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2018-04-16 13:00 来源:摘走网编辑整理

永州工厂的开工、与比亚迪的亲密互动、以及在俄罗斯建厂等,每一次行动的背后,都是长城汽车想要彻底摆脱外界对其“独狼”印象的努力。

“曾经长城是一个很赚钱的公司,但目下当今也觉得不好赚了”。这句话,是几天前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在保定长城汽车举办的一场行业交流会议上所讲的。也是那一天,素来低调不爱在公共场所露面的他,面对媒体发表了长城汽车决心转型的心声。

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一句云淡风轻的“目下当今也觉得不那么好赚了”。背后藏着的,是长城汽车难以言说的苦恼和痛定思痛后的“观念变革”。

“一条腿”的危机

企业是逐利的,这点无可厚非。因此,车企的不同经营状况决定了其对某个车型领域的好感度。

一直以来,长城汽车不愿意加快脚步发展新能源汽车,很大一部分的缘故原由是因为旗下SUV卖得特别很是好,仅靠SUV就为自己杀出了一条光明之路。

但是随着我国SUV市场竞争加剧,同级别合资品牌产品价格下探,致使长城汽车的优势大不如前。

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2017年,长城汽车总销量排名第八,哈弗SUV持续领跑国内SUV市场,连气儿15年夺得市场销量冠军。皮卡连气儿20年保持全国销量第一。”年报中的长城汽车,以固有模式彰光鲜明显自身的市场地位。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这家在SUV领域如“神”一样平常存在的汽车企业,不知不觉间陷入了困境。

今年1-3月,长城汽车累计销售256,623辆,同比微增0.97%,其中销量奶牛哈弗SUV前3个月累计销售180,523辆,较去年累计同比下跌18.56%。哈弗H6持续低迷,同比下挫4.32%至38,358辆。

销量和业绩的疲软已显山露水。使得长城加大了广告宣传力度,而这在过往是罕见的。但产品销量仍逆势下滑,即使是其长时间赖以糊口生涯的SUV亦未能幸免。

坚持一条腿走路让长城汽车终于陷入了结构性的危机。

不再做“保定车王”

从河北一家生产皮卡的民营小厂,到如今的国内SUV市场的老大。魏建军带领着60人的乡镇小厂以保定为根据地,发展成现代化国家级大型企业,成为国内首家在香港上市的民营汽车企业,长城堪称中国汽车的一个励志典范。

然而,目下当今的“保定车王”却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困境。

去年,长城汽车2017净利润出人意料的锐减,与2016年相比,下滑超过一半,创五年内新低。遭到“腰斩”的净利率,在长城汽车近十二年来从未有过。

对于“利润腰斩”,长城汽车解释称:“净利润减少是因为技术涨薪,结构向高端和新能源转型、并且投入大量的资源推广和促销所导致的。”

今年4月,中国汽车产业正式入手下手实行“双积分”政策中的平均燃油消耗量积分考核。一直以SUV等“大身板”燃油车见长的长城汽车,是所有车企中问题最为严重的。

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在SUV优势渐消、 “双积分”政策等的倒逼之下,长城汽车已然坐不住了。

几年前,魏建军和他的长城汽车也许还没想过,要走出自己镇守多年的保定。在这里,他建学校,办幼儿园,为的是让企业的员工也和他一样,安心扎根这里。而且长城还做了第一个公开承诺不会异地建厂的汽车企业。

但是,即便是在长城汽车一路凯歌的那些年,这一招,也没能减少长城的人才流失。许多在这里培育种植提拔出来的汽车行业精英从保定走了出来,走向了更大的城市。

风云突变往往始料未及,史无前例的巨大压力说来就来。如果说以前的长城汽车是封闭、沉闷的,甚至有些凭空捏造,那么目下当今的长城汽车决心打开大门。以3月底重庆永川整车生产基地的开工为出发点,长城已经下决心跳出“京津冀”,将触角伸向更广袤的天地。

“做最好的新能源车”

3月中旬的一个下战书,长城汽车保定工厂里,魏建军和王传福在畅聊之后,还带着王传福试驾了长城旗下的WEYP8新能源SUV。

这两位汽车大佬在这个时候聚在一起聊些什么,外界其实不难猜到。手握大量新能源汽车“积分”与电池的比亚迪,和销量百万的长城汽车手握在一起,合作的最大可能就动力电池和新能源积分的生意。

