系列,很快会被全面封锁。诸位还想看的话,最好关注喜马拉雅或者蜻蜓的音频节目。搜索你不知道的大案 ,全部免费。

1979年10月,沈阳北郊道义派出所发生惊天大案。上班的民警惊讶的发现,值班室内的执勤民警杨本军和民兵王德侠双双遇害,枪柜中62发子弹失踪。这个案件拉开了吕海鹰团伙持枪杀人串案的序幕。

这个案件是特别很是夸张的。

吕海鹰3人团伙攻击公安局,杀死4名警察,炸伤1人,堪称辽阳建国以来最大的袭警案件。

更夸张的是,主犯张春江手持1把54式手枪和手榴弹,竟然从十多个民警的包围圈中杀出血路突围,还造成民警一死一伤。

讽刺是,张春江的伏法,竟然是被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用菜刀活活砍死。

听老萨说一说吧。

1979年是文革结束后的第3年,社会治安其实不好。大量知青返城一时找不到工作,都在社会上闲逛,治安案件频发。

10月的1个早晨,沈北路道义派出所的民警纷纷到所里上班。刚进大门,民警们就发现情况不合错误。在不大的公安局室内,几个民警闻到一股特别很是熟悉的味道:血腥味。几个民警高呼夜间执勤的民警杨本军和民兵王德侠两人的名字,但无人回答。

民警们慌了,马上四面搜索,很快发现了可怕的场面。

小小的值班室内,杨本军、王德侠都倒在血泊之中。

他们身上都有被手枪射击的弹孔!

经过仔细勘探,民警们发现歹徒可能不止一人。歹徒是从一间作为仓库的房子外,撬窗而入的。根据撬窗的痕迹判断,歹徒应该有盗窃的丰富经验,撬开这扇坚固铁窗最多花费了3分钟。

根据屋内情况来看,歹徒翻入公安局时,民兵王德侠应该正在床上睡觉,民警杨本军坐在桌子边看书。

歹徒先是突然袭击了民警杨本军,从背后将他开枪杀死以后,又打死了还在熟睡的民兵王德侠。

1979年的治安虽不好,大案要案却不多。派出所民警大部分时间在调解民事纠纷或者抓一些旁门左道的毛贼,日常平凡根本不配枪。

除文革大武斗时期,建国后的沈阳市也从来没有派出所遇到袭击的案件。在所内值班,本应该是绝对安全的。在多个歹徒持枪突袭下,毫无戒备且没有武器的民警杨本军,毫无反抗的余地。

让人发指的是,歹徒手段极为凶残。也许是怕两人不死,民警和民兵都是身中数枪,血流满地,现场极惨。

道义派出所所长迅速赶到现场。

他认为袭击派出所的目的,其实不是盗窃钱财,而是报复民警或者抢劫武器。

所长检查了存放武器的房间,果然枪柜已经被撬开,里面62发手枪子弹和1把54式手枪失踪不知去向。

袭击派出所、杀死民警、抢劫武器,自然是天大的案件。

沈阳市公安局相当震动,立即立案侦查。

因分析是报复或者抢枪,刑警们先排查了遇害的民警杨本军和民兵王德侠的社会关系。

结果毫无收获。杨本军性格温和,长时间在辖区从事民事纠纷调解工作,口碑很好,基本没有仇人。

至于民兵王德侠是刚刚从军队复员的军人,踏入社会不到1年,也谈不上有什么仇人。

看来,这其实不是报复杀人,就是抢劫武器。

这些歹徒颇有些反侦察经验,在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撬窗的撬棍是常见的东西,任何一个学徒工都可以用钢材打造,无法去查。至于杀人的手枪是由发令枪改装的钢珠枪。枪和钢珠在当年市道市情上随处可见,也无法追查。

当年没有视频监控技术,没有录下歹徒的样子,又没有目击者。

简单就是一句话,这案子没有线索,很难侦破,逐步陷入僵局。

不过,清理现场期间,刑警们有重大意外发现!

