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2018-11-20 09: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编辑 / 曹昕玮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车界新科冠军雷诺-日产-三菱何去何从?

兴尽悲来,盛极而衰。自古辩证法便训导我们祸福相倚相伏,走到人生顶点却堕入深渊者,古今中外不乏其人。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雷诺-日产-三菱董事长卡洛斯·戈恩

但我们实在想不到这一次轮到这位: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雷诺-日产-三菱董事长,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汽车经理人之一。至于罪因则令人大跌眼镜——逃税,和一个月前国内津津有味的某女艺人行为属于相似性质。遂有同仁戏言:车界老炮儿逃税变身范冰冰?

旋即,锒铛入狱、引咎下台的场合排场摆在这位出生在巴西、黎巴嫩-法国混血的传奇人物面前,但是与此相伴的却是业界对其功勋业绩的追忆和叹惋。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新近登顶全球新车销量冠军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却面临着尴尬境地。业界曾担心戈恩年迈卸任后联盟能否走得更远。以黑色幽默眼光来看,如今唯一可以放下心来的便是——联盟铁定要失去戈恩了。

逮捕令前,弹劾状下

2018年11月19日,日本《朝日新闻》抛出了一条惊爆消息:当天傍晚,日本东京地方检察院以涉嫌违反《金融商品取引法》中证券生意业务及相关产品的监管规定为由,对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正式发出了逮捕令。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日产发出关于戈恩渎职的通知布告

戈恩主动与东京检方一同离开现场,据悉检方在盘问之后将逮捕戈恩。作为联盟成员之一,日产汽车方面回响反映动作迅速。在检查完相关报告后,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颁布发表发现戈恩与另外一位顶层高管格雷格·凯利(Greg Kelly)多年来存在“严重不端渎职行为”,将罢黜戈恩作为董事长的职务。

日产的声明不长,总结下来有五个要点:

1、戈恩是被日产内部告发(Whistleblowe)引起了“事变”,过去几个月里日产展开了内部查询拜访,矛头指向戈恩和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

2、多年以来戈恩与凯利在东京证券生意业务所瞒报了戈恩的收入,从而逃税;

3、戈恩还有大量其他严重渎职行为被公开,诸如小我私家挪用公司财产等,凯利亦有其他更多不端行为被发现;

4、西川广人将提议日产董事会“迅速剥夺戈恩作为董事长和代表董事的职务”,同样也提议去除凯利职务;

5、日产已经向日本检方提供了相关信息,并全力配合调研。

在逃税的罪名上,戈恩被指可能涉及数亿日元的巨大金额。根据《每日汽车》收拾整顿,戈恩每一年从雷诺、日产和三菱三家公司分别领取收入。2017财年,戈恩在日产获得7.3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518万元);在雷诺获得74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59万元)收入;在三菱获得2.2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95万元)。即戈恩总收入约为19.1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8亿元。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尽管目前检方还没有给出戈恩具体的逃税金额,但相关人士称,借使倘使逃税达到数亿日元,则戈恩或将面临10年有期徒刑的重判。

戈恩事变导致公司股价应声下跌。在巴黎证券生意业务市场,雷诺股价已经暴跌13%。而日产方面则是在东京证券生意业务市场当天收盘之后公布了拟罢黜戈恩的声明。

没有戈恩的雷诺-日产-三菱

如果列出二十一世纪汽车行业最伟大的职业经理人,则卡洛斯·戈恩必然位居其中,能与之并肩者不外乎是已经退出汽车圈的艾伦·穆拉利,和今年病故的塞尔吉奥·马尔乔内。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穆拉利的创举在波音之后又拯救了福特汽车而闻名,使得福特成为次贷危机中唯一不需要政府破产保护的车企;马尔乔内的功绩在于完成了汽车行业最完美的“100%并购”,让克莱斯勒融入菲亚特体系;卡洛斯·戈恩则将以创作发明汽车行业最成功联盟、打破通用丰田大众三巨头对销量王座垄断而被视为过去二十年来最成功的汽车CEO。