确实,向来对新能源车“不感冒”的长城汽车,目下当今正为这个忙活着呢。

今年第一季度,长城汽车加快了新车投放节奏,首款PHEV产品P8及全新纯电动轿车也将于2018年陆续上市。

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2018年6月你会看到长城在新能源领域的重大突破,电池模块、驱动模块、电控模块都会成立相应的生产公司”,魏建军说。长城此时仍能放下包袱坚持进入新能源领域、投入巨大的财力和精力,这在魏建军看来正是长城汽车核心竞争力的施展阐发。

魏建军透露,目前长城汽车已经设立建设了可容纳3000人的电池技术中心,他还透露表现,到2020年,长城汽车使用的电池能量密度要争取达到260Wh/kg,剑指行业最强。

到2025年,长城计划销售200万辆汽车,其中70万辆将是电动汽车,占到年销量的三分之一。

或许是骨子里的执拗,又或许是对过去美好的留恋,魏建军对传统燃油汽车有着特殊的情节。

“传统车也不可能三五年就没有了。我们并没有放弃传统车的研发”。魏建军说,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对新能源汽车抱有严重的质疑。但目下当今,魏建军却发誓:长城不做一个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拼凑的新能源产品,一定要做中国新能源产品最好的之一。

对于目下当今只有一款新能源车的长城汽车来说,如何在新能源“积贫积弱”的体质中去实现这个目标也就成了关注的焦点。

走出“舒适圈”

其实,对比分析一下吉利和长城汽车这两家年产销量在百万辆以上的自主品牌车企,就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情况。

长城汽车2017年营业收入1011.69亿元,但净利润只有50.27亿元,较上年同比大跌52.35%。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吉利集团的营业收入总额927.61亿元,但净利润却达到了106.34%,同比增长108%。

换句话说,长城在总营业收入高于吉利的情况下,净利润却不及后者的一半。其实,这个成绩单在几年前就注定了。

曾经的长城是一家被动的、活在当下的汽车企业。

当年长城第一个从轿车红海里跳出来,开辟10万元SUV市场,后来拓展高端产品线受挫,长城彻底放弃轿车市场。

这么多年,躺在SUV创造的丰厚利润中,长城汽车过得风生水起。

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而说起吉利,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2008年吉利着手收购沃尔沃轿车的往事。当时,许多人其实不看好这场生意业务,吉利面对的是无数质疑:一家做摩托起家的中国民营汽车厂会不会把沃尔沃这个品牌做烂?

在完成了这场“蛇吞大象”般收购后,吉利并没有停止下来。随后几年,吉利在专利技术的收购和输出上动作频频,甚至在今年岁首?年月,在资本市场完成了最轰动眼球的对戴姆勒股权的收购。

2016年,吉利入手下手呈现了爆发性增长。长远的眼光和清晰的产品布局,目下当今的吉利已经到了收获季,沃尔沃也在吉利手中迈入品牌复兴的阶段,接下来和戴姆勒之间,也存在着相当大的潜在合作机会。

而长城汽车用SUV垒起来的护城池,却一步步的被侵蚀着。

长城汽车:一匹走出保定的“独狼”

面对内外各处的变化,魏建军决定不再做那个称霸一方的“土财主”,也不做一个闷声发大财的“独狼”,他决定彻底打开自己。“以前思想还停留在土财主上,但当资本家就要有当资本家的样子。”魏建军在那场转型演讲上说道。

永州工厂的开工、与比亚迪的亲密互动、以及在俄罗斯建厂等。每一次行动的背后,都是长城汽车在这场变革中做出的改变。

如果说重庆永川整车生产基地的破土动工,是长城汽车从地理上跳出保定的第一步,那么魏建军的这次袒露心扉的转型演说,则是长城走出“舒适圈”最响亮的宣言。

-END-

目前已入驻平台

有车小程序|sina微博|易车号|163号|大鱼号

悟空问答|小米汽车

BUSINESS CAR

热门搜索
精彩推荐