在牺牲民警杨本军的枕头下,居然发现了1把54式手枪,也就是之前认为丢失的那把。

歹徒并没有抢走手枪。

刑警们分析: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原由,民警杨本军在遇害前从枪柜里将手枪取出,放在自己的枕头下。歹徒打死杨本军和民兵以后,对他们搜身却,并没有发现枪支。歹徒认为民警没有配枪,又去撬开枪柜,结果只发现了62发子弹。

歹徒在公安局内行凶,歹徒不敢多停留,拿着找到的子弹就跑。

比较慌乱,加上歹徒先入为主认为民警没有配枪,他们没有在杨本军的床上搜索,也就没有发现这把手枪。

歹徒杀死民警的目的是抢劫手枪,最终却没有如愿。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让警方没有想到的是,随后1年多内,沈阳市内连气儿发生系列持枪抢劫案。

一伙歹徒连气儿作案,抢劫财物折合人民币1000多元。在每个月工资仅仅30、40元的年代,这也是一笔巨款了。

更可怕的是,前后有2个市民被歹徒开枪杀害。

经过对杀人现场的子弹分析,警方确认歹徒使用的手枪,就是杀害民警杨本军和民兵王德侠的自制手枪。

看来,这伙歹徒在不断作案。

沈阳连气儿发生恶性案件,引起各级公安部门高度重视,公安部、省公安厅相继派员到沈阳参加侦破工作,成立了破案指挥部。

沈阳市公安局抽调百余名侦查员组成专案组,进行周密部署,展开了细致的排查工作。

专案组认为这伙歹徒有如下特点:

第一.轻举妄动,毫无所惧。

犯下如此惊天血案后,正常来说,歹徒会消声灭迹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作案。但这伙歹徒毫无顾忌,顶风作案。在杀警抢枪后没有多久,他们就入手下手作案,还连气儿杀死2人。

第二.抢劫财物其实不是歹徒的目的。

仅仅是为了拦路抢劫财物,显然没有必要杀警抢枪,持刀或者自制枪支一样可以抢劫。

持刀持自制手枪抢劫被抓住,只要没有出人命,歹徒多不会被判处死刑。

专案组认为,歹徒抢劫制式手枪的目的,其实不是为了抢劫,而是试图做更大的案件。

歹徒之所以抢劫,多是因为生活所迫,暂时搞一些钱来生活。

第三.歹徒明显有反侦察经验。

歹徒在现场留下线索特别很是少,抢劫作案期间也遮蔽了脸部特征。

显然,歹徒很有可能曾经被公安机关打击的经历,对警方办案手段有所了解。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综上所述,专案组内心不安。显然,歹徒会继续作案,还有可能做惊天大案,必须尽快抓住他们。苦于线索太少,实在不知道歹徒是什么人。警方只能加紧市内巡逻和对有前科劣迹人群的排查工作,试图以此突破。

事情很快有了故事性的转机,时间是1981年1月7日22点。

洪区公安分局民警刘善龙下班回家,骑车路过和平区胜利大街一所中学墙外。这是一条小胡同,没有路灯,到处漆黑一片。

路黑倒是没什么,这是民警刘善龙每天回家都走的路线,特别很是的熟悉。

当年的民警回家也是穿着警服的,刘善龙也是这样。因最近全市正在抓捕持枪抢劫的逃犯,刘也经常参与排查,随身携带1把54式手枪。

昏暗的月光下,刘善龙发现墙边上似乎蹲着1小我私家。职业的敏感让他暂时停下车,向黑影观察。

刘没注意到的是,另外一个黑影从从背后骑车偷偷靠近了他。

冷不丁的,枪声响起了。

背后的歹徒,突然掏出自制手枪,对准刘的太阳穴开枪。双方距离不过几米,刘当场中弹栽倒,血流满地。那个蹲着的黑影立即跑了过来,搜查了刘善龙全身。

开枪的黑影问:有无?

搜身的黑影说:有了!

黑影从刘善龙的腰间,取出了那把54式手枪和5发子弹。

开枪的黑影很高兴:太好了!终于搞到了。咋们快走。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有个临危不惧的青年,正在追赶他们。

歹徒行凶的时候,青年工人明金月正好路过这里。

他是沈阳搪瓷厂的木工,这几天帮着要结婚的朋友打家具,每天都干到深夜。今天在朋友吃完晚饭已经9点多了,他摸黑骑车回家。

骑到中学墙外,明金月隐约看到前有个穿警服的民警也在骑车。明金月并没有在意,自顾自的低头用力蹬着车。突然前面10多米处,响起的2声枪响。

拜沈阳文革武斗所赐,明金月对于枪声很熟悉,绝对不会听错。他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前面的民警已经倒在血泊中。

糟了!有歹徒行凶!

明金月刚喊了一句:抓坏人啊!