1996年,戈恩进入雷诺担任执行副总裁,负责采购、研发、工程和制造业务。如果说刚入手下手的三年,戈恩的业绩亮点只是1997年就经由过程激进重组让雷诺实现盈利,那么自1999年入手下手,他的传奇光彩便更为夺目。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1999年3月,戈恩作出了他的职业生活生计中最重大的举措——雷诺与日产缔结联盟,5月份雷诺收购了日产36.8%股权。6月份,戈恩出任日产首席运营官(一整年后的2000年6月升任总裁,2001年6月担任首席执行官)。当时的日产总计净债务超过200亿美元,超过2万亿日元,这头巨兽几乎是岌岌可危。当年10月,戈恩针对日产低迷的业绩抛出“日产重振计划”(Nissan Revival Plan),并信誓旦旦透露表现,借使倘使不克不及实现“2000财年扭亏、2002财年利润率4.5%”,则将辞职。

很快,戈恩展现了其“成本杀手”的犀利,砍掉日产全球14%员工共计2.1万人,关闭了日产在日本五座工厂,简化供应商体系和股权结构,拍卖掉诸如日产宇航业务等板块。终于,戈恩将日产汽车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成为全球利润率最高的汽车公司之一。

2005年5月,戈恩再次获得新头衔——雷诺汽车公司总裁,和第九任CEO。自此,戈恩成为同时执掌横跨八个时区、相隔近万公里的两大国际汽车巨头的双CEO。2016年日产收购三菱34%股权,不仅宣告联盟一跃成为又一家年产销近千万辆的巨头,同时戈恩所需掌管的企业也变成了雷诺+日产+三菱——如此范围巨大且企业文化迥异的摊子。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尽管2017年入手下手,戈恩逐渐入手下手交出部分职务,例如4月1日西川广人接替其成为日产首席执行官,但戈恩始终是联盟董事长,以及整个联盟的导师、灵魂所系。

2017年9月份,雷诺-日产联盟出台了庞大的发展规划——“Alliance 2022”(“联盟2022”),赫然展现出自身意图问鼎“销量最高、最能赚钱车企”的宝座的野心。

当时,在戈恩的宣言中,最为耀眼的当属两大目标:第一、销量突破1,400万辆,营业收入增至2,400亿美元;第二、协同效应节省成本翻倍至100亿欧元。

实际上,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已经实现了轻型车销量全球第一,1,060.8万辆压倒了大众汽车集团。当然,大众凭借重型商用车的加成,在“总销量”上面还是勉强留住了桂冠。到2018年上半年,即便计入商用车,雷诺-日产联盟也已经小胜大众、丰田,成为全年度的新科状元几乎瓮中捉鳖。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更重要的是,戈恩的斗胆勇敢构想里,有意让雷诺-日产完全合并。诚然,在联盟体系下,雷诺、日产和三菱可以经由过程平台共享、零部件通用的体式格局,实现协同效应,在中国等重点市场取得更好的成绩,但如果能充分合并,则可以在管理、营销等更多层面,让“不太懂中国”的雷诺和“不太擅长营销”的三菱,借助日产的经验与积累实现更大的在华突破。

以日产在中国多年的布局,已经可以实现“带动其他品牌向上”。拿合资自主品牌启辰为例,由于在销售渠道(特别是销售人员)、售后保障方面享受到日产带来的红利,最近几年来迅速发展,成为东风汽车旗下自主板块最有潜力者之一。在雷诺与日产还是以联盟伙伴身份共存于中国市场时,很难直接将类似的套路复制,而一旦完全合并,从公司文化、管理体系体例、技术设计到保障渠道都可以或许加深联系关系,正如大众、奥迪和斯柯达在中国的操作。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一个更高效、更统一、更懂中国、更有利于后来者接管、规模超过大众丰田的庞大帝国,这是卡洛斯·戈恩的理想,岂是一家联邦式联盟可以满足?

然而,作为最宏伟构想的提出者和践行者,戈恩的意外事发,给雷诺-日产今后的发展带来了变数。对这家剑指冠军的联盟来说,最佳的路径莫过于率由旧章,即无论戈恩本人是不是还在雷诺-日产,戈恩的思想都始终指引着联盟朝前迈进。

自古以来,私德与功勋虽皆受重视但不可一视同仁,功高而行瑕者亦众。卡洛斯·戈恩,书写在汽车历史上最有目共睹之笔,也必然是构建了雷诺-日产-三菱的庞大帝国,而与身退形式无关,有道是:功过任评说,史卷已镌刻。

速度 深度 态度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戈恩被捕下台,雷诺-日产“变天”?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