那个刚刚开过枪的歹徒,突然将枪口对准了他。

呯的一声,明金月感到肩膀一热,情不自禁的从自行车上摔了下去。

随后,明金月听到2小我私家向远处跑的脚步声。

万幸的是,明金月受伤其实不重要!打中他的是小口径自制手枪。

这种小口径的子弹威力不大,穿透力不强,一样平常只有近距离射到要害才会致死。这发子弹射中他的厚棉袄后,已经没有什么能量,只打伤了皮肉(话说以前的棉袄真的能救命啊),没有伤到骨头。

明金月年富力强,很快就爬了起来。他伸手一摸,发现肩膀上都是血,但还没有感到什么痛苦悲伤。明金月又连走几步,扶起前面那个民警,发现他已经没有呼吸。

当年东北爷们性子都比较硬,能动手绝不废话。

明金月一时间热血上涌,骂道:王八羔子!我跟你们拼了。

明金月顺手拿起车上做木工的铁尺,向歹徒逃跑标的目的追了过去。此时2个歹徒正合骑一辆自行车逃走。也是天不保佑他们!逃得慌张加上地上全是积雪,他们居然摔了一跤,连人带车倒在地上。

明金月趁机冲上去,用力将铁尺砸在1个歹徒的后脑勺上。

这个歹徒毫无防备,尖叫一声,被打了一个跟头。旁边那个歹徒见状,立即举起自制手枪打了2枪,将明金月打倒。

头部被砸成重伤的歹徒爬起来后,恼怒之极。他用刚抢到的54式手枪,又对明金月补了1枪。

明金月中弹后,倒在地上不克不及动弹。随后,他听到2小我私家走近的脚步声。知道无法抵抗,明金月双眼闭紧装死。

只听到有人问:死了没?

接着有人用力踢了他一脚,明金月咬住牙,哼都没哼一声。

另1个歹徒说:妈的,打死了!便宜这小子了!响了4枪,公安马上就会来,我们快走吧!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几分钟后,明金月爬了起来。他身中两枪(有1枪没打中),好在都没有打中要害。

明金月走了几步,因流血过多,还是摔倒了。

这边有群众听到枪声,迅速报警。很快警方赶到现场,将明金月送到医院抢救。

经由过程对现场弹道分析,这起案件还是同一伙人所为。

警方根据明金月的描述,以及受伤歹徒留下的血迹分析,这个歹徒伤的不轻,伤口深及颅骨。

这么重的伤势,自己肯定治不了,普通小诊所、卫生院也没这个本事,必须去大医院治疗。如果歹徒死撑着不去,恐怕会性命难保。

于是,警方入手下手在全市大医院和药店布控。

1981年,还没有私立莆田系医院和药店,全市医院和药店就那么几家,还是很容易监控的。

看来,歹徒插翅难飞了。

正当警方焦炙焦虑布控之时,又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有1个歹徒主动向警方自首,说他就是潜入公安局杀害民警的凶手,名叫边援朝。

另外2个歹徒,持枪杀害刘善龙的叫做吕海鹰,是主犯。被明金月打伤头骨的,叫做张春江,是从犯。

之前的几个案子,都是他们3小我私家做的,吕海鹰还逼他也杀了人纳投名状。

没想到吕海鹰的胃口愈来愈大,入手下手不满足于杀人,要在沈阳市中心搞爆破,之后要劫持飞机去台湾。为了作案,吕海鹰强迫边援朝搞来了炸药和雷管。

边援朝供述,他在将炸药和雷管交给吕海鹰以后,知道他们马上就要做大案,七上八下、整夜失眠。

他反常的行为,很快被大哥边建国发现。

边建国是沈阳市公安局的民警,他觉得弟弟特别很是可疑:你听说昨天胜利大街杀警抢枪的事吗?

边援朝紧张地回答:听说了。

大哥问:和你有关系吗?

边援朝急忙说:没有,我昨天都在家睡觉,二哥可以证明。

大哥又问:老二说你向他要了不少炸药和雷管,你拿来干嘛?

边援朝说:我炸鱼用的?

大哥说:你说谎。你哪里懂炸鱼,快说实话。

边援朝说:真的去炸鱼了,我朋友会炸鱼。

大哥说:那你炸到的鱼呢?剩下的炸药呢?

边援朝无法自作掩饰,只能不说话。

大哥说:你别骗我,你肯定有事。我告诉你,目下当今你就在悬崖边了。这么大的案子,绝对够打头的(枪毙)。如果投案自首,还有条活路,自己想清楚。

边援朝想了一会,不觉跪在大哥面前,哭了起来,承认了之前的罪行。

大哥边建国听说弟弟参与了杀警案和双尸案,又提供炸药给同伙去炸市中心大楼,吓得一时间也慌了神。

镇定下来以后,大哥立即向市局局长报告请示。

自首以后,边援朝为了立功,很快交代了其他情况,包括道义派出所案件也是他们做的。

边援朝、吕海鹰、张春江三人都是沈阳市人,都是有前科的犯罪分子。

沈阳文革期间特别很是乱,仅仅1967年就发生数千人规模武斗多起。武斗人员手持步枪、平射炮、机关枪、手榴弹、硫酸弹、汽油弹、火焰喷射器,甚至火炮和坦克。仅仅8月10日一次武斗就死伤超过百人。武斗期间,还多次发生造反派用机枪扫射敌对派游行人群,造成重大伤亡的事情。

吕海鹰、张春江作为造反派,在文革中参加了大规模的武斗,练成了杀人不见血的毒辣性格。

文革结束以后,清查历史问题,将吕海鹰、张春江两人判刑入狱。

主犯吕海鹰,生于1949年,家庭很好,父母都是革命干部。

吕海鹰从小性格粗暴凶悍,上学和工作期间都没人敢惹。

文革期间,吕海鹰成为造反派组织的一个头头,参加了打砸抢。

文革末期,政府追究吕海鹰的罪行,判处他几年劳教。在劳教期间,吕海鹰遇到了边援朝。

边援朝比吕海鹰小3岁,也出生在一个革命干部家庭,父亲和大哥都是警察。

但边援朝本人品质恶劣,多次因为盗窃被劳教,是个惯偷。

两人都是干部家子弟,比较有共同语言,很快成为好朋友!

当年和今天不同,任何城里人都必须有个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口粮和其他生活必需品,没法生活。

根据当时法律,劳教期间单位不克不及开除犯人公职,但吕海鹰的单位却将他开除。吕家托人再三疏通,最终保住了他的工作,但劳教期间的工资一律停发。解除劳教以后,吕海鹰回到单位上班。同事对这个曾经入狱的吕海鹰都不屑,认为他不是好东西,人人侧目以对。

吕海鹰在文革中威风八面,人人见他都点头哈腰,一些中年人都喊他大爷(他当时才20多岁)。如此巨大的反差,吕海鹰自然深感憋屈。

很快,吕海鹰认识了一个臭味相投的同事张春江。

张春江也因文革期间参加武斗,将多人打成重伤,被判劳教多年。释放后,张春江在单位受到惩处,对单位和政府不满。

吕海鹰、张春江两人都对判刑特别很是不满。他们认为武斗是历史问题,不应该只抓着他们不放。况且当年杀人伤人者不在少数,为何仅仅抓他们?

而边援朝则因多次盗窃被劳教,也对政府特别很是怨恨。

这样一来二往,三小我私家逐步成为朋友,多次喝酒吹法螺。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沈阳文革武斗场面。

吕海鹰和张春江对社会怨恨很大,有报复社会的强烈欲望。

吕海鹰提议,干脆做些大事,报复政府和社会。

吕海鹰说:我们先去搞枪和炸药,专打军警,把沈阳搞乱,然后我们劫持飞机去台湾。

凶悍的张春江立即透露表现同意。

边援朝则没这个胆量,却也不敢明确反对,怕被杀了灭口。

那个时代枪支管理不严。吕海鹰轻松从体育商店,买来2支双管发令枪。他找到工人朋友,让他帮忙改造成小口径自制手枪。

这种自制手枪威力不大,超过15米子弹就没有精确性可言。不过,子弹在很近距离打中要害,还是完全可以致命的。

吕海鹰认为光靠这种自制手枪难以做大案,考虑搞军用枪支。

这个凶残的歹徒,将眼光盯在了郊区的公安局!

吕海鹰认为,郊区公安局里面肯定有枪。这种公安局晚上值班的民警很少,最多1到2人值班,不难对付。

吕海鹰将计划一说,张春江立即同意,边援朝则吓得说不出话,却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于是,3人于1979年10月撬窗进入北郊道义派出所。

吕海鹰和张春江各持1把自制手枪,有盗窃经验的边援朝则带着撬棍和1把匕首。

吕海鹰让边援朝,撬开1间窗户不严密的房间,持枪当先翻入。

发现值班室有人后,吕海鹰一脚踢开房门,对准坐着的杨本军就是1枪。

双方相距不过3米,子弹射入杨本军的太阳穴,杨立即摔倒。

3秒钟后,吕海鹰又对准睡在床上的民兵王德侠的额头,打了一枪。中枪以后,王挣扎着翻滚到地上,很快也断了气。

张春江也持枪紧跟其后,并没有机会开枪,边援朝则在一旁吓得发抖!

杀死了民警和民兵,吕海鹰迅速搜了2人的身,并没有发现手枪。他推测枪锁在柜子里,让边援朝赶快撬开枪柜。

让他失望的是,枪柜里面并没有手枪,只有62发子弹。3人又在其他办公桌和柜子草草搜索一番,一无所得,只拿走了几十元现金。

究竟?结果是第1次开枪杀警,3个都比较慌张,不敢在公安局久留,很快逃走。

其实,杨本军的那把54式手枪就在枕头下。

至于杨本军为何会把手枪放在枕头下,就真没人知道了。

随后1年多的时间,他们在沈阳疯狂连气儿持枪抢劫,一是借此抢一些米饭钱,二是故意搞事,向警方挑衅,报复社会。

第一次作案后,吕海鹰对边援朝和张春江不太放心。他觉得只有他一小我私家开枪杀人,其他二人都没动手,怕他们不靠得住。思索再三,吕海鹰决定搞一个投名状。

吕海鹰先把张春江和边援朝喊到家里来,然后约了2个车贩徐某和张某。吕谎称自己有摩托车低价出售,让两人快来。2个车贩灰溜溜的赶到吕海鹰家。刚进门,他们就被吕海鹰用小口径自制手枪打倒。

此次是纳投名状,吕海鹰没有1枪打死他们,这两人躺在地上还在喘气。

吕海鹰将枪交给张春江!张春江同吕一样凶残。接过枪以后,张春江当机立断的对准张某连打几枪,将他打死。

随后,枪又交给边援朝。

边援朝不过是个小偷,胆子很小,拿着枪怎么也下不了手。

吕海鹰在傍边冷冷的说:援朝,手软了?你自己想清楚。今天你不沾点血,可出不了这个门。

到了这种地步,边援朝只求自保,咬牙对准徐某头部打了一枪。

三人将2具尸体扔到郊外的大桥下,拿走了他们的钱包和衣服,做出被抢劫杀害的假象。

发现尸体后,警方判断这是抢劫系列串案之一,受害者和歹徒其实不认识。警方并没有仔细排查徐某和张某的社会关系,也就没有可以或许抓住吕海鹰。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1981年1月7日之前,吕海鹰又入手下手计划新的犯罪。

79年潜入派出所杀警察,却没有抢到军用枪支。目下当今杀了这么多人,随时可能和军警正面对抗,光靠2支破自制手枪肯定不行。

吕海鹰提议再去杀个民警,抢一把制式手枪,然后劫持航班去台湾。临走之前,他们还要在沈阳市中心起爆几个炸弹,彻底报复社会。

吕海鹰感觉边援朝没用,就没有让他参加这次杀警抢枪,只让他去搞雷管炸药。

边援朝找到自己二哥,谎称炸鱼,搞到了一批炸药和雷管,交给了吕海鹰。

狡猾的吕海鹰看出边援朝情绪不稳定,吓他说:援朝,别忘了之前你也杀了人。要是出卖我们,你自己也是吃枪子!

边援朝只得说:怎么会呢!我们都是一根藤上的蚂蚱,谁还敢出卖谁。

这边,吕海鹰和张春江入手下手寻找作案的目标。

很快,他们发现民警刘善龙每天都走同一条线路回家,又经常带着手枪,就决定对他下手。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吕海鹰他们又有枪,刘善龙是无法对付的。

最终杀死了刘善龙,抢到1把手枪,张春江却被工人明金月意外被打伤,伤势还不轻。

吕海鹰让张春江藏在他的暂住地(专门用来作案后躲避的),他则设法给他买药救命。

吕海鹰连气儿几次去医院和药店,都发现有民警或者民兵盘查,根本不敢进去。

让吕海鹰没有想到的是,此时边援朝为了保命,已经向警方主动自首了。

专案组连夜审讯边援朝,试图知道其他两人的住址。但吕海鹰很狡猾,他知道边援朝不太靠得住,并没有告诉自己暂住地的住址。

期间张春江的伤势愈来愈重,吕海鹰很着急,曾经让边援朝设法托关系请个医生来看看。

警方得知吕海鹰急的四处乱转试图为同伙治伤,专案组立即发现了很好的机会。

就像上面说到的,专案组立即在各大医院和药店布控。

警方命令每一个药店医院,都必须有配枪民警伪装成店员和医生进行监控;一面根据边援朝的供述,找到吕海鹰张春江以前入狱时候的照片,复印后散发给所有民警。

这个判断果然正确。

1月9日深夜,张春江头部已经连气儿出血2天时间,实在不克不及再等。

吕海鹰冒险摸到皇姑区沈阳第四人民医院院门口。经过仔细观察,吕海鹰确定里面没有警察,就走了进去。他没想到的是,这所医院早已有多名便衣民警监控。

刑警魏钟利首先在发现异常。有个正在和护士讲话的男人,相貌同吕海鹰照片很相似。他赶忙打了个手势,附近几个刑警立即四面包围过来。

在吕海鹰同护士说自己要买什么药的时候,魏钟利悄无声息的从背后靠近他。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突然间,魏钟利叫了一声:吕海鹰!

吕海鹰下意识的一转头。没错,这就是吕海鹰。

魏钟利一把卡着脖子将吕海鹰拉倒,傍边几个刑警也扑上来,死死抓住他的双手。吕海鹰根本没有来得及抵抗,几秒钟内就被生擒了。

搜查吕海鹰身上,发现了1把自制双管手枪,子弹已经上膛。经过紧急弹道检验,这把自制手枪就是杀害2个民警和1个民兵的凶器。

得知吕海鹰被捕以后,专案组极为兴奋,立即连夜对他审讯。

当年不是今天,对于这种杀人犯,又是杀害民警的凶手,自然满清十大酷刑都上了。

没想到,吕海鹰这小子特别很是的硬,很难对付。

经过这么多大刑伺候,吕海鹰仍然咬定不开口,坚决不说出同伙张春江的下落。

双方一直对峙到第二天凌晨,受打不过的吕海鹰才交代,张春江目前就在他的暂住屋里面睡觉,并且说出了准确地址。

萨沙说:把绑架章莹颖的美国歹徒交给咋沈阳警察碰运气,最多30分就让他交代藏尸地点。

经由过程吕海鹰的交代,警方知道凶悍的张春江身边有1把54式手枪。

专案组决定组织战斗小组,省公安厅和沈阳市公安局联合行动,进行围歼。

吕海鹰又交代,暂住地屋子里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专案组认为,抓捕张春江不克不及殃及无辜妇孺。他们考虑先投掷催泪弹和烟雾弹,让张春江失去抵抗能力再冲进去抓捕。

自制手榴弹

1月10日凌晨,十多个民警将张春江所在的民房包围,围歼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张春江是个特别很是狡猾的歹徒!

吕海鹰走了以后几小时没有回来,张春江很惊恐,当晚根本没有睡觉。

在警方部署包围圈时,高度警觉的张春江很快发现情况不合错误。

他拉着吕海鹰妻儿,携带手枪和手榴弹躲到民房的阁楼。犯了这么大的案子,一旦被捕肯定枪毙。觉得横竖是死的张春江,就将手枪上膛,手榴弹盖也打开,准备和警方拼命。

在1981年,各地并没有专业特警。一样平常重大持枪案件主要由武警负责,普通案件则由民警负责。张春江一旦发现吕海鹰没回来,随时会逃走。时间紧张,上面没有来得及调动武警,将抓捕任务交给了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

遗憾的是,沈阳的刑警多年没有对付武装歹徒的经验,甚至没有人在实战中投掷过烟雾弹。

包围屋子以后,刑警们先投掷烟雾弹和催泪弹,然后破门而入,试图用擒拿和手枪指头的方法将张春江制服。

谁知道催泪弹投出以后,刑警们急于进攻,很快就破门。此时烟雾还没有完全散开,躲在屋顶阁楼的张春江并没有被波及。

几个刑警破门以后,才发现床上和屋里没有张春江。

几秒钟以后,张春江突然从楼上隐蔽处,扔下1颗自制手榴弹。

这枚手榴弹,是文革武斗时候张春江留下作为纪念的,警方压根不知道这回事。

这下子,就吃了大亏。

由于屋内烟雾弥漫,刑警们根本没有发现冒着烟的手榴弹。一声巨响后,刑侦干部贾树岐被手榴弹炸成重伤,另外还有多人受轻伤,所有人都被炸倒。

乘着刑警大乱的机会,张春江从阁楼破窗跳出。

刚刚落地,他就迎面遇到刑警杨振东。杨振东是负责向屋内投掷烟雾弹的,此时手中还拿着一枚烟雾弹,并没有持枪。

张春江连开2枪,杨振东来不及回响反映,腰部被子弹射穿,倒在地上。

打倒杨振东以后,张春江乘着爆炸的硝烟和夜色逃得无影无踪。

这次抓捕完全失败,根本没有抓住张春江,我们还付出了1死1伤的重大代价(杨振东烈士因抢救无效牺牲)。

张春江逃走后,试图出城逃窜。

可惜,1981年和今天大不同。

沈阳对外交通只有火车、长途客车,外出的通道只有很少的几条。

此时警方早已在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和出城路口设卡布控,张春江根本就不可能逃出去。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当年也不像今天城内有很多酒店,仅有少量招待所,居住还需要单位的证明,张春江也无法在沈阳躲藏。

断港绝潢之下,张春江逃窜到黄河大街与岐山路交叉口。张春江到了这里,发现前后都有民警巡逻盘查。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逃入街边一座六层建筑里,闯进市民王瑞贤家。张春江的如意算盘是劫持王家人做人质,在王家躲个一到二周。等警方监控放松以后,他再设法出城。

王家的男女主人王瑞贤和杨斌琴都是普通干部,日常平凡老实巴交,从不惹事。王瑞贤是沈阳龙岗公墓的副主任,家中有刚刚工作的两个孩子,姐姐王旭和弟弟王宇。

满脸血污的张春江冲入王家,把一家四口吓了一大跳。

张春江取出手枪,凶狠的说:告诉你们,我是杀人逃犯,要借你们家住几天。你们老老实实的,大家都没事。如果你们不合作,想要报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目下当今已经有几条人命,再杀4个也不过是个枪毙,听懂了吗?

聪明的妻子杨斌琴见状,急忙说:大哥,你千万别杀我们,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丈夫王瑞贤也说:我们无冤无仇,你别动我们的孩子,我们夫妻就听你的。

张春江见王瑞贤夫妻样子很忠厚,说话颤抖,认为他们没什么威胁,悬着心放了一些下来。

随后,张春江让杨斌琴给他做饭,其余3小我私家都在客厅坐着.

张对杨斌琴说:你敢搞什么花样,就打死他们3个!

杨斌琴无奈,只能去厨房做完饭后端了过去。

此时的张春江如伤弓之鸟,一会冲到厨房看看杨斌琴还在不在,一会又喝令客厅中的3人不许动。

过了几个小时,儿子王宇说要上厕所.

张春江怕他借机搞什么名堂,说:就在这里尿,不许去厕所!

王宇无奈,只得在客厅找了一个脸盆小解。

天很快黑了,张春江又让杨斌琴做了晚饭。

虽王家人度日如年,还是很快到了深夜。

此时的张春江已经整整2天没有睡觉,实在是特别很是疲惫,眼睛都睁不开。加上头部伤势很重,失血过多,他情不自禁的入手下手打盹。

这家伙很狡猾。他怕自己睡着后被王家偷袭,就问杨斌琴:有绳子吗?

杨斌琴机智的回答:没有。

张春江骂骂咧咧的将床单撕成几根布条,将2个男人王瑞贤和王宇双手双脚都绑了起来。

本来还要绑女人,但布条不够了。

张春江看母亲杨斌琴花白头发,满脸皱纹,弯腰驼背;又看女儿王旭,个子矮小、身体单薄,估计还不到80斤,显然都没什么威胁。

张放松了警惕,没有捆绑她们。

随后,张春江入手下手打盹。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男主人王瑞贤却很恐慌。

张春江显然是1个持枪杀人犯,亡命徒!

就算王家合作,让张春江在这里隐蔽几天。走的时候,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杀了他们全家人灭口,不留下线索。

而且,这种歹徒什么事情做不出?万一下面要摧残浪费蹂躏自己女儿,怎么办?

想到这里,王瑞贤认为必须设法自救,不克不及束手待毙。

事实证明,王瑞贤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他们没有冒险自救,恐怕一家4口都难以活命。

见张春江对已经年近50的妻子杨斌琴没什么提防,王瑞贤对妻子接连使眼色。

夫妻多年,杨斌琴很快理解?理睬丈夫的意思,站起来对张春江说自己要上厕所。

张春江从半睡半醒中惊醒:不许去,在这里尿。

杨斌琴装作为难的说:我一把年纪了,你让我当着儿子怎么尿的出。大哥,行行好吧。

张春江看杨斌琴一副老妇人的样子容貌,毫无威胁。加上这里又是三楼,门已经上锁,逃不出去。张春江说:那你快去快回。

杨斌琴急忙走向厕所,刚刚进去她就将厕所房门反锁,然后打开窗户,冒死踩着取暖和管道爬到邻居家。

邻居惊恐的问:怎么回事?

杨斌琴慌张的说:我家有杀人犯,你赶快帮我报警!快快!我是偷跑出来的,杀人犯发现了肯定要杀我老伴和孩子。

当时没有手机,普通人家里也没有德律风,邻居和杨斌琴急忙跑到街上寻找德律风。

在杨斌琴报警的时候,张春江又昏昏沉沉的打起了打盹儿。

这边王瑞贤等了一会,发现妻子始终没有回来,知道妻子一时间并没有找到警察。

情况万分求助紧急,如果张春江醒来,去厕所查看发现杨斌琴已经逃脱,那么王瑞贤他们三人肯定性命难保。

想到这里,王瑞贤偷偷踢醒了儿子和女儿。

对面的张春江头垂着,眼睛半睁半闭,一手拿着54式手枪,手指放在扳机上。王瑞贤认为不克不及再等,歹徒随时可能醒过来,于是嘴角撇了几下。

没有被捆绑的女儿王旭立即理解?理睬是什么意思,偷偷给爸爸和弟弟解开了绑着的布条。

儿子王宇对父亲做个手势,随后猛扑上去,双手按向张春江持枪的手。

谁知道,张春江这家伙不是泛泛之辈。这家伙在文革武斗中玩过枪,打过无数次架,回响反映特别很是迅速。王宇刚刚一动,张春江就立即惊醒,右手举枪对准王宇就打。

呯的一声,子弹擦着王宇腹部飞过,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万幸的是,张出枪比较仓促,子弹没有打中要害,只伤了一些皮肉。

父亲王瑞贤见儿子被歹徒开枪击中,一其实不知道只是擦伤,顿时红了眼睛。这个一生从没打过架的老工人,大吼一声,不屈不挠的扑过去,用头死死顶住张春江的脸。

2对1,似乎王家占优势,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张春江高大强壮,又有多年斗殴的经验,一样平常人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年近50的男人和20出头的小伙子,根本就制不住他。张一面奋力举枪,试图打倒抓住他手臂的儿子王宇,一面用左手猛击按住他肩膀的父亲王瑞贤。

王瑞贤脸部连气儿被重击几次,鼻子和眉毛流血不止,还是死死的按住歹徒不放。

王宇中枪以后,一时也顾不上自己伤势,拼死夺枪。

见这两小我私家玩命,张春江也知道生死就在这几分钟。焦炙焦虑之下,张春江左手用尽全力,连气儿重击王瑞贤的脸部。连挨七八拳后,这个老工人终于坚持不住,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这边张春江腾出左手,又挥拳向儿子王宇脸上打去。

如果王宇被打倒,张春江就可以够拿起手枪对他们射击,显然3人肯定没命了。

在这种关键时候,日常平凡连蚂蚁都不敢踩的女儿王旭,却发挥了决定作用。这个性格温和、矮小瘦弱的姑娘见父亲被歹徒打倒,弟弟又中了枪,热血瞬间冲到头上。

顾不上多想,王旭两步冲入厨房,一把抓起家里的菜刀。几秒钟后,王旭回到客厅,发现弟弟已经被张春江打倒在沙发上,双手还死死的按住他拿着枪的右手。张春江用力掐着弟弟的脖子,试图将他掐死。

见弟弟随时可能被杀,王旭当机立断的举起菜刀,猛地向张春江头部砍去。此时王旭已经玩了命,这一刀力气极大。菜刀重重的砍在张春江的脸上,把他眼睛都砍瞎了1个。

张春江被砍后,惨叫一声,向后就倒。王旭见歹徒还在挣扎,又连气儿对他头部砍了几刀,其中一刀狠狠砍在脖子上,砍断了张春江的动脉。王旭用尽了全力,事后检查张春江尸体,发现头部脸部有7处骨折。

张春江遭受连气儿打击后,终于丢下手枪,软软的倒在沙发上,不克不及动了。

这边儿子王宇见歹徒已经失去抵抗能力,赶忙抢过他的手枪,用力踢了张几脚。张春江已经死亡,一动不动。

见歹徒已经死了,王宇赶忙扶起父亲王瑞贤。王瑞贤脸部多处被打伤流血,好在伤势不重,不过是被打晕而已。

王宇又去扶姐姐,发现姐姐已经倒在地上,菜刀也从手中掉出来。原来王旭用尽全力砍死了张春江以后,手足发软,别说握住菜刀,连站都站不住了。

几分钟后,杨斌琴带着警察破门而入。警察确认这个被砍死的歹徒就是张春江,由此吕海鹰杀人团伙覆灭。

80年代沈阳吕海鹰团伙杀害4个民警案件:歹徒后被1少女砍死

1981年2月28日,沈阳市政府召开万人大会,表彰临危不惧的好市民,授予王瑞贤一家“英雄家庭”称号,授予之前打伤歹徒的年轻工人明金月“斗敌英雄”称号。

王家儿女王旭王宇和明金月三人,后来都被吸收进入公安部门,成为警察。

3月21日,吕海鹰被押赴刑场枪决。从犯边援朝因为有立功施展阐发,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保住了1条命。

萨沙想说的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

【萨沙讲史堂第三百七十二期】(你不知道的大案第40讲)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